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若不是这次论坛升级,都不知道林老师“潜水”GC论坛多年!~  当TIFA版主私信说林老师无法登陆,才把林老师浮出水面~  于是赶紧约了个专访,林老师欣然应允。也很高兴完成这次采访,分享古典吉他文化,是吉他中国发展的幸事。林老师竟然2004年就注册了GC,元老级用户!让我们一起来一场吉他文化之旅,再次感谢林老师接受采访,感谢TIFA版主~—— 吉他中国创始人 小兵姜伟

林老师账户:

关于林仁建老师:

林仁建老师于1965年出生于台湾,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音乐系。

1993至1996年旅居乌拉圭及阿根廷期间曾与当代演奏派技法的掌门人卡雷巴洛(Abel Carlevaro)及其弟子费南德兹(Eduardo Fernandez)和伊萨克(Eduado Issac)习艺三年,可谓此派技法在台湾的嫡传弟子。

此外,林仁建老师在 1996至1999年赴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音乐系与Frank Koonce习琴,并以十分优异的成绩毕业。林仁建老师曾在台湾荣获许多吉他比赛首奖,包括台湾区音乐比赛、全国古典吉他大赛、台北Abel Carlevaro吉他大赛,另外亦曾赢得美国亚利桑那州Charles Margesun纪念比赛冠军。

吉他中国(以下简称GC)

Q1:林老师是从什么年龄开始接触到吉他?最开始接触的就是古典吉他吗?

林:在我小学六年级(1977)的时候,因受到台湾民歌金韵奖比赛的影响,开始自学民谣吉他自弹自唱,古典吉他是后来才接触到的。

GC-Q2:您是如何决心走上专业古典吉他演奏这条道路的呢?

林:大概自学民谣吉他不到半年,有一次音乐课李勤妹老师告诉全班:“有一位法国吉他家朱梅世界巡回演奏,下个月台湾巡回到桃园,在东门国小的大礼堂演奏古典吉他,老师手上有些票,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跟老师购买。”

“古典吉他? 那是什么?” 我十分的好奇且很感兴趣想去听,放学后兴冲冲地向父亲推荐全家一齐去听音乐会;没想到爸爸听我说要拿钱去听吉他演奏会后,十分生气破口大骂:“听什么吉他演奏会?浪费钱!吉他这种没水平的乐器,只有七逃囝仔流氓才会去玩!你给我好好念书就好,不要再提了!” 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听到吉他这么生气,心想可能是想省钱不想去听吧?

但我小时候特别调皮,四十多年前家附近有一家桃园镇上很有名的天乐戏院;因我小学时个子小,发现在一些首映片人多的时候,很容易夹在大人堆里跟着混进电影院,所以从小看了不少霸王电影。因为家里面不给钱听音乐会,我只好重施故技,准备听霸王音乐会。

当晚吉他演奏会的卖座很好,简直是人山人海,因很少有国外大师来到桃园小镇上表演,所以成了镇上的大事,且主办单位造势造的很成功,据说连镇长都来了。于是我很顺利的混进了会场,礼堂排满四五百张的铁椅还不够坐,在两旁和后面还有许多人站着听。而我个子太矮,看不到舞台,就一直往前挤,终于找到了很棒的VIP位置,和一群小朋友坐在第一排的来宾席前面地板上听。

还记得吉他家朱梅西装毕挺面带微笑,十分温文儒雅地走向舞台,但我已经忘记朱梅当天所演奏的曲目是什么?当演奏会开始那一剎那,突然一串串美妙的音符从吉他的音孔中流泄而出,朱梅的手灵巧的像个舞蹈家一样,在吉他指板上飞舞跳耀着,我整个人十分震撼,像触电一样的被吸引住了,我告诉我自己长大以后也要像朱梅一样,带着吉他全世界去旅行!

