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ric翻译发表于吉他中国金属论坛,转载转贴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前URIAH HEEP成员LEE KERSLAKE是当时的OZZY乐团试听的最后一个鼓手。BOB是这样回忆的,“唱片公司给我们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果LEE依然不合适的话,他们就不得不给我们找一个SESSION DRUMMER,时间已经所剩不多啦。”

于是LEE得到了一盘OZZY的样带,其中就有CRAZY TRAIN的早期版本。在伦敦的一个录音室,他和OZZY三人组终于碰面了。当时三个人看起来简直是灰头土脸,因为他们已经试听太多鼓手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LEE的出现似乎给了他们一线生机……

LEE:“我还记得当时OZZY的样子,他很沮丧,他还说,操他妈的,我们都快听了五百万个鼓手了,为什么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能抓住这个机会。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个挑战,不过我相信我和BOB的合作一定会很棒。因为听过他们的样带后,我明白我的风格一定很合适他们,我知道DAVEPOTTS曾经和他们合作过,但那盘带子里打鼓的人显然不是他,我不认识那是谁,但他用一种迪士高的节奏来打CRAZYTRAIN的鼓,太奇怪了……我一定会比他做的好。”

BOB:“LEE开始演奏后,我和RANDY就互相使了个眼色,很显然,RANDY很兴奋,OZZY也是,我们当时所想的完全一样——靠,就是他了!”

LEE:“BOB和OZZY相视而笑,RANDY却像个小孩子一样一跃而起,边跳边喊,我们终于有鼓手了!真的很有意思,他太激动了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BOB和OZZY很高兴,而很显然RANDY当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高兴两个字来形容了……他们立刻就都知道,我是最合适的。OZZY走过来,他握住我的手,然后对我说,‘here’s my hand,here’s my heart,till we’re dead,till we’repart’,这句话对我来说胜过一切承诺,我加入了。”

终于找到了鼓手,之后OZZY四人组就去了中国餐厅大吃了一顿以示庆祝。不过……OZZY对人家说那种话是叫啥意思= =,太肉麻了我实在是翻不出来,当时说的那么好听,还至死不渝呢,后面把人家开除的又那么绝情……

LEE对RANDY的评价:“RANDY是一个非常,非常特别的人,他超级可爱,超级聪明,奇迹般的吉他手,他的创作对我来说是叹为观止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的创造力。在我们排练的时候,通常我会在钢琴上来一段,而RANDY总能弹出最能出完美配合我的东西,BOB在我们的激发下写了很多歌词,我们简直像是在表演某种魔法,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RANDY的BLUES也弹的一级棒,他真是震死我了。”

四人乐队终于成型,但是他们首先得解决的是乐队的名字问题。

BOB:“我们是典型的四人乐队,这太明显不过了,但最大的问题是,唱片公司坚持要我们起名为‘OZZY’,我们和他们争辩说,这不是一个个人SOLO项目,我们是一个整体。OZZY他自己当时也是这么想的。OZZY组建了这个乐队,负责人声旋律部分,RANDY是吉他手,RIFF的撰写者,我写贝司旋律和歌词,LEE是参与创作的鼓手。我们想用BLIZZARD OF OZZ这个名字,我们和唱片公司说,可以把诸如’featuring OzzyOsbourne’这样的宣传语打在CD上什么的,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个乐队,不是单个歌手。”

“BLIZZARD OF OZZ这个名字其实是OZZY的爸爸想出来的,1977年OZZY离开黑安后,他和爸爸提过他想搞一个自己的乐队的想法,OZZY爸爸很支持他,并且帮他起了这个名字。OZZY甚至有一件T恤上面印着BLIZZARD OF OZZ的字样。”

而OZZY这个时候就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LEE提到那个时候OZZY很少去工作,时而感到恐惧,忧心忡忡,“他那个时候有点儿迷失自我了,我和你说句实话。”LEE回忆说,“OZZY是一个可爱的家伙,我相信和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都会对你这么说,但是他的内心一直很矛盾,他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他很想马上上路,开始巡演,但同时又怕的要死,他的家庭那阵子也有些问题,他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

“我们进棚录音之前,通常会在附近的农田散步。一般是中午开工,然后干活干到半夜2点下班,OZZY耳朵根子特别软,我和BOB就老是戏弄他,那天我和 BOB就聊开了,‘我们的国家究竟会怎样啊’诸如此类的,OZZY听到了,于是他凑过来问是什么意思,‘你没看新闻吗?’我说,‘报纸和电视上都播了,我们又要打仗了,坏人马上就要到这里来了!’,OZZY竟然信以为真,他大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当时他脸上的表情超好笑,你们真该看看……他魂飞魄散的就立刻拔腿向录音棚的方向跑了回去!后来他才知道自己被我们耍了,他和我们说当时他吓得心脏病都要犯了。”

(喂我说不带这么耍人的吧= =+)

“这件事很能说明OZZY的性格,他能处理大事,但哪怕是一丁点大的小事都能给他造成困扰。OZZY是一个非常搞笑,热心肠的人,我们四个人那个时候处的非常好,我们是一个了不起的团队。”



