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去看了skylark的演出(哈尔滨站),今天终于被我整理出来了

演出前
演出时间是2008年1月17日,地点在阿伦故事酒吧,我以前是不知道这地方。为了这次演出我可是准备充分,已经把skylark的每张专辑都听过了,而且早就把各个乐手的名字熟记于心,主唱Kiara ,吉他手Fabrizio “Pota“ Romani,贝司手Roberto “Brodo“ Potenti ,还有乐队的核心键盘手Eddy Antonini,鼓手不知道,因为不是固定成员,海报上也没他。演出定为下午2点,我是12点半到的,本来以为比较晚,但我发现我们仍是第一批,这时还不让进,乐手们在试音。门口有卖CD的,50一张,skylark的8张和Eddy的个人专辑1张。我买了一张skylark2004年的wings(早就预谋好了,我最爱听这张),还有更实惠的事–每张票返20元,这样就等于我们花了20元看的演出,简直快赶上免费了(偷笑)。来的人约有100多,人少也是好处,可以容易地站到前面,而且这个酒吧有2楼,会分走一部分人。检票时由于我和检票的人认识,于是先把我们的检了(呵呵呵,认识人多确实好),我们成了第一批入场的观众。里面有一些座,除了极少数人,大家都站着,我前面有一排人,演出前吉他中国的老总(简称吉总)和七正音乐学校的校长苏显峰老师已经和大家说了,演出时不许拍照和摄像,而且说在昆明和深圳都发生了有人拍照而罢演的事。所以演出时我没有拍到任何照片,实在遗憾啊!!!!

演出前半段
2点多演出开始了,乐手分两排,后面左边是鼓手,右面是键盘,前面中间是主唱,左边是吉他手,右边是贝斯。吉他手比海报上的可爱多了,戴了一顶棉帽,整个演出过程中他都一直保持着微笑,主唱长得比海报上照得好看,贝斯手比想象中还要壮,加上他拿的那把巨大六弦贝斯,很有视觉冲击力,但鼓手更胖,和贝斯手加起来估计将近500斤(顺便说一句,鼓手和键盘手都穿了Iron Maiden的T恤)。音乐一响,观众中立即伸出了无数的\m/,(但也有一些女的做的是_\m/),呼声不断,气氛非常热烈。刚开演时鼓特响,甚至听不见主唱的声音,但马上就好了。前面唱的歌都是07年新专辑的,开始来了2首猛一些的歌,大家好好甩了甩,这时我脖子已经疼了。然后他们唱了几首柔歌,包括翻一首万圣节的my soul什么的(好像听过,我没怎么听过万圣节)。然后继续比较power的歌,抽空主唱介绍了乐手,我听鼓手好像叫Fine。
意外
正当大家无比亢奋时,意外出现了,在哪首歌时我也忘了,因为来得实在太突然了,Eddy突然停止演奏,跳出来,大叫着“Give me the camera,I want the camera!!”我们立刻反应过来是有人拍照被他发现了。演出中断,现场陷入一片混乱,大家都在谴责这个**,吉总让苏老师出去找那个人,但是好像跑了。Eddy比划着手势,好像意思说只给我们3分钟,把那个相机拿回来,我们都很着急,真怕不演了,演出到现在才进行了不到40分钟,这时我看看到鼓手好像都要拆鼓了,我心都沉到胃里了,乐手们就在旁边一边交谈一边等着处理结果,Eddy很生气,我还听到他说“I want stop it……”。这时我的心已经沉到膀胱里了,鼓手的情绪也不太好,其他人倒是没啥,尤其吉他手还在说说笑笑。唉!谁让键盘手是老大呢,这个乐队他说了算。这时台下“Sorry”的声此起彼伏,我喊了一句“Don’t stop it”,吉他手和鼓手听见了,同时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这句活可能多少起到了些作用(嘿嘿嘿)?乐手们看样子在商量是否该继续,主唱还指了指我们说“But for those fans……”似乎在劝Eddy,这让我觉得还是有戏的。过了将近20分钟那个人还没抓回来,看来是真跑了。主唱走回台前对我们说了一堆话,大意是演出继续,我们只为你们演出,除了刚才那个家伙,这下大家更热情了,狂呼乱叫。

