前言:1989年Extreme发行了首张专辑,并不是太引人注意,第二张专辑《Pornograffiti》却一炮走红,乐队开始巡演。而Nuno始终是乐队的顶梁柱和焦点,他华丽的吉他演奏是乐队成功的重要因素。1990年之前Nuno使的是他自制的吉他,这一年他换了Washburn的电吉他和木吉他。当时想把Nuno这块金字招牌挖到手的吉他厂牌大有人在,Ibanez也是其中的竞争者。不过Washburn最终胜出的原因之一是他们的设计保留了Nuno以前的吉他的许多特色,真正让Nuno参与了设计,而不是拿把吉他让他签个名,就拿出去卖高价了。N系列吉他诞生了,我在网上见过的有N1、N2、N3、N4、N8等。



对于Nuno Bettencourt & Extreme的故事,这篇文章应算是终极篇了,这里提及的一些花边新闻有的属实,有的待我们引证,当然也有些不符!这里只是零碎整理了些不为人知的趣事。

一、在生活上的一此花边新闻:
1. Gary在92年曾经一度把头发拉直(比如Rest In Peace的MV里)是因为打赌输了,后来将其剪掉!

2. Nuno最喜欢的导演是Woody Allen。

3. Nuno最喜欢的饮料是矿泉水。

4. Nuno是个话很多而且说起来就没完而且很喜欢不分场合大讲冷笑话的话唠。某个采访过他的记者对此有一个很精辟的评价:“Bettencourt是每一个记者的梦想:你只需上好发条,然后任他自由发挥就好。”(you just wind him up and let him go)

5. Nuno和Gary参演了一部叫做The Habit(习性)的波士顿独立电影,但是从没公映过。他们还给电影写了一些音乐。

6. Nuno在Rick Rosenthal的电影Just A Little Harmless Sex(中文译做《色情男女》)里扮演了一个送皮萨的男孩Vince。电影末尾可以看到Nuno赤裸上身的镜头(他把自己的衬衫脱下来给跳舞的女孩披上了,口水),电影中某个场景还可以听到一小段Crave。

7. Pat曾经是——而且也许现在还是——一家羊驼牧场的农场主。



8. Nuno是第一个出现在《吉它世界》封面上、手里却没拿吉它的吉他手。(这个有够无聊- -)

9. Gary的哥哥Greg Cherone和Nuno的哥哥John Bettencourt也在同一个乐队里。

10. Paul Geary没有出现在重组后的阵容里是因为他很享受现在当经纪人的工作,而且这份工作比当鼓手赚得要多。

11. Nuno在签约Washburn之前用的电吉他是自己拼装的。因为没钱,吉他表面就是一块光秃秃的木板,没有任何装饰或喷漆。在Nuno的坚持下N4延续了这一特点,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Washburn甚至怀疑这会导致吉他卖不出去,而事实上N4可以说是Washburn旗下最畅销的产品。



12. Nuno的Washburn N8(就是双琴颈那把)在Punchline巡演中被一位无良歌迷偷走了(黑线)。直到98年,一个酒鬼把它还给了勇士。

13. Nuno的手被投了总额5百万美元的保险。因为pornograffitti刚完成的时候,Nuno被篮球伤到了右手(Gary扔过去的),这可把经纪人吓坏了,立马就找了保险公司。Nuno还在一次节目里自嘲说:我只有右手贵而已,左手很便宜的!




14. Nuno在纪念Freddie那场演出中用的吉他本来是打算作为他的另一个系列推出的。但最终因为造价太高而被放弃。

15. Nuno曾说过他一直觉得自己会和一个从很远很远地方来的女孩结婚。结果他和Suze结婚了,她的确是来自地球的另一端(澳大利亚)。Nuno是看了Baby Animal(Suze所在乐队)的视频后一见钟情的(好老土- -),然后他以想合作为名搞到了Suze的电话,他们电话联系了几个月,第一次求婚就是通过电话,当时他还没见过Suze真人(当然被拒了,你也太不认真了啊喂!)。后来成功的那次是在亚述尔群岛的瀑布下,当时他们俩在船上。

