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四十三:

“那一整夜,我都在和床帘外面的幻影打拳击。左闪右避一拳一拳的,就像在健身房和真人练习一样。幻影搏击持续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了,吞噬了房间内的每一处阴影,我才缓过来,觉得该去找DOUG和STEVEN了。”

“首先,我决定洗个澡精神精神。但没忘了先给自己再注射一次剩下的可卡因。我站在豪华的浴室里冲澡,享受着大莲蓬冲出的热水。就在这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幻觉向我袭来:浴室里有天井本来非常明亮,但是我就看着那恐怖的黑影迅速的从浴室的角落里蔓延了开来。黑影沿着地板冲我袭来,覆盖了玻璃门和浴缸,成了人形—-就是我昨晚整夜都在对抗的幻影怪兽。它的手慢慢渗过了玻璃门向我伸来,我惊惶的冲它就是一拳—–结结实实的把玻璃门打了个粉碎,满地都是玻璃渣子。我手流血不止,我站在浴缸里,精神恍惚着,意识混乱,就在这时候我那帮小哥们儿出现了。”

“它们从来都像电影PREDATOR里的外星生物一样,但只有百分之一的个头,散发着半透明的幽幽蓝光。面容得也同样凶恶,一身发达的肌肉还有那一头塑胶辫子。以前它们对我一直很友善,给我表演娱乐,但这次的幻觉完全不一样了。我看见它们就在浴室外的门边集结起来,像军队一样列队,手里拿着超小型的机关枪和大炮向我冲过来。”

“我TMD吓坏了,我冲出浴缸把身体顶在门上想把它们挡住。我的脚被地上的玻璃渣剌破了,满地都是血,但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我极力的想把它们顶在外面,但它们一个个的小胳膊小腿开始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我把全身的重量都顶到了门上也没用,它们的力量太巨大了,而我也根本站不住。”

“我想到了逃走:直接冲过了一扇开拉似的玻璃门,把我浑身都割破了。我跑出了我的屋子,那刺眼的日光,草地的鲜绿和天空的蔚蓝各种强烈的色彩让我一下子就晕了,我的精神根本受不了那么强烈的刺激。”

“我就跑,玩了命的跑,全裸着还浑身是血。。。那些隐身杀手紧追不舍,每次我回头的时候它们总是离我就一步远的距离。我受不了刺眼的日光,就躲进了另一间屋里,我藏在门后面,不放心,又躲到椅子下面,但那帮家伙还是紧追不舍,很快充满了整个房间。当时屋里有个打扫卫生的,她看见了我就开始惊声尖叫,然后我想抓她当人盾抵挡小怪兽的时候她就更是拚命尖叫了。”

“我又逃,全马力的飞奔,身后追着别人都看不见的隐身杀手。我跑到度假村主楼的后门,钻进去进了厨房,里面厨师和丁丁当当的事物让我眼花缭乱,我受不了,又跑进了主楼的大厅。当时那里都是游客和工作人员,我记得我抓住了一个打扮相当白领的人做人盾。他穿着的相当体面所以我感觉他能为我挡住猎手,但我错了。它们已经追到了我爬到了我腿上,并且开始给枪上膛。那个白领躲我还来不及呢,他使劲把我甩到了一边,围观的人开始聚集,我逃啊逃,直到躲到了一架锄草机的后面,慢慢的,幻觉开始消退。”

“我引起了相当的轰动,很快警察和围观的人就找到了我。这时隐身杀手们已经都消失了,但我还是给了警察我的证词,详细地讲述了它们追杀我的每一处细节。我其实仍然神志不清,周围的事物还是昏昏噩噩的,我振振有词的向警察讲述我的遭遇。STEVEN来看热闹才发现了我,给我找了条裤子穿上遮羞。警察把我带回我的房间,发现了一大袋的注射器但没有毒品,因为我有处方药,所以我可以携带注射器,看起来倒没什么问题。”

“但警察才没那么轻易就被打发了,他们把我一人留屋里,讨论怎么处置我。那时我还坚持所有我叙述的事情都真实发生过,但我的陈述反而加深了警察对我的怀疑。在他们眼里,我就是典型的吃错了药的。直到他们在地上的勺子里发现了有残余的可卡因粉末,就足够他们拘捕我的了。但这时,DOUG出手了,他找了在凤凰城有路子的人才没让我坐牢。结果我一颠一跛的被他们推上了私人飞机,我一只脚伤得连鞋都没法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