有关我人生的第一场霸王音乐会还有些后续故事;在我当兵退伍后,很荣幸当选中华民国古典吉他协会第二届监事,记得一次开完理监事大会后,大家到台北某餐厅聚餐,和同桌一位常务理事也是台湾吉他界大佬黄正德老师聊天谈到此事。

黄老师说:“你爸爸生气是有原因的,我们这一辈对吉他印象不是很好,因为民国五零年代有一位很英俊很有名的日本武打明星兼歌星叫小林旭(Kobayashi Akira),拍了一部电影叫吉他游侠(1959)在台湾十分的轰动,从台湾头轰动到台湾尾,很多少男少女还买好几回票重复去看这出电影。”

电影里面大概的剧情是:每当黄昏日落的时候,Akira会背着一把吉他出现在山上海边或游艇上,对着漂亮的妹妹开始弹琴唱情歌,他的歌声总是能打动到女孩子的心,轻轻松松的泡到妞!同时Akira十分的有正义感,经常打抱不平,遇到坏人欺负老实人的时候,就会挺身而出,一个打好几个,此时手中的吉他就成为他惩奸罚恶的利器,用吉他往坏人头上砸下去,坏人就会死的很凄惨很难看。

这部电影在台湾放映了一个月之后,很奇怪街上年轻人出门的时候很喜欢背着一把吉他在路上走,只是他们都不会弹,但是他们觉得背吉他走看起来特别时髦特别帅。可是这些年轻人好的没学到坏的学得倒挺快,那个年代常常会看到台湾街上有两边人马拿着吉他互相打来打去,造成老一辈对吉他的印象很差,认为吉他是流氓玩的乐器。

黄老师更语重心长地要我们这些年经一辈的吉他手多去开演奏会,让更多人了解到吉他之美,改变一下大家对吉他的错误看法。

GC-Q3:据说您因在愁于在演奏比赛时手心大量出汗,甚至去医院动手术切断了背部的汗腺神经,请问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让您做出了如此惊人的决定?

林:在我要参加1990台湾区音乐比赛的前半年动手术,因台湾区音乐比赛多年来一直没有吉他项目,1990年的那届第一次有吉他。我报名了当年的音乐大赛,然而当时因手汗的问题,造成演奏时会有打滑不稳的情况十分困扰。

去看台北三军总医院的医生说:如果手汗一直滴个不停,影响到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时,一劳永逸的方法是开刀,比较好的疗法是用最先进的雷射手术,自费要六万多台币,从左手腕烧断神经,当天可出院;因我当时是小学老师,如果用军公教保险可以免费开刀,但用传统手术,需全身麻醉,在背后开约8-10公分的刀切断神经,需住院一星期才可出院。

另外那位主治医师又说:“不知你方不方便签下同意书给医学院学生来观看手术过程,如果同意的话医院方面我可以帮你申请住双人房和伙食五折优待。” 因個人有计划要到海外学吉他,存钱是我重要考虑因素,以我当时一个月一万五千元台币的教师薪资开不起雷射刀,只能选开公保传统手术,加上用同意书来换取住院食宿五折。

手汗症也算不小的手术,醒来时想上厕所竟爬不起来,失血过多头晕吐酸水;因不敢让家人知道我为了参加吉他比赛而开刀,就这样自已一个人硬撑了几天,来探病的同事实在看不过去偷偷联络家人,后面的照护才比较进入情况;所幸的是那年我在台湾区音乐比赛的县赛和区赛都得到第一名的成绩。

现在我胸部以上不会流汗,但因补偿性的问题下半身排汗量增加,且比较会有频尿的问题,如果再有一次选择机会,我应该会咨询更多的医师,寻求手汗症不开刀的医治法,毕竟破坏身体的方法不是最明智的选择。

GC-Q4:您在青年时代在台湾就已经获得了很多奖项和荣誉,是什么原因使您在28岁时毅然辞去教职,远赴乌拉圭师从卡雷巴洛大师?

林:能得到一位真正大师的长期指导是人生莫大的福份。卡雷巴洛大师曾三度到台湾开演奏会、讲习会和担任吉他比赛主审。我在他1991年第一次来台时,参加他为期一个礼拜的大师讲习会后,便清楚了解到土法炼钢式的苦练已到了尽头,自己缺乏系统性的技巧训练。他一位已七十多岁的老人家拿起吉他演奏时,让我听到大师全神贯注地在吉他上歌唱,也看到他毫不费力的在吉他上演奏,卡雷巴洛大师有我演奏上所需的答案:放松,而他是全世界教放松最厉害的老师,所以我下定了决心,暂缓到国外拿学位的计划,先和大师学琴、解决演奏和音乐上的问题更重要。

GC-Q5:在当时的环境下,您为了求学习琴在南美异乡吃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有哪些情形让您至今深深难忘?

