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gc—
要怎么开始呢。我觉得回忆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你要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并且再把自己拉回到当时的情景中去再次的揉捏一番,然后筋疲力尽地孤独地离开那个似梦非梦的世界,回到现实。糟糕的是你可能因为回去而沾染了很多的怀念,一些人一些事就此而缠绕着你,连睡觉都忘记不掉。

 

上网其实是很无聊的事情。但是因为我们本就置身于无聊和空虚中,因而无法识得这无聊的真面目,进而无从判断这无聊究竟是好是坏。所以,能做的大概就是像吸毒般眼睛睁开就打开电脑纵身越进无边无际却又容不得一个人的寂寞的互联网里去。


尤其是当你来到gc。初来乍到者,往往摸不着头脑。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电吉他等板块人气火热的原因。有着传统的名称,算得是第一广告,是个吸引和包容初学者的好亮点。而当你泡上一段时间后,会慢慢地对评测板块和二手板块产生莫大的兴趣。因为评测板块常常会有奇人奇货,你从未见过的或者一直在寻觅的神器极有可能已经被某个家伙纳为囊中之物,并拍其姿态公诸于众。偶尔还有一些人乐于将这些神器之天籁之声也公诸于众,于是乎,你借着这个家伙的车轮,离梦想或者说离那永远填补不起来的欲望又近了一步。至于二手板块,那确实是个充满魔力的地方。上级未调整路线之前算得是gc最火爆的板块了。这个板块很深刻,因为它承载着一些人的笑声,同时也承载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眼泪。然而尽管如此,它还是如围城般永具魔力,让你求生不得,欲死不能。


然而这都不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


当你终于疲倦于评测的妖艳,以及恐惧于二手的疯狂,你可能终于想要歇歇,需要个地方来承载着你的寂寞和你的梦想之间的差距的板块了。那便是闲聊。


闲聊是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初次登门拜访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想到它会有深度,有广度。因为似乎每个论坛的闲聊都是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又可惜。


然而gc的闲聊却极为不同。说他有深度,是因为闲聊这一板块的使命所然。无论是版主还是普通兵仔,无论是世外高人还是初来乍到的人,这里都容得你。你可以装疯,也可以卖傻;你可以多情,也可以装酷。你可以是非主流,也可以是死亡金属男。你可以拉着你的宠物猪来逛,也可以拖着你的白菜来逛。没有人会指点你行为不恭。按理来说每个论坛的闲聊当如此贯彻,可惜在我去过的论坛中只有gc自发形成了这样的风气。又或者我这番言论根本是自以为是。因为在此之前我觉得泡论坛是一件似乎流行在埃及的金字塔造起来之前,而不是我们的神州飞船上天之后的事情。所以其实我没去过什么大论坛,除了那些可以直接用thunder下载毛片的地方。可是他们的闲聊就没有这样的广度,因而我断言我来到了世界上最牛的闲聊里。


所以,我决定要见识一下这些犹如千年老怪或者是盘丝大仙一样的老妖怪们。于是某一天晚上,我搞调发了一张帖子,说大家热烈欢迎我,sighlee以后混闲聊了。请鼓掌。当时活动在闲聊的老妖我主要记得现在已经结婚的康平的line6版主,还有当时还是版主的吉他威儿威子,以及在当初论坛上不带把生物体少之又少的恶劣环境下保守强力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带把生物体的无尽的意淫的版主尤娜。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名字,我觉得除非荷尔蒙紧缺,否则是不可能不起歹心的。至于狂懒,我已经记不清当时他在不在,因为自从安心混闲聊之后对他真是日久生情了,后来的印象越来越深,以至于覆盖了当初是否有这么个人出现的揣测。说回那帖子。还有另外一个版主,江心枯草,我曾被他封过一段时间ip,但是后来似乎在闲聊还是和平相处,最终还有了一次交易,对他的印象还是挺好。我也不确定当初他是否在闲聊,但肯定在二手板块里。呵呵。 


老罗罗们似乎给了点面子欢迎了我,并且忠告我按时把保护费交给地头蛇尤娜姐,他们好像尊称她为“龙哥”。我心想,坏了,妈的,是非之地啊。呵呵。


然后就这么就住下了。住下之后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意淫尤娜了。因为大家都起哄她是美女,巨美的美女。由于我的荷尔蒙很充足,所以我也跟着起哄了,并且发了“尤娜到底是不是美女,她的传说,以及她的故事”那样的一篇傻比询问贴,并且坚守此帖,翘起脚尖流起口水盼望着有一两只老妖怪能够帮我解答这个谜团,或者干脆上一两张清晰无码大图来让我解开少男心中那热烈绽放的春意以及疯涨的欲望。


