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中国论坛琴友无名之琴编译,转载转贴请保留编译者与出处!


连载十:
虽然住在公寓的那段时间里,乐队的创作力不断爆发着火花,但是乐队的生活却逐渐陷入沼泽。公司给的钱没三个月就见底了,公寓被房东收回,SLASH和IZZY成了需要每天注射才有点人样的瘾君子。尽管SLASH在拘留所被强制戒了几天,他和IZZY的区别也就是50步笑100步而已。这个时候乐队才猛然发觉找经纪人已经成了火烧眉毛的头等大事。

“我觉得特别对不起TOM。他从始至终对我们抱着最坚定的信心,而我们却是这么一帮子自我毁灭的怪胎,而对于他的支持,我们的回报就是成天吊儿郎当的瞎胡混。我们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经纪人和制作人也急坏了TOM,因为如果我们不成功,他的饭碗也砸了。”

TOM唯一的保险就是签乐队的时候,他们有几首非常不错的歌。节约时间不废话,总之最理想的经纪人制作人找不到,最后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有差不多的就凑合。在生活和事业压力的驱赶下,乐队终于是勉强在一间小录音棚完成了除了SWEET CHILD O’MINE以外所有后来进入毁灭欲专辑的曲子的样盘,其他还有NOVEMBER RAIN(最初的原版有18分钟长)和DON’T CRY。为了让乐队成员能够不被外界(主要是狐朋狗友)干扰,唱片公司把乐队搬到了远离好莱坞闹事区的LA东部新社区里的一栋楼里。说是远离其实开车就20分钟的事,但因为乐队没人有车,所以公司的隔离措施达到了一定效果。

“我有我自己独特的练琴方法,我从来不刻意的去爬音阶,我总是自己创作一些指法怪异又别扭的RIFF热手。直到今天我还是这样练习,我独创的所谓的‘练习’。”

“那天我就是在那捣鼓,IZZY坐在旁边,他突然对我瞎弹的调调感兴趣‘哎,那是什么呀?’‘不知道,瞎JB玩呗。’‘继续,别停。’他马上就把和弦配好了,DUFF和STEVEN也把鼓点和BASS加上了。就一个小时之内,我瞎捣鼓的小练习就演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AXL那晚一直都呆在他搂上的屋里(这是我前面漏掉没说的部分,总之这个时候AXL开始有点把自己和乐队孤立的迹象),但他对这首歌的贡献绝不比别人少。他就一直在楼上听着想着,一边听一边填词,第二天下午就完成了。歌词倾诉的对象就是他当时的女朋友,后来的老婆,ERIN EVERLY。”

“我们还是没有专职制作人,TOM就找到了业内有名的SPENCER PROFFER临时帮帮忙。我们已经排练过了SWEET CHILD,但是SPENCER听完了以后给我们建议,说歌曲最后的大高潮(就是AXL最后像京剧似的吊嗓子)之前应该有一个充满戏剧性的过渡段。我们完全同意,但是坐在那半天抓破了头皮也想不出怎么个过渡。”

“AXL就在那自言自语‘WHERE DO WE GO?(下一步怎么办/我们去哪)。。。WHERE DO WE GO NOW。。。WHERE DO WE GO?’”

“‘就是它!’SPENCER兴奋的说‘你就试试这几句。’”

SWEET CHILD最后的过渡段就这么写出来了。

再跳过一段,因为实在没什么有意思的故事:乐队终于找到了ALAN NIVEN当经纪人,ALAN说服了GEFFEN发了一张乐队的现场版的单曲专辑—LIVE LIKE A SUICIDE。单曲的发布总算是让TOM吃了一计定心丸,他相信在单曲的帮助下,会有优秀的制作人被吸引住。乐队也第一次从本地有名的重金属电台中听到了自己的作品,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连载十一:

“说过了,一签约公司就禁止我们参加任何商业演出。但后来同意了让我们演出几场,这样即维持了乐队的知名度又可以把我们一帮懒散的家伙组织起来。就说我自己,我还不清楚?如果手头没有真正严肃的事情去做,我肯定是成天混日子。我们就安排先去旧金山给朋友的乐队暖场,然后回来给TED NUGENT暖场。”

“突然间,在LA买粉变困难了。我和DANNY就为了搞点粉经常开着车在大街小巷转悠。就在我们第二天要去旧金山的前一晚,走运了,搞到了相当不少量的货。兴奋的不行,我把粉都装进了一个打火机里准备以后备用,打火机就藏抽屉里了。因为马上就要去旧金山,我从来都不愁在旧金山搞不到到最纯的“中国白面”,就想没必要自己带。”