林:在吉他中国贵版上有一篇关于仁建出国学琴的的文章“山顶上的疾风─林仁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一下。

http://www.guitarchina.com/news/cg/cg05/c_20040130/old_205948.htm

GC-Q6:在完成了跟卡雷巴洛大师的学习后,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让您在31岁时又赴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音乐系完成了4年的学业?

林:「 你需要找到埋藏在你故事里的鼓声,那不同的鼓声也是你故事的心跳。 每个人是按他在生命中听到的不同鼓声,来决定前进、后退、左右、快慢或停顿。」~ 湖滨散记/梭罗。

当真正爱上吉他时,灵魂会听到它的呼召,感觉到内心中永不满足的饥渴!钢琴家傅聪的父亲傅雷给儿子的信中谈到:“先做人,其次做芸术家,最后做钢琴家;用钢琴语言领悟音乐,从音乐中寻求人的基本价值……”。所以如何去诠释好一首曲子,不只是弹而已,还要学习更多与音乐及音乐之外的东西,属灵魂层面的学习。

一颗饥渴的心引领我到美国的亚历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音乐系继续深造。ASU有着十分开放的学术风气与自由气息,还记得音乐系旁有世界级的美国建筑大师莱特之重要作品:甘米居纪念音乐厅(Gammage Memorial  Auditorium)。有一天晚上和几位音乐系、建筑系和摄影系同学,拿着啤酒在音乐厅旁广场星空下讨论各种艺术问题:突然摄影系同学嘲笑Gammage Auditorium的外表和墙上的反复拱形造型像极了一个生日蛋糕,这时建筑系的同学开始反驳,那是莱特大师刻意在亚历桑那这个缺水沙漠州上的特有意象,是个水库和拱桥的概念,大家才发现原来美国大师也讲风水。我也发表反复出现的拱桥造型很像是音乐中的回旋曲式(Rondo form)….. 。莱特生前曾创立一所建筑学校,其精神是把农业、园艺、烹饪、自然、音乐、艺术和舞蹈等…融入到建筑教育中,这也是每个创造心灵所需要的成长土壤。

我在ASU共学习了三年半,吉他指导教授Frank Koonce是美国吉他基金会(GFA)的顾问团主席,也是巴哈吉他权威和古谱专家,在大四时Frank把大学部想提早毕业多拿学分的同学和研究生一起上一堂“古谱研究”, 至今受益菲浅。在这堂课里我学会了将义式、德式、法式的比维拉琴古代指法谱(Tablature)翻译成现代吉他五线谱,也学会看懂鲁特琴谱及巴哈BWV998 Allegro原稿最后面19小节的文字谱(Orthography),另外有几节课讨论如何解决改编巴哈到吉他上的问题,Frank会提出问题,大家经常会有一番热烈的讨论,最后大家吉他拿出来试弹,看谁的答案比较有说服力;同时在音乐史、音乐风格比较、和声学、对位法和曲式分析都在ASU打下坚实的基础,打开我音乐上的学术研究大门!1999年12月毕业回台。

GC-Q7:学成归来回到台湾后,您录制的专辑里包含了很多吕昭炫老师的作品,随后还在台湾进行了巡回演奏会,请问吕昭炫老师对您的影响有多深?

林:我国中一年级时,在一位国小同学家发现了一张吕昭炫老师的黑胶唱片“被遗忘的弦律”正反面共有八首曲子:A1 杨柳 A2 故乡 A3 秋 A4 残春花  B1 马卡礼那的少女 B2 憧憬B3 樱花B4 河流。我向同学借唱片回家,为了吕老师这张黑胶特别买了一台非常简陋手提型电唱机,像着迷一样不断地听,并开始采谱,我人生中采谱的第一首曲子便是吕老师的残春花,还记得米粒做的唱针,听断了好几根才把谱抓下来。国中因弹太多吉他,高中考得不尽理想,于是父亲送我去台北的重考班补习,而我有一次偷带了吉他到补习班,我人生中的第一场吉他独奏会是半夜在重考班教室烛光下偷偷进行的,听众只有国四班的那群五六个死党。记得我演奏了爱的罗曼史和吕老师的几首曲子,当演奏到一半时,念中兴大学的舍监突然开灯,我们吓了一大跳,想说惨了要挨骂,结果舍监他手上拿着一杯茶说:“弹的不错继续弹,我是过来听的。”  原来舍监也是琴道中人,还好没被处罚,但隔天从补习班女生宿舍传出一则谣言:补习班教室闹鬼,半夜教室里有人在弹钢琴!

