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一年半的时间,精心重制十年前发表的第一张专辑《走失的主人》终极版,于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在中国人民大学的逸夫会议中心举办新闻发布会。
   
此次发布会是由中国人民大学爱乐协会主办。发布会内容分为四个部分展开,分别为跨界对谈、版本比较、答客问和签售。

活动内容主要针对左小祖咒十年来音乐创作历程与背景做出逐一探讨。

跨界对谈中,祖咒将与艺术大师艾未未先生进行一次透析音乐的对话之旅。
   
版本比较由左小祖咒网站、豆瓣左小祖咒小组的版主哈哥主持,比较并说明十年前的初级版,与最新出炉的终极版两者间的关系与异同优劣之处。这一环节将清楚地剖视左小祖咒十年来,在音乐创作与追求上的进化过程。

关于:《走失的主人》终极版
一个不容许遗憾存在的人—左小祖咒
《走失的主人》终极版 十年再现

的错乱声乐革命,的荒诞灵魂叫嚣,的无聊精神冷酷,的绝情文化颠覆 。
                                                                     —艾未未

十年前,1999年横空出世了一个名叫左小祖咒的无名小伙,率领了一支来自国内各地外乡人,组织成的NO乐队,发表了一张标题为《走失的主人》的小样专辑。首次将中国的摇滚版图从以崔健、黑豹、唐朝及魔岩三杰为代表的北京势力,扩展至全国参与的范围,同时也历史性地改变了中国摇滚新世代的风向坐标。

这张当年被评为〝一种肮脏病态美学〞、〝唯美的刑台〞、〝是偏执狂最极端的深思熟虑式朋克〞、〝既有暴烈的先锋之声又有至纯的感性抒情〞、〝NO的污秽诗篇所表现的是一个世纪走向终结时,人们复杂的心情,像中国白喜一样,是在葬礼上的一次热闹非凡的吹吹打打〞、〝是探索家精神与诗人气质的完美结合〞、〝是一种临界现象,是一种玲珑、凄惨、相对软弱的灭绝品种,有点像初吻的勇气或吻后的怀疑〞、〝丝绒革命的另一面〞、〝我们听到了一种狂暴、扭曲、诡异、愤怒声音,这就是NO乐队和他们的灵魂人物左小祖咒发出的声音〞、〝无论《走失的主人》引起的是惊惧,是感动,是厌恶,是沉思。它最终在雄辩的混乱中完成了对人格的震撼〞,如上被种种极端与异化文字所论述的专辑,经过了十年间乐迷的考验与社会沉淀,早已稳固地确定了它在中国摇滚进程中不可撼动地,竖起世代交替的标竿地位。

然而祖咒这样一个追求高效与终极质量的作者,岂能容忍一张早已在中国摇滚史中烙下底定新页封印的大作,仅止于小样这种残破不堪的品质流传于世。终于,他在录制第六张专辑《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同时,与制作人方无行商议后,定下了重制《走失的主人》的计划,开始了一段长达十八个月,交织着原始分轨修复及开棚重录的艰苦音乐历险。

计划确定后,开始寻回十年前的伙伴,询问重制意愿时,这个消息立刻在朋友间传开,就开始有人提议何不来个朋友们REMIX(重新编混)左小祖咒《走失的主人》专辑的做法,就让这张专辑的第一版保持原始风貌,以最赤裸的样态存在着。

可祖咒不但没有同意这个不符合他追求质量的初衷,更变本加利地将这个REMIX提议一并纳入他对《走失的主人》专辑的重制计划里。于是有了现在这样一张双 CD包装问世。对于祖咒而言,REMIX部份是做为他支持这些热心参与的朋友完成心愿,同时也做为额外的赠品回馈长年来一直相伴在他身边的乐迷朋友们。

这张对中国摇滚发展具有革命性标志与新世代宣言式的作品,对左小祖咒个人而言,同样意味着足以超越时空局限,并具有永恒价值的第一步,也是他创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大步,这样沉淀淀的重量,十年间因为没有能够成为正式的制作而出版的遗憾,从来没有自他的心中卸下过。于是经过近两年的打磨、修补与重制,其中在旧有班子里,又加入了新的朋友,吉他手李延亮当年除了参与《走失的主人》的部分录制外,这次算是全程参与了祖咒专辑的录音工作,藉由这次录音弥补了他心中的小小遗憾。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在音响工程上,进行了全部修复、录制与后期缩混工作的重要人选,左小祖咒一禀惯例大胆起用新锐段小林,负起全盘整治的重责大任,而段小林在近两年的时间内跟祖咒与后期母带处理制作人方无行也有很好且充份的磨合,恰如其分地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走失的主人》专辑的再制作,体现了左小祖咒对音乐追求的三个向位的意义。首先是他始终如一的对音乐质量的自我要求,是相当严苛的。其次是对人才的发掘与任用是不遗余力的。再则是对乐迷的关照付出了最大的诚信。一路走来这三个向位领域里的工作关注,是他得以即使是在最不济的时刻仍能启动最强大的能量,猛然前进的根本原因。

从附赠的由国际后期大师胡必烈作的母带处理REMIX碟中,同时可以观察出他对这三项要素的强烈反射。从对音乐的追求上,他放手让十位杰出的独立音乐人,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造、解构与重组,再创作出七种风格迥然不同的音乐趣味。而这十人中除了王凡、虎子、郭大纲、李柏含、段英梅和陈伟伦有做过合作经验外,另外四人皆为首次与祖咒合作的新人,其中有原诱导社的雷霖、编曲人徐桐和两位电子音乐作者B6与DEAD J。这些艺术家重新诠释并颠覆了《走失的主人》里祖咒的最初动机与表现意图,同样地将这些经典曲目,以精彩绝伦的样态呈现在乐迷面前,让乐迷们在听觉与错觉的冒险中,展开一场丰硕的盛宴。这样的举措让人从直观上,就不难体会到做为左小祖咒的乐迷,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走失的主人》专辑终极版本的问世,象征着左小祖咒正式宣告了,他对自我音乐阶段性任务与时代角色的完成与了结。相信凡是熟悉左小祖咒及其音乐的新老朋友,都不会轻易错过这张早已盖棺定论的历史名盘的终极版。所有关于这张专辑的评价,十年来从未曾间断,无庸缀述。因此我们需要的仅仅是去珍藏它真正应该被还原的本貌。从声音内容一直到外包装,祖咒这此恢复了他十年前最初的构想与动机,让他的艺术名著《为无名山增高一米》成为这张终极版本的正式封面,挽回这张专辑原本就该有的样貌,如此才能真正算是一张专辑完整呈现。凭着这些就足以说明左小祖咒当年的狂狷与今日的气魄。
《走失的主人》终极版,一张遗落多年的关键拼图,终于在十年后被无恙地公诸于世。左小祖咒年轻灵魂的内在絮语,由此将被重新解读。


XQ/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