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字可能会令你觉得又臭又长、可能会令你觉得索然无味、可能会让你觉得酸文假醋。

但是,它绝对是真实的,所以

它可能让你觉得似曾相识,它可能让你觉得充满共鸣,它也可能让你深深感慨。

这一切发生的原因很简单,我买了一把Martin D28。


1998年的夏天,一把148元的红棉练习琴拉开了我与吉他的生活序幕。感觉着手指在六根琴弦上震颤出美妙的声音,一遍遍反反复复地弹唱着《童年》、《送别》、《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这些入门级的练习曲,从那以后我便决定一辈子都要抱着吉他。
   
开场有点酸,请见谅,哈哈。
   
后来,慢慢的我开始接触到了其他弹吉他的人,看着他们用着41寸标准的大民谣吉他,虽然也都是红棉、星辰,但是看着漂亮的琴头、弦钮,酷酷的护板,我的心第一次感觉到躁动。于是,攒钱、磨父母,买下了一把二手的红棉013的大民谣吉他,在满足了一段时间之后,欲求不满的感觉再次占据了心扉,当时就想得到一支我梦想中的“神器”——红棉019,于是,再次攒钱、不吃午饭、不抽烟、求父母,最后梦想实现了!哈哈…
   
再后来,我用了一个学期的零用钱加上老爸给的赞助,买了一把假的不能再假的Fender,和一支120块钱120瓦的纸盆音箱。同时,我也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一样没钱买设备的小子。于是,我的第一支乐队组成了。虽然,当时吉他的声音无异于扫帚上绑铁丝,音箱的喇叭早已经劈裂,但是,我们还是享受着种种噪音组合在一起的美妙感觉。
   
后来,慢慢地我开始迷恋起了电吉他,于是我开始不停地攒钱、卖琴、再买琴。卖了那把假Fender,买了一把韩产的“镭射”(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韩产的),卖了镭射,买了第一把假Jackson,卖了假Jackson,买了假Epiphone custom,卖了假Epiphone custom以后,我上了大学,而且学习的专业是音乐,所以父母不再那么反对我买吉他了,经过了一番软磨硬泡之后,终于从父母的手上要来了6000元钱,于是,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一场复杂的选择开始了。
   
和很多弹吉他的人一样,我是Slash不折不扣的崇拜者,所以,一把Les Paul,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是,我又不能摆脱Ibanez那种24品、双摇、弦锁、微调的那种精致的诱惑。最后,我决定用6000元卖两把琴,一把是韩产的Epiphone classic雀眼枫木贴面,一把是银色、镜面护板的Ibanez rg450。当时感觉这两把琴完全可以陪伴我的一生了,但是我想,所有看官都应该知道,这种想法绝对是一个错误。记得当时,我最讨厌的琴型就是 Fender的Stratocaster,感觉没品位、不摇滚、不够酷、音色薄、不能玩金属,可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多少次地后悔当时没有拿6000块钱买一把7402。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在渐渐地成长,对音乐和吉他的理解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在一个夏天的夜晚,我在吉他中国的论坛上闲逛的时候,突然我被一把 Fender高速公路所吸引,突然感觉她是那样完美,那样充满诱惑,于是一个“Fender计划”悄悄地在我的头脑里展开了。!!!卖琴!!!
   
卖了、都卖了,我有了一把Fender 010-7002——一把单单双拾音器的美标,我爱她、疯狂地迷恋,外形、音色,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但是,不久我又后悔了,因为我了解了单单单才是 Fender的经典,于是,攒钱——买琴,虽然那时我已经开始一边上学一边工作了,但是7000多块钱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不过,和所有喜欢吉他的朋友一样,只要自己想要的琴,多少钱都在所不惜。终于,我有了一把黑色的7402,这把琴也是到现在为止我最后悔卖掉的一把琴。
   
在有了两把Fender以后,本以为可以安心的我,心里那团因为Slash而喜欢Gibson的火,又开始肆虐地燃烧起来。折磨、矛盾、挣扎、渴望,种种错综复杂的感觉驱使下,我卖掉了一把Fender,又加钱买了一把,也是我的第一把Gibson——Les Paul Standard Iced Tea。有了这把琴以后,我的心里隐约又有了一种可怕的感觉——我迷恋上Gibson了。渐渐地,我的这种感觉得到了证明,它就像瘟疫一样在我的心底飞速地蔓延着。终于,我决定卖掉我的7402,再添钱买一把Gibson,于是,我便有了另一把——Les Paul Classic。
   
在拥有了两把Gibson的一个夜晚,对,又是一个夜晚。Fender那甜美、清脆的声音不知怎么又开始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我知道,我又病了,我得了“思芬”病。于是,一个轮回又开始了,卖琴!!!卖掉Gibson Classic,我又买了一把Fender,一把真正的好Fender——Custom Shop Time Machine 1960 nos。我终于实现了很多人都渴望的配置“壹G壹F”。
   
我满足了吗?呵呵,你肯定说没有,和大家一样,我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世界上最快的东西,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他——是人的想法。就像当时我的想法一样,在某一天的一瞬间,我想把两把琴都卖掉!因为他们不够完美!Gibson——她是IT色的,我更喜欢HC。Fender——她是后调琴颈,我不喜欢,麻烦而且拆琴颈时有危险。于是我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都卖掉。
   
我又开始走上了选琴的道路…
   
我卖掉了Gibson Standard,我买了一把Gibson Les Paul Custom。
   
我卖掉了Fender Custom,我买了一把Gibson Standard,但这一次是HC的,我最喜欢的颜色!
   
