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中国论坛dtfanswang原创,转载请注明]

Dream Theater的各种Official Bootleg,读着内页中Mike所写的介绍,感触颇多。

    DT能有这今天这样的地位,决不是仅凭着自身的天赋与死忠乐迷的支持就能达到的。丰富的人生,对生命的热爱与感悟,对音乐几十年如一日的炙热情感,对现场表演的疯狂痴迷,等等等等,这一切构成了他们完整的音乐美学——音乐除了用耳朵听外,更应该用大脑去思考,用身心去感受,这才能体会到音乐整体所承载的意义。

    进入正题,说一说Dream Theater音乐生涯的三个重要的困难期,正是有了这些困难,有了克服这些困难的决心与毅力,才有了现在的Dream Theater。



一、1989 – 1990

    第一个困难是在89-90年这一段时期,在首张专辑不是很成功的情况下,他们急需调整阵容,想换一个更加适合DT风格的主唱,可是就是这个对主唱的甄选过程让他们身心俱疲。他们在数量众多的应征者所送来的demo中挑选了好一阵子,最终确定了一些候选人选,为他们每位都录制了DT歌曲的演唱demo,可惜没有一位理想的,不是嗓音不适合DT,就是舞台表现能力差。在这段难受的过程中,他们写下了很多的纯演奏曲。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年多直到91年,一盘由加拿大寄来的demo带才使这个问题峰回路转,他们终于找到了James。或许James不是最好的歌手,但却是最适合DT的歌手。

    这之后他们还面临和首张专辑唱片公司的矛盾和争执,经过一系列令人心烦意乱的解约谈判,在朋友的帮助下最终他们加入新的厂牌ACTO Record。


二、1994
    Images & Words的发行与成功的世界巡演给几位成员们带来了喜悦,但是有一个人却总是闷闷不乐。回到录音室后这种情况更加明显,他经常在排练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默默地弹奏着键盘,他就是Kevin Moore。kevin一个人默默地创作了一些作品,这些作品的风格和DT相差甚远,MP和JP听了这些demos后,还是希望选一首录进新唱片中,于是他们选了Space-Dye Vest,并作了一些改编。从这首awake专辑中的尾曲中,我们能够感受到Kevin强烈的个人风格,虽然这是一首我很喜欢的作品,但客观上讲确实不太适合DT的整体风格路线。

    专辑录完后kevin决定离队,这令MP、JP和JM大受打击。kevin是自从Majesty时代就加入的成员,和他们三个一起熬过了最初几年的创业时期,艰难困苦都一起走过来了,但是现在乐队走上成功的正轨,他却要选择离开,这令他们三个在感情上有些无法接受。有句话说:可以同甘苦,却不能共享福,就是这样吧。

    另外,kevin是DT音乐生涯中唯一一位因为音乐理念不同而自主离队的成员,其他离队的成员说白了都是被开除的。

    所以仔细听听awake专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会有The Silent Man(沉默之人),6:00(歌词由kevin所写,在文字背后隐藏的是他选择退出的心情),Space-Dye Vest(阴郁的忧伤情绪的体现),等等。。。


三、1996 – 1997
    95年DT将Derek Sherinian招入填补Kevin离队后的空白,同年他们发表了历经6年写作修改完成的史诗巨作A Change of Seasons。进入96年,又发生了一系列变故。

    首先是唱片公司的问题。几次更换唱片公司,从ACTO来到East West,又从East West换到Elektra,频繁的更换、签约、谈判、解约使得他们很难着手进行新专辑的计划。同时,唱片公司对他们的创作也开始干涉,希望他们能够作出一张“单曲式”专辑(就是每首歌都能去打榜的专辑,说简单点就是让他们整得流行点),并希望他们能够再写出Pull Me Under这样的歌。Pull Me Under曾是他们成功的开路石,但现在却成了他们的负担。他们不想这样重复自己,于是在排练室里开始写新歌。

    紧接着是经纪人的问题。DT的两位经纪人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和冲突,为了使乐队事务顺利进行下去,DT不得不在这两位和乐队关系都很好的朋友中间选择一位,让另一位离开。这是一个艰难而又难过的抉择,用mike的话说,那就像是离婚的父母逼迫孩子不得不选择跟谁过的感觉。

    随后家庭灾难降临。mike的祖母去世了。mike的母亲死得比较早,他一直把祖母也当作自己的母亲看待。祖母一直很支持他做音乐,最早Majesty时期他们录demo用的四轨录音机还是祖母给他的。这样一位亲人的去世给了mike很大的打击。不幸还没有完结,JP的父亲在96年初因癌症去世,母亲随后也去世了。JM的父亲去世。。。不断地亲人去世令成员们陷入难以名状的悲痛之中。

    他们将这些全部的困难与悲痛,都在音乐中作了了解。在新专辑准备期,他们每周5天都窝在录音室里写歌排练,如此强的密度使得他们写出了两张专辑长度的素材。其中包括最初版本的Metropolis Pt.2。歌迷们在听了Images & Words中的Metropolis Pt.1后,总是问他们Pt.2什么时候出,于是DT写了最初的这个无词版本——1首21分半的纯演奏曲,那时他们还没有决定将这个概念延伸成一张完整的专辑,那是后话了。可惜准备了这么多歌,最终专辑长度有限,没办法只能抛弃了很多歌,后来这些被抛弃的歌也出现在DT的单曲专辑或演唱会中,比如Raise the Knife,Speak to Me,Cover My Eyes,The Way it used to be等。

    专辑提上日程后,他们又经历了几次寻找和更换制作人。他们看中的第一位制作人没有答应为他们制作专辑,第二位同意了,但最终又因为唱片公司的干预而没能合作成。最终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Kevin Shirley,Kevin Shirley在看了DT的演出后同意为他们制作唱片。

    在制作期间又发生了内部矛盾,唱片公司安排旗下艺人Desmond Child与DT合作,改写DT的作品You or Me,Mike不想同意,他受不了乐队以外的人来对他们的作品指手画脚,但是为了新专辑能够顺利发行没有办法,于是JP飞去佛罗里达去和Desmond Child合作,而Mike则在录音室里难过地等待。结果等回来的作品还好改变并不大,可惜中间少了一段mike特别喜欢的旋律,并暗讽式的改名为You not Me。mike还是喜欢原来的版本,对于这次的事直到现在提起他还耿耿于怀。

    最终在乐队集体的努力,以及制作人Kevin Shirley的细心工作下,Falling into Infinity这张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专辑才终告诞生。

    现在再听这张专辑,我才能够真正感受到,围绕着整张专辑的悲痛忧伤的情绪以及风雨交加的意境。听听Take Away My Pain,这是JP为去世的父亲写的歌,在现场听来尤其感人,歌词也非常美,在父亲的葬礼上JP朗诵了这首歌词。还有由JM写词的Trial of Tears,也是首缅怀父亲的歌。看看歌词It’s Rainning, Rainning, Rainning Deep in Heaven…掉落到天堂深处的哪里是雨,分明是眼泪。

    经历种种磨难和痛苦诞生的这张专辑,现在听来是那么地优美动听,让我的心绪也随之进入风雨之中,体会彩虹是多么地来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