然而事情却让我大失所望。妖怪到底是妖怪,你见过妖怪有善良的么?他们终究没有给我一两张大图。我也没有得到关于尤娜的哪怕半截长的故事。于是乎,忍,忍。然而幸运的是,碰巧gc那段时间在沈阳做过活动,威子或者是老六竟然拍到了几张尤娜的照片,并且某一天像是被灌药后发了出来。我的天哪,我赶紧下手保存。不记得有几张了,但是至今仍然印象深刻的是那张背影:中等高的个子,紧绷的牛仔裤把线条勾勒得栩栩如生,披一头秀发,整个姿势很有女人味。于是乎,我对美女尤娜,终于有个初步的了解了,欣喜若狂。尽管不是很多,但足以安心,也足以让我耐心地等待事情有进一步的发展了。


只是从此以后,关于尤娜的照片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在这样荒凉的前景下,我也慢慢习惯了。人啊,一旦习惯了,就变得慵懒了,哪怕意淫,也是那样。


后来尤娜似乎去了北京好几天(7天还是5天),整了好几篇日志,我都仔细拜读并揣测这样一个小女孩闯首都去有那么点的可怜,她不好好在家呆着去受那个罪做甚呢。她吃上饭了吗,有地方睡觉吗,;冻到了吗……可是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的看法,尤娜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方向,我算是个黑影,发了一些无端的感叹。
渐渐熟悉之后,我开始慢慢融入到闲聊来,尽管我不肯定那几个老妖怪是否对我有那么点印象,但是不重要了,至少我已经开始生活在闲聊了。也不是很清楚当初究竟扯了些什么话题,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一篇讨论赛车游戏的帖子,说了很长,聊到很晚。我开始对这个地方蟾产生一些好感,每天在我看过评测里的奇货或者是逛完二手或者某个琴行的网站之后,就来这里歇着。通常,妖怪们会整出一些极雷极怪的帖子来,这让我钦佩不已。都是非常幽默的人,幽默的人通常讨人喜欢。所以,住在闲聊,前景还是一片光明的。

后来的日子,已经死在记忆中了,我也不记得我干了些什么,大家干了些什么,什么人出现了,什么人又消失了。

直到另一个历史性的脚色meiyoushuo的出现。当我意识到她是个女人的时候,好像不少人已经在意淫了。当然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我的众多的“意淫”字眼,就判定gc上除了狼以外没有别的好男人了。要真是那么以为,我罪责就大了去了。


我知道正如本文开篇所说,其实每个人都很无聊,都很空虚,才至于在互联网上呆着。空虚和寂寞使得正常的沟通欲望也蒙了一层荷尔蒙的罪名。至少我觉得我是孤独的,尽管我有家人我有女朋友我有我的现实生活,但这种无法摆脱的孤独感迫使我在网上寻觅点什么,来填补那些枯燥的空白。可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觉得,互联网就像手铐或者紧箍咒一样,你越挣扎它空间越小,小得让你发狂,让你崩溃。甚至让你意志消沉,让你失去勇气去面对现实生活。


好了,说回来。这是个奇女。印象中从未主动发过一张帖子。在别人的帖子里回帖的时候,语言中恳,态度诚恳,和蔼可亲。什么都能唠,什么都说得头头是道。却也极会控制距离,保护自己。兵哥也会掺和进她的话局里来,言论一番。并且互相承诺寻机饮茶,呵呵。


有一段时间,我的爱情搞得我痛苦不已……总是这样……为此,我在论坛上着实卖了一些悲伤。在一个帖子里跟meiyoushuo聊过一番后,突然特想找个人倾诉倾诉,于是就发了个短消息给她,大意是希望加她qq聊聊。可是meiyoushuo简单明了地回复我:不加,我的qq从来不加人。(此乃大意是也,若错别跟我较真了meiyoushuo).瞬间那个挫败啊,真是只有清纯的人儿才能感受得到。我想,那也行,我就不倾诉了吧。


同期印象深刻的几个个人物,涅磐的理想,卡农味还有黄狼等等。一狼和深白色从来没有正面聊过。我想他们一定不记得我了。


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不了解原因,也不想去了解,总之是有人吵架,有人离开。后来除了一狼深白,其他几个人都没了踪影。

 

尤其是meiyoushuo,高调离开了gc。


当时唯一的一个感想就是:乱。何必要那么乱呢。不过我猜不透别人的心理,因为人与人终究是不一样的。
人总是在成长,人生总是有规则。哪怕那是别人的故事,但是作为边缘的我,也有点感受,因此也有了点成长。我一直寻觅的世外桃源终于还是因为这些事情被打破了,也许我该怎么学学独立。而不是去梦想在闲聊上有那么几个聊得起来的朋友对酒当歌以解寂寞。