16. Nuno的宝贝女儿Bebe的名字来源于谐音bang bang——因为她在妈妈Suze肚子里的时候踢腾的厉害。(不过我要插个花这名字总让我想起丽芙泰勒的老妈、骨肉皮里的大姐大Bebe Buell)Nuno个人专辑Schizophonic里的单曲Swollen Princess(傲慢公主)就是写给她的。另外Nuno出门演出也常常会带着小公主Bebe,只是这孩子总是会抱怨无聊。他还在公众场合穿过印有Bebe头像的T恤(疯狂爸爸ORZ)。

17. Nuno非常爱他的母亲(我觉得他有点恋母情结)。当Washburn请他为N4作代言的时候,他没有为自己谋求任何利益,唯一的要求就是要Washburn每月给他母亲寄一张1200美元的支票,这个要求也让Washburn大为惊讶,他们从来没有签过这样的合约。



18. Nuno和她妻子Suze现在都是素食主义者。据说Gary也是。

19. Nuno对待歌迷总是非常亲切随意。05年在亚述尔群岛,由于演出超时,两个前来观看的男歌迷没赶上回去的飞机航班,身上也没什么钱,恰好Nuno当时在,就领他们吃了东西,然后带去了自己在当地的住处。晚上两个歌迷睡了床,而Nuno睡了沙发。

20. Nuno十几岁的时候曾经在踢足球时摔伤了腿并动了手术。而在Porno的巡演时突然旧伤复发,导致他不得不戴着腿部支撑器做演出,神奇的是黑色的支撑器好像某种装饰一般显得非常酷,以至于很久以后歌迷们还常常怀念他当时的造型。

21. Nuno在92年左右注册了一个自己的厂牌Color Blind(源于Extreme的一首歌名),来帮助那些不被主流乐界欣赏的艺术家出唱片。该厂牌94年就夭折了。



22. Nuno的个人专辑Schizophonic的封面是一个梦露式的性感金发美女造型,但这其实是Nuno自己(你会信吗?)。至于为什么要装扮成女孩呢,Nuno在一次采访中做出了如下解释:“那本来应该是一个真正的女孩儿。但是摄影当天她生病了过不来。所以就问我愿不愿意顶替(那么多人咋就挑你一个呢,诡笑),我说‘好啊,来吧,看看大家会不会被骗到!’,那天之后我就对女人充满了敬佩之情,修眉毛太疼了,我哭得像个婴儿!” 更囧的还在后面。据说很多看了封面却不知内情的人碰到Nuno还会问:“你见到这女孩儿了吗,她可真够味儿!”

二、在音乐上的一此花边新闻(当然是否真实我是没法确定的)


1. More Than Words是在走廊上写的。
2. Midnight Express是在浴缸里写的。
3. Hole Hearted的吉他部分是在厕所里写的。
事实是当Washburn把最新的12弦吉他送过来的时候Nuno正好要去卫生间。他之前几乎没接触过12弦琴(一直都是个穷小子),而且Gary曾和他打赌说他不可能用新琴写出歌来。心痒难耐之下Nuno就拿着琴进去了。而出来的时候,咳,就有了Hole Hearted的主旋律。

4. 相较于重金属,Gary更偏爱舒缓的旋律性曲风。他并不太热衷Van Halen,却很喜欢Queen和Beatles,甚至Simon&Garfunkel。

5. 有很多因为听了More Than Words而买下CD的人又把CD退了——因为他们觉得受到了欺骗,以为整张专辑都会是柔软动人的情歌,却没想到剩下的都是吵死人的摇滚乐。为此Nuno还在某个电视节目里开玩笑般地特别声明了一下退货方式。

