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人:上海超韵乐器音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上海超韵”)
被采访人:脑浊乐队(以下简称“脑浊”)
         王囝/吉它
         肖容/主唱/吉它
         高宇峰/贝司


图片提供:吉他中国

问:看到你们都很高兴的样子,请先向广大的吉它和音乐爱好者介绍一下自己吧!

答:大家好我们来自脑浊乐队,在现场的有3个人,我是主唱吉它肖容。

这边是吉它手王囝

这位是贝司手小峰

今天在上海超韵-Fender中国总代理向大家进行问候。

问:好的,想必喜欢音乐的朋友们对脑浊乐队也并不陌生,他们已经在拨动琴弦的路上走过了12个年头了,看的出今天来到我们展厅的都是实打实的、成熟、稳重型的酷哥。我们上海超韵也是非常荣幸,可以作为Fender乐器中国总代理向你们这支优秀的乐队赠与我们的Fender吉他贝司产品。现在就请你们几个聊一聊对Fender吉它和贝斯的感觉吧?



答:
肖容:感谢您的夸奖,我们也很高兴可以与这次与上海超韵的合作,有幸成为Fender乐器的中国地区形象代言人。那王囝你先说说吧?

王囝:好的。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拥有自己的Fender了,当时是一支日产Fender Stratcaster电吉他,一个吉它手所做的一切演奏都应该首先以乐队音乐为出发点的,在我的演奏中,感觉是最重要的,Fender吉它给我的印象就是它的音色是不可代替的,在十多年来的演出中,对吉他演奏和对音色认识的经验增长,逐渐地你会发现自己需要的是更根源更能体现演奏细节的吉它。 Fender就是这样,简单而有力!通过经典的单线圈拾音器传达出Fender特有的味道,一种游刃有余的野性音色,这种味道也最大程度激发了我的演奏欲望。

我非常喜欢这次上海超韵为我提供的两支Road Worn‘60s Strat。对于我来说,首先它装配的Vintage拾音器拥有非常棒的60年代经典音色,在脑浊的音乐中,大部分时候我比较喜欢用非常传统的音色去演奏。另外Rosewood指板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样在我的Over Drive音色中会得到更温暖更紧凑更饱满的质感,Stratcaster可以很狂野,也可以非常柔美,你需要的这些不同的音色变化都可以通过拾音器的切换还有音色钮的控制来得到,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演奏时的激情。

音乐方面我喜欢Blues,Jazz还有60年代的老摇滚,我喜欢的吉它手有Johnny Whinter、Stevie Ray Vaughan、Brain Setzer、John Scorield、Johnny Copeland、Robert Lockwood Jr.等等,太多了,常常在不同风格的音乐中汲取灵感才可以更好的充实自己的音乐。在我们新唱片《仅限二环以内》中有一首叫做“Come Back Home”的歌,它的Riff和Solo部分就非常适合用Stratcaster去演奏。

从50年代至今,Fender的历史就是摇滚乐的历史。能够像那些伟大的吉它大师一样使用Fender演奏音乐,本来就是一件荣耀的事情,希望朋友们都可以到现场去看脑浊乐队的演出,感受Fender的魅力。  

问:说得不错,了解到你对吉它的演奏与音色的使用是很讲究的。希望你可以用你手中的Fender RoadWorn Stratocaster演奏出象The Who的吉它手Pete Townshend一样伟大的Riff。



再让主唱肖容来说说吧?

答:
肖容:我早期使用的最多的琴就是一把仿Stratcaster的杂牌电吉它,大家熟悉的无聊军队的年代脑浊乐队的Live用的都是那把琴,但在录制无聊军队唱片的时候,四个乐队的大部分歌曲都是使用制作人王迪老师的两把美产Fender Stratocaster录制的。Fender吉它的音色总能给我敏感和焦躁不安的感觉,这恰恰是摇滚乐的一种动机-“年轻、敏感、焦躁不安”,我很欣赏这种感觉,同时Fender这种焦躁不安的音色也往往为你带来无限的色彩、想象的空间与浪漫的享受。我非常喜欢我在无聊军队唱片中歌曲《你好2000年》和《Disco时代》的吉他音色,这两首歌我一个人每首都弹了4轨吉他,都是用的Fender吉他.后来碰到张亚东老师,他说这两首录的最好。脑浊乐队的热门歌曲《欢迎来到北京》的前奏在我想象中也是要用Fender的音色的,希望可以在今后的Live中演奏出那中单线圈的野性不安感。让我利用 Fender来更准确地演绎在大都市的敏感体会吧。
我非常喜欢这次从上海超韵获赠的这把Fender Road Worn‘50s Telecaster。从外观来看,我会真的以为那是一支50年代生产并且使用至今的吉它,单是把它摆在舞台上看起来就已经非常Cool了,做旧的外观非常真实,跟我自己的一支因使用多年而饱含岁月痕迹的吉它非常相似,它的每一处伤痕都记录着无数Live现场的故事。
弹奏过程中,Road Worn‘50s Telecaster的枫木指板有更明亮的音色,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们很多包含Reggae风格的音乐都非常需要这种音色,再比如新唱片中那首《爱的急救车》中那种清晰并且短促的节奏吉它音色,就是telecaster最恰当的表现。

