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收到了老张的一把贝司,我帮他托卖.

YAMAHA-RBX760A-2

琴放了几天我也没有看过.今天看看那把琴,忽然觉得很眼熟,它和我以前的一把BASS一样的火红色外衣,金色的配件.

刹那间觉得很难过.以前我的那把琴陪伴了我很长的时间,最后因为没有钱用就卖掉了.

我拿起这把琴,也觉得它也挺可怜的.我开了我的GT-6B和耳机,想听听它有什么话说.

可能它的主人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把它出售,它也很不幸.我不知道它的下一个主人会怎么对待它,也不知道它的声音还有没有机会被录下来.

最后,我打开了录音软件,一边抚摩着它,一边听它给我说的话,同时我想不到什么办法安慰它,最后借了METALLICA的一个小曲子来劝解它.

这个曲子的前半部分是我自己写的,其实应该是记录吧,记录下它和我说的话,后半部分则是我用CLIFF的一个小段子在安慰它.

每一把琴都有自己的灵魂,哪怕是把很不起眼的琴.关键的是能否感受到它.

希望它会有好运吧!星期六就要有新的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