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拥有的第一把超过1万元的贝斯,美国产的music man stingray。当时是1995年,我托一个日本贝斯手叫佐藤ATSUSHI,托他从日本给我带来的。佐藤当时在北京参加了苍蝇乐队,并用这把琴录制了乐队的前两张专辑,还有郑钧的专辑。当时北京几乎很少见到music man贝斯,我只知道崔健有一把。

      佐藤在录音期间还把它借给了“瘦人”和“脑浊”等乐队的贝斯手和“子曰”乐队的秋野来录音,结果听说这三个人后来都买了music man。我还记得,1995年子曰乐队在北京青年宫演出时,秋野借来了崔健的music man弹,但是第一首歌时就将琴弦弹断了,佐藤就把这把琴递给了他。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同样两把stingray的声音竟然有很大的差别!

      佐藤在北京用了半年以后,我真正拿到这把琴的时候它已经伤痕累累了。这把琴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重(在我拥有fender 75 jazz bass以前,它是最重的),其次是因为琴颈的材质比较软,所以气温变化时琴颈的状态非常不稳定。我曾经把弯得不能弹的琴拿到当时的雅图琴行(8年以前,还在白塔寺)请他们帮我看看,结果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结果我回家后,把琴弦全松掉,一个星期以后自然就好了。所以每到5月,天气转暖时,就有一个多星期没法弹。

      1999年我去外国留学以后,这把music man就放在了北京的家里一直没动。这期间我相继从外国带回5~6把琴,music man使用的机会就更少了。最近回到北京工作以后,重新将music man从琴盒里拿出,音色依然不错。以后继续传上我其他的贝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