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钰棋,曾任二手玫瑰、木马乐队吉他手,现为自由音乐人,张楚、姜昕现场乐队吉他手。1月11日下午,吉他中国记者Lance与王钰棋相约在东四十一条的一个大院,就王钰棋的近况聊了开来……

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院子,几十户人家,但确安宁、清净。找到王钰棋家的门牌号,原来这是一个院中院——门一打开,首先是自家的小院子,绝对“独门独院”的感觉。按照王钰棋的话说,“我还是更愿意住平房,在这里,不会有住楼房那种封闭、压抑的感觉,就算我几天不出去,我还是会觉得很开阔。就是冬天麻烦一点,需要自己烧煤。(笑)其他的季节,这里都很舒服的,约几个朋友在院子里喝茶、聊天,那是多么惬意啊!”

在被问到前不久的欧洲之旅时,王钰棋说到,“那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木马的演出,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本来是一周,而我特意将签证办了两个月的时间,演出之后我就一个人去了法国。在那里,我参观了很多艺术展,也观看了很多音乐演出,收获不少。”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王钰棋这样谈及自己的新年打算和工作计划,“06年是很有希望的一年,目前的种种现象,已经让很多人有了这个预感。我有朋友就说,‘你看着吧,06年(乐坛)要出人。逢6必出似乎成为了中国乐坛的潜规律——86年的崔健、96年的零点——他们虽然代表着不同的音乐领域,但都已是成功的典范,取得了自己的成就。经过十年的蛰伏,乐坛是到了出新人的时候了’。所以说,06年是很值得我们这些音乐工作者去期盼的。”“除了张楚和姜昕的演出,我06年上半年的工作计划包括参与这两位歌手的新专辑录制,还有一位歌手的专辑制作。另外,我还打算做一张个人专辑,至少是把前期做完。我到是没有赋予这张专辑多么大的意义,就是给自己做音乐这些年的一个交代。”

之后,王钰棋给笔者听了两首近期的作品,有着那么点英式的感觉,“对,从吉他和唱的感觉上听,是比较英式,但是也有些车库的感觉在里面,这或许跟我最近听的音乐和想做的音乐有关。我的这张专辑就是要做一些非主流、摇滚的东西,歌都不长,比较干脆、硬朗一点。”

在整个聊天的过程中,王钰棋反复地提到了要多读书,一定要给自己读书的时间,这也是他06年工作计划中的一项。其实这次采访,我们聊得更多的是音乐和吉他之外的东西,比如社会状况、文化发展、人文关怀等等,笔者在王钰棋的书架上看到的也更多是“南怀瑾”、“庄子”、“道”、“史”、“佛法”这样的书。王钰棋还说到了,“做音乐一定要高兴,做你愿意做的东西,让你觉得轻松、舒服。如果你感到不快乐了,那还不如不要做了。”

三个多小时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笔者临走前,王钰棋还说,“最近看这些书比较多,跟身边的朋友聊这些话题也比较多,什么时候咱们也可以组织一个这样的茶话会什么的。(笑)其实多关注一下这些东西是很有用的,不管是自己,还是对于整体环境的发展、进步。这能让我们能看清楚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