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前言:偶见这个访谈,可更多了解这位“老太太”,挺有意思的,与大家分享。

Guitarhoo网站对Liona Boyd的访谈(2004年5月19日)

吉他虎:你出生于英国伦敦,移民到加拿大,你拥有双重国籍么?
莱昂娜:我有英国、加拿大及美国护照。

吉他虎:你来自于音乐家庭,对吗?
莱昂娜:不对,除了一位大叔是英格兰著名的男高音以外,在我的直系亲属中没有谁懂一个曲调。

吉他虎: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拿起吉他的呢?
莱昂娜:13岁时,我爸妈给我一把吉他作为圣诞礼物,那是他们在我6岁时从西班牙买的。

吉他虎:是什么事情使你放下高音长笛而转攻吉他的呢?
莱昂娜:长笛不能演奏多声部音乐,吹一下只有一个音,我更喜欢演奏吉他的感觉。

吉他虎:在你十多岁时,你私下向塞戈维亚大师学习吉他,这个经历是怎样的呢?
莱昂娜:他通过音乐会、唱片录音以及好几个给他演奏的机会鼓舞了我,这些都让人难忘。他还给我提了许多技巧上的建议,并通过赞美我的演奏来激励我。

吉他虎:当你在早年的练琴期间,什么是相对容易的,哪些领域你觉得是必须继续努力的呢?
莱昂娜:我当时甚至从未考虑过练右手,因为右手好象可以跟着感觉走了,于是我更注重于左手指法的训练。

吉他虎:儿童时代你心目中的音乐英雄或影响人物是谁呢?
莱昂娜:塞戈维亚是吉他领域最伟大的老艺术家,但实际上我最喜欢的是布里姆的音乐性、演出曲目以及幽默感,他教我在舞台上与听众对话,塞戈维亚在舞台上则一字不说。

吉他虎:威瓦尔第和里姆斯基-柯萨科夫(Rimsky-Korsakov),你更喜欢谁呢?
莱昂娜:都喜欢。

吉他虎: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和贝多芬呢?
莱昂娜:都一样。

吉他虎:加拿大啤酒还是美国啤酒呢?
莱昂娜:墨西哥啤酒!

吉他虎:SCTV还是周六晚现场节目呢?
莱昂娜:对不起,从来都不看。

吉他虎:当你是小孩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是有意朝着职业发展还作为音乐爱好发展呢?
莱昂娜:不,那时我想成为芭蕾舞女,然后当一个考古学家,然后是旅游作家……在十几岁爱上吉他后,其他的爱好都抛到一边了。

吉他虎:你的视奏能力和谱曲能力都无可挑剔吧?
莱昂娜:你在开玩笑吗!

吉他虎:你弹过的音乐作品中那一首最有挑战性?
莱昂娜:巴赫的《恰空》。

吉他虎:你大部分音乐中,都是温文尔雅地演奏,你曾经用过匹克吗?
莱昂娜:不,我最好的匹克就是手指。

吉他虎:当你音乐会巡演时,大多数是带一个交响乐团还是一个小室内乐队呢?
莱昂娜:通常是独奏,或者在最后一站找个乐队。有时我会客串交响乐团参加些巡演,比如哥斯达黎加交响乐团,有一次我是与加拿大奥提根交响乐团在BC巡演。

吉他虎:非常好!你巡演途中带多少把吉他,又最喜欢哪一把呢?
莱昂娜:通常只带一把。Jose Ramirez琴或者德国Vazguez Rubio琴。

吉他虎:你作曲的时候,灵感是一下涌出的,还是说你听到一些小片段或曲子后,灵感重现,然后把它们串起来呢?
莱昂娜:两个方式都做过,得看是什么作品。

吉他虎:你作曲是从感性的角度还是用系统的理论方法来呢,还是兼而有之?
莱昂娜:明确说来是感性的。我最好的作品是痛苦的时候做的!次好的作品是欢乐的时候做的,但是在痛苦和欢乐的中间状态时我什么也写不出来。

吉他虎:你写出大多数独奏作品,是感性地写出的,还是即兴创作的呢?
莱昂娜:我大多数作品写出来是有点古典背景的,我也喜欢在即兴时做得更好。

吉他虎:在独奏的时候,你在想着调式和音阶,还是把理论书本都抛出窗外,专心去感受音乐?
莱昂娜:我的思想通常是跟在优美的旋律后面,去感受它而不是去分析里面的音乐理论。

