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谈起歌特,总会联想起歌特金属、歌特交响乐,而最早期的歌特摇滚、以及同是源自于八十年代的EBM(Electric Body Music)等等的就似是被遗忘了。究竟在香港这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究竟还有没有金属古典以外的歌特音乐?顺着专访香港乐队古幽灵之机会,吉他中国也访问了古幽灵的好友乐队──Headhunter,与乐队主脑Ring交谈了有关歌特、乐队、以及文化艺术发展的事。

Headhunter最初由主音兼吉他手Ring于2001年组成,于2003年正式成立,为香港玩歌特工业电子乐、EBM的先锋。他们独特创新的音乐风格、黑暗妖娆的造型、以及对自身态度的坚持,注定要令另类音乐乐迷耳目一新。Headhunter亦会于3月26日的古幽灵「完美世界」音乐会中担任暖场乐队。

吉他中国(以下简称「吉」):非常感谢Headhunter乐队接受吉他中国的访问。最近你们有什么活动?
Ring:正在制作我们那张筹备并录制已久的专辑,音乐上如混音的都完成了、现在只差封面及内页设计,预计会在今年内推出。


吉:那专辑大约有多少首歌?
Ring:十五首,其中一首为由一位传奇电视音乐人所制作的混音,换言之即是有十四首歌加一首Remix。


吉:在你们的Myspace上看到、你们是玩” gothic mixes with industrial mixes with electronica”. 这风格是怎么形成的? 受了什么影响?
Ring:我一向有听歌特摇滚音乐,接触了多年、就自自然然的连Industrial也一并喜欢了。因为歌特而喜欢上Industrial这回事其实很正常:不少歌特音乐也有电子元素,然后就很顺理成章的去听工业音乐,而Industrial又会把一些歌特元素推得更尽;[听多了]最后就会去听电子音乐。我们把这些本是相近的元素混在一起、就成了现时的风格。相对于不少音乐、我们或不是纯歌特,始终加进了不少鼓、低音电吉他、breaks、trip hop,令歌曲有更多变化。这其实也蛮合理的:歌特音乐就是有很多变化。我自己也很喜欢电子音乐,因而很希望能把它与歌特「通婚」;据我所知香港也只有少数人做这类音乐。总括而言我们的风格是由一些「旧」音乐加上新元素累积而成的。


吉:有没有甚么乐队对你影响深远?
Ring: Nine Inch Nails当然有很大影响。在歌特方面有Bauhaus, Sister of Mercy, Fields of the Nephilim, The Cure…大部份传统歌特乐队也有影响。就连Headhunter这名字也是来自EBM乐队Front 242的同名歌曲。而Electro Body Music亦即是Industrial的前身。


吉:你们的形象与风格相对主流而言算是另类, Myspace上也提到、或会对一般人而言比较独特…这在宣传你们的音乐上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Ring: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它可以帮到你,亦能对你有负面影响。帮到忙是指有些人会留意到你、也会因为你的形象而听你的音乐;相反亦会吓怕一些很讨厌奇特形象的、即是所谓的「一般人」,只是当他们真正接触到你的音乐后或会由接受你的音乐进为接受你的形象。这在于你如何处理形象这回事:音乐一定要先做得好,而非只有外表。在音乐方面有诚意的、即使别人不接受你的外表,也会接受你的声音,亦可以令最初留意你的形象的人也会集中注意你的音乐。于演唱会上也会让观众知道我们是玩什么音乐、知道我们和其它乐队的分别[即是玩电子音乐],而非单单留意我们的外表。而每种音乐也有自己的Style,没必要把歌特看为「怪异」;也不应把歌特音乐中的「死亡」等元素与**扯在一起。歌特是种生活态度,是要表达对世界的无力感、痛苦的现实,对自己内在感到的无望,而非奸淫虏掠。


吉:作品灵感来源会是社会吗?
Ring:社会、生活、以及对自己生命的探索。新专辑中有些歌写成已久、最旧的更约有八年,那时比较年轻,对社会有较多不满,也会把那团火化为歌词。但这「骂」不是硬刺刺的骂而是相对温和的。而工业元素则容许我们比一般歌特音乐更为有火药味、不那么灰沈。但始终、一些比较血腥的字句也是为了表达对事件的不满;有些歌词亦是以讽刺形式表达,给听众一个想象空间,如”God Save These Bands”, “I’m afraid of the Eagle Empire”等。题材方面比较广泛,有关于自己内心感受,也有对国际的看法。我想每个玩音乐的人必须有对世界有所反省。


吉:在你们众多演出经验中,有没有些台上台下趣事辛酸事可以分享吗?
Ring:不知是否与歌特有关,演出总是特别「黑」(走运)。有次玩户外现场,器材那些都准备好了,就偏只在我们表演的时段倾盆大雨!(笑)或是在表演前才遇上食物中毒跟非典。亦试过上台时检查过机件是完全没问题的,但到一开始玩、就失灵了。[那你们怎样应对?]那时就唯有live band上阵、不加任何电子声效。幸好那时反应还不错,观众回馈说有另一种味道、感觉。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另外一件有趣事就是我酒后表演。通常我也是喝了酒才上台,而比较醉的时候总是玩得比较好的。[喝酒是为了壮胆?]是为了自己开心(笑)。特别的经历是有次在电视台录像节目,或是因为少对着录像机而没有观众的表演经验…那刻觉得原来做歌星也是蛮辛苦的。当然还是喜欢玩现场。亦有次在一黄金时段的节目做访问跟表演,又是要在这种(没有观众)情况下「很投入」的演出…(笑)。
…如果可以选,当然是有观众会好些吧;但有时要宣传自己的乐队时,这小小的妥协是可以接受的,当是考考自己的专业吧!不能因为观众少而不认真,更加要珍惜那些支持自己的小众,不能令他们失望。


