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吉他中国负责人姜总做客蔚科科技珠海总部,对蔚科赵总进行了特别独家专访!

采访视频请点击下方链接:

吉他中国特别专访蔚科科技赵总 ——上篇:企业产品篇
https://v.qq.com/x/page/l3210gxtf1e.html

吉他中国特别专访蔚科科技赵总——中篇 企业文化篇
https://v.qq.com/x/page/s3210mk34rg.html

吉他中国特别专访蔚科科技赵总 ——下篇 企业文化之艺术家篇
https://v.qq.com/x/page/p3210z3ouv5.html

专访稿全文:
吉他中国参观蔚科科技珠海总部 特别专访蔚科赵总 传递蔚科文化

11月16日,吉他中国负责人姜总做客蔚科科技珠海总部,对蔚科赵总进行了特别独家专访,同时在蔚科市场部刘强经理陪同下参观了蔚科总部, 让我们一起走进蔚科。

吉他中国(以下简称吉):
大家好。欢迎来到吉他中国工作(访谈)室,第一次来到蔚科总部,我们有幸邀请到蔚科赵总为大家介绍一下蔚科。

蔚科赵总(以下简称赵):大家好,我是蔚科科技的老赵,非常高兴能以这样的方式跟大家见面。

吉:蔚科可以说中国乐器领域举足轻重的企业,旗下拥有小天使、纽克斯,还有妙事多很多品牌,横跨效果器类、电鼓类、电钢类、节拍器、调音表等多个领域,但是很多消费者还是只关注小天使,我们也希望赵总给大家介绍一下蔚科到底是什么样的,蔚科的领域到底有多大,蔚科的文化概念到底有多大?

赵:姜总太客气了。举足轻重,其实真的还谈不上,但是蔚科的历史确实还是比较悠久了。

大家知道我们是中国最早做节拍器、电子校音器的厂家,迄今为止也有二十二年的历史了。那么大家知道最早的时候,调音器也都是被日本、韩国所垄断的。精工、包括韩国的英特利,蔚科的出现之后,改变了整个调音器的行业的一个局势,那么到现在为止,我们依然是在世界上做调音器,最大的企业,占有率第一。虽然由于手机软件的普及,整个调音器的使用率下降,但是我们依然还是最大的。

节拍器呢,当然我们也是最早做电子节拍器的中国企业,我们也是中国国家节拍器行业标准的第一起草人,这个是我们起家的两项产品。

那么走过这么多年,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公司最重要的品牌现在已经转向电声,NUX品牌从2005年到现在已经15年了,从最早就开始做数字效果器到数字音箱、到电子鼓、到电钢、再到无线传输、到声卡类的音频类的,是我们现在整个公司里边的最支柱的产业,也是我们投入精力最大的。那么在NUX品牌当中,我们认为目前取得一点成就的,主要还是在数字效果器方面。我们做了15年,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团队,现在所做出的产品,包括我们最新推出的MG300,或许你马上看到还有更好的,我们认为能够代表中国现在最高水平,这个也是我常跟我们中国乐器协会领导或者我们的消费者所说的。 在数字效果器这一块,蔚科再加上中国还有另外一两家企业,我们的技术水平,和所做的产品,应该能与很多国外的知名品牌相抗衡,这在10多年前也是不可想象的,这是我们目前觉得最引以为自豪的地方。

其次在电子鼓类,我们也做了有接近10年了,那么通过逐年的积累,电子鼓方面,我们认为现在也具备了一定的一个竞争力,也是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发力,在进行研发的产品。

吉:蔚科科技荣获了2019年珠海市文化产业协会 “文化特色企业奖”,我们也看到近年来蔚科在文化领域的开疆拓土,签约众多音乐名家出任代言人、各种产品全国推广活动,在文化建设上总是层出不穷,对于蔚科文化建设,作为掌舵人,您有什么布局?

赵:这些全部来自于以整个公司的一个方向,公司的定位,您所说企业文化当然可以说你有什么愿景,你要做多大的口号,但是其实企业文化里边最重要的就是你公司的方向是啥?你往哪里走?你以什么为定位?蔚科是走这种技术流的,是以自主品牌为定位的。

我一直跟大家所说,我们不是一个加工厂,不是什么来了我们都做。所以大家可能看到我们在品牌推广方面,一直是在投入很大力量,投入很大的资金,在做这方面的工作。那么为什么?因为我一直认为只有把品牌树立好了,你才有稳定的未来。做OEM不是蔚科的方向,要做品牌,最重要的还是产品,没有产品做支撑,你的品牌怎么树立起来?所以产品的研发是第一重要的。

