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木拉干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稍微休息片刻,又出发前往一个电视台的舞台彩排现场。他已经15个小时没有睡觉了,而彩排的时间还要六个小时。在深圳,他一直承受着各种艰辛,却始终没有放弃他对音乐的热忱。

拖木拉干今年27岁,四川大凉山彝族人,家境贫瘠。初中的时候,拖木拉干根本不知道吉他是何物。当他第一次拿起那把旧吉他,便深深爱上。他坚持用吉他写下心情,没有厌倦。第一把吉他是朋友送的红棉牌的破琴,后来这把琴跟随着他漂泊过许多城市,直到现在他还一直放在身边,即使他现在已经拥有一把朋友送的上万元的吉他。

2004年,拖木跟随表姐来深圳。他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母亲一直哭着跟在车后给他送行。他喜欢母亲的善良和朴实,凭着对母亲的感情,他写下了自己的代表作《母亲》。沙哑的声音,唱出对母亲的爱,感动了很多人。

在深圳的7个年头,他尝过不少苦头,干的都是最低下的活。为了生存,他做过建筑工人,小贩,保安,他所得到的收入,一部分寄回家,一部分投入音乐上,有时候他的吃住也成问题。他与几个朋友搞过组合,在街头卖唱,但是随着卖唱的人越来越多,收入减少,其他成员因为生活压力而退出,如今只剩他孤身一人。

现在他是一家银行的保安,每天下午8点值班到第二天早上8点,生活尚算稳定,其他时间就可以用来做音乐。他喜欢许巍,觉得他的音乐和风格都是他所追求的。在他人的眼中,他是个腼腆的人,平时不爱说话。虽然现在在行内也开始有点名声,但他依然如故。平时他对着相机镜头都会紧张,不过只要上了台,拿着吉他一切都不一样。

拖木拉干出身贫瘠的四川大凉山,离家务工那天,母亲哭着跟在车后给他送行。在深圳,他干的都是最低下的活,民工、小贩、保安……然而在触摸到吉他的那一刻,他坠入音乐的迷乡,从此在困苦和梦想间挣扎。


拖木拉干在深圳已经闯荡了7年,只要能赚钱,什么卖力气的活都干过。后来他进入一家银行当保安,在门口站岗,之后他又调到了监控录像部门,上夜班,天天颠倒日夜。


拖木拉干之所以坚持做这份枯燥的工作,是为了支撑自己的音乐理想。当他初中时第一次拿起吉他,便深深爱上。他用吉他写下他的心情,没有厌倦。他去上班的时候,肩上也总是背着吉他。


酒吧景气的时候,他曾经做过驻唱歌手,不过现在,都已成为照片上的回忆。


现在他的舞台在地下通道里。


卖唱的人很多,路人渐已麻木。他唱了很久,也没有人给他钱。


曾经他也组过乐队,和乐队的几个哥们儿一起卖唱。不过现如今,只剩下他孤独一人还在坚持,常常也是无人喝彩。


深圳的天气永远那样闷热。拖木用衣袖抹一把额头的汗水。


公交车是拖木的老伙计,他上下班总是乘坐同一班车,在流光溢彩的夜色中默默穿行。


日夜颠倒的生活,使拖木总是觉得困倦。


看到一个酒吧的活动广告,他便停下脚步,看看有没有自己适合的工作。


凌晨回到宿舍,拖木倒在床上,静静地抽一支烟。依旧沉默寡言。


他家里没有电脑,平时上网就只能靠这台掉了漆的手机。


宿舍是跟人合租的,拖木几乎没有什么家什。墙上挂着的,除了简单的衣物,还有就是耳机。


这间房子对于拖木来说,只是个用来睡觉的地方。


清晨下了夜班,拖木稍事躺了一会儿,便出发来到电视台演播大厅,他有一段表演需要彩排。


拖木平时很少与人主动交流,性格比较内向。


彩排进场时,一位资深的音乐人知道他比较内向,特意鼓励他,让他好好发挥。


拖木瘪瘪的钱包里夹着一张他父亲的照片。看到照片,他会更有信心一些。


平时拖木经常跟远方的妹妹通电话,在家人面前他就话多了起来。


夜幕降临,拖木又提着吉他踏进银行的大门,开始新一天的保安工作。


他需要从晚上八点值班到早上八点。工作收入不高,但尚算稳定,他可以把其他时间投入歌唱事业。


半夜,街上空无一人。拖木在草地上唱歌,唱的是他原创的《母亲》。每次看到月亮,他都会想起母亲,想起她哭泣着跟在长途车后面奔跑,追赶自己远走他乡的儿子。


GC 管理员 小兵后记:这把吉他是我赠送给深圳一位DJ朋友的,然后这位朋友也邂逅了这篇文章的男主角,便将这把吉他赠送给他了——琴到有缘人手里,希望能弹奏出美好的音乐~

原创曲 妈妈




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Z3hOwcKNq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