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晚,首都体育馆,“阳光下的梦”崔健.北京音乐会19:30隆重举行,吉他中国组团参加。

  6点多,首体前就人来人往,稍微“摇滚”打扮的都是戴着崔健式的帽子,或者黄军装,或者胳膊上扎块红布,然后并没有象迷迪音乐节上那种明显朋克或另类的打扮。而且,“观众”基本感觉都是二十岁以上,三十岁较多,四十岁也有的“成熟”观众。 这也造成了票价居高不下,竟然180,280的票都没有,直接起卖380,而且黄牛的价格也不放,我们7~8个人,只有四张票,想不到这么火,或者,毕竟,十二年才这么个轮回吧。

  演出7点半正式开始,我们进去已经开始了,震撼的音响,绚丽或充满戏剧舞台,老崔震撼的声音,而上来连续的两首老歌,很快把观众带入摇滚情绪。《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又开始了。

  然后一首接一首,老崔象个滚动的蛋,一直滚动到晚上将近10:30才完。期间很多回忆现在依稀在眼前。

  *几首歌后,老崔说:真唱运动三周年,已经成功的出台了严禁音乐会假唱,下一步是否要考虑电视台上的假唱了?
  *“接下来的这首歌,是唱歌中央电视台的:春节”
  *“我们是来自农村的,下面这首《农村包围城市》”,老崔进行着他的实验
音乐,电子,效果绚丽,意想不到的是突然在观众席之间,本次音乐会嘉宾:据
说70多岁的纳西族老妈妈(崔健称),放声高歌,声音那叫一个超自然,超淳朴
,整个场馆都震撼了,回荡着。刚才有个伴唱的很年轻的黄绮姗,以高亢的伴唱
为老崔的音乐带来了惊艳,想不到这老妈妈更牛,简直象置身于山谷里,回荡着
。而且,老妈妈在舞台下面,观众席下,根本没什么监听。。。
  *唱《投机分子》,老崔的老搭档,著名鼓手三儿和贝贝一起司职打击乐,很精彩。
  *刘刖大概是最年轻的乐手,电贝斯沉稳,后来许多老歌竟然弹起了Double
Bass,很Cool,而且在舞台上很活跃~
  *《一块红布》,老崔没再蒙红布,已经铿锵的小号solo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大概是这个晚上最野的,几千观众大合唱
  *《舞过三八线》一群朝族的伴舞,舞台上的雪花,尤其大概五个孩子的伴唱,再尤其那个最小的小小子,很摇滚。
  *《滚动的蛋》背景有着抽象的MV概念,一个蛋在滚动着,有时滚成了心,老崔说:鸡蛋碰石头是不行的,但滚动的蛋如果生出来东西,碰什么都行了。大概这意思。
  *老崔说:红旗下(动词)的蛋,什么下的什么,好象大家认为“阳光下的梦”是说白日梦,其实,“阳光下(动词)的梦”是真实的梦,原来这场音乐会名字是这个由来,一个文字游戏。对了,唱了一首新歌:《阳光下的梦》
  *《超越那一天》,老崔和鼓手贝贝精彩的对唱,可能由于贝贝的Mic问题(竟然出现啸叫),感觉没有在上海和深紫同台时的干脆。不过总体音响很成功。尤其古筝、古琴的表现力很好
  *最后返场的自然是《一无所有》大合唱,然后接了个《不是我不明白》,好象改动了一个字,原来是:二十多年来我只学会了忍耐。。。现在改成了:四十多年来我只学会了忍耐。。。。

  总之,老崔很敬业的职业精神,很严谨的音乐作风,为摇友们带来场很精彩的摇滚演出,或许象老崔说的:也许十二年后,我们还在这个舞台上表演,而你们,可以拿着今天的票根再来!

     祝老崔这面摇滚的旗子多下些蛋,下些梦!

音乐会图片(抱歉离得太远不是清晰,希望大家能感觉一下氛围):

(0)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