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Divine巡演记事—经历的辛苦更能体会成功的幸福

马不挺蹄的巡演,才是最累的,而成功是最幸福的—手记

如果说9月的GC南方巡演还有些许的旅游的快乐,那么10月的VISION DIVINE巡演就充满了劳累,不过,总之是:幸福的。

每次演出都充满了故事,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作为一份珍贵的经验,警醒自己或为别人借鉴,是每次演出后的收尾工作吧。

这次VD巡演,也充满了曲折。当然也差点夭折,但,最后总是力挽狂澜。

9月中GC巡演后,就开始张罗VD巡演。作为吉他中国2007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香港百利康集团,作为一家贸易公司,对于演出充满了兴趣,却低估了风险。对于VD的承接,完全是一次冒险行为。GC南方演出完,就知道了巡演的艰难,才评估到了VD的危险,面对不断要交纳的各种款项,开始了犹豫。但,既然接了。国际机票无法退了,就不能退缩了。

但是,层出不穷的问题接踵而至:

北京因为很多原因,无法更多宣传,而且也只能改成“买CD,送门票”的“活动”,否则无法举行,还好最后顺利举行(这是后话);

沈阳站本来是最后确认场地的,但却是最稳定的,这点文新琴行葛总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乐队为能在剧院演出非常高兴,更高兴的是首次体验了东北人的热情。文新的大鹏在设备上做了最大的努力,保障了本次演出的质量。

上海则因为场地的无信誉,而临时变更;变更酒吧,意味着要重新弄设备。上海石仪文化是首次接受国外乐队演出,经验不是很多,但热情十足,还好最后和GC一起克服了困难,上海站得以顺利举行;

南方站本来要取消,因为GC巡演时发现广州的酒吧太小,根本无法容纳VD乐队;而深圳的酒吧又没谈拢;还好与深圳的本色有些交情,深圳还是做了,而且效果不错。百利康也如释重负。

回首 4站演出,两站在演出前两周变更了场地。而设备是本次巡演最大的问题。在沈阳、在上海竟然都比在北京忙,就是因为设备的原因。

北京的因为演出在鼓楼一条街,缺什么都可以立即去琴行去借去。毕竟好多GC的朋友,旋转7天做了强大的支持,第1次打交道的枫丹白露也鼎立支持。所以,北京的设备,乐队是相当满意的。而且,两个吉他手对吉他中国代表BIYANG和B3赠送的效果器,他们也相当满意,一路的巡演都使用着B3的压缩和BIYANG的DELAY。

相对沈阳出现的问题一是分体音箱的问题,还好暖场乐队吉他手自带的MESA,大方的借给乐队使用,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沈阳太难借一个KORG合成器了,呵呵,从北京背了一个足有50斤将近1米8长的合成器大箱子,还要特别感谢天音文化的大力支持。

上海的设备问题最多了,不断跟老外交涉,然后不断的发动上海的人脉关系,最终都一一满足了乐队的要求。

深圳那边具体情况不太了解,但本色的设备应该是不错的。

总的来说:乐队对设备要求第1,演出环境可以不好,但设备一定要符合自己的要求。乐队也非常认真,自己带的音响工程师是非常负责的一个高度近视的大叔。老人家遇到设备问题总要说:今晚我要跟你长谈下。。。

沈阳、上海都推迟了1个小时开场,都是因为设备原因,在上海,我们会向门口每位来看演出的朋友解释,乐队在调音,他们希望调到最佳状态,给大家最满意的音响感受,才会开始演出。还好,很多人都能理解。

回首巡演,几乎的流程都是:

每天早5点起床,5点半出发,去机场,7点左右安检,8点起飞,10点左右到达演出城市,11点左右到达宾馆,12点到1点左右吃饭。2点到4点多排练;5点到7点多演出,演出结束后都要一个多小时签名、合影。再把东西送回宾馆,9点多,吃完饭,10点多,11点回宾馆。

谈起巡演,VD的头儿  主音吉他说:我们曾经在巴西、智利巡演时,每天只睡3个小时,每天都是坐7~8个小时车,调音,演出,睡觉,出发。。。

最后回到VD,用GC论坛的琴友的话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敬佩的乐队。

乐队对吃的、住的从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住的很简单,而对吃的,从来都是客随主便,吃北京炸酱面,新疆大盘鸡,东北饺子,大连海鲜,基本都是家常菜。

对于行,选择北京-沈阳的D字头,乐队也非常乐意体验这种列车的乐趣,事实也证明这个比飞机方便多了,不用安检,不用托运,离市中心还近。

对于演出场地,北京的MAO自然不用说了,小的LIVE HOUSE,沈阳的大剧院的小剧场也别有一种味道,上海的4X CLUB虽小却烟雾缭绕、效果十足。

接连看了3场VD的现场,乐队在舞台上永远是那样的激情十足,无论是台下300人还是30人,只要有人欣赏,他们就展示激情。而且,返场决不会少,每场都几乎唱足两个小时,让大家过瘾到底。

