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常听本土音乐,”倪方来”这个名字你应该随处可见,不论是国语专辑、台语专辑、卡拉OK、配乐…等,不论是爵士、蓝调、通俗、乡村…等音乐类型,只要是有”吉他”音色出现的地方,十之八九都会有倪老师的影子,至少已有不下千张的专辑里有倪老师的参与,这个惊人的记录我想在台湾音乐史上大概无人能及,重要的是,直到今天为止,倪老师还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录音量而未减分毫,这样传奇般的人物,非但完全没有任何架子,而且身子还硬朗的很,以下是我们在诚品咖啡店的专访。 


  方:请问老师入行到今天多久?


  倪:如果是以靠音乐谋生算起应该有18年了,真正成为录音室吉他手大概也有15年吧!! 


  方:请问老师如何进入唱片界?


  倪:说起来是由于侯德健的关系,他去大陆前的那一张专辑是我初次进录音室录音,其实我跟小黄(黄瑞丰)、阿韶(郭宗韶)比起来要算晚一辈的,如果以年纪来说我和阿匡(李庭匡)、小江(江建民)差不多,第一代的算是马沙(游正彦),然后才是我。     刚退伍时其实没有想这么多,只想做场就好,不过那时候真的下了苦功,常常做完场之后回家就继续练,从12:30练到天亮。 


  方:录音室录音不比现场,老师是否花了许多时间磨练技术?


  倪:的确是像悬梁刺骨、卧薪尝胆般的磨练,进录音室之后发觉Timing很重要,就回去对着Click(节拍器)猛练,切分音、琶音、刷和弦都从头开始练。 


  方:是否只要苦练就可以成为老师这样的吉他手?


  倪:当然Sense(感觉)也很重要,要很快抓到歌曲的感觉,而且经验也很重要。 


  方:讲到经验,可否请老师谈谈您的音乐历程?


  倪:现在录音其实比以前简单,以前没有MIDI,录音都是录Live Band,Click就是鼓手,录音时练习通常从头到尾只跑一次,不管重复、Coda等记号的,我们叫做跑一条龙,这样比较省时间,正式过带时才照曲子来,所以自己的拍子要很稳、很准,而且速度要快。     当初还在中视大乐队待了四年,有时候歌星来唱歌套谱一丢,指挥手一比,就正式开始了,有的电视台签约的基本歌星,套谱是跟人借的,我们还得现场看谱,现场移调,所以说反应要很快。 


  方:听说老师是少数有识五线谱能力的吉他手?


  倪:当初当兵时为了进艺工队,硬是练下来了,有一次有个国外的乐团来录音,刚好没有木吉他手,找我轧一脚去录音,现场套谱一丢我就直接看着弹了,老外问我说:这首歌你很熟? 我说:没有,我第一次拿到谱,我只是照谱弹。(笑) 


  方:老师有算过到现在录了几张专辑? 有没有职业倦怠感?


  倪:讲真的算不清楚,不过最高记录一年搭2000多首歌吧!! 我觉得我没有资格职业倦怠,而且我的人生观是认为我能有今天,是老天眷顾我,加上我真的也很喜欢弹吉他,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不曾感到职业倦怠。


  方:私底下老师喜欢哪种音乐? 现在还常练吉他?


  倪:大概是偏Jazz, Fusion的东西吧!! 现在回家也还会练,练过的东西真的很多,从以前George Benson的、Lee Ritenour、Larry Carton……等,现在常常是在想音阶、音色,录音室的乐手要常常思考新的东西,如果只有一招半式,一旦那一套不管用就玩完了,我们老一辈的人要跟得上时代,得常常Update(更新)。 


  方:老师可有什么得意之作?


  倪:有,但是真的忘了,范晓萱有一首歌好像叫”你的甜蜜”,大概是王继康编的,中间的Solo可以去听看看。 


  方:老师觉得现在的音乐风格有何改变? 音乐制作上有何改变?


倪:这几年的音乐风格比较多样化,老一辈的制作人观念还停留在以前,新的制作人则比较创新,拿出来的参考素材也比较新。     以前没有MIDI的时代,能编曲的人真的不多,现在能编曲的人就多了,所以音乐的质量有提升,音乐的风格也多样,当然我们作Player的不论怎么样都要能满足各种不同制作人的需求。 


  方:老师说起来容易,不过我想做起来很难。


  倪:有的制作人观念比较美式,只要感觉对味,虽然有Miss也没关系,像Eric Clapton的专辑就是如此,如果是日本风格,那就一定要干干净净。     要成为我这样的乐手很多环节都不能缺少,如果说只有一个和弦,要你Solo 20个小节,一般的人大概3,4个小节就不行了,可是我们可以20个小节一直变化出不同的东西,而且不论是Bossa Nova, Heavy Metal你都要可以立刻上手,抓到感觉,我平均一首歌大约1个小时内就要过完,而且可以给制作人很多选择,我认为这样是对淂起自己的良心。


  方:应该说是很敬业!! 


  方:如此说来老师的乐理也是很强,老师的音乐可曾有人启蒙?


  倪:没有,都是自己苦学出来,当初练吉他是看同学弹吉他就能吸引很多女孩子,结果我拿着木吉他弹Santana的东西,吸引来的都是男生(笑),还记得以前拿一本和弦大全来背,我研究很多弹法、和弦、音阶,所以一个和弦,我可以有很多种按法,很多奇奇怪怪的和弦我也会按,当初学吉他真的很苦,一把破破的吉他弹到弦断掉,然后再把它绑起来继续弹。 


  方:老师也玩MIDI吗?


  倪:没有,那是个无底洞,其实真人和MIDI还是有差别的,音乐毕竟是有生命的东西,像美国大部分的音乐还是用真人去弹,MIDI只是站在一种辅助的性质,或者是拿来作DEMO的工具,毕竟现场弹有它的Feeling。     


现在很多年轻人编曲都不会看谱,我觉得也不太对,甚至连和弦也写不出来,因为用MIDI只要剪剪贴贴就好了,可是编曲就像是盖房子,没有大纲、蓝图又该怎么做?  


  方:老师平常搭吉他的顺序?


  倪:先采谱,然后过节奏、再来过Solo,就O.K了! 


  方:对于想进入这行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倪:要成为一位什么都能弹的Player,真的得花很久的时间,不过如果往单方面发展,可能比较有希望,譬如说钻营某一种音乐风格,如果真的想成为一个好的Player,得从头开始扎根,基本工夫一点都马虎不淂。 


  方:言下之意想成为老师这样的全方位录音室乐手似乎是遥不可及!


  倪:其实我也算是生的逢时,那个时代有很多机会磨练,现在的年轻人想练也没有机会与空间。我们老一辈的人真的是卯起来练出来的,不管调效果器、挑Tone、拷贝音色或是抓歌都很快,而且速度快又很便宜。(笑) 


  方:可曾想要录制演奏专辑?


  倪:大约6-7年前陈扬的公司曾经找过我录,也都录完了,不过后来都没有机会发,我想以后吧!! 


          倪老师在吉他上下的功夫与底子正如练武之人常说,一身内外功夫扎实的很,已经到了任督二脉相通的境界,其实吉他这个乐器要玩得好真的并不容易,并竟它无法像MIDI可以修、改,而且它的技巧与手法又多,所以你会发现要用MIDI取代吉他是很困难的,我们可以预见专辑中的吉他:倪方来这几个字几十年之内大概都还很少有人能够取代,有心于此的年轻朋友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