产品的研发就来自于什么?你的研发团队,核心团队的稳定性,这个也是蔚科现在比较看家的地方。你如果去我们的技术中心可以看到,从孟总到下边的研发工程师,我们有很多人都已经在公司超过10年,10年稳定的研发,通过10年的积累,很多人都已经到了很高的一个段位的水平。那么再有这个里边研发不能缺项,比如我们NUX的产品,电声的产品,除了最简单的外观设计,结构设计,以及最重要的电子部分的设计。电子部分就包含很多,你的硬件的平台达到什么稳定,那么你做算法的,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算法工程师的发挥,你的产品无论如何做不出好的声音,逼真的声音。比如我们现在做的MG300效果器,我们所做的一些模拟音箱的/模拟一些效果器的算法,那么确实能够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
这些都有赖于算法工程师的水平,这是第一类。第二算法工程做好了,可是你做一个嵌入式的,如果你没有这样的高手,你也完不成。嵌入式完成了,现在又是一个网络时代,我们要加入APP等上位机软件,所以整个它是一个整体的结构,缺一不可。这么多年来我们对于研发方面也是非常重视。整个蔚科每年销售额的大概在8%左右,都投入在研发里边了。

所以您说企业文化,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我们怎么样让一群有理想的年轻人汇聚在一起,同时大家很开心,能得到很好的收入,做出很好的产品。我们这个行业和别的行业有一个不同点,就在于不完全是赚钱,是在快乐当中能赚钱,在你的爱好当中能赚钱,这也是我所追求的方向。

吉:你所说的蔚科的孟总,其实在吉他中国论坛也很鼎鼎大名,在论坛也超过15年了。所以说也都是从文化的才进军到这个领域。 我们也知道蔚科在2019年珠海市文化产业协会获得文化特色企业家,这个就是咱们蔚科在珠海企业文化也是很响当当的,能介绍一下奖项和在珠海的一些发展,咱们企业文化。

赵: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珠海的高新区,这也是珠海市政府下属的唯一的一个政府办的高新区,很多高新区技术企业都在这一带,那么高新区政府对我们也很重视,为什么?因为我们在这一片里边唯一一个做文化的这种乐器,其实无论哪一个地方等人的物质生活到一定程之之后,大家都关心的还是一个文化类。所以这么多年珠海高新区的政府,还有我们珠海的文化产业局也都对我们也非常重视。因为我们在全球各地,我们的品牌的推广,我们的产品的推广,都是有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能在珠海扎根,也还是得到了政府的相关的各方面支持,一些资金的支持,还有一些政策方面的支持。所以我们觉得品牌的建立,一个文化的延续,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也需要有一个当地的土壤,这也是我们来珠海在这扎根的重要原因。

吉:您说的刚才在文化建设方面有大量的活动的支持,还有签约很多艺术家,比如说像陈磊,最近签的陈建宁——飞儿乐队的,还有张嘉曦、莫思旖,您怎么对于怎么看对于你蔚科签约这么多代言人艺术家,其实在您这方面也是一个文化的拓展,这方面你有什么布局和构想?

赵:我们这个行业不能是像过去老话说的“酒香不怕巷子深“,你这酒香一定要靠传播人把他带出去,这也是行业的一个特点。 比如说您姜总吧,也是一个文化的传播人,这也是我们在不断的邀请一些国内或者是海外一些知名的艺人合作的原因。那么从另外一方面来讲,也是我们的产品逐步的做好,很多人他愿意和我们进行合作,包括您所说的刚刚签的陈建林,他以前是飞儿乐队的主要键盘手,包括之前我们合作多年的陈磊、张佳曦等,那么大家是相互促进的这么一个过程。产品做好,需要有这样知名的艺人帮我们把它带出去,宣传出去。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吉:咱蔚科应该是国内电声类代言人最多的,也是最棒的。像蔚科的代言人也跟吉他中国有很多互动,像19年我们做了陈磊的纽克斯巡演,20多站/效果非常好。 也感谢赵总对吉他文化的推广,其实我们为什么跟蔚科合作这么深入?蔚科也一直在做文化推广,像你说吉他中国也在做文化推广,所以我们同时走在一条线上的,这就很好。因为像你说的做产品,它就是个产品,但是跟文化结合的可能前景布局会更广阔,蔚科在未来的文化你又有什么构想?

