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人能够重新定义整个乐器以及随之带来的音乐可能性,
Jaco pastorius 就是当中的少数。

Jaco可能是真正意义上让听众首先意识到音乐理念的人,
其次后才是弹奏乐器的人。
期初人们听他的歌并未注意到这是贝斯,
更多的猜测是电钢琴,吉他或是合成器之类的。

当他第一次去纽约演奏的时候,
大家都十分惊讶,当时纽约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演奏手法,
便问他是在哪里学来的,他回答说:
“我建议你们搬去南弗洛里达(Jaco出生自南弗洛里达)”

为了更深入了解Jaco
找到了Jaco接受媒体采访时
说的一些言论非常有意思
颇受启发
在这里抽取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关于练习:更注重音乐性

“BASS REVOLUTIONARY” BY BILL MILKOWSK– GUITAR PLAYER (1983)
(该记者同时也写了Jaco pastorius的传记)

“I have never tried to play fast in my life”

Jaco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弹得有多快,他只是想把一首曲子给练下来,比如他说Donna Lee 和 Chromatic Fantasy 也是练习了八年才在演出中演奏。

当天采访的同时,Jaco也带了另一位贝斯手Victor Bailey,是Weather Report(Jaco曾在此队待过)的新贝斯手,他补充的非常好,
“如果你是个乐手,当你练习一些类似像Jaco这样的人写的曲子,你应该需要学习的是这个曲子,而不是想要弹得和这首歌一样快的速度。”

关于家庭:女儿影响了我

“JACO PASTORIUS: THE FLORIDA FLASH”BY NEIL TESSER – DOWNBEAT (1977)

在这篇采访中,Jaco pastorius分享了他在结婚后女儿的出生时他在音乐与家庭上的一些影响和改变

“当时我把打算用来支付我女儿出生时所有的住院费用拿去买了个音箱,因为演奏就是我的生活,如果我没有一个好的音箱,那便不会有人能听得见我。所幸的是,当她出生时我已经用这个音箱赚回了这笔钱,这便是家庭环境给我的压力,非常现实。女儿出生后,我有了一些改变,我不再听唱片,读音乐相关书刊等等,这或许也是我的声音听起来不一样的原因,因为我知道我的音乐应该怎么样了,我是个音乐家,我不会成为别人。也确实是我女儿让我意识到了这些,所以我不希望让她失望,我必须演奏得更好。”

人有了家庭后所肩负的担子或许都会对其思想有所影响,
拥有家庭后带来的改变对于Jaco而言也是非常大的
随之带来的便是更坚定的决心

关于生活:巅峰期的落寞

“S. FLORIDA’S PASTORIUS BREAKS THE BASS BARRIER” BY RAY RECCHI – FT. LAUDERDALE NEWS AND SUN SENTINEL (1981)

“当我回到我的家乡弗洛里达后,我的朋友都说我非常有钱,可是实际上我比他们穷太多了,至少他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我十分羡慕他们,我也希望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待在家乡安稳生活”

这篇访谈的时间点刚好是Jaco的生涯演奏时巅峰状态了,
然而jaco的语气里其实更多的是压抑和哀叹,
这或许已经概括他在世后期的生活状况了。
也许是因为当他弹了6年贝斯的时候,
便被人定义他的曲子就是标准,甚至他的造诣被人们认可,
在十七岁就狂言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贝斯手的时候,
尽管事实如此,
可正是因为这样的自负,
已经注定了最后给他带来是无尽的自卑。

(从左到右:Peter Erskine, Joni Mitchell, Jaco Pastorius 和 Herbie Hancock)
看到他的大拇指我终于知道为啥我弹不好贝斯了

他的录音与作品,
跨越了爵士乐的传统,将放克、摇滚、节奏蓝调等元素放进来,
围绕在他身边的乐手,也都具备相似的背景,
换句话说,他们等于是又听爵士乐,也听摇滚乐长大的小孩,
既然爵士乐是藉由创作与即兴充分表达自我的音乐,
从小耳濡目染的音乐,自然会融入音乐元素之中,
造成了这个世代的爵士乐手,几乎都是以摇滚乐的力道来演奏爵士乐,
不但有着强有力的音色,藉由勤奋练习,
音乐又有趋于复杂、自我挑战的倾向,听感便会非常丰满。

