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这个纪事拖了这么多天,就知道有多累了,象梦醒来的时候,置身于空旷的剧院,昨日依旧在。

追述梦剧院的执行过程,得从ARCH ENEMY结束之后,本来大敌之前,就有投资商看好梦剧院,那时已经有了初步接下来的计划;但随着ARCH ENEMY的再次失败(依旧是赔钱),投资商撤走,所以梦剧院还有NIGHTWISH 一并落到吉他中国和《现代乐手》的肩上,这是第1有苦说不出的事。

而且,在此期间GC还独立还接了1月11日的Dark Tranquillity和1月中的Skylark中国巡演,11日的沉寂黑暗的现场证明了音乐会的
成功,但Skylark的巡演耗费大半精力,这是后话。

回到DT北京音乐会,既然接了,只能硬头皮上了。

首先是场地的选择,因为AE场地出现的问题,GC和MP的魔菇刚发芽就受到质疑。但环顾偌大的北京,2000人以内的场地何从去找,5000~8000人的场地又不现实,重回海淀展览馆,那只能从硬件上下功夫,于是和现代乐手老蒋几次去南3环,再买了1万多的布,而且场馆对面的布是双层的,另外找了声学设计师,又花了1万多制造了两个大吸音柱子,相信NW、DT现场在C区的朋友可以注意到角落里有两个大环形柱子。而音响设备全部采用线阵列,每边6个线阵列,一个线阵列的价值就是一辆帕萨特!于是我们笑称每边挂了6个帕萨特!

理论上能做的,我们全部去做了,为了万无一失,在元旦期间推出了“魔菇音乐节”,其实最大目的就是测试音响,而事实上,证明了对海淀展览馆的音响改造取得了初步成功,当然,也付出了几万元的代价,相信还没哪个演出需要花钱先测试音响的。

回到梦剧院的音响问题,没有一个国际大牌乐队会对音响要求简单,包括灯光。所以,1月22日的DT北京音乐会的设备可以说按照DT需求准备的,这点《现代乐手》的秦彤与乐队进行多次沟通,对于DT的苛刻要求,我们可以说做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中国台湾的摇滚帝国陈征先生已经在台湾举办了3次DT音乐会,对于DT的设备要求了如指掌,他说:能满足70%花费就不菲了,而且可以鼓动梦剧院接受;但北京因为第1次接DT,可以说满足的小心翼翼,比如DT要求的D5调音台,全中国只有1台,我们花了1万租来,现场却没有使用。而灯光的花费就将近10万,这大概是金属演出花费最多的了。如果不满足DT的设备要求,随时可以停止演出的。

但对于现场的声音调制来说,却不是中方能控制的,对于一些网友音乐会后反映的音响效果,这应该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者的问题,DT的制作团队达10人之多,而且,这个制作团队是MEGADETH的制作团队(而现在MEGADETH的制作团队是DT去年的,很有意思的调换),制作的水平绝对应该是世界一流的。来自台湾摇滚帝国的DT北京助理WILLAMS作为一个有着12年的SUPER DT FANS,对这次音乐会的音响评价极高“层次极好,尤其是JP,达到了完美,而JM的BASS和鼓声咬得特紧密”,而且他推崇C区效果最好,其他如唐朝老五在A区,不断的竖大拇指,虽然个人感觉DT的声压级不如NW(21日晚的演出),但DT的音响层次如此清晰,在各个位置都能感受其美,相信调音师的水平绝对不是一个两个人的否认的了的。

现在回到事件方面。

22日早7点将NIGHTWISH送到北京机场,就回到宾馆,处理更多准备工作(主要是赠票、媒体等问题),然后现代乐手老蒋在场馆疯狂的忙着。下午4点半,乐队从宾馆才出发,而那边音响工程应该都已经没问题了。JM第1个下来,少言寡语的样子,因为其他人还没下来,他也不惧寒,拿着BASS就到外面等车,然后JR、JP等陆续下来了。于是上了中巴,经纪人突然说乐队要吃麦当劳,而且十分钟内要,这下晕了,就怕乐队临时变化,这车在长安街上去哪买麦当劳,于是往前走到翠微,有KFC,可是不能停车,于是和经纪人下车,买了KFC,然后走了10多分钟才追上车,于是乐队开始吃KFC,车也因此赶上了下班高峰,到场地已经5点半多,小事休息后,乐队开始走台。

