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当Duff McKagan还在忙于他的个人专辑Loaded和Velvet Revolver乐队的录制的时候,他抽出时间来到Fender新闻,来谈谈他的小历史,他的Fender Jazz Bass Special和他的个人琐事。

FENDER:你出生于1964年2月的西雅图,那个月正是甲壳虫第一次在Ed Sullivan演出的时候。
DM:是啊,当时也是……肯尼迪遇刺,貌似3个月之前,当时发生了好多事情呢。

FENDER:你的维基百科页面里面说你开始练吉他和鼓了,但你知道维基百科……
DM:我从没看过我的维基百科页面,我想我该看看
其实他们所说的并不是那么正确,我是及里面8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我其中的一个哥哥是贝司手。60年代和70年代的时候也是玩乐队的,他是个酷小子,现在也是,他有一把左手款的Les Paul Custom贝斯,所以我也开始跟着练左手琴。他没搬走之前,我一直在弹他的琴,他比我大14岁,也很另类。在我年轻的时候他搬出去了,所以家里也没有左手琴让我练习了。然后我不得不开始学习右手弹琴。然后我便开始对贝斯起了兴趣。
我家的周围的音乐氛围很棒,我是听Sly和Family Stone,Jimi Hendrix,The Stones,James Gang和Led Zeppelin长大的,超酷的音乐。我也对Sly和The Family Stone里的律动深深着迷。我们屋子对门有一套鼓,那里就像住满了音乐家一样,我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会乐器,对门的家庭也是一个大家庭,他们也都会乐器,周围有好多好多的音乐和乐器。所以我在很早就会演奏鼓和吉他贝斯了。
我当时拥有一个朋克乐队,你知道吗,这才是属于我自己的时候,朋克摇滚那个时候刚刚兴起,我当时才13岁,对一个年轻的乐手来说,这是在是太棒了。就像“ 好吧,组个乐队,去演出!”如果你没有乐队,你就自己去,一切都可以。那个时候的音乐和理念非常的自由。加入第一个乐队,我就开始担任贝斯手。但在第二个乐队里,我被要求当鼓手,然后我就当了很长时间的鼓手。10多岁的时候我又在另一个乐队弹吉他,又在其他乐队弹贝斯。
FENDER:你曾经是Fastbacks的成员是吗?
DM:是啊,这是我第一个乐队,我是鼓手
FENDER:非常酷的乐队
DM:我现在正在录制我的Loaded专辑,上周我在西雅图待了一个星期,Kim(Fastbacks的贝斯手,主唱Kim Warnick)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她是我音乐上的良师益友,今天依然是。Kim那个时候在酒吧帮忙,她说“嘿,快来吧”我就去了,Kurt(Fastback的吉他手Kurt Bloch)在那里,Lulu(Fastback的吉他手,主唱Lulu Gargiulo)也在。好像最初的Fastbacks重组了一样,那就像一帮人说“伙计们,我们该一起演出去吧!”
Fender:Duff这个名字有什么来由么?
DM:是啊,我的妈妈,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没叫过我Michael,Michael这个名字再60年代是非常普通的名字。在我们这块儿,是一个爱尔兰天主教徒的居住区。很多孩子出生很多取名叫Michael。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孩子,你知道,不管孩子是不是最小的一个,每个孩子都会叫做“Baby”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也是这么叫我的孩子的。但我的妈妈知道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所以他给我取了个乳名叫Baby。其实这并不是很酷,我有一个爱尔兰祖父住在我那个街坊,他给我起了个不太一样的乳名,Duff。现在我的妈妈,我所有的朋友,每个人都叫我Duff。
FENDER:80年代中期当你19岁搬去洛杉矶。你见了几个对你一生都有重大影响的人是吗?
DM:Slash,嗯,我决定去当一个贝斯手,因为我的鼓很烂,我是个还可以的吉他手,我能弹类似Jonny Thunders和Steve Jones的东西,但是在洛杉矶有太多的Van Halen和英格威,这种玩意儿可不适合我的口味。所以我想,“好吧,我卖了我的乐器,我要去买把贝斯,买个音响。去好莱坞闯荡一番。”
我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Slash。哇,我真的很高兴我没有去当一个吉他手,因为对于一个19岁的人来说,他已经够有棒够有才华了。我们晚上第一次见面,我让他知道了我是什么地方的人,他让我知道他的。我们交流音乐,志同道合。

Fender:那可不太经常发生
DM:太不经常发生了。
Fender:打那以后,你们就……
DM:是啊,我们就组了枪炮与玫瑰乐队,就这样我就成了枪花的贝斯。我从来没有对一件乐器如此认真过。“好吧,我要当一个全能乐手(笑)”你知道哦就像Prince一样。但当时对贝斯真的非常的认真。我每天都是在练琴扒带中度过的。

FENDER:在Sweet Child O’ Mine中的那段贝斯旋律已经清楚的表明了你已经以一个贝斯手的身份来考虑问题了。
DM:是啊,那个时候我已经以贝斯手的身份来考虑东西了。在我们创作这首歌的时候,我真的是在考虑那些律动。与Steven(原G’N’R鼓手Steven Adler)讨论和练习。

Fender:你一直弹的是那把不太寻常的80年代中期的Fender Jazz Bass Special

DM:是啊,我们签约以后,每个人大概拿到了7500美金。有了这笔钱我终于可以买我想要的东西了。当我走进Guitar Center可拿到了那把贝斯。一把86年的Jazz Special。这把贝斯感觉不错,声音对我来说也很完美。从此我再也没有变过。后来我也开始让Custom Shop帮我制作这把琴。

FENDER:你如何评价你2007年出品的那把签名款呢?

DM: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把琴更好。我用它参加了几次演出



Fender:这把琴看上去更像是一把Precision Bass为什么他叫Jazz Bass,你不觉得奇怪吗?

DM:我并不在乎这款琴的名字叫什么,你知道么?真的,我真的不知道Jazz Bass和Precision Bass之间的不同。我从来不会对几把琴之间犹豫不决,我不在乎这些,我所在乎的,是它的声音是不是足够好。是这样的不是么?我有过一把Reggie Hamilton贝斯,我觉得他的声音很不错,我也有过一把Geddy Lee的贝斯,我也觉得很不错。我总不可能可以苛求一些什么,只要它声音好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