两把Gibson,我看着他们,心里踏实了,我感觉到了,我最喜欢的琴就是Gibson,就是Les Paul,我满足,非常地满足。自打弹琴开始我就梦想的吉他,我拥有了,而且还是两把,而且还有一把是Custom,而且都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又是一个夜晚,夏天,燥热,实在不想打开音箱疯狂地扫金属节奏。于是,我拿起了那把一直陪伴着我的红棉019,无聊地拨弄着。
   
我从来没注意,她已经变得那样沧桑;我从来没注意,她已经布满了灰尘;我从来没注意,她已经伤痕累累、满身斑驳;我更加从来没注意,她发出的那种最纯粹的、最原始的、最干净的声音是那样的富有穿透力,甚至可以洞穿心灵。对呀——我还需要一把木吉他,一把能在夜晚给我感动的木吉他,一把能在旅途中给我欢乐的木吉他,一把能在烦躁时让我能够安静下来的木吉他。
   
于是,我有了——Taylor 214ce,一把当时我感觉完美的木吉他。
… …
   
2009年的初冬,我结婚了…
   
在婚礼上,我用我的Gibson Standard为我的新娘唱了《我的天使》;
   
在婚礼上,我用我的Taylor 214ce为我们的父母唱了《爸爸妈妈》。
   
结婚以后,我把琴放在自己的角落,每天看着、弹着、擦着,我想,我再也不折腾了。
   
可能吗?呵呵,我又错了,我一而再地犯下这种错误,但这种错误总能带给我快乐。我感觉到一种空虚,一种模糊的空虚,我也说不上来我想要一把什么琴,但是,我就是感觉还少一些什么。于是,我又开始了选择和探索。最后,我把范围设定在了Gibson sg61、Suhr Pro S1和低端的PRS上,后来,我选择了Suhr,一把令我激动无比的琴,当我拿到她的时候,一种甜腻的感觉总是充实着我的内心。我感觉到满足了,踏实了,无欲了。但是,随着时间的前进,我觉得Suhr在我的琴的配置中总是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说不出原因,就是这样的感觉。我又开始动摇了?我不知道,等等看吧。
   
Martin——6个英文字母不知什么时候在一瞬间砸进了我的脑袋,以前没在意的一个品牌,以前不以为然的原声吉他,以前感觉性价比极低的美产 Martin,以前嗤之以鼻的缺乏个性,就在那一瞬间翻天覆地的改变了。我想要一把Martin——我脑海中的全部想法。没办法,我只能卖琴,我卖掉了我的Suhr,虽然有些不舍,但是又感觉到了一丝舒服,一丝和谐,这就是人的矛盾内心。
   
我买了Martin,最经典的Martin——D28原声版,拿到她的一瞬间,我呆住了,一个无奈而又感慨的笑容挤上了嘴角,看着这把琴,这把我心心念念的琴,她的样子,不就是我的那把红棉019吗?标准的D型琴,没有缺角,没有电箱,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普普通通,自自然然。原来这就是回归,一种周而复始的轮回,就像在操场的跑道一样,终点就是起点,起点是期待,终点是满足。
   
现在的心情很好,看着这四把经历了千辛万苦、百转千回的琴,我很满足,而且这一次,我感觉我的满足是长久的,因为经历了轮回、因为开始了回归、因为有了新的计划——“宝宝计划”。
   
当然,这一路走来,还有很多琴陪伴过我,不过没能在我的历史标记点上表现出来,比如几把Squier、比如Epiphone dot、比如双EMG81拾音器Epiphone SG、比如一把二手的酒红色的Gibson Studio、比如Gibson SG standard….这些琴都成为了我记忆中美好的闪光点,让我不时想起。
   
再说说效果器和音箱吧,放心,不会很长了,呵呵。一开始执着地以为有一块牛B的合成效果器,再差的音箱也能发出很酷的声音,这是因为没钱买好音箱,只能在效果器上找找安慰。以前以为买一个1米多长的合成效果器,就能走遍天下无敌手,那时因为高科技对年轻人吸引力是那么强。现在,终于感觉到了,几个简单的单块、一个小瓦数的全管音箱,再加上心爱的吉他,对于我这种没有演出、很少排练、不常练琴的人来说,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生活很幸福、很满足、很舒适、也很悠闲。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守着心爱的设备,时而拨弄、时而观赏、时而擦拭。放在卧室里的吉他能够在甜蜜的家庭生活中增添一点色彩,安逸而又富有激情,平凡而又充满浪漫。一个弹不好吉他,却又疯狂迷恋吉他的上班族,这样的生活,夫复何求呢?
   
最近又多了一种爱好,喜欢上了文玩,开始搜集一些入门级别的东西,在忙里偷闲的工作中,偶尔静下心来,沏一壶茶、摇着折扇、揉搓着核桃,真的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如果在喜欢弹吉他的朋友中,也有哪位君子有此闲情逸致,期待我们相约,一起去周四的沈阳道、周末的古玩城,聊着吉他、盘着核桃、喝着茶,分享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好了,说完了,上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