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记事拖到1周后,一来是真的很累很累,二来心情可以平静,很多问题能看全面或者看淡,但是如何避免金属祥林嫂或者狼来了的故事,而去提升更多人参与到现场或者了解现场,这才是记事的快乐。痛苦与失望无非是钱赔的一如既往的多,但钱不过是浮云而已,我深信这样的道理:赔的越多,越会赚的更多——从其他方面!所以,可以自我安慰:每次演出不过是个投资!赔钱永远是事实,快乐或者虚荣永远是收获!演出现场,不管人多人少,只要在场的充满欢乐,演出完他们幸福,那么我就分享幸福了,这幸福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每次演出结束后看到一个个天真幸福洋溢的笑脸,有的叫“兵哥”,有的叫“兵叔叔”,都充满了幸福,渐渐老去的自己就剩下这幸福了。是啊,都成为叔叔级的金属叔叔了,奔4了都,身边搞金属演出的朋友越来越少,被我拉下水的都上岸了,剩下我在河边孤独垂钓了~—— 题记

狂想曲乐队,对于我个人可能是最早接触的,当初买打口时1个是狂想曲,1个是以泪洗面,成为经常收的CD,所以当知道狂想曲有亚洲行程时,立即接了,但当初只有北京。

就当北京安排妥当时,有做影视公司的朋友也想投资做点演出,于是增加了上海站,现在有点小后悔,不是因为上海赔得更惨,而是原来以为影视公司上海有公司执行,直到演出前2天才知道——没有,所以我不得不回复到5年前一个人来操办一场演出的孤军奋战,好多年没一个人去亲力亲为一场演出了。

每次乐队来华,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海关,这个有着非常大的痛苦和难言之隐,一种类似22条军规的东西让你彻底无奈;所以最简单有效的办法是闯关,于是入关前的晚上永远是不眠之夜。

11月9日
6:00直奔机场,狂想曲一行从俄罗斯飞来,7:30 一大早,看这LUCA 他们一个一个顺利出来,当时的心情和中了彩票一样,好吧,算我昨晚的担心或者惩罚得到的回报。

接上一行人,上了车,巡演经纪人是AA那个光头——这次他更出名了,光头之旅开始了。

在机场高速,遇到卡梅伦首相访华,耽误了30多分钟,这样大概10点到酒店,正好全部入住,然后吃午饭。下午安排人带他们去故宫游览。自己在宾馆安排与布置次日的演出。

以为工作总是这样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但每次演出都有曲折,这样也就产生了故事:大概4点多突然接到星光电话——明天停电~!当时咯噔一下,还好,下句话是:下午5:00 来电! 于是,马上调整工作,立即组织所有外租的灯光音响乐器,今晚7:00前拉到星光现场,然后立即电话通知光头:明天不能装台了,只能今晚。这种不可抗力光头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这里简单说下音乐会的制作过程的常识:所有的乐队演出,乐队不是背着吉他,走到台上就直接唱歌的。“你”看一场音乐会大概100分钟,幕后工作人员至少要准备10小时,这就是调试音响,越大乐队需要时间更长,比如梦剧院需要24小时提前到。星光作为非常好的LIVE HOUSE,但设备也要外租,以便保证演出效果,这些都需要重新接入,重新调整,所以一般国外乐队都会带些随行工作人员,包括1个主调音师,1个监听调音师,1个鼓技师,1个吉他技师,1个灯光师,然后是巡演经理,所以一个完美的团队最少要11~12个人。

一行人从故宫兴奋的回来,吃完烤鸭后,工作人员奔到星光,开始装台,从20:00装到午夜1:00,才回去休息,我们还在布置。

11月10日
白天10:00 ,星光果然停电了,GC所有工作人员带着手电筒在布置现场;乐队一行人白天有时间了,于是去SHOPPING了,大概4点来电了,乐队也迅速赶来了。因为一切设备都是按照RIDER要求的,所以基本都没问题了。(制作演出的时候按照RIDER来,是最简单的方法,否则现场麻烦不断),唯一的问题是舞台一边一个TRUSS架子,因为我们租借到的都很大(其实已经最小的了),于是负责灯光的光头2哥,有些发飙,只能用国外人的思维做了个吊架,太笨了,可那是他的想法。