赵:还是那句话,首先把产品做好。 第二,把这些热爱音乐的这群年轻人,或者再下一步年轻人能团结在蔚科的旗下,比如说我们今天在场的我们一些摄像师也都是非常热爱这个领域。第三,加强与各方面的合作。吉他中国我们合作很多年,这么多年对我们品牌的宣传也做了非常大的帮助,我们也是非常感谢姜总,非常支持我们的活动,最主要就是说你要用心去投入这件事情,要坚持不懈。所以我觉得在这个状态下,蔚科是有前途,是能够做成百年老店。

吉:必须的。 然后今年疫情众所周知,但是蔚科还是一马当先参加了广州乐器展、上海乐器展,而且在上海乐器展,特别酷还做了陈建宁的发布会,还有潘高峰的演示会,还获得了新产品奖 MG300。您怎么看?为什么在疫情时代很多厂家都有点颓势,但是蔚科始终给人感觉气势如虹。

赵:任何事物都是螺旋式上升的。当你看低点的时候,也许高点就在眼前,是的,今天因为疫情对整个大环境影响很大,特别中国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国内主要是一些靠培训来带动整个行业的,当培训都关闭的时候,行业处于一种停滞状态。

从五六月份开始,疫情也逐渐好转,所以上海展我们依然决定还是参加,也是表明我们对未来的一种信心。我们也认为明年会更好,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要能看到光明。我们基于这样的一种理念参加上海展,总的来讲还是不错,我们国内也是很多的代理商客户都前往上海,同时从一个大的环境来说,明年美国的NAMM SHOW取消,德国的法兰克福展现在也走向一个颓势,那么也只有我们上海展是最强盛。所以这是我们要参加上海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吉:您刚才聊到NAMM ,还有德国展,我记得蔚科几乎从来没缺席过,那么对于海外海外参展您是怎么看的?

赵:说句实在话,这几年德国展在萎缩,但是NAMM展还是不错的。今年初的时候我们也去了,就在疫情还没来之前。整个NAMM展的情况跟去年比,他是很多,也就标志着整个北美一带的经济状况,美国经济在变好。
那么这次疫情之后,出乎我们预料的是整个海外的生意非常好,不是下降。是大幅攀升,那么也反映出我们这个行业的一个特点,经济不好的时候,大环境不好的时候,我们小环境不一定不好。所以海外市场我们觉得会越来越好,特别我们品牌,现在越来越被很全世界的人所认可,这种认可主要来自于产品,第二来自于你的推广宣传。所以我们觉得蔚科明年的状况会更好。

今年的状况说实话,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整体会超过去年。然而在今年1~4月份的时候是不可想象的,今年1~4月份觉得今年可能要拦腰折断了,但是实际上会超过去年。所以整个我们电子乐器这个行业,在中国在世界,我们认为前途是光明。

吉:作为中国乐器协会的单位,我们公司也是,蔚科也是。而且今年乐器协会改组,您荣升为乐器协会副理事长。 我也了解到,咱们蔚科跟乐器协会中国乐器协会有大量的合作,您怎么看待企业和这个行业领导协会之间的合作?这是一种什么关系?

赵:其实我上一届就是副理事长,这一届我又继续担任副理事长。
刚才在采访之前我跟您说,本周五我们预计协会理事长王世成会到我们这里来,其实中国音乐协会因为它是整个国家级的这样的一个协会,起到了企业和政府企业和院校之间的一个桥梁。王世成会长这几年来对整个的乐器行业也非常的重视,他也一直想把乐器当做一个标配,走进千家万户。当然不一定是吉他,也可能是钢琴或是电子鼓其他乐器,成为每家的必备。

所以乐器协会这几年对于我们给予了很多指导性的意见。比如企业在困难的时候,今天疫情上一站或者一些其他的政府方面的协调,做了大量的工作。

还有一点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资讯方面,因为有一个专门的数据库来提供给类数据,比如说海外国内进出口数据等等,每年都会有一个中国乐器的白皮书。所以我是作为乐器协会的副理事长,为什么是作为副理事长?因为我们是代表电鸣这一类的副理事长单位,所以我才能成为副理事长。也就是说你在整个乐器的行业里的某一个分支,你是具有代表性的,那也是对蔚科的肯定不是对我个人,如果蔚科产品做的很差,我也没办法做成副理事长,(吉:而且蔚科也是中国乐器50强对吧? )如果从单单从制造业来看,我们大概能进前10,整个状态,因为所有的50强还包含了很多销售和代理公司(吉:对。还有蔚科自有品牌,也绝对在10强以内,其他都是代工的多,对吧?)我们是坚定不移的走自己的平台。

参观组图:
蔚科科技珠海总部

蔚科市场部刘强经理介绍产品

蔚科科技展厅

展厅签名墙 留念

蔚科大厅

蔚科科技技术总监孟总 吉他中国元老会员

录音棚

车间一览

吉:感谢赵总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天我就赵总聊的一气呵成,感谢赵总接受我们的采访,也祝蔚科越来越好,也感谢蔚科对吉他中国的支持,对中国吉他文化发展和推广的支持,我们也希望在未来携手蔚科,做更吉他文化,还有鼓文化在中国的推广。谢谢赵总。

赵:谢谢 吉他中国。也希望中国品牌响亮世界,蔚科愿尽力添砖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