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年前,AC/DC主音吉他Angus Young在姐姐的建议下,穿着学生制服和短裤站在了悉尼维多利亚公园的演出舞台上,塑造出一个与其他乐队不同的形象。1975年2月17日,乐队发行了专辑《High Voltage》,该专辑在澳大利亚销量达到金唱片,乐队也自此开始了传奇之旅。



  AC/DC回来了,带着他们的新专辑——《Black Ice》,并且在首周以销量80万张的成绩登顶Billboard专辑榜和英国专辑榜榜首,这是他们自《Back in Black》以来最畅销的一张专辑。为此,主音吉他Angus Young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论了他喜欢的音乐、乐队的组建、前主唱Bon Scott的暴毙,以及对后任主唱Brian Johnson的看法。

  你们总是以坏男孩或摇滚形象出现,这值得么?

  ANGUS YOUNG: 我一直都在说,AC/DC从没有想要自寻麻烦,是麻烦自己找上来的。我不认为我们是坏男孩。一个德国的记者在采访时对Malcolm(乐队节奏吉他手)说,“这儿有一台电视,你想把它从窗户里扔出去吗?”Malcolm回答道,“不,我只想把它带回家。”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你们以坏男孩形象出现,但各个都家庭幸福。

  ANGUS YOUNG: 在舞台上的两小时,我就是学校里的男孩,但是演出一结束,我便走下舞台回家,进家门前我得把鞋擦干净。

  所以你夫人会穿着学校女孩的制服欢迎你吗?

  ANGUS YOUNG: (笑)我倒是想啊。

  我听说你非常喜欢油画,并且画了很多风景画。

  ANGUS YOUNG: 对,我什么都会尝试。甚至有人给了我一个刷子让我把墙漆一下。

  你的名声和财富给你带来的是怎样的生活方式呢?

  ANGUS YOUNG: 我一直都追寻简单的东西,我不喜欢浮华的生活,我觉得乐队里的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我认为那就是我们比别人杰出的原因,我想如果你向别人描述一个摇滚乐队吉他手的形象,他们不会画出我这样穿着学校制服的人来,我们总是与其他乐队不同。

  那关于物质呢?

  ANGUS YOUNG: 物质?我从不喜欢浮华的生活,那种带游泳池的大房子,左右两边各挽一个美女的生活,我不喜欢。

  你觉得你们跟年轻乐队存在竞争吗?

  ANGUS YOUNG: 其实没有。对我们来说,总会有新的乐队出现,每年都会有。可AC/DC 就是 AC/DC,其他人所做的并不会使我们感到困扰,我们不需要处于竞争中,人们总是希望我们去争夺第一名,而我们觉得,如果得到了第一,那便只有一种结果了,就是名次下降,我们宁可20年来都在前五名。

  现场演出究竟有多累呢?

  ANGUS YOUNG: 可以把你消耗干净。当我们进行18个月巡演的时候,演到最后,我们都跟喝醉了一样。或者这么说,演出结束后,看起来你得需要好好吃一顿。

  你永远都是看起来需要好好吃一顿的样子。

  ANGUS YOUNG: (笑)。

  演出的噪音会影响你的听力吗?

  ANGUS YOUNG: 那是另一件我从不担心的事情。

  回到家你都听些什么?

  ANGUS YOUNG: 我的唱片收藏量非常小。通常我走进唱片店,会挑选一张我已经有了的专辑。我已经有八张相同的Muddy Waters唱片,四张BB King的。



  你依然认为你们是一支澳大利亚乐队吗?

  ANGUS YOUNG: 当然,那是我们最初开始并获得认可的地方。对我们来说,那是我们的根,如果不是澳大利亚,我们不会在这里。

  有趣的是,美国人总是抱怨Brian(主唱)有澳大利亚口音。

  ANGUS YOUNG: 我觉得他们只是想确定他到底是哪里人。Brian确实有很重的口音,由于我们来自地球的另一半,他们就觉得他是澳大利亚人。(实际上Brain是英国人)

  你们几个成员住在不同的半球,怎么交流啊?

  ANGUS YOUNG: 就像现在我跟你说话这样。

  哇,通过电话排练。。。

  ANGUS YOUNG: (笑)对啊。

  巡演完了以后,你们会各走各的吗?

  ANGUS YOUNG: 巡演完毕后,我们会回家喂猫喂狗。在一起的这些年我们养成了些习惯,比如要是我很久都没有见到Brian了,我走进酒店看到的第一件事便是他靠在上次我们分别时的吧台边上。

  起码你们知道能在哪儿找到他。

  ANGUS YOUNG: 那倒是。

  当乐评人们评选世界最佳吉他手的时候,总是会有Eddie Van Halen,但是很少会提到你,歌迷们喜欢你但是乐评人不这么看,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ANGUS YOUNG: 首先我们是一支乐队,我们从不把自己从乐队中分离出来当做个体看待。那就是我们一贯的做法,我们从不说这是你的一段吉他solo,那是他的一段鼓的 solo,AC/DC是五个人的整体,我们在心里都想着朝最好的方向努力。我们一起演奏摇滚,而不是五个人各自展示自己的技艺。

  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有惊人之作,但是像Jimmy Page(齐柏林飞艇吉他手)这样的人却领取了所有的荣誉。

  ANGUS YOUNG: 我们也得到了我们应得的。我很幸运,很多人都说他们受到AC/DC的启发,拿起吉他,我觉得这本身就是赞美。

  别人翻唱你们的歌,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首?

