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寸钉乐队:


主 唱:Trent Reznor


吉他手:Aaron North


贝斯手:Jeordie White 


吉他手兼键盘手:Allesandro Cortini


鼓  手:Jerome Dillon


一朵花会有多少缤纷的颜色 ,一个人会有多少奇妙的想法 ,一生中又会有多少次未知的奇遇,而在这些未来的机遇中你又会把握住多少呢 ? 这些都是不得而知的,但是面对着Nine Inch Nails(以下简称NIN)乐队的唱片, 几乎是没有人会轻易放弃倾听它的机会的,NIN乐队的新专辑《With Teeth》的唱片销量就证明了这个观点,它仅在上市一周后就在美国卖出了接近三十万张的销量,在权威排行榜Billboard 200上排名第一位。但是对于乐队主唱Trent Reznor和熟悉NIN乐队的人们来说,这样的成绩已经不足以激动人心了,因为乐队的上张专辑《The Fragile》在一九九九年发行的时候,同样也在冠军宝座上停留过好长的一段日子。


有能力在Billboard排行榜上夺冠,就意味着要随时准备着为领导时尚前沿的音乐风向而做贡献,而从某种意义上讲NIN乐队的歌曲就是时尚!完全感性的嚣张,不以为然的诠释着真实情怀.他们的使命注定是要创造未来,而明星在创造未来的过程中也改变了自己,而在改变自身的时候同时又在改变着潮流。


“我认为把所有的声效采样组织在一起,然后在运用到音乐里面是件完美的事情,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是个很大的‘投资’,但是我想做的是能够感动我的音乐,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能够为此付出代价。”Trent接着说道:“制作这张专辑的时候要比制作《The Fragile》复杂的多,重复以前做过的事情是无意义的,因为我不想总是活在过去的成绩里,有时候对过去说再见是有所困难的,但是困难是会被征服的。我一直在创作的过程中寻找乐趣,在开阔思维的同时学习新的事物,并且开始一次新的冒险。”


对于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人们来说,一次新的革命有时候意味着一次新的冒险,它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会创造一次新的奇迹。但是一次新的冒险也同时意味着一次致命的失误,它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会使自己以前的成功业绩在一夜之间付诸东流。Trent在宣传新专辑时说:“我经常会坐在电脑前创作音乐,也用大量的声音效果器创作新的音效,但是我很反对用大量的电脑软件去完成所有的音乐!我知道那些音乐软件的运用方法很简单,能够在一天之内完成整张唱片的录制,而且它可以创作完美无暇的音乐,但是它是没有丝毫生命力的。许多自称音乐制作人的人们,他们其实就是运用这种技术很熟练,他们能够把不需要的段落很快的除去,这对我来说是绝对的无聊。电脑正在毁灭音乐,我讨厌Pro Tool化的声音,因为那种声音不真实,虽然听起来很完美 ,但它是‘修理’过后的,而我的音乐是无需‘修理’ 的。”是的,NIN乐队的音乐在任何时候都是无需‘修理’的 !面对着如此未曾修饰过的音乐,我们已经感受到了那种令人膜拜的大师风范,如果这巧夺天工人的音乐在经过特殊程序的加工,我们是不会找到凌驾与完美之上的字眼来形容它的,也许音乐根本就不需要用言语来形容。


音乐圈虽然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但也有一些人却像陈年老酒,年份越久越见真味。他们不仅仅展露出精湛的艺术,还为我们显示出艺术的真谛!原因就在于,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对艺术的无私奉献,一直以来就被那些真正的艺术家们视为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年过不惑之龄的Trent最近表示:“对于新专辑的出炉我感到十分兴奋,这张唱片成功的实现了我的又一个梦想,它就是我长期以来为乐队在艺术上所寻找的化身。就像我经常提到的,按照某种公式去工作对我来说是极其愚蠢的,我不习惯表达曾经表达过的情感,审美疲劳后的状态是被我拒绝的,我需要新鲜的音乐所给我带来的灵感,或者说在音乐所能包涵的意义之下,那种在精神上的、或者是感情上的寄托。”


有关时间与记忆的碎片日积月累的厚厚地压在我们疲惫不堪的神经上,而音乐就是一个载体,记录着音乐人和歌迷们的阶段性的年少轻狂或是永久性的华丽激情。回眸NIN乐队的首张唱片《Pretty Hate Machine》再到最新的《With Teeth》,Trent在表达音乐的方式上改变了许多。对此Trent表示:“我对此很难有客观的评价,我做过的每张专辑都反映了我当时的精神面貌,现在从我脑海中出现的音乐反映的是我的新的精神状态,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很难察觉到这一点,毕竟有的事情只有旁观者清,我能够做到的就是保持自己的本色。我从来不会忍受外人给我们乐队发号施令,比如说何时该创作一张新唱片、何时该巡演诸如此类的事情,对我来说,等待一个适当的时机然后做优秀的音乐才是很重要的事情。”


