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快下班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记错日子,原来晚上有音乐会.
        一下班就随便在附近吃了一顿饭,乘坐公车往艺术学校前去.

        当晚是陈志教授的学生”天之娇女”吉他四重奏的音乐会,其中的王雅梦,陈珊珊,李洁这些只熟其琴声还不曾见其人的才女,现在能一睹风采,在公车上我已经激动万分了.

        到了艺术学校音乐厅,还好音乐会还没开始,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让自己平静下来,让心灵做好迎接美好音乐的准备.

        随着音乐厅灯光的暗下来,四位天才少女盈盈出现在大家面前,音乐会的开篇是卡门组曲,第一个和弦的一奏响,不知是不是音量的关系,觉得那种粗犷的西班牙味道很淡.王雅梦她们的轮扫也失去那种弗拉门戈的感觉,而且第二吉他的敲板也略有随意之嫌.不过无可否认,她们的配合真是到了心有灵犀的程度,她们对音色,力度,节奏,速度的控制让人完全无法想象这四位少女最小的只有十七岁,最大也不过二十四岁.或许是听过洛山矶四重奏和罗梅罗家族的cd,所以才觉得她们略有不足.第二乐章的哈卡巴捏舞曲还是弹得富有动感又不失起淡淡的哀愁,通过揉弦将其歌唱性表现得恰到好处.应该说她们对节奏感是具有极强的敏感度的.接下来是一段非常委婉,旋律华丽中又带着缠绵,好像是唐·豪塞对美丽的少女卡门的期盼和思念.四位少女用她们典雅的音色将这一段美丽的音乐表现得淋漓尽致,无可挑剔,台下的我听的如痴如醉,仿佛自己也正在热恋之中.接下来的西班牙舞曲就是大家熟悉的描写斗牛士那一段,她们随着音乐的进行,到了这段的把握已经比序曲有了很大的不同,虽然还不及罗梅罗的演奏,虽然仍典雅有余粗犷不足,但作为年轻的她们,作为东方人,要真正表现西班牙音乐的精髓还不是她们这个年龄所能做到的.尾声那一段她们依然用那种很有欧洲正统音乐的典雅华丽的音色诠释着,依然是婉约动人,略有不足就是结尾的感情没有一个很好推动过程,结束得有点突然,但不知会不会是我自己已经完全被她们奏出的音符网住,一时忘记乐曲已经结束.一曲终了,自然掌声如雷.我也不多说.

        接下来是深圳艺术学校的二重奏,明显两位同学的配合,无论从音色,力度和主次上,都无法与天之娇女同日而语,不过一首巴西舞曲还是很有南美风味的.而接着的师生二重奏演奏卡路里的二重奏,甜美的旋律还是把握的很到位,美中不足的偶有破音.不过这在音乐会中在所难免的.


        上半场的尾声是天之娇女中的王雅梦和苏萌的二重奏,道奇森的帕撒里卡第一次听,不得不佩服这位现代作曲家乐思的多变和细腻,整首乐曲我感觉在描写一个不幸的人和他的恶梦.引子很朦胧,时而有微小的突兀,最后一个和弦彻底将我们带进了一个恶梦,我眼前出现的最多的颜色是蓝色,蓝色的幽灵,蓝色的冥界,蓝色的鬼火.一个个死尸正慢慢迈向地狱门,而中途又互相吞噬.接着恶梦醒来,那个不幸人还一直延续这他的不幸,一个接一个的灾难扑面而来,仿佛一个苦难刚刚饶恕他,又一个死不放过,最后的那段不协和的和弦的轮扫,不知是否宣告着生命的结束.听完觉得现代乐曲描述的是一种复杂细腻的内心世界,人类的精神的空虚和彷徨,恐慌和脆弱,在现代音乐中有充分的体现,虽然缺少旋律性和歌唱性,虽然晦涩难解,但音乐思想是很有纵深的,作为生活在现代都市的人们,更容易在这样的音乐中找到共鸣.

