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开始看Dave Mustaine的自传,自己看不懂的地方屁颠屁颠跑去Google的时候看到很多人求翻译什么的,所以就边看边做个拙劣的翻译吧.

本人才疏学浅,平时又很少看美剧什么的,这个自传里很多相关的背景知识和俚语什么的我一概不知,所以翻译的不周之处各位请猛烈抨击并指正以免误导别人.因为是边看边翻译,所以目录可能翻译的不对,以后看到具体章节再来改正吧.
   
多谢master billy以及相信后续还会有其他的master的帮忙.
   
仅供参考请勿转载,谢谢.



MUSTAINE

A HEAVY METAL MEMOIR

第一章    最亲爱的爸爸




“别再把Dave那坨屎放我房间里,好吗?!”





    翻开我那一堆从小时候到青少年时候的书,可以翻出很多这样的黑白照片,跟这些照片一起的还有书上一些大红笔打的大问号!像很多调皮捣蛋的各个学校城镇到处窜的小孩一样,我也经常逃课,于是给老师和同学们留下的印象就是神出鬼没的红发少年。
    我的人生历程始于1961年夏天,加利福尼亚州的La Mesa,那是我出生的地方,不过没准儿我是在我爸爸妈妈住在德州—-那是他们乱七八糟的婚姻的晚期—-的时候被怀上的。其实那是两个家庭:我出生的时候,我的米歇尔和苏珊娜两个姐姐分别是18岁和15岁(所以我经常觉得他们是阿姨而不是姐姐),但是黛比姐姐却只有三岁。我不知道在生这两拨儿孩子之间的岁月里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的生活轨迹纷繁复杂,而最后,我妈妈开始自食其力一个人生活,我爸爸变得郁郁寡欢。
    由于现实各种原因,爸爸妈妈离婚后,爸爸在我四岁时离开了我。在我眼里,爸爸曾是个非常厉害和成功的人,头脑灵活双手能干的他曾爬到美国银行支行的经理的位置,然后他去了NCR电脑公司,但是NCR从机械制造转型到电子产品制造的时候,爸爸就开始跟不上了,他的工作范围开始缩小,月薪也随之下降。我不好说是事业上的失意导致他越来越凶的酗酒,还是酗酒使得他的事业更加不如意。显然在我出生的时候掌管着Mustaine家族的男人并不是跟我妈妈结婚的那个人。我所知道的许多关于爸爸的事情都出自于姐姐们讲的那些诸如爸爸在酒后经常施暴、发酒疯等等恐怖行为。我对这些说法大都不相信,我的脑海里经常浮现的镜头是坐在爸爸的膝上看电视,摸他下巴上的胡茬,闻他呼吸里的酒味儿。我记忆里他没有没喝酒的时候,不管是在后院里玩球还是教我骑自行车或者干其他事儿的时候。但是这些回忆里也从来没有关于爸爸的不好的形象。




    哦,倒是有一次,我跟我一个伙伴儿在马路上玩,我爸爸要带我回家,他生气地吼我,我忘了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了,反正是责怪我迟到了,我记得的是他手里拿着的滑动铰扁口鲤鱼钳,这个钳子跟老虎钳差不多,就是大很多。我觉得我爸爸像要用这个钳子把他四岁的儿子逮住了关起来。也没准儿他只是用这个钳子在车库里做什么事情然后忘了放下而已。先不管他的动机了,反正这大钳子马上就夹住了我的耳垂,我就记得我疼的哇哇大叫,爸爸却跟没事儿一样,他就这样一直钳着我的耳朵拖着我走,就算我绊倒了摔了跪在地上站不起来他也没放开过,我那时候就希望我耳朵别沿着耳朵槽子被撕下来了。(话说耳朵有耳槽子没?我那时候还是一小孩儿,我不知道啊)
    多年来我一直在姐姐们对爸爸的各种辱骂中为爸爸辩护,当然前面讲的那件事不在其中之列,现在看来它没法儿树立一个稳重有爱的父亲的形象,是吧。稳重是个关键词。我比很多人清楚,在那种影响下的孩子很容易养成坏的行为习惯。我爸爸是个酒鬼,但我并不因此认为他是个坏人,或者说一个很差劲,干了什么坏事儿的人。我有关于他的其他的回忆,比如一个慈祥的爸爸抽着烟,读着报纸,喊我跟他亲亲晚安。


 




    然而,离婚后,我爸爸却变成了怪兽。啊,并不是是说他变成了一头怪兽,而是我家里所有人对他的反应就是他是个可怕可鄙的怪兽。他甚至成了我妈妈吓唬我管制我的武器。如果我行为不端,我妈妈就会冲我吼:“你再这样老子把你扔到你爸爸那儿去住!”
“啊不要啊!别…,别把我送到爸爸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