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吉他是我所钟爱的乐器,吉他的声音变化多端,效果强烈刺激,是表现摇滚本质不可缺少的灵魂。可以说,没有摇滚吉他,就没有现代摇滚乐。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把吉他换成其他乐器,比如键盘,比如萨克司,比如小提琴,那将是什么可笑的效果?吉他就是摇滚的生命,就是摇滚的标志。


    吉他大师不可谓不多矣,然而最吸引我的,仍是技术大师。相对与其他大师而言,技术大师更能根据乐器的特点充分表现音乐。我喜爱的技术大师有:Joe Satriani,Eric Johnson,Steve Vai等等,那就是所谓G3是也。这3个技术大师可以在吉他上表现出近乎魔术般的技巧和想象力。在我最为珍爱的G3专辑中,3个人均有出色的表演。其中Joe 的风格近于布鲁斯,Eric的风格近于爵士,而Steve的风格则更象重金属。我自从第一次看了3位大师的演奏后,就深深的被他们吸引,进入了吉他的世界。


    吉他的技术是极难的。把位的变换,手指的移动,弹拨的轻重,特殊技巧的运用,都是接近于无限的变化。3位大师各具特色,分别弹奏出不同感觉的音乐。在这张专辑中,我几乎可以听出所有的电吉他技巧,那真是一次奇妙的音乐之旅。在这之后,我便陷入对3位大师的作品的狂热搜寻中。3个人当中,Eric Johnson的专辑较少,现在已经基本收齐;Joe Satriani的专辑相对多一些,也都不错,还有几张没遇见;Steve Vai 的东西比较怪异,买了两张之后就不太喜欢了。3个人之中,我最欣赏Eric Johnson,他的风格细腻柔和,即使是非常嚣张的乐句,也给人以刚柔相济的感觉,而且他唱的也相当不错;而Steve Vai,谁也不能不佩服他的技术,惊人的速度中透出一种霸气,一副舍我其谁的姿态,摇滚吉他的技术到这个份上,也就到头了;而Joe Satriani,则是一副大师风范,不紧不慢的弹奏中富于冥想和从容,还有就是对布鲁斯根源的把握,再加上他的光头,怎么看都象个“高僧”。随着对吉他的进一步接触,除了这3个人,我也开始了解到一些其他的吉他大师。


    随后我特别喜欢的是Stevie Ray Vaughan,他是一位布鲁斯吉他大师。此人已于1990年死于空难(太可惜了,不是吗?)。听他的演奏,仿佛置身于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他的演奏太激动人心了,每一个人都不可能不对之动容。将激情赋于布鲁斯,这就是我对他的评价。而布鲁斯中忧郁悲伤的一面,在他的音乐中也有充分的体现。很多人都非常喜欢这个早逝的吉他手,我也是从不适应到从内心崇拜的。毕竟布鲁斯不是那种讨人喜欢的音乐。在布鲁斯中,我可以感觉到最为真实和自由的情感,那决不是可以模仿出来的。知道现在,布鲁斯仍是我的最爱。


    还有很多著名的吉他大师或高手,如:Eric Clapton, Jimmy Page等等等等,太多太多。当然不能不提的是以上的几位。Eric Clapton 是当年的吉他之神,他的演奏非常细腻。做为一位布鲁斯大师,他并没有Stevie Ray Vaughan那麽冲动,但其布鲁斯的内敛的风韵,却是所有吉他手中表现最好的。我个人最喜欢他在1992年举行的Unplugged音乐会,许多人也把这场音乐会做为他的代表作。这的确是精彩的演出,在商业和艺术上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Eric的真正辉煌时期,还是应该在6、70年代,他在Cream乐队的时期。我对那时的了解还是太少,所以我仍是喜欢他的木吉他表演。


    Jimmy Page是真正杰出的吉他大师,我感觉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他在Led Zeppelin中的名曲“Stairway to heaven”中的即兴Solo至今仍是我听过的最为好听的段落,可以说:没有这段Solo,这首名曲不知要减色多少。但是,天知道他有多少智慧赋予吉他!他的哪一首作品不激动人心呢?“Since I’ve been loving you”曾让我听的心碎,而“Rain song”中的木吉他段落又让我几乎神不守舍。做为Led Zepplin中的灵魂人物,Jimmy和Robert创造了摇滚史上最伟大的乐队,Jimmy的吉他大气,决不局限于布鲁斯一条路子,他后期的作品就证明了这一点,“Kashmir”已经成为了世界音乐的典范。Jimmy的确是大师。他的才华超越了他的技艺。


    Paul Simon是一个难以忘怀的名字,也许放在摇滚吉他手里不太合适,但这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人。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吉他大师,但他炉火纯青的民谣技法曾使多少人从此走上了民谣之路。Paul是民谣歌手,他的吉他清醇动听,技法简单则简单,难则极难。同一切大师一样,Paul决不仅仅专注于技术的巧妙,而是更专注于音乐的内在风韵的表达。看他的演奏,他仿佛是轻轻松松的弹着琴,不经意间,高难度的指法一个接一个,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在炫技,当然,象我这样的初学者,也许面对高手,就会有这样的感觉。但Paul的吉他实在是太好听了。别的不说,单是“The sound of silence”就已经绝对是经典中的经典了。


    但是,最为出色的吉他大师,我想,是非Jimi Hendrix莫属了。


    Jimmy被称为吉他手中的吉他手。怎么形容这位大师呢?他有不可思议的演奏技巧,他可以同时在吉他上演奏两个旋律,不是复调,而是完完全全两个不同的旋律,这就近乎于左手画方,右手画圆的神奇境界了;他可以用当时简陋的设备,营造出现在也无法模仿的特殊效果,直到现在,他的许多效果都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他是一个左撇子,但他使用右手琴,这也是他难于模仿的重要原因;他开创并使用了诸如回授,哇音,失真等许多特殊效果,使后来的吉他手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Jimi对摇滚吉他的贡献是巨大的,他在短短的3年时间里把自己塑造成一位划时代的大师,但很快便因吸毒神秘的死去。有人称他是用自己的生命与魔鬼作了可怕的交易,换取了不可思议的吉他技巧,也失去了生命。他在生前仅仅留下3张专辑,而在他离世以后,受他影响的吉他手不计其数,向他致敬的唱片也是数不胜数。


    我受Jimi的“开化”算晚的。我一开始并不欣赏他的怪异的演奏,我觉得只有象G3那样的大师才好听。但看了他在Woodstock音乐节上的疯狂表演,我没法不喜欢他的演奏。他就是一个巫师,就像他的那首”Voodoo Child”一样,他自如的控制吉他,好象根本不是在演奏,而是在玩一件玩具。他的音符几乎完全不成章法,但给人以一种模模糊糊的飘忽感。我想这就是被称为的“迷幻音乐”吧。很明显,他的音乐带有很多的毒品的痕迹,可见这不是一种健康的音乐,但这是一种源于生命自身的音乐,是一种在自发状态下产生的音乐,很了不起。自从听了这场空前绝后的演唱会,我就逐渐成为了Jimi的乐迷。我得承认,我再也没听过比Jimi更有想象力的音乐作品。


    以上就大致是我对摇滚吉他的一点看法。我觉得,我听音乐的风格也在不停的变化之中,说不准下一阵子会去听什么风格的东西,去崇拜什么大师。这一切都在自发的情况下变化,不变的是对音乐的狂热和进一步的理解。
吉他万岁,音乐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