2000年结束海外七年的学琴历程回台后,于当年六月承蒙前台北古典吉他合奏团指挥邱俊贤老师及前团长张益授老师的引荐,终于见到了心仪已久的吕老师本人。初次见面是在吕老师台北大直大儿子吕永信大哥家。或许是受过日本教育的影响,吕老师梳着十分整齐的发式,相当干净得体的衣着,是个十分英俊好看,感觉很严谨的老人家。记得第一次碰面吕老师要我弹他的曲子给他听,我弹了故乡。吕老师开始拿出一些未出版的曲子手稿要我视奏,有高原、想家…,后来老师同意由我来出版他老人家的CD,且要我每个星期到永信大哥家或他中山北路家中上课,由吕老师亲自示范教导我如何弹出他作品的真正声音,直到夕阳河畔的CD出版为止。

几次接触他老人家之后才知道,吕老师不仅为人随和,而且非常健谈幽默。听他讲起过去生活中的趣闻,就像饮一壶久酿的好酒般,甘醇而醉人。一次他谈到在美军电台录音的趣事:录音室是在地下碉堡里,因为夏天天气炎热,且石室密不通风,所以每个乐师的椅子背后都放着一个大冰块,同时大家两只脚就插入冰桶中,帮助身体清凉一下。可是吕老师发现弹吉他的比较吃亏,因为弹吉他要左脚踩在踏板上,而且身体姿势必须向前倾,当灯光一照,愈弹愈热,录音录到差点中暑。等到休息时,赶快往后一靠,嘶~一声,全身泌凉!

和吕老师聊音乐时,却让我们看到他深情又感性的一面。吕老师的音乐除了表现出怀乡念旧的个人特质外,其音乐和绘画、文学有很深的连结。例如「杨柳」一曲中:「一开始前奏借着自然泛音表达出月夜下,远山山寺钟声传来一阵阵的寂静,接着主题部份以快速琶音表现出中景,河面上波光粼洵的反景。而轻快的弦律如同舟上的渔子,正哼着快乐的歌;亦如岸边的柳枝,随风摇曳着….。」他用着最简单的音乐型式表达了最丰富的画面和意境。此外吕老师也为每首作品写下一些短诗,赋予它们更清晰的轮廓。在「故乡」一曲他写下:

碧空下的浮云一片片地越过青翠的山峰,
啊!在山的那边有我生长的故乡….
小山岗,清溪流,
村里热闹的迎神节目,童年的游伴们….
甜蜜的回忆一幕幕地浮在脑海,
如今那一切是否安然无恙?

吕老师后来提到,这些美丽的弦律是在故乡桃园龟山山丘上眺望远景,有感而写下来的,但现在山已被铲平,换上了快速道路;清流与村庄也已消失,盖起了高楼平房,真可惜!

不仅吕老师用音乐来记录这些社会变迁下消失的景物,而且他运用音符来描绘出类似印象派绘画中的光和影效果:如「荷花池」最后尾奏的三个倚音和快速自然泛音,把水面涟漪一层层晕散开的感觉,勾勒的相当传神。又如「秋」前奏的中速分散和弦,由高把位渐转至低把位,宛如「落英缤纷」之呈现;而B段由A大调转a小调彷佛在描述着萧瑟的秋风吹起,卷扫地上的落叶一般。另外「夕阳河畔」尾奏渐弱的反复音型,将淡水河上,夕阳衬托着帆船渐行渐远的画面刻划的活生活现。要弹出吕老师曲子的音和乐并不难,但要弹出其中的神和韵却需要有深刻的生活体验,所以演奏吕老师的音乐,必须「用心」去弹,自然能体会出其中隽永的感觉。

虽然吕老师于2017/04/19已仙逝,但他所谱写的弦律不会被遗忘,将一代又一代永远被传唱下去。仁建在2017/04/26当天早上上班骑摩托车途中构思了一首献给吕老师的纪念作品:模仿吕老师的风格写出颤音乐段为A段,借用吕老师所写的池塘边旋律原C大调转E大调为B段,再加上前奏、间奏和尾奏,以吕老师最喜欢的AB两段式,写成了“池塘边随想曲”(Capricho along the pond),用来怀念老师。

https://bbs.guitarchina.com/thread-2139307-1-1.html

一位默默在音乐上耕耘六、七十年的素人作曲家;用音符来捕捉生命中无数美丽片段的心灵捕手;用深情弹出人们即将遗忘声音的吉他大师—台湾吉他诗人吕昭炫老师。

GC-Q7:在2010年12月台艺大演奏会上有一件令我们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在您演奏《Silent night》时,您的爱女在您身边进行了伴唱,而今年您在吉他中国论坛里分享过她的原创的吉他弹唱作品,在美妙的音乐探索之路上,作为吉他演奏家的您对她有哪些影响?