然后乐队很快走台好。这样18:00 全部完毕了,19:00就可以入场了,于是金属演出难得准时开始,大概20:10分准时开始。关于现场怎么HIGH 是别人说的 ,我们尽量只说问题:开始我宣布了可以拍前3首,但三首过后,麻烦来了,巡演经理光头哥满场抓拍照的、录像的,最关键他抓完回来跟我说:再拍就不演了,我知道不演是不可能的~ 但是影响我看演出,我也要看演出啊,于是演出看不成了,安排了几个工作人员满场提醒大家别拍照,就这样提醒到演出结束。

演出完是VIP签名合影,人不多,但光头哥查着呢,大家都知道他要干啥~ VIP活动顺利结束,最后工作人员和几个GC铁托合影了张,以留纪念。

11月11日
白天又没事——因为经纪公司将他们的北京-上海的机票定成了 北京-首尔-上海~ 于是经过不断改签,总算改成了晚上飞上海的,关键还分成了两批,1批飞虹桥,1批飞浦东,于是我又临时租了辆车;于是乐队又可以去游玩了,带他们去长城了。晚上顺利抵达上海。

11月12日
上午,工作人员一早到宛平剧院装台,上海毕竟不是ROCK城市,连设备都不ROCK,老外不断发脾气,一会要这一会要那,还好都解决了。

18:00 基本又好了,于是19:30入场,20:00准时演出。

演出前的插曲是:票房的确不好,音响师看到楼上有些观众,就建议他们都下来,因为音响无法往楼上传送,于是观众都下来了,然后演出一开始,所有人都涌到了舞台前几乎~ 这里是上海,我们没有工作人员,所以顺其自然了,但开始还是要象征下,毕竟离舞台太近容易出问题,还好,观众热情,都很好。

演出很顺利,结束后依旧是签名,VIP不多,签名 合影活动还算顺利,就是光头哥盯着两FANS手里10多张唱片封面准备阻拦,反正我没看到~

11月13日
然后给乐队送回宾馆,都忙完凌晨1:00多了,于是和摇滚帝国CEO 陈征聊到早晨3:00多,被他传染感冒了,然后7:00多将他们送上BUS,去台湾,就结束了。

回头看看,记事和流水账一样,其实没啥可写的,只有经历才是痛苦和幸福的游荡,毕竟已经做了好几年好几十场演出,所有能遇到的问题基本都是重复的了,没有新鲜感,也没有快感或者痛感了,只有演出全部结束后的彻底放松,如洪水泄坝!

总结些论坛看到的反馈的问题吧,可以当做解释,也可以当做“看演出指南”

1、关于音响:无论是北京、上海,有些朋友说音响混,后来了解到他们基本都是最前排的,而实际上演出舞台前的音响是最不好的,因为音响在两侧,舞台前听到的大部分是乐手听的监听音响,监听和外扩肯定不是一个级别,更何况监听音响是往舞台里打的,这个无论北京,上海,任何现场都是这个问题。所以,在最前面,可能与乐队亲密接触,但音响——你肯定远离了。狂想曲的音响客观的来说,已经很丰满了,不输于其他现场(当然目前最好的是LOG),所以看摇滚演出,有时要经常换换角度,鱼肉熊掌不可兼得的。

2、拍照摄像问题:这次可能很多人领略了光头哥的魅力,所以,作为看演出的观众,遵守演出不拍照的基本约定,这样自己能更投入看演出,或者除非你有专业相机,否则很难拍出效果;国外乐队特别注重版权,他们固执的认为:你是来看我的现场,而不是来拍我的肖像权,我的视频权的。 而且拍照,拍个2~3首就赶紧收吧,拍的再多,还是那几张脸~

3、VIP活动:这次VIP不多(见下一个问题),很多朋友也都很配合,但老外强调了只签1件,有的铁托带了很多,对于我们签多签少都没啥损失,但光头哥会找麻烦,所以为了活动的顺利,保障更多人利益,所以一再提醒大家能少就少。不过人不多的情况下,我们都会满足。毕竟,我相信:很多乐队会一生只来一次中国。