手感方面我会调整相对较高的弦距,这样琴弦的震动会更饱满,在扫弦是我可以得到更清晰和丰满的音色,同时50s Tele还会给我那种原始的脏脏的感觉。比如脑浊乐队新专辑中的《Come Back Home》和《更好的TV Show》的节奏部分。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Fender Telecaster的构造是以经典的无簧设计,非常便于调整和维修,它非常可靠,状态稳定,这对于我这种经常演出却没有太多时间去调整维护乐器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比如在演出中出现意外断弦的情况,其它未断的琴弦也不会因为失去拉力平衡而跑音。我弹琴的习惯是按弦用力过度,往往会造成跑弦。 RoadWorn 50’s Tele ”C”形琴颈的设计和琴身分体设计都可更好的帮助我回避这样的烦脑。

更重要的是,对我来说Fender RoadWorn系列是一款对广大音乐与吉它爱好者来说可以轻松拥有的超值产品。它有着近乎于美产Fender经典工艺水平,硬件技术配备了50s及 60s的Fender复刻原配拾音器,最后加上一个大家承受的起的价格。我一直希望可以为大家推荐这样的产品,也希望这款Fender Road Worn‘50s Telecaster可以挖掘出我和大家更多更敏感的摇滚激情。



问:嘿,肖容真是一句话说到底,一点都不停。好的,很感谢肖容可以这样粉碎性的揭示我们的Fender Tele.我看小峰都跃跃欲试半天了
接下来,小峰谈谈Fender吧?


答:
高宇峰:在结束了与之前的德国乐器品牌的代言合约之后,我终于可以在更多的场合演奏Fender贝司了,现在我的每一支贝司都是Fender的产品,在脑浊不同的歌曲里我会使用不同型号的Fender贝司,配合Ampeg分体贝司放大器,并且通过不同的演奏去达到最理想的音色要求,Fender的产品从未让我失望过。

Fender贝司的音色非常敏感,任何简单的改造都会产生截然不同的音色变化,我现在常用的一支Fender贝司就是我把70年代的琴颈安装在一个90的琴体上,再装上一套我在Fender公司特殊订制的手工缠绕XX拾音器而得到的一支独一无二的Fender Precision Bass,综合音色方面可以说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在不断的试验中得到了令我满意的音色。在Fender的音色世界里一切探索都充满了乐趣。在脑浊乐队新唱片《仅限二环以内》中的那首“Go On The TV SHOW”中出现的那种非常Modern的贝司Riff就是那种只有Fender贝司才可以演奏出的味道的音色。

这次Fender公司推出的Road Worn系列非常出色,让很多朋友终于可以轻松的拥有自己梦想中的Fender Vintage吉他了,以后在脑浊乐队以及我个人的演出中大家可以看到Road Worn系列’50 Precision Bass和’60s Jazz Bass的出色表现了,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Fender公司的产品,Fender所倡导的自由精神本来就是现在青年人所向往的,让我们拭目以待。



问:我们上海超音公司也一定努力为中国的音乐人及爱好者提供更好的音乐产品。脑浊乐队的各位也在谈谈近期的动向吧?

答:
肖容:我们今年五月刚刚发行了我们的最新专辑《仅限二环以内》,当时在成都热波和北京草莓两个音乐节上都为广大歌迷演绎了这张专辑的歌曲,反响非常成功。但是我们觉得还不太过隐,所以决定7月17日在北京星光现场俱乐部做一个脑浊乐队专场演唱会,题目叫“敏感的世界,幽默地活着 – So what! Nothing to loose!”希望可以和我们的歌迷们及音乐爱好者在暑期近距离的接触。我们会演绎新专辑中的歌曲,还会按照歌迷在网络上的留言筛选出歌迷想听的老歌,更让我迫不及待的是,乐队在座的各位会在这次演出中使用上海超音公司赠予我们的Fender吉它,这已经燃起了我个人无限的表现欲。按照正常的节奏去排练,是我们接下来的重要任务。当然我还要勒令王囝利用Stratcaster的弹簧拉弦系统制造摩托车的效果,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王囝:你都说尽了,我还说什么呀… 对,近期就是要排练,肖容是一个喜欢创新的人,老歌新唱也是不时会发生的。希望他手中的Tele可以给他更多的灵感。

摩托的音效的话,我肯定会玩出京A牌照的声音感觉,不过排量会控制在50CC,这样在《仅限二环以内》是很环保的。

问:确实是几位老师呀,你们太幽默了,让我这个不敏感的人都感觉到了,希望你们可以拿着Fender吉它躁个痛快。

答:
高宇峰:我最后在总结一下吧,首先感谢上海超音公司对脑浊乐队的大力帮助和支持,不只是《仅限二环以内》和7月17日的演出,脑浊乐队之后还将在中国展开一些列的演出。在任何一个有live的地方都会有Fender吉它和脑浊乐队的身影,Fender绝不仅是一个品牌,而是一种精神象征。全世界使用 Fender的音乐家不可胜数,无论演奏什么样的音乐,他们都会有一种共同的态度,那是一种朴质并发自内心的真诚态度,就像脑浊乐队的音乐一样。熟悉脑浊乐队的朋友们都清楚十多年来脑浊乐队的每一张唱片中的音乐都有着完全不同的变化,脑浊从没有刻意的去制造不同,只是在音乐的探索过程中自然的进化,音乐在进化。但是脑浊对待音乐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过。让Fender吉他将伴随脑浊的音乐走遍每一个Live现场, 就如Fender的标志性语言Make the History一样,我们漫步到了“理想的新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