BLIZZARD OF OZZ专辑里的SUICIDESOLUTION可以说是OZZY最具争议性的一首歌,几乎所有OZZY的纪录片和传记,都有说到OZZY因为这首歌而打官司的事,有一位少年在自杀的时候把歌词写在遗书里,然后就有卫道人士站出来说这歌教唆青少年自残,至于这首歌的歌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又是如何诞生的呢?BOB DAISLEY是这样说的。

BOB: “WINE IS FINE BUT WHISKEY’SQUICKER,这第一句歌词是OZZY想出来的,给了我一些灵感,于是我把剩下的部分写完了。当时有杂志猜测这首歌写的是不是 BONSCOTT(AC/DC第一任主唱,因为酗酒而死去),那都是胡说八道。这首歌我写的其实是刚离开黑安的OZZY,他那段时间每天都醉到天昏地暗,所以他才被开除了,我以这种形式来劝解他,他不能再那么喝下去,不然一切都晚了……停下,因为你正在杀死你自己。歌的标题其实我玩了一个文字游戏,SOLUTION即是解决问题的意思,也是‘liquidsolution(借酒消愁?)’。至于某些人提到的什么歌词里的潜台词,简直是胡扯,有谁会无聊到写一首歌只是为了教唆别人去死?”

这时OZZY乐队的键盘手DON AIREY开小差去和RAINBOW搞美国巡演,新上任的键盘手LINDSAY BRIDGWATER是个只有22岁的年轻人,他谈到了很多RANDY的趣事。

LINDSAY:“我是“Mr.Crowley”的大饭丝,我爱这首歌的吉他部分,他有许多的古典元素,维瓦尔第式的,相当复杂。试听的时候他们喜欢我的钢琴演奏,之后我甚至还用RANDY的吉他和他JAM了一回,因为我妄想过是不是也可以兼职个节奏吉他手啥的,但很显然RANDY根本不需要我,他太强了,他从节奏部分没有瑕疵的转换到独奏部分的能力令人叹为观止。BLIZZARD OFOZZ的专辑里,吉他部分多到恐怖,有一些甚至是7、8道音轨,电吉他过载,木吉他,各种效果都有,我记得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就想‘这玩意现场根本没办法演吧’,但那天我见识了RANDY的演奏后,答案是很明显的,他一个人就能演,根本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BLIZZARD OF OZZ的巡演即将开始,在美国为OZZY暖场的是UFO乐队,UFO的吉他手PAUL ‘TONKA’ CHAPMAN也回忆了和RANDY共事的情况。

PAUL:“当我们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谈论OZZY的新吉他手。当时UFO大概在写歌吧,OZZY在排练,挺吵的,于是我就走到噪音发生处打算看看,我看到一个袖珍的金发男生,正拨弄着一个看起来比他还要大的古典吉他,他弹的是电影猎鹿人里的曲子。你是不是RANDY?我说。然后我们聊了起来。”

UFO 的贝司手PETEWAY也记得这一幕:“让我们想不到的是,RANDY竟然是SCHENKER的超级粉丝,他知道所有UFO的歌。RANDY可真是个小甜心……不过之前OZZY整天在我们面前炫耀他的‘秘密武器’,那时候我还没见过RANDY,心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PAUL听OZZY的这套说辞也听的都快睡着了,最后OZZY终于带我们去见识了他的所谓‘秘密武器’,我们走进他们排练的地方,RANDY,BOB和LEE都在那儿,吵的不行,你几乎都听不见OZZY的声音。”

PAUL:“现在人人都习惯了排练房的超高分贝,但当时那可真是让我们有开了眼的感觉,他们有一整套P.A.设备,所以当他们开始操练的时候那可真是震耳欲聋。不过自打我们见过RANDY后,马上就明白秘密武器是啥意思了,RANDY可真是个人物。”

BLIZZARD OF OZZ的巡演始于两场未宣传的俱乐部规模小型演出,尽管是相当低调的开始,不过依然吸引了很多饭丝前往。

BOB:“当地人不知怎么回事就发现OZZY打算在那儿开演唱会,人群蜂拥而至,我们签了无数名,有趣的是OZZY,LEE还有我因为之前的乐队生涯,所以都还算是小有名气,但当时RANDY却完全没人找他签名,谁都不认识他是谁。还有个有趣的事,当我们签完名后准备走人的时候,一个少年抱着一张黑安的专辑过来对OZZY说,你现在还在研究黑魔法吗?”

LINDSAY:“我也记得这件事,那个小伙子看起来就有点怪怪的,他拉着OZZY走到一边,说他很沉迷黑魔法,不知道该怎么办,OZZY给他的建议竟然是‘change Black Magic to MilkTray(这两个都是巧克力的品牌,OZZY玩了个文字游戏)!这回答真是太赞了,他没有直接了当的贬低或拒绝别人,而是很委婉的以玩笑的形式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当时在那儿的歌迷们都笑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