4、关于票价:这次票价是有点高,因为有影视公司参与,我们得听取他们的意见。但是:无论票价如何,没人打算靠这个赚钱,无论是哪个金属演出单位,这是个基本事实。我已经厌倦去写“在中国做摇滚演出为什么会赔”系列了,很多账目感兴趣的都可以去算,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是:平均票价300元,能来300人,总价9万;平均票价200元,能来400人,总价8万,但是绝不会因为便宜100,而多来100人,这个问题早就发现了。所以,喜欢的,就支持下来看下,300也就是去次KTV跟朋友的花费,而且9万不过刚刚够机票,所以我说了,你可以花300看场自己喜欢的乐队,那么我往往要花好几万去看整个过程,如果可以,我宁可买10张VIP跟朋友去看~  关于票价和演出的赔赚 真的没必要去算了。观众的兴趣也不在这里,喜欢就花钱去看,不喜欢不要钱都不看。决定票价的因素很多,但是:观众只关心自己喜欢不喜欢。如果是因为觉得票价高而错过自己喜欢的乐队,那么我只想说:真的,你要有信心赚300元,看场演出,你也能学到很多,而且很多乐队绝对是 一生只来一次。

5、关于黄牛 :北京场这场奇怪没有黄牛~ 可能票房不热,所以有时看看黄牛多少,就知道乐队火不火~ 但上海的黄牛真的领教了,开场时感觉比观众都多。而且,感觉很多观众就是喜欢黄牛,我非常好奇为什么可以跟黄牛讨价还价,就不能直接找我们沟通下~ 毕竟演出开始后,适当调价也是正常的。但是很逗得是,很多人在旁边看着黄牛在跟我们买票砍价,然后1转身加了50 就卖出去了,非常非常不理解。最后逼得我们卖票给黄牛~ 呵呵

6、关于一个乐队一生只来一次:这不是什么危言耸听,或者说让没有看的人遗憾,这是事实,一个乐队要想来第2次,那说明第1次赚了,或者第2次有更好的条件——比如有赞助商了,否则基本都很难。当年VISION DIVINE来的时候,我记得门票140好像,来的人也不过100左右,赔得很惨,但这个乐队特好,所以又机会会来;同样,狂想曲也一样遭遇,每个北京、上海的现场的朋友都知道现场大概有多少人,简单的算下就知道了,连12个人的机票钱都回收不了话,怎么可能再有第2次。虽然VD那次我很感叹这么好的乐队,人这么少;这次狂想曲更好,可是我已经没兴趣感叹了。看到的,是一生的幸福,这幸福不管人多人少,也带给我们幸福。

7、关于金属演出:其实,金属演出真的是个非常小的市场,环顾四周,还剩谁在搞了。金属演出逐渐成为敝帚自珍的爱好了,基本每次现场都能见到些熟悉的脸孔,熟悉的热情,演出时的寒暄,所以要改变了,已经计划了。打造1个热爱演出的金属圈,没有黄牛,没有其他的干扰,等下一步吧。


每次失败,都能总结教训;但每个自己喜欢的乐队来了,又冲动了;身边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少了,虽然有各种原因,但最简单的原因我甚至不能给他们打平,他们失去了就失去了,我失去了还可聊以安慰当做GC的宣传了。以后会越来越慎重,但是好乐队总让人冲动。 千金散尽还复来,今朝金属今朝打!

今年有些流年不利,LOG上海被和谐;GAMMA RAY 遭遇哀悼日;狂想曲上海折戟,损失好多好多钱,够买好几辆车了~~不过,相比摇滚帝国的陈征,办YNGWIE赔的卖了加拿大的房产,办DREAMTHEATER赔的卖了自己的BMW,以至于今天:每次来北京下飞机都坐地铁,当然我也坐地铁去接他,所以相比他,那还可以的,虽然本来今年可以买套房子啊~ 但是,多少钱都买不来这么多的经历,这么铁的金属的骄傲,或者这么生锈了的虚荣。

2010年的所有金属演出都结束了,我们可以休息了,可以继续赚钱了,遇到N多大老板都在启发着我:投入的越多,赚的也越多——只是早晚的事。安慰自己,金属演出会好的!

期待2011!

一起努力!

继续战斗!

金属不死!!~~


附:答谢
北京的感谢小邓,还有星光现场,海淀公园,吉他中国旗下的琴国乐器~~
上海的感谢 WARWICK的老晨,柏斯的王健,徐亮, 王予润,感谢小孙~~
北京的还要感谢买票看演出的摄影师们,还有我的朋友们。
谢谢你们来参加我的金属礼,还带着红包~

就不配图了,相关图片请访问 http://www.guitarchina.com/r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