优秀的音乐赢得的永远都会是优秀的好评。从被《滚石》杂志评选为“历史上最重要的二百张摇滚乐收藏专辑”并且销量突破三百万张的《Pretty Hate Machine 》,到销量达到双白金的EP唱片《Broken》,从曾经位于Billboard榜上亚军位置的,同时被《滚石》杂志评选为“90年代最重要的专辑”以及《Spin》杂志予以“90年代最伟大的专辑”的销量突破五百万的专辑《The Downward Spiral》,再到乐队的里程碑专辑《The Fragile》和位于Billboard榜上的冠军位置的《With Teeth》,NIN乐队到目前为止已经发行了四张录音室专辑了,乐队的每一次出击都给予了萎靡不振的摇滚乐坛强有力的冲击。难怪乐队的灵魂人物Trent曾多次当上《滚石》杂志的封面男郎,并且率领乐队两次荣获Grammy音乐奖。除此之外,Trent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全美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还获得《花花女郎》杂志“十大性感摇滚明星”的殊荣、而且还赢得著名音乐杂志《Spin》赋予的“当代乐坛最具关键性艺人”的称号,就连大名鼎鼎的Marilyn Manson这为平常谁也不放在眼里的音乐怪人也视Trent为自己的伯乐恩师。而奥斯卡金奖导演奥立佛·斯通(Olive Stone)的电影《天生杀人狂》(Natural Born Killers)和影界奇才大卫·林奇( David Lynch )的电影《妖夜慌踪》(Lost Highway)这两部影片也在制作电影配乐时不约而同的采用了NIN乐队的作品。“我为电影写过歌曲,也为电子游戏创作过音乐,现在我已经没有兴趣再为那些东凑西凑出来的电影原声带提供歌曲了,唯一我想做的事情是为整部电影做配乐!”Trent说。


NIN乐队的音乐所爆发出的无法测量的狂乱,是如此的超乎我们的所想,就算一滴夜晚孤单的露水在Trent的掌控之下,也会形成一股难以抵抗的洪流!但是对于Trent来说,狂在他的拿捏之间,疯在他的衡量之间,一切都是那么的天经地义,一切都是那么的随缘。“总是有很多的音乐动机会很自然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也许是天份,这也许和我五岁时的钢琴课程有关,尽管那是被强迫接受的音乐训练。不过当我成为一名高中生后,我才意识到了我真正的兴趣是做最疯狂的摇滚乐,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够让全身心投入进的一件事情。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真正的为一件事情努力工作过,因为那些事情到我这里都是很轻而易举的被解决了,所以我想知道,当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件事情后,情况会是什么样子的。”Trent说。


从NIN乐队的早期经典阵容再到乐队的最新阵容,成员们的更换可以用不可想象来形容。NIN乐队原吉他手Richard Patrick在一九九三年离开当时正如日中天的NIN后,组建了另外一支工业金属名团Filter,目前他正在录制新专辑。原鼓手Danny Lohner也不甘寂寞的做起了电影配乐,其知名作品有《Underworld》这部以吸血鬼大战狼人为题材的电影和《Hellboy》这部以撒旦之子地狱男爵对抗纳粹的残余党羽为题材的电影,目前他正在为Rob Zombie乐队的新专辑跨刀献力。不过新加入NIN乐队的前The Icarus Line乐队的吉他手Aaron North和前Marilyn Manson乐队、现任A Perfect Circle乐队的贝斯手Jeordie White的也是圈内的重量级明星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的加入也使NIN乐队回归的新闻炒作点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Alessandro是在一个紧急的状态下加入乐队的,而Aaron是在他退出原来的乐队三周后被我邀请加入到NIN中的,乐队的状态要比以往稳定的多,我信任并且尊重每一个成员的音乐能力,我们不但在一起温习了许多旧的作品,而且还在一起排练了许多新的作品。这是乐队新的一页。”Trent说。


现在正在美国巡演的NIN乐队除了事业一帆风顺外,目前还提拔了一支名叫The Dresden Dolls的新乐队为他们的巡演做开场嘉宾,并且计划要在未来于这支乐队合作。“我看了他们的音乐电视后,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然后当我再一次听到他们音乐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这支乐队,这就是故事的开始。现在我打算做一次超长的巡演,为此我正在制定计划,而且这不会是乐队最后的巡演,原来的那个我已经不复存在了。”Trent说。


 


 


                               《通俗歌曲》驻北美记者: AL 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