  ANGUS YOUNG: 我听过一个法国乐队翻唱《Dirty Deeds》中的“Right On”,当时我在巴黎,这几个人在我面前演奏了这首歌,用法语演唱这首歌的感觉非常不同。



  这么多年,是什么促使乐队一直坚持下来?肯定有过那样的时候,你想要喊“停”!

  ANGUS YOUNG: 还真没有,唯一的一次大概就是Bon(乐队前主唱)死的时候。那时候我们需要作出抉择,是继续走下去还是结束。从那以后,我们一直都在向前走。那会儿抉择是最艰难的,但是从那以后,我们一心向前。我们从没说过,“好吧,停下来吧”,我们对向前走一直保持积极的态度。

  Bon的死对你有什么影响?

  ANGUS YOUNG: 对我来说,那感觉比失去亲人还难受,我们非常亲密。我们就像是一帮小孩,想的都一样,多数时间都呆在一起,所以要想走出来是很难的。

  要替代他是不是也很难?

  ANGUS YOUNG: 那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当时我们真的不知道会怎样。那时候,有些人鼓励我们继续坚持下去,有些人觉得我们应该结束了,而我们甚至根本都不想再找一个主唱。我记得有一天,Malcolm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应该继续坚持,继续写歌,因为那会儿我们刚刚崭露头角,他说这件事让我们太分心了,都忘了音乐,我们应该明白我们还能做更多。要想取代Bon Scott,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很幸运遇到了Brian Johnson,他有他自己的性格,像Bon那样非常与众不同,在音乐上,我接受那些能做出特殊音乐的特别的人,Brian Johnson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在乐队呆的时间够长了吧,还像一个新人那样吗?

  ANGUS YOUNG: 对,我能想象,有时候他依然觉得自己像一个新人一样,当我加入乐队的时候,我也觉得像个新人一样。Malcolm在乐队组建一周后邀我加入,我就是那种感觉。

  乐队最初是怎么开始的?

  ANGUS YOUNG: Malcolm组了一支乐队,面试不同的人,让他们来试音。一周后他突然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带着吉他去试试呢?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不是一份白天的工作。

  你什么时候开始穿制服的呢?

  ANGUS YOUNG: 那是我姐姐的主意,那时候她总是说‘Angus可能会跑回家拿了他的吉他连校服也来不及换就跑出去’,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我就会被锁在屋子里,碰不到吉他。她总是看到我穿着校服拿吉他的样子,所以她说,“你为什么不一直穿着它呢”,这样的打扮是有回头率的。

  那是什么特殊学校的校服吗?

  ANGUS YOUNG:我穿的第一件校服是高中(Ashfield Boys High)的。

  这个学校有没有为你竖一个纪念碑啊?

  ANGUS YOUNG: 没有,事实上,我觉得他们想拿着大蒜把我砸出来。

  想想这是多有趣的一件事吧,每天都有上百个孩子穿着跟你一样的衣服去上学。

  ANGUS YOUNG: 是啊。

  你的成长是怎样的?你的大哥George是不是给了你很大的影响?(George Young曾组建了一支名叫Easybeats的乐队,红遍了澳大利亚)

  ANGUS YOUNG: 当然,我们很钦佩他做的一切,因为我们很少看见他,他总是在外面演出。但是当他在我们身边的时候,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影响。

  他的妻子Sandra是不是为你们想出了AC/DC这个名字?

  ANGUS YOUNG: 是有点关系,那会儿我们在选名字,她一直提到这个名字。我们觉得这个名字不错,而且我们需要赶紧确定一个名字,因为那时候悉尼的代理公司有几场演出,需要我们快点把名字定下来。

  你们心中的吉他英雄是谁?

  ANGUS YOUNG: 我喜欢B B King和Buddy Guy这样的人,最棒的吉他大师、我心中永远的偶像是Chuck Berry。

  你们的新专辑最近发行了,最初你们一年发了两张,之后两年半发了五张,再往后一直到现在,发的专辑就少多了。

  ANGUS YOUNG: 是,但是AC/DC已经做到的,是在音乐生涯中比其他乐队发行了更多的专辑,过去的20年中,我们比The Who(谁人乐队)发的专辑要多。我们很幸运有更多的闲适时间,去写那些对我们来说很棒的东西。在这样的时间里,你可以集中精力,过去我们总是要赶很多期限,早期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巡演的时候写的。现在,能够有自己的时间,选择我们想做的,真的很好。

  我喜欢你们专辑封面的加农炮。


  ANGUS YOUNG: 是啊,自从专辑《For Those About To Rock》发行后,它就成了我们的一部分,当时查尔斯和黛安娜正在举行婚礼,我们在巴黎为这张专辑写小样,当我们写歌的时候突然从电视的直播里听到了炮声,我觉得那声音很好,我们决定尝试一下。



  查尔斯为这个创意要你们的版税了么?

  ANGUS YOUNG: 不知道。




来源:搜狐音乐
责任编辑: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