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的家位于纽约的上西区,离John Lennon的DAKOTA不远,也在中央公园附近,他家在11层,楼下的保安通报了后我们来到他的门口,我心情激动,开门看见的是JAY和他妻子可琳相当热情的面庞。他穿着一件像练瑜伽的衣服,看来去很让人放松和舒服,后来他告诉我这件衣服是他一个西藏的朋友送给他的。他请我脱掉大衣随便坐,房子很大,他买了30多年了,我问现在多少钱,他说应该不低于150万美金。他告诉我他66岁了,真是难以令人置信。我问他怎么才能和SLASH合作,他说因为想和他们这样的人合作的人实在太多了,和他们合作要不就是不要钱的,要不就是为了一大笔钱。他说如果我们现在正在聊天刚好SLASH给他电话问候他,他可以说他有个朋友在他家,然后SLASH过来的时候可以以一种很自然的方式介绍。可惜那天SLASH一直没打。Jay和他的妻子可琳在经过8年恋爱后4个月前刚刚结婚,可琳现在在一个欧洲银行工作,也做音乐,之前想当摇滚明星,后来慢慢放弃了,现在做一些民谣的音乐,我问他如果可琳像找SLASH合作怎么办,他说他会告诉可琳他找不到SLASH的电话号码了,然后我们相视大笑。

他最近一次和AEROSIMTH的合作是4年前的那张HONKIN ON BOBO,在JOE PRRY自己家里的录音棚录制的.我们聊到STEVEN TYLER的房子,他说STEVEN在加利福尼亚有个像迪斯尼乐园那么大的房子,里面到处都是玩的东西,有个很大的游泳池,必须要从一个滑梯滑下去。他问了我一些国内摇滚的情况,我问他知道哪些中国摇滚音乐人,他对中国的摇滚和音乐人一无所知,想了想他说他知道王威。我说他看上去像一个很有智慧的人,他理解为我说他像哪个哲人,解释清楚后他很幽默的说“是的,我是很智慧!”他66了,还是一如既往的热爱音乐,你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平和内敛,和他聊天是件相当舒服的事情,我反而有点紧张,他问我如果出名了唱片大卖我会怎么样,我说不会怎么样,我只是想做些好的音乐而已,他很赞赏。他问公共汽车的销量怎么样,我说刚刚发行,还不清楚。他的录音室就在客厅的隔壁,墙上挂着他制作过的白金销量的唱片,一如他的人,不张狂,很文气。然后参观了他的卧室和每个房间,房子差不多200平米,卧室的窗帘是电动的,他用遥控器开,我却很想笑,我以为他想给我展示他的电动窗帘,其实他是想告诉我透过窗帘我们可以看到新泽西,可惜那天雾太大,什么也没有看清,我注意到他的床的正对有个树立的镜子,从中国的风水上来讲这样是不好的,但是我没说,下次告诉他,因为他周二请我去他家吃饭,他下厨。

回到厅里面我放松了很多,吃了很多葡萄,我问他是否经历过所有摇滚乐手的疯狂,他点头,他说除了注射的他没有试过,所有的毒品他都尝试过,但是现在都过去了,因为那些只会让人痛苦。他兴致勃勃的说他很喜欢食疗,经常自己做饭给他妻子吃,然后眨眼说可琳刷碗。我能从他们相互注视的目光中看出他们深爱着对方,那种气场很迷人。他还介绍了一些美国录制专辑的费用,包括乐手的状况,他告诉我他最喜欢的现场就是AC/DC和AEROSMITH的,我问什么乐队现在最火?COLDPLAY?他说他们很受欢迎,我说他们不是摇滚,他同意,我感觉他不是很喜欢COLDPLAY,我也是,但这并不妨碍我最近一直在听VIVA LA VIDA。我告诉他我回国会开自己的公司,他说他可以介绍美国的顶级乐队去中国演出。现在占领美国音乐市场的主流音乐是HIP-HOP,听摇滚的更多的都是中年人,但是他说新出的摇滚电子游戏会把年轻一代的孩子都带回来的。

在谈话期间他的妻子到楼下去做了头发,我让他对着摄像机像新浪的朋友问好,我让他说“新-浪-的-朋-友-大-家-好”他重复了一遍,感觉像日本人说中文,我们笑成一团,我说然后是“我-是-JAY MESSINA”,他说“啊?还有啊!”录完后我和助理说你能不能连起来说,他痛苦的摇头,我们又大笑,他真的很可爱,你们到时可以看剪辑完的视频。我们几乎都爱上他了。可琳回来了,JAY问他这周时间怎么安排的,周二能不能请我到他家吃饭,可琳说没问题,我对可琳开玩笑说“你周二在MADISON SQUARE GARDEN的演唱会怎么办?”JAY说,那不是问题,我们可以取消它。大家又是笑,我让他来中国玩,我当他的导游,他被我说的相当激动,他和可琳说就这么定了,我说4月比较合适,气候也好。

临走给了他我带他们的礼物,一副中国式包装精美的筷子和苏州的手工刺绣围巾,可琳带上很漂亮,一再言谢。JAY问我喜欢吃什么,我说我是肉食主义,肉够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