然而尽管如此,我不得不说,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对狂懒的印象开始深刻了。除了他的浮云论外,主要是因为他给我骚文加了精。当时很是欣喜若狂,意料之外的事情。我本想像祥林嫂那样的随便找个地把我的那点陈旧的悲伤抖数一番,可是没想到竟然有人注意到了还拍手叫好。因此,心存感激,开始对闲聊燃起了新的希望,开始相信可以在闲聊上等到一些真正谈得来的好朋友。如果可能,我们会聚在一起喝喝酒谈谈天什么的。这是个单纯而美妙并且一厢情愿的梦想。想想可以,但是我自己也能意识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如今我也不知道狂懒是否对我印象深刻,因为我对他印象深刻,所以我期盼着这份渴望能有个回应,起码该在某个帖子里见到之后打声招呼,像个朋友那样的瞎扯。可是还是那句话,人和人终究是不同的。无论在实际生活中还是在闲聊里,我总是自以为是一厢情愿地梦想着有几个很熟的朋友。可是在总结之后,我失望地发现,我实在是太多情了。


人与人就是刺猬和刺猬,如果你掌握不住距离,想要紧抱在一起,那就注定要有伤害。我一直做不到这一点,总是掌握不住自己与闲聊的距离,恍惚把闲聊梦成一片真的天空。梦就是梦,都是虚无的。若我伸手去抓,一定是空的。


可是我还是难以猜透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他们的心理到底是如何的,我究竟是否有被当成闲聊的一个角色,是否有人像我把他们当朋友一样挂念着一样的挂念我。闲聊在他们心理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是否和我心理一样重要……这些问题我怎么想也想不透。所以我一次次第在某些人回来后欣喜若狂地发帖子标榜我的开心,提到很多人。后来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了,太过了。于是,劝慰自己更多地投身于现实生活里去,看看蓝天,数数白云;摸摸绿草,碰碰野花。至少,我可以触摸到它们,感受它们的温度。


于是,偶尔发篇骚文,或者几张照片,在这样的被控制的表达里表达着我的被控制的欲望。还好,现实生活拉着我向前行,日子总算过了去。

最近,一群人出现了,新的老的都有。嗜血的山羊首当其冲让我印象深刻。刚出现的时候他转了很多mop文,我最讨厌的公共厕所式的垃圾文(山羊冷静),没有感情,没有意义。于是我在某次帖子里婉转劝他别转了。后来真就没有转了。另外,山羊好像说过自己以前当过斑竹?山羊说话很阳刚,刚开始我以为跟人吵架呢,后来看明白了原来是在嬉笑怒骂,呵呵。山羊的人缘似乎很好,很多人都认识他,这让我凭添了几分敬意。


后来山羊带了个mm来,据说是他的表妹。抖了几张照片出来,让众带把生物体着实疯狂了一番。可是这个mm却敲了我一棒头。在一篇我现在仍然坚持很幼稚的谈论性的文章里呵斥我的龙五的小号说 你要灌水到别的地方灌,这里不欢迎你。好吧,既然一个小mm如此发话了,我只有争气点沉默着离开了。唯独摔了一句话:以后你的地盘我要是动了我给您磕头。这句话我现在也坚持。


不过也不全怪她。对于其他的朋友来说,我那个龙五的小号也许废话真是多了点,逮谁水谁,逮什么水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话会那么多。这让我觉得有点尴尬。于是跑到站务管理里面发了个帖子问管理员,我水吗?今天过去看的时候被锁了。


另外,在孤独天笑的没烟了的帖子里我开个玩笑也被一句话堵得无言。

也许我真的太过了,太过了。什么都过了。我果真是多情贱客。
或许我是太急了,太急了,朋友要慢慢来。
也有可能我是太笨了太笨了,人际关系怎么处理我始终不明白。


我只会在别人给我一个苹果后返送10个梨过去,以为这便讨好了别人。可是有时候总结总结,结果还真不是这样。

以后闲聊还要继续,gc还要继续。必定会有很多人要来,必定会有一些人要去。无论如何,这里就如一个舞台,永远闪耀着光芒。这是一群真正非主流混的地方,这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妖洞。最重要的,这里还是一个乌托邦。

我仍然戴着那个紧箍咒。继续混在闲聊里。要争取学着别太贱了。要笑话的我不抗议,要板砖的在我可以忍耐的范围也不会反对,要鄙视的我鄙视你。因为,我真的对闲聊付出过。

另:写着写着变味了。觉得很没有意思,就草草收场了。文中一些内容必引板砖。无所谓了,真实感情,当是一次在闲聊里的闲聊。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还有很多人没有提及,比如我的师傅李钊,这个多才的善良的孤独的男人。以及陶瓷,真是一个多才的人,聊得不错。


太累了。不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