        下半场的开场是苏萌这个年龄最小的小女孩的独奏,首先是巴赫的前奏曲和快板,我怀着庄严的心情等待巴赫的洗礼,好像一个文诚的教徒面对上帝那样.巴赫作品的难度确实很大,以致很难演绎完美,苏萌的演奏将巴赫的律动表现得很不错.不过复调的感觉还是没法完全把握好,深邃性也不是很够,偶尔低音的过重都对破坏着巴赫的那种和谐.

        接着是梅尔兹的匈牙利幻想曲,第一个和弦的奏出,那种难以描绘的色彩在我眼前立刻出现,太美了,我不得不打断自己的沉醉而感叹.引子的快速音阶展现的跳跃和灵动,揉弦的委婉和哀怨,无不体现苏萌无论在技巧还是对音乐的理解上的完美,难怪大卫罗素说他已经没有什么能给予苏萌进行指导了.我觉得也只有罗素的演绎的版本胜于苏萌.这是我整场音乐会最感动的一首乐曲,特别是第二段,十足的东欧舞曲的味道,眼前无时不出现东欧少女那丰姿绰约的舞姿,那色彩斑斓舞动的裙子和口中哼唱的民歌.结尾的音程的由弱到强,把乐曲推向高潮并用一个绚丽的和弦结束我的东欧之旅…….

        让我眼前一亮的是随后的吉他长笛二重奏,由深圳艺术学校的长笛教师蔡蔚和吉他教师王黎军两位老师演奏朱丽亚尼的主题与变奏.因为我是第一次笛子,所以很多关于笛子的学问都不懂.不过两位老师所表达的音乐是很深入人心的.那段充满春色的主题仿佛将整个音乐厅都装饰成一片嫩绿色,明媚的阳光下,斑驳的蜂蝶点缀着这片如茵的绿草,甚至春风的温暖和撩人都可以感觉到.第一变奏带着淡淡的哀愁,好像一个少女在低声吟唱,唱着思念的情歌,望着天空盼望着情郎的归来.第二变奏感情出现了较大的波澜,接下来的几个变奏愈演愈烈,吉他和长笛的旋律声部相互交替,好像少女已经和情郎在一片飘落的红叶中载歌载舞,乐曲在一片欢快热烈中结束.

        苏萌和王雅梦的探戈组曲应该是我当晚最期盼的乐曲,可惜的是她们只演奏了一个乐章.不过中间那段米隆加诠释得很有潘帕斯草原的风味,如歌的旋律中时有舞蹈的节奏.她们二人拿捏得有如信手粘来,乐曲本身即兴性被淋漓尽致地体现在观众面前.

        音乐会最后的两首乐曲都是第一次听,舒波特的四重奏壮丽辉煌,她们那种固有的典雅气质与此曲刚好形成视觉与听觉的统一和融合,她们的音色或许表现卡门不大到位.但演绎这种正统欧洲音乐真是恰到好处.第二首的乡愁之舞应该是现代作品,因为第一次听,感觉比较朦胧.不过乐曲所描写的乡愁比起我第一次听迪安斯的乡愁第三号容易理解多了.起码在旋律上很容易听出那种哀思.此曲和巴里奥斯的乡愁的肖罗好像有点接近,好像一个部分是直抒思念之情,一个部分是回忆.


        在观众的两次掌声中,四重奏在返场时演奏一首具有爵士风味的曲子和一首好像是流行音乐改编的乐曲.突然觉得有点滑稽的看到是李洁那只娇嫩的小手弹奏着那首爵士乐曲中的诙谐的节奏,又想到新奥尔良的黑人抽着雪茄弹着爵士吉他,好像反差大,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和一个黑得像炭的胖黑人…….哈哈!

        音乐会结束了,我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没有人可以倾诉自己的这份激动,心情一直还沉浸在那美妙的音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