林: 我有一女一子,从他们胎教时期便开始在充满着古典音乐和吉他声的环境中成长,弟弟在三岁以前有绝对音感,但之后消失了,绝对音感似乎和大脑对音高的记忆有关系。老婆娘家在台湾南部的高雄,所以时常一个月要陪老婆回娘家一趟,长途4个半小时的高速公路车上,便成了林家音乐教室,全家跟着CD音响从古典贝多芬唱到蓝调,从南美的Tango唱到教会圣歌,常惊讶于两个孩子的即兴和音能力奇佳,人体打击乐的节奏点也很grooving, 有时我会介绍一些古典乐曲的背景故事,拉进古典乐和孩子的距离!其实两个孩子算是有音乐天份,然而我算是个失格的父亲,并没有刻意栽培他们的音乐能力,完全让他们自由发展!姊姊佳美自小在教会敬拜赞美团练唱及担任钢琴伴奏,目前高三在学电吉他和钢弦吉他自弹自唱,虽大学学测指考迫进,但仍写歌创作不断!如果琴友们有兴趣,欢迎大家可以到佳美的视频,欣赏一下小女的创作曲“和你在一起”。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 … m=a2hzp.8244740.0.0

GC-Q8:您今年在花莲的《非常不古典吉他演奏会》里,您演奏了《太湖船》、《玫瑰玫瑰我爱你》、《乔治亚在我心》、《摩拉舞曲》等“非常不古典”的作品^o^,而且最近几年您在GC论坛里与琴友们分享的演奏视频中,也有很多旋律优美的非古典作品,请问您是怎样看待这样的“非古典”演奏风格?

林:我比较喜欢小型约50人左右不用麦克风的吉他原音演出活动,因个人偏好Torres model的吉他,它的音量偏小但却有着极优异的歌唱性,太大的场地对我和听众都比较吃力;这类小型沙龙式吉他演奏会可以和听众面对面,有更多的交流和沟通,让我在调整演出状态时更容易进入音乐的心流之中,所以这些年接了不少企业界内部员工训练不对外开放的演讲音乐会。对这类较少接触古典吉他的乐友们,比较适合的曲目是各类音乐混合曲目:古典、流行、爵士、拉丁、蓝调、弗拉门戈、东方…等弦律性强有故事性的作品。

对我来说每种音乐都有它的特殊语法和表现方式,古典吉他演奏者可以从其它乐种音乐学习到许多东西,例如古典吉他的滑音大部份是用实音滑到实音一种表现方式,但中国的古琴和蓝调的滑音,可以从实音滑到实音、某音滑到实音、实音滑到某音、某音滑到某音…等多元的表情。或许是古典吉他比较重视音质及共鸣,音乐线条美感来自于单纯,古琴和蓝调吉他这类重度装饰音乐线条的音乐,在滑音(slide)、抖音(vibrato)、和扭音(bending)上有很多值得古典吉他借镜的地方。其实已有不少的古典底子吉他大师跨界的很成功,如法国的Roland Dyens(1955-2016), 美国的Michael Chapdelaine(1956-  ),德国的Georg Lawall(1952- )…。

但如何决定节目单是一门学问,最重要的是看对象和场合,如果在此次花莲全球人寿场,95%来宾都是从未听过古典吉他现场演奏,上下半场安排巴哈的两套大提琴组曲是过重且不恰当的曲目,如果是在欧洲纪念巴哈250周年的音乐厅,来的都是巴哈的乐迷和专家就很得体。但古典真的很难,原因有:

一、常常在没有声音的休止符上设计了许多消音动作,只为了让弦律或和声更清楚的突显出来,但听众不一定会发现到你的用心。

二、因为来听古典的听众经常心里会把你的演奏和喜欢的大师CD版本做比较,帮你打分数,你得在作品的诠释上下番功夫,才能弹奏出更有说服力的演奏。

GC-Q9:除了作为古典吉他演奏家外,您现在是否也像许多已成名的演奏家那样,为了心爱的乐器,在不遗余力地努力推进古典吉他的普及和教育呢?