吉:近日Hidden Agenda被迫迁 (虽然已找到新地方), 有言论认为这与香港的活化工厦计划有关、间接害了本地音乐及艺术创作。你的看法是?
Ring:其实在一开始发布时我已写了篇文章、提出工厂业主一定会[因此计划]把物业转型、但就不会和文化艺术有关;因为租予付得起钱的补习社、酒店、 KTV总比租给文化艺术人好。香港始终是个势利的地方,很难叫人本着良心去支持艺术活动。而活化计划也只是用以掩饰发展地产,根本对艺术帮不上忙。不管是什么艺术,能付得出金钱、对自己的商业负责的,都不会是什么敢言的项目;而敢言的艺术家多是没什么钱的,你叫他们怎办?没有了这些人,文化艺术还有什么意思?就只剩下商品,赶绝了较为特别、另类的艺术音乐及文化空间。
争取是要争取,但最后也要想办法…或者会几队乐队合租一间练习室吧。活化工厦,是要纯粹增加人流,还是关注工厦的特色、里头的文化及艺术?大家也是听天由命,趁还有地方用时做多点事吧。

吉:怕有天这间练习室要付出很高的租金或是业主不续租吗?
Ring:有想过、商量过,担心也担心不来了,只能觉悟这件事终会发生,看到时还有没有一些相熟乐队朋友可以一起合租Band房,再不行就在外面(琴室)租Band房来练习。网上有些人却认为地区发展应占优,说「你们喜欢玩音乐的、应该自己付钞去玩,付不起就别要玩,你们也不是那么热心吧」这一些风凉话。难道有资源的人才能玩音乐、要养家或是依靠家人生活的就不能玩?我认为不应是这样。尽量吧,尽量令自己生存到吧。或者将来大家会在家中、计算机里玩乐队,幸好我是玩电子音乐的,还会玩到吧(笑)。

吉:我看到有些人认为艺术家不应向钱看…
Ring:艺术家当然不应向钱看—要是我所有事都有人支持那就不用谈钱了!我是绝对赞成玩音乐不应在意金钱,但我没钱谁来替我付房租?绘画的没钱该如何买颜料画笔画布?不能拿外国例子搬进香港,他们地方大、一个车库就够玩了,他们也能靠援助金生活,不用花心神去打工。外国也不是全是特别好,只是他们的制度能支持艺术家创作。但香港没有这回事。



吉:除了出版专辑以外,未来有什么计划?
Ring:在完成最近的演唱会及专辑以后,Headhunter会暂别一段时间。Headhunter成立自01年,03年正式玩现场,再加上我从前加入的歌特乐队、接下来的Headhunter专辑,我觉得已经很足够了。一方面我还喜爱别些音乐,另一方面很现实的是香港喜欢这类音乐的人不多;即使在 Myspace中,喜欢我们的也有不少是外国人。我曾希望Headhunter会很受欢迎,但可悲的是这地方不需要这些音乐,又或者需要的只是一小撮人、而那一小撮人又不足以支持一队乐队生存:生存是指每一场音乐会也有一定数量的观众。很幸运的Headhunter也有些固定的观众,大约一二百人左右,算是不错了。而且能在主流电视上出现,在香港歌特圈中算是破天荒。(笑)另外也参与过一个由OM,新浪跟Puma合办的大型音乐会,除了一些独特乐队,同场有Beyond三子、温拿乐队等,还算不错吧。现在比较想沈淀一下、再钻研Headhunter的发展路向会是怎样;可能会更深沈、更电子、更 Industrial,但现在还未有专辑以后的蓝图。多年来经过不少人事变动,Headhunter的主力始终还是自己;那不如给自己一个空间、先发展一下别的事,玩一些与听众有更多沟通、共呜的音乐,再看看能给Headhunter有什么影响。


吉:有没有什么想跟香港或内地band坛说的?
Ring:内地有很多很厉害的乐队、很有技术也很有创意,有很特别的电子音乐人跟乐队,但始终也是少数。有个问题是,一些乐队总让人觉得很跟外国某些乐队很相似,例如像Korn, Yeah yeah yeah的。这是我很不希望看到的事。但也明白到这是个必经的、「由模仿到化为原创」的过程,只是我希望这过程快点完结。始终过多模仿对创作没什么好处… 很期待看到他们自己的特色。至于香港,机会出路也少。看到有不少乐队、想成名又不敢承认,又有太多计算,对生活失去了[应有的]态度。这方面内地做得比较好。有人说香港没有摇滚乐,某程度上我是认同的;有很多乐队在台上、衣着上很摇滚,但在内心层面却不然。这是我觉得最有问题之处。成名跟「型」[应意指真心摇滚],应当二选其一,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别要自欺欺人:这是最不摇滚的!(笑)

非常感谢你们Headhunter接受吉他中国的访问!
(吉他中国记者:Lina)

Headhunter官网:http://www.myspace.com/headhunterhk
Heroses (Ring现时活跃中的英式迷幻乐队)官网:http://www.myspace.com/heros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