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icolasco
原帖地址:https://bbs.guitarchina.com/thread-1880163-1-1.html

第二章 民谣吉他面板和背侧板分类
面板是吉他音色的决定因素。云杉(spruce,也称白松)和洋杉(cedar,也称红松)因其天然的共鸣性而成为了音板的首选木。云杉中,西德加(Sitka,中文译名也称西加)和英格曼(Englemann,应为原文笔误,正确拼法是Engelmann,中译也称恩格曼或恩式等)最为常见,同时德国白松(German spruce)和阿迪朗达克红云杉(Adirondack red spruce)的一些也有被使用。

相较与其它的面板木材,西德加云杉木既硬且重。正因为如此,它很耐用,具有很长的使用寿命。弹性好的木材将以正常的速度老化,但那样将会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开声”。西德加云杉木在钢弦吉他(民谣吉他)上的使用效果最为理想。但有一些吉他制造商,如Duane Waterman Fine Guitars⑽的Duane Waterman,偶尔也会使用西德加云杉木打造古典吉他的面板。Waterman对此解释道:“(使用西德加云杉木)可以使吉他拥有更广的音域,这包括一个十分清晰的低音部和明快且极具穿透力的高音部分。”

西德加云杉木也许是被最为广泛使用的声板用材了。它与许多音乐样式及演奏风格都极易洽和,并且在极端的演奏环境中也很少失真。不过,有些人察觉到它对轻微敲击的反应不如英格曼和德国白松灵敏(即西德加缺乏强有力的泛音,轻拍时声音会变弱)。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看,英格曼是云杉木,但它的密度,或者说它一定体积所具有的重量,更加接近于洋杉。多亏了轻盈的特性,使它其具有更好的共鸣性和更加响亮的音效。它比较适用于表现浑厚的低音以及强有力的中声部。英格曼在表现丰富及复杂的音色时效果极佳,但它的泛音并不是那么丰富。

另一种杉木,红杉(Adirondack red spruce),通常指的是阿巴拉契亚云杉,它们生长在美国东海岸,从纽约延伸至田纳西州。这种木材既硬且轻,并有着极佳的声音动态和声音密度,一度被马丁(Martin)广泛采用。但因其原料资源短缺,现在已经很少被使用了。尽管对于较小的生产厂商来说,有限的木材量就足够了,但在红杉木中找到一块能够制作两块吉他面板的木材都是相对困难的。
传统用于制作古典吉他的声木是洋杉。近些年它开始被一些高端的民谣吉他制造商所使用,比如James Olson⑾和The Santa Cruz Guitar Company⑿。C.F. Martin⒀的Dick Boak认为采用洋杉作为民谣吉他面板是最合适的:“那是最佳的选择——我很惊讶竟然还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Santa Cruz Guitars的Richard Hoover,对洋杉作音板也很快表示了认可。“它的声音十分悦耳,独具一格。较之与其它木材,用它来制作具有良好音质的乐器所花费的精力较少。它(对演奏)的反应很灵敏,超过任何云杉。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云杉比洋杉更加耐用并能更好地保持音质。”

Waterman补充道:“虽然在古典吉他的制作上洋杉与云杉的区别体现得更加明显,但总的来说,洋杉的音色较之于其它木材更加饱满丰富——当然,这是不考虑云杉的情况。云杉逐渐体现出其优越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然,用洋杉足够做出高品质的吉他了。”来自Spokane’s Guitar Gallerie⒁的Craig Meecham对此表示赞同:“用洋杉木制作的吉他的音色,云杉木吉他在20年之后才会拥有(即红松的开声比白松要快)。”并且,对于相当多的听众来说,洋杉的音色比云杉更加华丽悦耳。

仅次于面板,吉他的背板和侧板也是重要的考虑因素。一把吉他的音质特点很大程度上受这两个部分选材的影响。如果说面板木决定了吉他的“声线”,那么背板和侧板则给吉他的音调加装了“修饰”。和面板木的材料一样,背板和侧板的选材也种类繁多,它们中的每一种都独具个性,这需要你从中做出权衡。

我们首先想到的应该就是玫瑰木(Rosewood,也称蔷薇木或紫檀木)。这种木材似乎能使声音变得更加温暖。正因为这种特性,它成为了弹唱歌手的最爱。虽然也有一些特例,但大多数吉他制作者都将自己所拥有的最好的云杉面板料预留,以搭配玫瑰木琴身。

巴西玫瑰木(Brazilian rosewood),由于其限制采伐的政策,其储量已经变得十分有限。因此它的价格也异常昂贵。而现在大多数制造商偏爱印度玫瑰木(Indian rosewood),因为它们更易加工处理。印度玫瑰木性质更加稳定,并且用它制作的乐器和巴西玫瑰木的声音很相似。Dick Boak观察到,“现在我们所拥有的印度玫瑰木具有极佳的品质,木质连续、稳定、平直,并且具有良好的共鸣性。一句话,它就是理想的玫瑰木。此外,印度对玫瑰木的资源管理很到位。”
他接着谈到,使用巴西玫瑰木的成本几乎是印度玫瑰木的十倍,这样很不划算。“在比较新的乐器上,我还没有发现这两者有什么显著差异。”同时,他承认印度玫瑰木并没有像巴西玫瑰木那样经过精挑细选。“如果我们在20世纪30年代用印度玫瑰木制作了数以万计的乐器,我们可以想见那批乐器在今天将会变得十分特别。”Meecham对此表示同意。“我们清楚这二者的声音有5%-10%的细微差距,但也许不值得为此额外花费。”

洪都拉斯桃花心木(Honduras mahogany)可以说是背板和侧板木的第二选择。也许由于其过于普通的外观,桃花心木作为声板用材是不被看好的。但用它制作的乐器有着极具张力且清脆的高音;低声部分很响亮,但不是很柔和。为什么桃花心木这种轻且多孔的木材会具有如此之好的音质,对此,马丁的Boak感到不可思议。“我无法解释它怎么能成为这么好的声板选材。缺点是它的外观太过朴素了。”

枫木(maple)是另一种很受欢迎的背板和侧板木。不像玫瑰木一般具有良好的吸收性,枫木板的反射性极强。它完全将声板背侧的震动反弹回去。因此,枫木吉他对高音的表现较好。有时它们的声音甚至可能会有点刺耳,但如果演奏者非常有技巧,就能使它们的声音变得极为动听。枫木用在较大的乐器上更为合适,因为较大的体积才能发出更好的低音。由于枫木明亮清脆的回音特质,它成为了许多爵士吉他手的选择。

夏威夷相思木(Hawaiian Koa,Koa也称合欢或洋槐),一种漂亮的高端木材,原本是进口的更好选择。但和巴西玫瑰木一样,夏威夷相思木现在已经禁止采伐。Meecham这样形容相思木的声音:“其(音色的)丰富程度介于桃花心木和玫瑰木之间。”

考虑到热带雨林面临枯竭的问题,许多乐器制造商开始寻找其它具有一定树龄的优质声木资源。有意思的是,其中居然有一些是从鱼闸和桥桩上回收的云杉木。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将自己钢琴的声板拆卸下来,但Gainesville,GA⒂的Ted Dalack却用老旧钢琴的声板制作了许多很棒的吉他。当然,他声称这些钢琴都是破得不能再弹了的。唔。(翻译同学对此表示怀疑和谴责啊噜…… ="=+)

在对制作吉他的木材进行选择后,接下来我们将注意力转回,来着重关注一下这些木材是怎样成型的,或者说,它们究竟是怎样“发声”以达到令人满意的音调、平衡以及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