6. Nuno非常执着于乐队和歌曲的整体性。他所崇拜的吉他手都是存在于某个乐队中的,他对单纯的吉他演奏兴趣不大。歌曲也是如此,他始终认为solo应该是“歌中之歌”(song within a song),一定要契合歌曲本身的旋律。

7. Midnight Express最后那段马蹄声是Nuno从喉咙里发出的怪声。(这不稀罕,口技嘛)

8. Nuno14岁才开始弹吉它,而24岁代表作Pornograffitti就发行了。在弹吉它之前他是一个鼓手。而更早之前他对体育的兴趣比对音乐大得多,但是单薄的身体迫使他放弃了体育。

9. 签下Extreme的那个人是倒垃圾的时候偶然发现他们的。他们当时在隔壁排练。

10. Nuno在听到3 Sides的最终混音版时哭了。(我猜大约不是被歌曲感动,纯粹是因为终于可以离开见鬼的录音室了)

11. Nuno很多年都不愿意听到pornograffiti,因为他觉得歌曲的节奏做的不好(太快了),但是他很庆幸这种错误没发生在3 Sides上。



12. 第一次录制WFTP(Waiting For Then Punchline)的时候整张专辑没有一首歌的效果能让Nuno满意,于是大家只好全部都推翻重来。

13. Nuno对于WFTP整张专辑最满意的地方就是在歌曲Cynical第一次和声的末尾,因为能听到他转身返回中间位置时的细微声响。

14. 在Mike Mangini(Extreme第二任鼓手,解散后投奔了Steve Vai)加入之前,他们之间已经相识很多年了。因为两家乐队的排练室距离很近,经常可以听到彼此排练的声音。

15. All Automatic(Nuno个人乐队Mourning Widows的一首歌)的引子部分有一段声音来自录音实老板的儿子。那天晚上他喝得醉熏熏地来到录音室,发表了一大通“只有能现场表演出来的歌儿才有资格被灌成唱片” 的言论,Nuno觉得很喜欢,就偷偷按下了录音键。

16. 当年唱片公司并不同意将More Than Words作为单曲发行,因为当时这种音乐并不流行,他们觉得它非常boring。Nuno为此和公司大吵了一架,甚至威胁要退出,才迫使单曲发行。当然后来事实证明MTW登上了Billboard第一名。 可是也成了乐队的噩梦——人们说起他们时,总是用“唱MTW的”来指代,而这并非乐队的代表风格。

17. When I’m President中的那句Go ask Alice指的是Alice Cooper,他歌曲中有一句I wanna be elected也被引用了。

18. Extreme总喜欢让观众合唱More Than Words,因为这首歌他们唱的次数太多了,多少有点审美疲劳。

19. Extreme歌曲里很多词都源自Beatles(他们都是Beatles粉丝),比如”Someone said give peace a chance”(Rest in Peace),”I read the news today oh boy” (Cupid’s Dead)以及”Look at all the lonely people” (God Isn’t Dead)等等。

20. 在Peacemaker Die里用过一段马丁•路德•金的I Have A Dream原声。这段原声是得到了金家属授权的,当时乐队决定如果得不到授权的话整首歌都不打算发行了。

21. 关于Nuno的不识谱
Nuno对乐理和谱子都不在行,玩音乐基本靠听和记,许多人也因此觉得他很天才。我个人感觉他并不是完全的不识谱。最初级的谱子还是没问题的,稍微复杂点的就搞不定了,而且看谱写谱对Nuno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因此他不怎么演奏古典音乐,因为那些离不开谱子。作曲时更是如此,Nuno曾说过只要旁边有吉它或钢琴他就绝对不会把曲子写在纸上,只有灵感突来而手边找不到任何乐器的时候他才会用笔记下来。

22. 关于吉他学习
Nuno觉得知道的太多对吉他学习没好处。教学带会过分详细地告诉你怎样按弦,怎样拿Pick,怎样放手指等等——但这些实际是应该吉他手自己去摸索的。吉它不应该有标准的弹法。一味模仿就算技术再好也只是别人的复制品,而只有通过自己摸索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对此在和Brian May的采访中他讲过一个故事:有次Nuno去看Van Halen的排练,Eddie问他想不想试试自己的设备,当时他很兴奋,以为用Eddie的吉他弹Eddie的曲子可以弹出正宗的VH味儿。结果却失望不已,因为弹出来的东西还是自己的感觉。——对此Brian May的评价是“真幸运”。而Nuno也在之后想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个人风格,这才是一个吉他手应该找到的东西——与众不同,而非学谁像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