而对于本次巡演签名、合影,无论VIP还是普通观众,都一一满足,并且有耐心。

在送别VD的时候,我们表示希望有机会VD能再来中国,因为这是一个认真的、专业的,关键是令人敬佩的乐队。

回头反思下,这次北京、上海竟然成了现场人数最少的场次,而这不该是这么优秀的乐队应该有的礼遇。可能是上海、北京的国庆期间演出太多(上海当天竟然有3个音乐节,北京2个),也可能是北京、上海的票价高?(真不希望这个原因,呵呵,看过的就知道他们值不)而沈阳出奇的好,门票售磬,场面高涨,场外还有100多没有买到门票而无法入场的朋友。这里再次简单的解释下:沈阳站的辽宁大剧院是国家单位,这种地方演出要严格限制人数,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当时真想想办法让更多朋友进来,可是连琴行自己的朋友都进不来。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我们尽快提供沈阳和其他站部分视频下载。但注意只是部分。我们希望更多的朋友能进入摇滚的现场,支持好的摇滚音乐,体验现场的魅力。

关于摇滚现场,谈起来太宽泛了。但是反思,很多朋友可能只需要简单的POGO,而不在乎乐队是谁;而优秀的乐队要被欣赏,却是太难。要被欣赏、要被关注,就是要有名气的。跟台湾的陈征谈起这个问题,他说:VD乐队每个乐手的水准都相当高,乐队整体水平要远在NIGHT WISH之上(没有贬低NIGHT WISH之意),但,能静下心来关注VD的太少了。

在上海,观众不多,但都很令人感动,有看过LACRIMOSA的来捧场,谈起LACRIMOSA依然兴奋;有专门从北京看完VD又来上海继续看VD的,对于这种支持,只有常办演出的才知道,真的要感谢这些观众。

在这,我们无意抱怨观众来得多少,也更不能抱怨赔多少,关键去做了,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且有很多喜欢分享的人来分享,虽然,来分享的人不多。

但,这不影响我们去做,毕竟,钱没了,可以再赚,但一个好的乐队来一次中国是多么不容易的了,我们不容错过的。

结尾还是俗气的感谢,这没什么,毕竟一个活动不是一个人,一个单位就能完成的,团结就是力量,很简单的。而,朋友,是团结的力量的点。

首先感谢香港百利康,这是在GC 07年最值得关注的一个品牌吧。一个跨深圳、香港的贸易公司,一个年轻的领导人,对于演出的喜爱,对于吉他中国的信任,接连吃了两个螃蟹,做有勇气的事。百利康正在做一件没人做的事业,至少在南方是这样。同时,将与吉他中国深入南方市场,共同努力更多的事,也是百利康07年的一个重点。VD这次中国行,无论如何,大家应该记住百利康这个名字,只要你到了VD的现场,并喜欢了VD! 如果没到,也没关系,VD我们努力会让他们再来!

然后感谢中国台湾摇滚帝国陈征先生,这个名字大概已经被GC常看演出的朋友知道了。GC所主办的众多国外乐队来华演出,都离不开他的努力。这次VD之行,陈征9月中就去英国参加唱片节,并在欧洲转了近半个月,辗转各经纪公司,为更多的好乐队来华演出而努力。然后和VD一起来北京,最后一起回台湾。此次见面,陈征先生头发已经长了很多,并且白发很多,真的感叹,为演出奔波了这么多年,笑言老得如此快(02年我们认识时还是个帅小伙~),而此君依然在努力,就连当年办演出赔了自己的BMW,赔了自己加拿大的房产,也无法阻止他继续办演出的热情,令人钦佩。而每次巡演,几乎只要有时间,就能看到坐下2分钟,立刻睡去。或者是不断的国际电话来往,忙碌

然后是感谢各地承办方。  沈阳文新是继办吉他中国沈阳站后,又一次跟吉他中国合作VD,这一次做得更加努力,效果也更好。这离不开文新的葛总—亲自上阵,接送乐队,跑前跑后,努力做事,吉他中国目前在全国各地也逐渐建立了深度的合作伙伴,这是一种信任,一种协作,共同去努力为吉他做事,是件快乐的事;文新的大鹏从头到尾都忙碌一个,充分保证了演出的质量,及时与GC沟通各种问题,保障演出的顺利。这样的合作,渐渐熟悉,未来的合作自然水到渠成。而且,GC的信誉,GC的办事态度,会与每个合作伙伴完美共事的。

上海石仪 应该是个异军突起,这里不说VD了,或许关注MEGADETH来华演出的,会注意到这个名字。对,MEGADETH来华上海站就是这个石仪接的,当我们要做MEGADETH时,他豪不犹豫的交纳了10多万定金,但后来因为MEGADETH经纪公司问题,MEGADETH来华演出一再拖延,石仪依旧和我们保持足够的耐心。MEGADETH来华一事,在此也简单交代下,希望还在,明天更好,我们一直在努力。(主要是经纪公司一再变更时间、价格等问题,目前谈判还在继续,MEGADETH乐队本人表达了来华意愿,相信会有结果的)

再次感谢对VD这次演出帮助的人,天音文化白总,对GC历次演出都无偿的提供设备支持,解决最关键问题,在此特别感谢;本次VD感谢旋转7天提供鼓设备,感谢枫丹白露提供镲片,感谢蓝手琴行提供鼓与合成器,感谢MAO的全体工作人员,感谢鼓手刘晓丹。。。。

最感谢的是所有现场的朋友,你们给了乐队更大的激情,感谢你们让乐队看到了我们因为他们的音乐而幸福的一面!

感谢VISION DIVINE,一个令人敬佩的乐队!希望再见你们,展翅中国!

吉他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