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份,新古典主义代表人物,吉他英雄Yngwie Malmsteen携带全新录音室专辑《Blue Lightning》强势回归。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张专辑抛开了以往的新古典风格,而是向众多蓝调吉他手致敬。

对此,Yngwie说:“我成长于一个深受古典音乐熏陶的家庭,人们都知道我演奏新古典风格。但在我5岁生日得到第一把吉他时,最先试图模仿的却是John Mayall & the Bluesbreakers,我不止一次跟随Eric Clapton的演奏一起Jam。我对蓝调有着浓厚的兴趣,这显然是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所以当Mascot Records提出这个想法后,我立刻就答应了。”

随之而来,则是一系列的新专辑巡演以及推广活动,趁此机会著名的音乐类网站Musisradar对Yngwie进行了一次采访,下面请跟随我们的脚步,一起来探究他的内心世界。

第一把吉他…

“我在5岁生日时得到了一把便宜的钢弦原声吉他。我不知道他的牌子,但是我开始尝试对它进行改装——安装拾音器和摇把,最后这把琴烂的不成样子。过了不久,我哥哥意识到我的进步并有些嫉妒,所以他买了一把复刻版Strat吉他。”

“但是他很少在家,所以一直是我在弹这把吉他,使用他的效果器和其他设备。7,8岁时,我的母亲看到我的努力,于是从哥哥那里买下这把吉他送给我,而我哥哥则已经有了Les Paul吉他。当然后来我有了很多不错的吉他,但这是我的第一把。”

说你想说的

“我知道外界有一些对我的错误理解。我知道有些人一直不理解我,他们认为我是一个自大狂。而事实上,我是一个非常专注的人。我创造事物的方式不像其他摇滚因与人,我没有乐队,我并不在一支乐队中。”

“我更像是一个把自己锁在房间中闷头作画的画家。前景,背景,框架一切都需要我来构建。然后我把这幅画带到外面说,‘嘿!这是我的画’。我不会让任何人去碰它。人们可能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事情,不!这是一个艺术家的事情,我是一个创作者。”

与国王共舞

“如果我能挑选一个还健在的吉他手一起玩的话,应该是Eric Clapton。或者Eddie Van Halen。我爱那个家伙,但是他从来都不跟我打招呼。我真的不知道他最近在干些什么,所以还是找Eric Clapton一起玩更好。”

“我第一次听到蓝调就是John Mayall And The Bluesbreakers(Eric Clapton曾经参与录制)的唱片。而Cream的那些作品,像‘Steppin’ Out’也都是我非常喜欢的。遗憾的是我从来没见过他,但我们都用Strat,都喜欢法拉利,我相信交谈会很愉快。”

如何比你朋友更优秀,并且对人们产生影响

“这取决于你来自哪里,你想要做什么以及你的目标。我发现专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知道无论你选择哪条路,总会有一些废话在你耳边出现,尽可能不为它们而分心。”

“我不是向大家说教,但我没有喝酒,抽烟或者其他的嗜好。我现在活的很清醒,尽管过去的15年里我一直是这样。这会让你保持专注,。要知道只有一条路能够指引你走向目标,而你内心深处早已经明了。”

Break on through (To The Other Side)

“我不确定我是否突破了什么,但是确实有分水岭似的时刻出现。当我第一次在电视上上看到Jimi Hendrix弹吉他,应该就是这样的。我家里的所有人都是音乐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教过我C和弦,但是也仅仅如此。”

“7岁时,我意识到只需话费几天时间就可以自己搞清楚Jimi Hendrix的演奏方式。随后尼科罗·帕格尼尼为我指出了一条新的方向——将小提琴的演奏方式用在吉他上,这是很多人都没做过的。”

只有最贵,没有最好

“我最贵的吉他?这可能有点困难…我有10把最初的Fender Strat吉他,全部生产于1954年3月,纯手工制作。也正是那一年的10月份,他们开始使用机器制作吉他。”

“除此之外,我还有55’,56’Strat吉他。当然还有一些Les Paul和Flying V吉他等等。实际上,我花了很多的资金用来改造The Duke(一款珍贵的72’Strat吉他),那应该就是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