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讯 今年10月13日的时候,瑞典裔美籍新古典主义吉他大师英格威-玛姆斯汀(Yngwie Malmsteen(听歌))在位于好莱坞日落大道的吉他中心前的摇滚大道留下了自己的手印,成为了星光熠熠的摇滚大道中的新成员。




  1963年出生在瑞典的玛姆斯汀7岁时在吉他大师吉米-亨德里克斯的音乐感染下,开始学习吉他弹奏。之后,他受古典音乐的启发,自创一派新古典主义吉他音乐风格。此后众多前卫金属乐队和乐手深受其启发影响。对于自己如今取得的成绩,玛姆斯汀感到十分骄傲。因为对一位成名于上世纪80年代的吉他手来说,至今仍活跃在舞台上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玛姆斯汀的成功之路充满了坎坷与艰辛,他曾和多个乐队分分合合,他遭遇过亲人和朋友的辞世,经济人的背叛,甚至在一场车祸中一度丧失右手神经功能。如今,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伟大的吉他大师生活在风景宜人的海滨城市迈阿密,在进行音乐创作和演出的闲暇,打打网球,收集汽车,和妻儿共享天伦之乐。

  近日,玛姆斯汀接受了重金属和硬摇滚电子杂志《酷热》(Blistering)的专访,以下是访谈的一些片段。

  《酷热》:你的名字在今年10月正式刻入了好莱坞摇滚大道,感觉如何?

  玛姆斯汀:十分梦幻,感觉就像当年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时一样。当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我经常漫步在那些街道上。尽管那些(镌刻在地上的名字和手印) 看起来很怪诞,但它们都是非常伟大的荣耀。我的目标,从本质上来说……在瑞典,我并不被当作是一名音乐家。你不得不找一份像焊接工或者垒砖工那样的工作。在他们的社会主义的观点中,音乐并不被当作是一种工作。当我来到这个国家时,我非常惊喜的发现,在这里,音乐家得到高度的尊敬和普遍的喜爱。我只是想通过音乐来谋生,这就是我的目标。它原来是有些与众不同的。(笑)

  《酷热》:你对于再度复出作为吉他独奏和/或伴奏是怎么想的?在90年代,你是一直处在领头位置的极少数人中的一个。你的歌现在甚至出现在视频游戏中。

  玛姆斯汀:对我来说,无论潮流走势如何,我从来都不跟风。我只是做我所做的,就是这样。当我(和Joe Satriani(听歌)、Steve Vai(听歌))进行G3巡演时,我重新找回了对吉他事业最大的兴趣。当时我们只是在一起弹吉他,甚至连一个摇滚乐队都不是。那是3个小时的吉他演奏,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那种感觉既美妙,又让人吃惊,然后我意识到它又回来了。厄运来了又走,没有什么会取代它的位置。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真正的声响,所有的事情都得到更多的机会。在一开始的时候,我怀疑我们所有的一切,但是现在我认为那是很镇静的思考。

  《酷热》:有没有兴趣再做一张古典专辑,就像你的《电吉他协奏曲》(Concerto Suite For Electric Guitar)一样?

  玛姆斯汀:就目前来说,我正处于金属模式。对于制作极端音乐,我现在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精力充沛和激情洋溢。我没时间做交响乐或电影风格的东西,但是我的确非常喜欢做那些东西。现在,我的状态不错。我的注意力集中,也很健康,我打算继续在聚光灯下和镜头前奔走。古典的东西从未以任何方式离开过我。甚至是像《死亡商人》(Death Dealer)那样的重金属音乐,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很古典的和声序列……非常巴赫。

  《酷热》:从你的车祸到现在已经20年了,你对它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你是如何康复的?

  玛姆斯汀:有趣的是,那是一起很严重很严重的车祸。我昏迷了,还有其他一些状况等等。那一年我遭遇了许多事,总是有更坏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我母亲去世了,在一次地震中我失去了我的房子,我发现我的经纪人偷走了所有的钱。所有事情都是一场槽糕的噩梦。那场车祸是很严重,但是我不得不说我恢复得相当快。我是那种人,如果你不杀死我,我就会变得更强大。你必须彻底消灭我才行。你越是把我往后扯,我就越是向前冲。我就像是永恒链条中的一个焊点。(笑)我接受的挑战越大,我付出的努力就越多。有趣的是,我越是保持开心、稳定的状态,我创作的东西就越是和谐。然后那些极富冲击力的音乐就出现了。有些人说:“ 你住在佛罗里达州,那里碧水长清,绿树成荫,阳光明媚,但是你创作的音乐就好像你住在地牢里一样。”我说:“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我在地狱中长大!”

  Linden/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