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yer乐队吉他手Kerry King与大铁链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11日下午消息,据国外媒体报导,老牌激流金属霸班Slayer(杀手)乐队刚才不久前发行了乐队的最新专辑《World Painted Blood》。作为曾经的“四大激流”金属乐队之一的Slayer乐队,如今仍然坚守自己的阵地,20年多年以来一直做着最纯粹的激流金属音乐。乐队吉他手Kerry King(凯瑞-金)的手臂和头上有着自己标志性的纹身,他以快速而出色的金属吉他演奏而闻名。在Slayer的新专辑发行之际,某国外媒体对这位金属吉他手进行了对话。

  Q:你们的新专辑《World Painted Blood》反响不错,很多乐迷反应这张专辑是Slayer最重也是最出色的专辑之一。那么在创作和录制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A:我们都对新专辑充满了信心。具体的原因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但我们在录音棚里的状态都非常好,我们坚信这次的专辑会和以往一样,不会让真正的金属乐迷们失望。这次专辑的创作与以往略有不同,以前我们都是等到一首歌曲基本定型之后,我们才开始创作吉他部分的段落。而这次我和Jeff(杰夫)从初期就创作了大量的吉他段落,我想这也是我们信心十足的原因之一。此外,重回乐队的鼓手Dave Lombardo(戴夫-隆巴多)这次与我们磨合得不错,记得上一张专辑《Christ Illusion》时,我们都得试着去迎合他的演奏。现在已经没有这个问题了,他在鼓手的位置上对乐队也作出了很大的贡献。Slayer乐队的组成就是我,Jeff,Tom和Dave,只有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是Slayer乐队。所以这次在新专辑里,你们听到的是完全纯粹的Slayer。

  Q:对于金属乐队来说,创作优秀的吉他连副段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全世界有着那么多的金属乐队,而且乐队们每天都在写着新的段落。然而我和很多人一样都非常关心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日后还有可能出现经典的吉他连副段吗?我也想问问你,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似乎所有优秀而经典的吉他段子都已经被写完了?

  A:我觉得这确实是个问题。而且不论你是在做哪一种风格的音乐,你在创作的时候都有可能会觉得自己刚写的段落似乎已经有人写过了。我会把这个问题留给时间,只要我不懒惰的话。只要坚持创作,你一定能创作出一些全新而且非常优秀的东西。说到这里,我得卖个关子,我不会告诉你我给Slayer乐队创作的每个段落的动机或是灵感是来源于哪里。

  Q:在Slayer乐队排练的时候,你们会去演奏一些非金属类的音乐吗?

  A:哈哈,不会。在我们排练的时候,Jeff倒是偶尔会去弹奏一些非常古怪的段落。但我不会,我是一个真正的金属迷。我只听金属音乐,我也只演奏金属音乐。只要我拿着吉他坐下来,我演奏的必然是金属音乐。我的大脑甚至根本不会去考虑任何别的音乐。

  Q:你们的上一张专辑《Christ Illusion》,在2006年发表的时候甚至在Billboard(公告牌)的专辑排行榜上取得了第5名的好成绩。这也是你们组建乐队25年以来所取得的最好的成绩。就你看来,Slayer乐队还有可能更加成功吗?尤其是在流行程度上。

  A:排行榜的名次我们可以接受。现在的专辑如果想上排行榜的话,并不需要销量非常高。《Christ Illusion》这张专辑比我们1986年的经典专辑《Reign in Blood》卖得多出好多倍,要是按照销售成绩来说,我也无法判断它应该在排行榜上排多少名。我觉得我们现在依然还算知名的原因在于,所有喜欢重金属音乐的乐迷都非常忠诚。他们不像别的歌迷那样见异思迁。金属音乐就如同手足之情一样,而不是那种速食型的流行音乐。买了《Reign in Blood》的歌迷,也许他会把这张专辑传给他的弟弟。20年之后,这对兄弟还会一起购买《Christ Illusion》。因为对于金属歌迷来说,他们真正关心着金属音乐,也关心着做这些音乐的人。

  Q:对于那些和Slayer乐队一样有着长达20多年历史并且也获得同样成功的乐队,你有没有和他们做过比较?

  A:这样的乐队也不少。但把我们和别人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可不是一件合适的事情。举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拿当年的“Thrash Big Four”(四大激流)乐队来说,Anthrax(炭疽)乐队换过了不知道多少主唱,然而他们却永远不可能是80年代那个经典的Anthrax乐队。 Megadeth(麦格戴斯)乐队倒是特立独行,一直都按自己的路子来,其中风格的变迁也举不胜数。而Metallica(金属)乐队就别提了,他们早就放弃了金属而成为了一支流行乐队。而我们从未变迁,我们依然是激流金属的代表。在这一点上,没有多少乐队和我们相似,也无法和我们进行比较。

  Q: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我经常读那些吉他杂志。每次在杂志上看到你时,你都带着一个上面布满了大铁钉的护臂。到现在我依然很好奇,想问问你带着那个玩意儿弹吉他的话是不是非常吃力?

  A:哈哈哈!确实非常吃力,那个护臂非常重。我只能在一些固定的歌曲和一些演出中必要的环节才带着它,因为长期带着这个东西会让我手臂的肌腱变得肥大,从而会影响我吉他的演奏。但演出就是这样,你必须得满足观众,你得给他们想要的东西。

  Q:接下来是最后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你做过的最“金属”的事情是什么?

  A:最金属的事情?我倒是做了一条很“金属”的裤链,它完全是用真刚纯铁做的。这东西看着非常棒,但也非常重。穿着这个链子上台时,我基本无法四处移动,因为它确实太重了。

  Q:我认为在Slayer乐队里演奏吉他,可比你刚说的事情“金属”多了。

  A:那倒是。那么我改下我的答案:在Slayer乐队乐队里演奏接近30年的吉他,是我目前做过的最“金属”的事情。(SEAN/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