同年的爵士乐手Michael Brecker就曾经在采访中提到,
当年他们追求的就是“快准狠”——
——试图以掏空自己挑战极限,来达到完美的境界。

“超越极限”
这似乎与Fender 美产超极系列的概念如出一辙

为了能瞬间让演奏灵感迸发而出的目的
让使用者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感到拘束的乐器
在突破进化的同时,也保持了乐器的使命与蕴含的内在精神

若Jaco还活在世上
看到Jazzbass在超极系列里还能进化那么大
想必迫不及待的想用它给我们带来更不一样的音乐了吧

细品 美产超极jazzbass

配置上搭载了新一代ULTRA 降噪复古拾音器,
极致的降噪使演奏时电流带来的噪音悄无声息;

削薄的琴颈座带来了让您舒适地在高把位演奏,
几乎感觉不到琴颈座的存在;

10”-14” 的复合指板半径结合新的现代“D”形琴颈轮廓,
十分顺滑的演奏体验

重新设计的前级电路,
可以在演奏中非常灵活便捷地切换主被动开关,
而且电路的可调性大,
能够带来更甜美的高频、
集中的中频和更好用的中频调节,
使你的音色具有更多的可能性;

用料十足的HiMass琴桥创造了坚如磐石的支撑力,
进一步提升了音准和延音的稳定性;

保留了’70s jazzbass设计的贝壳大品记,搭配
白色的琴颈包边,非常上档次;
其中原木色为梣木琴身搭配枫木指板,
其他颜色琴身为桤木並有枫木或玫瑰木指板,可供您选择
Bi-Flex™琴颈调节系统使琴颈的稳定性大大提高

Fender 美产超极4弦jazzbass

原木色

珍珠白

眼镜蛇蓝

德州茶黑

超级渐变

琴身材质:桤木或梣木
琴身漆面:亮光聚氨酯
琴颈材质:枫木
琴颈漆面:琴颈背面和琴头背面为哑光氨基甲酸乙脂漆,琴头正面为亮光氨基甲酸乙脂漆
琴颈轮廓:现代“D”型
有效弦长:34英寸(86.36毫米)
指板:玫瑰木/枫木,10—14英寸 (254 mm — 355.6 mm)复合指板半径
品丝:21枚,中大型
弦枕材质:骨质
弦枕宽度:1.5英寸(38.1毫米)
品记:白色/黑色珠光方块
琴颈调节:Bi-Flex™琴颈调节系统
拾音器:两个Noiseless™ Vintage Jazz Bass®拾音器
控制:总音量,拾音器输出比例旋钮,高频控制旋钮,中频控制旋钮,低频控制旋钮,主动模式音色旋钮,主动/被动模式迷你切换开关
琴桥:4弦鞍HiMass™
硬件漆面:镍铬合金
旋钮:带有Fender 标志的轻质锥形轴旋钮
护板:护板:1层银色阳极氧化铝(德州茶黑),3层仿旧白(眼镜蛇蓝),3层薄荷绿(超极渐变),4层玳瑁色(原木色,珍珠白)
旋钮材质:复古风格黑色塑料
琴弦:Fender® 7250M .045-.105

Fender 美产超极5弦jazzbass

原木色

珍珠白

摩卡渐变

等离子红渐变

超极渐变

琴身材质:桤木
琴身漆面:亮光聚氨酯
琴颈材质:枫木
琴颈漆面:琴颈背面和琴头背面为哑光氨基甲酸乙脂漆,琴头正面为亮光氨基甲酸乙脂漆
琴颈轮廓:现代“D”形
有效弦长:34英寸(864毫米)
指板材质:玫瑰木/枫木
指板半径:10—14英寸 (254 mm — 355.6 mm)复合指板半径
品丝:21枚中大型
弦枕:骨质
弦枕宽度:1.875英寸(47.6毫米)
品记:白色/黑色珠光方块
琴颈调节:Bi-Flex™琴颈调节系统
拾音器:两个Ultra Noiseless™ Vintage Jazz Bass®拾音器
控制:总音量,拾音器输出比例旋钮,高频控制旋钮,中频控制旋钮,低频控制旋钮,主动模式音色旋钮,主动/被动模式迷你切换开关
琴桥:5弦鞍HiMass™
弦钮:带Fender标志的复古轻质弦钮,搭配锥形轴和船桨形旋钮
护板:3层薄荷绿(摩卡渐变,超极渐变),4层仿旧珠光白(等离子红渐变),4层玳瑁色(原木色,珍珠白)
控制旋钮:复古风格黑色塑料
琴弦:Fender® USA 7250-5M (.045-.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