结果到了旧金山,傻了。“演出之前我们约好了一个认识的贩子,直到演出开始那人都一直没露面。后来的演出经过我都不记得,因为演出从始至终,我脑子里就想着一件事:赶紧结束我好买粉去。演出结束后,其他成员都上了回LA的路,而我和IZZY还留在那,不搞不行了。我们就等啊等啊等,毒瘾的症状逐渐浮现,那个该死的接头人终于是出现了,但是他的货烂得不得了,P用也没有。我和IZZY恐惧的互相看着对方,因为我们清楚,再过不了多少时间我们就要“变身”了。”

已经到了第二天凌晨,没药,没辙。唯一的希望就是赶回LA,知道家里还有SLASH留着应急的家底。(打岔:你可能问,何必呢,在旧金山本地买不就完了?不行,吸毒贩毒的人都有经验,只和自己熟悉的人打交道。因为陌生人之间,买家不知道卖家的货怎么样,很可能就买了掺了脚气水和苏打的假货,花了钱还受罪。而且双方也不敢确定对方是不是警察装扮的陷阱,一不小心就进去了。所以,从安全和质量方面考虑,一般搞毒的人不会和陌生人打交道。在街边揽活儿的肯定没好货,有好货的贩子得靠熟人介绍才认识。打岔完毕)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俩个急红了眼的疯子在高速上开着车风驰电掣,愣是跑没了油都没发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中途耽误了一个多小时。油加满了以后以更快的速度往回奔,还真有点赶着投胎的意思。您还别急,越着急越是回不去,可能是瘾上来了注意力容易分散,一不小心就撞了路边的牙子,轮胎报废!真TMD无奈啊。“在路边换轮胎一点也不好玩,但当你体内的定时炸弹已经在最后读秒的时候,那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终于熬回了家,两个半人半吸血鬼的僵尸手挽手肩并肩的相互支撑着向着SLASH的房间挪动着。“瘾君子之间有种同志间般的情谊(此同志非彼同志),在一起HIGH比什么远大理想都更伟大。我和IZZY都成了最亲密的战友,一边爬一边勉强说笑着之前遇到的种种遭遇,隧道的尽头就在眼前。我打开了抽屉。。。我藏的粉全没了!!!!!”

SLASH赶紧叫DANNY询问,因为他是唯一知道SLASH藏粉的人。DANNY却结结巴巴说他也不知道。三个人把整个房子掀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这时候DANNY才又说是他拿的,但不记得放哪了。骂也没用,有粉才是王道,但就是掘地三尺也没有一点痕迹。急得SLASH只能去联络他在LA的毒源SAMMY,每10分钟就扣他一次(那会儿人还用呼机),整夜都没回应。。。

一直到第二天太阳当头照,离当天的TED NUGENT的演出只有几个小时。两个人已经完全“变身”了:不是痛苦的在地板上打滚就是抱着马桶不停的呕吐。还是通过朋友的朋友才终于联络到了贩子SAMMY,找朋友去和他接头。演出是7:30开始,别说表演了,没有药这俩人连路都走不动。直到5点钟,朋友才从SAMMY那回来。救命稻草终于到手了,两个人恢复了精神,“真TMD舒坦!操!”这时枪花第一次的大型演出很快就要开始了,别的成员都已经在等他们了。

“我们疯狂的赶到演出现场,3000人的剧场早已座无虚席。我们既没有演出人员证,也没有后台通行证,何况我们遭了一整天的罪,我们那邋遢的跟任何一个街边的小混混都一个样,保安肯定不会放我们过。没办法我们只能翻剧场后面的铁栅拉,倒霉的又把我仔裤上的扣子给刮掉了。那天的演出,整晚我都一直低着头看着我的裤裆,别让我老二从拉链里溜出来—-因为我从来也不穿内裤。”

“最后DANNY还是向我们承认,是他干光了我藏的粉,这事我永远也原谅不了他。他的行为差点让我们在其它人面前栽跟头。那个时期对于我们乐队来说太关键了,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剧场演出,我们终于从小酒吧和夜总会里冲出去了,我们在准备首张专辑,我们拥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歌迷,而DANNY的行为很可能就会毁了整个乐队的职业生涯。但我也明白,这就是海洛因—-它是魔鬼。它太诱人了,可以轻易的把好朋友变成睁眼说瞎话,背后捅黑刀的恶魔。我想吸血鬼估计也就是这个样子,一开始它由一层诱人的光芒环绕着,但它很快就变成了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满足的欲望。一开始你就这儿来一点,那儿来一点,很快的你就停不下来了。你完全被操控住,一点办法也没有。你以为你有选择权,没有—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它,需要它。在这种凶残的循环下,很快你就会发现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只不过是统计局统计数据中的一个数字罢了。”

再跳一段,讲的是演出结束后SLASH决定戒毒,在他前女朋友家里呆了一星期,完全的硬性戒毒,不是慢慢减少用量或靠其它药物替代,就是干干净净的不粘了,完完全全的体会戒毒的痛苦。别着急,因为后面有更有意思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