林:由于本人随性的个性,在吉他推广和教育上,比较欠缺值得着墨的地方。本人目前任教于大园国小担任艺文科的教师工作,因学校需要便以推广直笛、歌唱和音乐欣赏为主要教学目标,也得到家长和校方的肯定;曾到新竹找老师学木笛及带学校直笛队多年,在县赛也拿过不算差的成绩。但因本人所练的卡雷巴洛的放松技法,我觉得不适合大班的上课方式去推广,因为容易增加学习者更多的放松理论概念,在运用时束縳更多,反而更加不放松。它比较适合一对一以心传心的方式来学。我当初在南美洲和卡雷巴洛大师学放松技巧的时候,大师并没有和我解释过多的技巧理论,只是我对大师带着极大的信心,他要我怎么弹,我就怎么弹,所以一个动作接一个动作,一个乐句接一个乐句跟着卡雷巴洛大师弹,在我还没有弄清楚情况下,我已经深受到大师弹琴方式的影响,自然而然学到放松技巧和了解到放松感觉是什么,当我再去看大师的理论书时,可清楚看到更多深入和系统化的东西在里面。但说实话要逆向学习从研究大师那部艰深的理论书,练就放松技巧,是不太容易的路。我觉得大师的停(Pare)、看(Mira)、听(Escuche)直接示范教学法,是他放松技巧最简单有效的学习法,因为你会绕过了复杂的理论层次,带着信心直接用心来感受了解大师的东西。

GC-Q10:从2005年起,您就一直在GC古典论坛里分享卡雷巴洛大师左手放松技巧的观念和练习方法,这是您多年来在异国他乡艰苦求学才习得的成果,这让我们广大GC琴友们终身受益,请您在这里能为尚不了解该方法的琴友们介绍下这个练习方法的重点之处吗?

林:1. 左手手指休息被动且虎口几乎不用力,把放松手型放到指版上,而放到指板上的左手重量,由右胸右臂和两大腿的顶压夹动作来平衡掉,像玩跷跷板一样,但在两边的中间有一个很窄的平衡点,找出那个点就像学骑脚踏车一样,有天你会找出不加入虎口和手指的力量来按弦,而用身体来平衡乐器的方法。

2. 事半功倍:用一颗客观的心来观察自己弹琴问题,大师说:如果你有10小时来练习,应该先花9个小时来思考问题,再花1个小时来练琴。

GC-Q11:您是吉他中国的元老级会员,这些年您见历了吉他中国论坛的起落与坚毅,琴友们的热情与苦恼,朋友们的初识与别离,这些年论坛里也不乏很多轻狂之徒,他们也表达过许多肤浅甚至无礼之言,您是如何十几年来仍然一直对几乎所有的琴友们都充满耐心与热情呢?

林:谢谢吉他中国给了所有来自不同地方不同背景,但有着吉他共同梦想的吉他人一个美丽交流园地,这背后有许多无名英雄默默无偿的付出,让这个园地能更和协的运作。首先要感谢小兵大大、姜版及tifa版主对仁建的诸多礼遇,再来要感谢论坛上琴友们发的视频文章和乐谱,让我在练琴过程中得到许多帮助,也感谢吉他中国让仁建能将自己多年所学分享给所有琴友们,深切的希望这个园地能更加的成长美丽。

结束语:

在吉他中国与您相识的十几年中,您一直在论坛里热情地指导着我们,耐心地回答着我们提出的各种深浅不一的问题,这些无私的付出让我们受益良多,心中十分感激!我们眼中心中的林老师一直都是笑呵呵的,非常温暖!在这里谨代表吉他中国与琴友们向您说声谢谢!!

林仁建老师-卡雷巴洛左手放松技巧的观念和练习方法:
https://bbs.guitarchina.com/thread-268737-1-1.html

林仁建老师-卡雷巴洛左手放松的练法
https://bbs.guitarchina.com/thread-2170320-1-1.html

林仁建老师哔哩哔哩B站地址:
https://space.bilibili.com/525609439

感谢版主 TIFA1984,完成本次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