吉他虎:作曲的时候,你改动调弦方式吗?
莱昂娜:我演奏一些作品时,会把低音弦调低一点。

吉他虎:你改编Beatles作品《当吉他低泣时》的版本很酷。优美的和音、无所顾虑的节奏变化、整体上罗曼蒂克的感觉。多年来你改编过许多音乐专辑的主打歌,你认为改得比较特别的是哪一首?又是什么东西吸引你去录制这些作品呢?是你个人的爱好还是歌迷们的要求?
莱昂娜:我不记得录过Beatles的东西,但我在个人巡演中演奏过Beatles的作品,而且是首一再被要求重演的曲子,我非常喜欢我对Eric Saties作品《Gymnopedie》的改编版本。

吉他虎:你的专辑《The Spanish Album》有许多充满激情的表现。你觉得相比纯古典而言,你演奏西班牙吉他或弗拉门戈吉他时会有些生疏吗?
莱昂娜:我特别喜欢西班牙音乐,但对弗拉门戈一窍不通。两者是截然不同的风格,需要不同的演奏方法和不同的吉他类型。

吉他虎:你喜欢花时间录音,还是喜欢现场演奏的时光?
莱昂娜:两种方法都录过,《莱昂娜东京现场(Liona Live in Tokyo)》专辑是现场音乐会,《莱昂娜音乐会现场》VIDEO也是现场,但其他许多专辑录音会花更长时间。

吉他虎:哪首音乐作品,不管是什么时期和什么风格的,你多希望是自己写的?
莱昂娜:《阿尔汗布拉宫的回忆》。

吉他虎:你认为古典吉他流派的艺术家门会被音乐制造商们当做与摇滚音乐家们很不一样吗?
莱昂娜:不这样认为。严肃地说,我们必须拥护流行音乐的艺术同行,这都构成他们所制作的一部分。每种情形都是不同的,我认为自己很幸运。

吉他虎:在自己的专辑录音上有完全的主动权吗,还是你的唱片公司有更多的主动权?
莱昂娜:哦,现在我有自己的唱片公司了,我就是老板,但过去我必须做出很多让步。

吉他虎:帕瓦罗蒂实际上大大拓宽了歌剧音乐听众的年龄范围,通过做唱片和与流行摇滚音乐家合作,他把许多年轻的歌迷吸引到了古典音乐上来。结果上,你注意到那时喜欢你的音乐的年轻乐迷们大增了吗?
莱昂娜:是的,他和3高是同一现象,把古典音乐介绍给更为广泛的听众。这一直也是我的使命,象与Eric Clapton、David Gilmore、Chet Atkins等人一起合作,更有助于把我的古典吉他介绍给国际听众。

吉他虎:在你的专辑《Camino Latino – Latin Journey》中,Al Di Meola、Steve Morse和 Jesse Cook等人客串了进来。这张唱片是如何炮制的,那又是怎样的经历呢?
莱昂娜:我是Strunz和Farah’s Latin的爵士唱片《Stringweave》中的特邀客串,我问过他们是否应有所酬答。然后我问其他几个吉他兄弟,他们都说是的。于是由Richard Forti制作了这张唱片并写了很多作品,确实是很棒的一次经历。

吉他虎:你想过把传统风格与其他现代风格的音乐分离或融合吗?例如,古典重金属唱片,布鲁斯古典杂录或者hip hop与古典吉他混合?
莱昂娜:恩,我想和我的邻居Ozzy O–ourne合作,这是个很有趣的选择。我们正在进行新的录音工程,但是目前不能透露。

吉他虎:酷!你听过Yngwie Malmsteen的许多作品吗?你如何看待这些新古典重金属家伙的摇滚?
莱昂娜:非常令人惊奇的吉他手 Yngwie!

吉他虎:你会拿起乐器并与Marshall他们一起探索这些领域吗?
莱昂娜:不会,我还是更喜欢尼龙弦吉他。

吉他虎:你最喜欢的爵士音乐家是谁?
莱昂娜:Pat Metheny

吉他虎:摇滚吉他家呢?
莱昂娜:Steve Morse.

吉他虎:乡村吉他家呢?
莱昂娜:Chet Atkins.

吉他虎:在古典领域以外,你还想和哪些现代艺术家合作而且目前没有合作过呢?
莱昂娜:Arturo Sandoval, Julio 或者Enrique Iglesias!

吉他虎:有哪一位古典音乐家你想一起合作,而且现在还没有合作过呢?
莱昂娜:James Galway,Placido Domingo。


来源:http://www.guitarhoo.com/,另外,这位“老太太”的网站最近改版了,加入了一些新的内容。http://www.lionaboyd.com/


熟悉英文的朋友可看看看这篇2005年8月采访,这位老太最近有些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