演出后半段
下面鼓手一边转起了鼓槌开始了鼓的solo,现场看鼓的solo真爽啊,光速般的击鼓配上闪烁的灯光,把我们都震傻了,浑身的血液仿佛倒流。接下来,他们翻唱了Knockin’ on heaven’s door,掀起了全场最高潮,这首歌大家可都会唱,歌声响起的那一刻,我眼泪都留下来了,谁让是这么感人的歌,激动得我都有点忘词了。然后他们再次开始唱起了07年新专辑里的歌,像the scream,dying inside,the heaven church等等,演出一直保持着很好的气氛,Eddy的情绪也有了好转,时有吉他手过来和贝司手互飚,而且唱柔歌是观众都在下面打拍子,在临近结束时翻唱了万圣节著名的Future World,这首歌还真没多少人知道,会唱的也不是很多,我也只会几句(就是副歌那块),他们倒是以为我们都知道,所以效果肯定没有预期好,一个遗憾。这时演出已临近尾声,再唱了2首歌后,宣布演出结束,我们知道,让他们返场的时候到了,我带头在下面高喊乐队的名字,还有很多人在喊“one more”,于是他们终于决定再来一个,加歌了,竟是acoustic版的living on a prayer!!!这个会唱的挺多,又掀起了高潮,我们都喊破了嗓子,唱完后我们还是不依不饶,主唱说这次是the real last one,他们唱起了2001年专辑The Princess’ Day的同名主打歌The Princess’ Day,这是男主唱时期的歌,非常好听,再听女主唱唱也是别有风味,挺不错(还是更喜欢男的唱的),这首歌使演出落下了帷幕,然后就是签名与合影时间。

签名与合影
演出结束后终于让拍照和摄像了,大家早就憋不住了,掏出器材狂拍狂录,最开始说可以向每个人要一个签名,但快签到我时吉总又说乐手太累了,只能签一个,但这根本管不了我们,得着机会就接着签,我让他们每个人在海报上和歌本上都签了名,但是总感觉意犹未尽,于是又重排了一次队,拿了一个本子,又每人签了一个,这次算心满意足了。签名结束后是合影时间,但是Eddy不知怎么的离开了,是有别的事还是受刚才的影响不想照,我们也不知道,这时大家都去和剩下的乐手合影,我也去照了两张(必须的),然后照完的观众开始陆续离场,他们大多数能和主唱照就满意了,但是我就想和一直没出现的Eddy照,因为他是乐队的核心,就在没剩几个人时,苏老师和吉总说该结束了,这可把我急坏了,不和Eddy岂不是太太太太太……遗憾了,这时,Eddy突然(或者说终于)从楼梯上下来了,他走到了合影处,这时也就剩十个左右观众了,我立即冲上台找他照了一张,然后我后面的一位找他照了最后一张,我就成为了2个与Eddy合了影的观众中的1个(美坏了)。这次是真结束了,我就走了。

演出后

今天的收获还真是大,每个人2个签名,还有合影和一张原盘。演出时鼓手撇了鼓槌,吉他手撇了拨片,我历尽千辛万苦从别人脚底下抢到了拨片,演出后正当我拿着拨片炫耀时,迎面走来一个拿鼓槌的……

后记

在签名时我还问了Eddy和Kiara各一个问题,问Eddy的是“ Belzebu是什么意思”,因为我总从他们的歌里总听到这个词,Eddy向我解释说 Belzebu是一个魔鬼,然后后面的一堆话就是他给我解释这个魔鬼的具体,我也是没太听懂。演出时我真不知到该做\m/还是_\m/,但Kiara在台上做出了_\m/,于是我也就把手势换成了_\m/,所以我问她的就是为什么做这个_\m/而不是\m/,但她回答我好像是哪个都行,她说这只是个symbol,there is no reason……
这场演出使我感觉是真正看到了“国际化”的演出,演出过程中当鼓手打出强劲的节奏时,观众会和着节奏一起喊,当唱起慢歌时,观众会自发的或在其他乐手的带领下一起打拍子,而且还有国外的演唱会中常见的主唱带头唱有旋律的“哦————”唱然后观众一起跟唱的场面,和主唱说“Do you want some more?Do you really want some more?”然后观众狂喊“Yeah——!!”的场面。

演出后遗症

脖子疼,腰疼,嗓子哑了…………
反复听skylark的所有歌,整天满脑子都是“Rainbow in the dark……”

 

www.guitarchina.com/skyl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