而6点多开始,场地外,观众就开始排队,大概6点半就排了100多米,外面寒风凛冽。本来打算争取7点入场(NW是6点50),但DT的投影仪出现问题了,与DT技师沟通,不修好,坚决不放人,不修好就不演出了。于是从7点多就开始在场外维持秩序,1遍遍的通知大家不要带相机、DV,排队等待,和大家一起在寒风中等待。 大部分DT迷很理解和支持的,而部分(尤其是女的)措词严厉的质疑,说话的语气比寒风都冷,真是顾客是上帝,买了张票就是大爷(何况好多应该是赠票)。然后队伍越来越长,实在没说的了,就开始侃DT的小故事,到7点半已经长得不能再长了,于是冲到展馆内,把DT经纪人拉出来,让他看看外面的FANS,告诉他大家在寒风中都等1个小时了,在他的通融下,开始入场,这是演出当天最大的问题,终于解决。

然后就开始演出了,一切都如大家所说的,具体演出过程就不描述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和感受,好与不好每个到现场的DT迷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取向。

演出结束后,没有象NW一样在休息室休息,乐队很快回到宾馆。

1月23日早6点到宾馆大厅,才发现不知道怎么有10多个FANS知道DT住这里,然后他们都等到了DT每个成员,每个成员都给签名合影了,或许这10个FANS是最幸福的,包括那两个来自蒙古的SUPER FANS。 可是自己除了请乐队成员签了1把GUINA吉他,跟JP合影了1张,其他都没有。最遗憾的是,在送机场的大巴上,环顾周身,没有一样可以签的海报或者纸,只能遗憾,然后在机场跟JP拥抱了下,希望有机会请他来中国做吉他演出。

其实,整个演出过程真的象场梦,来去匆匆。

而回顾整个演出,其他要说的问题:
1、赠票/蹭票问题:赠票和蹭票只差1个偏旁,是种巧合还是。。。合理的赠票都是应该的,但不合理的蹭票太多,回顾2004年GC和MP首次举办STEVE VAI北京音乐会,将近400张赠票,就是我们赔的钱;而这次DT的赠/蹭票也不少于400,在中国这真的是可怜或者可悲,但却没有办法,音乐会刚1开始,我和现代乐手老蒋就知道:这次又栽了。。。  不过场面还好,效果好,就可以了。
2、专栏杆问题:只是极少数,这个没出现大问题,但关于票区选择的问题,永远是个尊重的问题。
3、偷拍问题:因为排队时反复强调,现场偷拍的是历次演出最少的,但不等于没有,这里再重申下:你购买的是欣赏本次音乐会的权利,但你没有权利拍下这场音乐会,尤其是视频;当然正如后来在上海遇到的一位DT迷说:真正的DT迷哪有心思拍啊,光看都顾不过来了。

关于整个DT音乐会的总结:个人自我贴金的认为 还是很成功的,至少是顺利举办下来,没有出现任何意外,至于我们做得到底如何,时间会证明一切的。虽然金钱上再度失败,但要是为了金钱也没人会办这种演出。这次《现代乐手》的老蒋付出了很多,但愿别再象04年的STEVE VAI一样,搞得他1年都没心情做演出了~

所以在此感谢这些人吧
《现代乐手》和吉他中国的全体工作人员!这个团队执行了NW、DT音乐会
感谢现代乐手老蒋,设备的保障!
感谢秦彤,与DT的沟通保障了音乐会的顺利!
感谢陈征,首次将DT带到大陆!
感谢WILLAMS,全程为DT助理!
感谢毛元鹏,提供了宾馆的支持!
感谢迷笛学校张校长、迷笛演出公司张经理、三哥和迷笛所有工作人员!
感谢海淀展览馆鑫泰世纪周总、赵楠、张翼等所有工作人员
感谢晨声文化音响设备支持!
感谢所有到场的朋友!
感谢DT!

从1月11日到1月23日(包括NW上海),GC的经历也可以说是疯狂的,1月是金属月,那么我们就是铁人。虽然有时看到不被理解的言论,虽然很生气,但回到自己的家里,回到GC METAL论坛,看到越来越多的朋友越来越多的理解和支持,做金属演出何尝不是种乐趣,虽然这乐趣成本高昂,但金钱也有买不来的快乐。

休息3日,总结DT,再过两天又要出差,只能稍后总结NW、SKYLARK(这个故事更多),这些演出如果成为1种故事,又何尝不是快事?也希望以后再办金属演出的同仁有所借鉴。

演出完感慨太多,总结下来才发现没有多少,最关键的是终于可以轻松了。

但是,当MEGADETH突然有档期来华的话,你能不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