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去过两次北京,在老的豪运看过极端金属类的演出(了解的人算一下,发现是很久以前的事啦).老豪运地方特别偏,晚上看完演出就别指望回住的地方了.这次打算看演奏类的,发现27号吉他中国办了一场,就把回去的机票买成了28.后来一查,发现23号子曰还有场演出,也是在同样的地方,于是决定这场也去.

21号从武汉飞到北京,23号去使馆签证,过程特别顺.下午先去了雍和宫,然后回住的地方放签证用的文件,结果去到星光的时候演出已经过半啦(我住的地到雍和宫那得一趟公汽加一趟地铁,一个半小时)。

 

23日子曰演出:
一进去,发现大多数都是明天要上班的白领族,居然是坐着看的,对于我这种只看金属类演出,每天12点以后睡的人来说,真不习惯啦。找了右边靠前的位置,方便看吉他。刚开始并不抱太大期望,我都记不得上次听摇滚是什么时候了,而且从没听过国内的摇滚乐。主要是觉得下次来北京不知得什么时候呢,反正晚上也只能在酒店里看电视,逛街或去泡吧,与其浪费生命还不如支持一下优秀的乐队。但听了十几分钟后,才发现,虽然子曰是摇滚乐队,可是我太喜欢吉他手汶麟弹琴的风格了。旋律和节奏是相互交织的,音阶用得挺有品位,没有那种没用的快而无当的东西,没有滥用泛音,WAH-WAH都出现在合适的位置。观众中估计有很多子曰的老歌迷,很熟悉一部分老歌,不好意思地说,这些歌都是我第一次听。。。。。里面有两首歌的吉他部分让我比较吃惊(从观众的反应判断,应该不是他们最受欢迎的),因为结构很复杂,音阶很JAZZ化,总之一句话,够前卫,呵呵。不少国外的前卫金属乐队中,也没听过这么有趣的吉他段落。主唱兼BASS用的是5BASS,估计歌词都他写的,挺有趣。整场演出的调音非常好,所有的乐器和人声都听得很清晰,各个乐器的声音大小都比较合适,我看过的演出中,比较少有。我只听了40多分钟,本来想打车回了,后来觉得太不划算啦,只看了一半的演出,不行,于是决定去后台“骚扰”。先看到主唱在门外,有几个似乎不是中国人的亚洲人围着。往里走,看到吉他手了,不知道如何开口,反正最后是开口了,还好吉他手人比较友善,大致聊了一下我的学琴史和听的风格,表达了我对汶麟的弹琴风格的兴趣。他人挺好,有耐心听我讲完了,哈哈,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罗嗦。他介绍了自己的两个吉他学生给我,有个MM,还有一腼腆的男生,聊了一会,感觉不错。刚好第二天(24号)汶麟的JAZZ乐队(后来知道是JUNGLE CAT)在工体附近一酒吧有演出,决定去。糖果大厦旁边有家挺大的餐厅,我就到那吃了夜宵,后来有北京的朋友跟我说那不错,不过我吃不惯它的广州点心,不理解生意怎么会那么好。

24日丛林猫乐队演出:

24号晚费了老大劲才找到那家酒吧,从西单地铁那到酒吧居然花了近两个钟头,其实就在三里屯附近,可是却不在那条街上,而是在一个大院子的最里面,我只能说老板想法挺特别。这次没迟到,刚刚开始,昨天聊过天的汶麟的一个学生也在。我坐的位置只能看到BASSKEYBOARD和女主唱;一个PERCUSSION,一个手鼓和一个吉他手,我都看不到。另外一边能看到,可是基本都是老外在那喝酒,我赶了近两个钟头,累死了,懒得往那边凑。刚开始,不习惯女主唱嚣张的台风,不过一会就习惯了,其实我能听出来她唱得挺好,虽然我从来没有对JAZZ歌手真正喜欢过。哦,来之前,我还以为是那种纯乐器的。。。。。。。我听的JAZZ CD全是纯乐器的,我听不惯有人声的JAZZBLUES(再次鄙视一下自己的音乐品位)。女主唱身体语言极其丰富,有些动作只在YOGA里有。鼓手挺优秀,让人妒嫉(希望老天让我以后组乐队的时候,给我一个优秀的鼓手吧),虽然我听的JAZZ不多,但我觉得鼓手的打法并不是一般JAZZ乐的打法,反而挺金属的(没有双踩)。键盘也不错,我记得台风挺好。可是我对键盘类的乐器一向比较敌视,也听不懂键盘,没法客观评论,我似乎记得键盘的音色有点塑料。。。。。我觉得BASS的声音很大,当然JAZZ乐中BASS应该是靠前的,但还是觉得音调得不是很好,调音台就在左边,由两个老外把持着。演出进行到一半多的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看不到吉他(我看任何演出90%以上的注意力都在吉他!)于是决定跑到吧台边上,其实那帮老外有些都在聊天,没怎么看表演。舞台太小啦,汶麟其实是站在最边上,可怜。哦,有件事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女主唱经常按一个类似效果器的盒子,难道那就传说中的VOX BOX?偶尔看到类似GT6的效果器了,后来问了他,知道是GT8。我问汶麟GT8好用吗,我当时的意思是问GT8好调节吗(我自己因为太懒,从不用综合果器,对GT6这样的复杂玩意报有深深的恐惧,觉得能用到它里面4种以上效果的人都是大牛,当然那种整场演出,只用失真,CLEANWAH-WAH的那种人不算),他还以为我问GT8出来的声音怎么样:)其实他说得对,国内的演出用的箱子,用GT8或着是一堆好单块能有什么区别,况且三块以上单块串起的噪音就让完美主义者难以忍受了。那天晚上看完演出后,去了什刹海,感觉不错,喝到酒吧快打烊,打车回去倒头就睡。


27号吉他之爱:



27号晚上的演出本来是我特地打算去看的。可是看完27号那场,我个人还是更喜欢前面两场的感觉。当然乐手的素质都不错,可是我不是很爱好那种眩技的东西。很可惜晚上因为有人请吃饭,赶到星光的时候刚好错过陈磊的演出,虽然从来对STEVE VAI不感冒,可是能弹那样的东西还是件满有趣的事,下次有机会再说。我到的时候,缘升已经开始了,女主唱很牛,哈哈,可是风格是POWER METAL,除了歌特DOOM我最不喜欢的金属类型,没法客观评论。那个献花情节,我实在受不了,感情这个问题,说到底是个满现实的问题,童话的结尾都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在一起了,哪个童话说了后来他们怎么了,SISI公主三部曲讲的都是那么HAPPY的婚姻,也没提到SISI后来长期和奥匈皇帝分居,以及她唯一的儿子死于非命还有她四十多岁就被刺杀身亡。离题了。小虎的技术是没法说的,可是我听完后,只记得他的SOLO很眩很快,其他的都不记得了,不过如果多磨练一下作曲和结构,还是满有前途的,毕竟这么年轻就达到这个水平不是靠苦练就可以达到的,多多少少有天分。海市蜃楼,我也不知该怎么评论,很矛盾。按我一般听前卫金属CD的惯例,如果这样的CD摆在我面前,一定会被我排除,因为虽然DREAM THEATER的东西在十年前很创新,可是已经被很多乐队COPY很多次了,况且DT的成员还参与了那么多分支,这些分支不少有带有浓厚的DT风格。而且最近几年DT出唱片的水准都下降了。但毕竟在中国这个极端金属占到听金属人数中大多数的奇怪地方,能出现一只技术好的前卫金属(而不是POWER METAL!)是件多么多么不容易的事啊,我实在太感动啦。主唱的高音有问题,乐队完全可以把调定低点以适应主唱的声音。顾凯的技术当然没得说了,但我总觉得,这帮人很久没买过前卫金属的CD了,新的一些歌曲结构,声部分配,我都没有听到,我觉得他们也没有意识到这点,挺难过。

码了这么字,累了,照了一些照片,不过大多没打闪光灯,怕影响周围的人看演出也怕影响乐队。就用了高ISO,我的手的稳定性就这样,将就看吧,没花什么精力在拍照上,专心看演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