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四十七:

“同时,不知道怎么的我和AXL之间的关系又正常化了,我们都为能够开始为新专辑共同努力而感到兴奋—我猜又到了钓鱼的季节。AXL知道我成功的戒了海洛因,并且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工作中。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快,终于AXL,我,DUFF之间又找回了当初那种团队的感觉,而IZZY也没有掉队太多。IZZY出现在MATES的时候我们都特别高兴,尽管他不是每天都来,三天捕鱼两天晒网,但我们接受了他,IZZY他本身也是特别好相处的人。”

“我们都聚集在我家,一点不夸张的说,UYI两张专辑中几乎一半的歌曲我们只用了两晚就写完了。一开始,我们先是处理一些没什么进展的老歌。我们修缮了BACK OF BITCH, DON’T CRY;我们有THE GARDEN,这歌是AXL,IZZY还有一朋友一块写的。ESTRANGED是一首AXL在钢琴上花了很多功夫的歌—-从芝加哥时就开始,他一遍又一遍的在钢琴上反复弹奏同一段曲调,最后终于是在他的脑海里开花结果了。我也是在芝加哥的时候就开始考虑给这首歌配吉他的部分,所以那一晚当我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创作上时,那首歌马上就完成了。”

“在制作毁灭欲专辑时,其实NOVEMBER RAIN已经写好了,但因为我们已经有了SWEET CHILD O’MINE,我们中的多数人都同意我们不需要两首抒情歌曲。而且,NOVEMBER RAIN的最初小样有18分钟长,别忘了当时还没有数字录音技术,录任何一首歌都是一次性从一而终,中间出一点错只能从头再来,所以当时我们也都没什么信心能够接受这个18分钟的挑战。这首歌是AXL花了好几年时间才完成的,什么时候有一架钢琴,AXL就总是弹那个调子想把它的思路缕顺了。当初TOM ZUTAUT向AXL建议把NOVEMBER RAIN留到下一张专辑中发表时,他其实非常不情愿,这首歌对他有特殊的意义。虽然他妥协了,但这一决定困挠了他好几年。”

“第一次去澳大利亚演出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有了CIVIL WAR的轮框。我写的曲,AXL填的词,而且后来修改了歌词无数次,那一晚当我们把它又拿出来时,根本没花多少时间就成型了。YOU COULD BE MINE也不是新歌,录制毁灭欲的时候就有,我一直都觉得应该把这首歌收录到毁灭欲中,因为比起其它收录到UYI专辑中的歌曲,这首歌最贴近毁灭欲时期的乐队。”

“离上一张专辑发行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我们中间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但就在核桃屋的那几个夜晚,我们乐队过去曾经有过的那种集体创作的灵感又回来了。IZZY和我都带来了几首新歌的主意,每个人都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把它们补充成了完整的歌曲。我有一首歌,BAD APPLES是新歌,还有一首GET IN THE RING,这首歌是DUFF写的。还有过去当我还和IZZY住在一起时写的一段特别重的RIFF,那晚就演变成了COMA。这首歌有8分钟长,一开始就是一段不断反复的RIFF,但随着歌曲进行,加入了许多其他的元素越来越复杂。AXL特别喜欢这首歌,但一开始他不知道怎么给它填词。他对自己填词的能力相当自豪,所以为了这首歌让他郁闷了相当长时间。。。直到几个月后的一晚,歌词自动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我们还完成了另一首我和IZZY一起写的一首宏篇之作,LOCOMOTIVE。还有DEAD HORSES,这首歌是在我认识AXL之前他就早已写好的,包括所有的吉他和歌词部分。DUFF带来了一首完整的歌曲,SO FINE。所以,没过多少时间,我们惊奇的发现到我们其实已经有了比一整张专辑还多的新材料。”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中间我们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但同时也很明显,只要我们能把其他的狗P事抛到一边不管,丢开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不谈,团队的感觉非常自然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