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雾影都_不戒
原帖地址:https://bbs.guitarchina.com/thread-2163225-1-1.html

文章的开头,依然要感谢每一位关注鄙人的朋友,自琴行日记启动以来,关注者在十几天内一下子增加了一倍,虽然绝对数仍然不多,但这起码让我知道,只要用心坚持一件事情,总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外力给予你鼓励,而这股鼓励了我继续坚持更新的外力,正是关注我的每一位读者,在此,我表示极衷心的感谢.

其次,此乃鄙人极度走心之作,望读者们可以耐心地坚持阅读到最后.

好,正文走起.

不觉间,我已经在雾影都度过了将近半个月长的工作日,时间似乎流逝得很快,在我既定的概念中,似乎特别漫长的十个小时,在每日繁琐忙碌的工作里,却像浓缩起来了一样,即便不曾感到它的流动,日子还是奇妙地转眼即瞬;然而,每当我下班回到家,倚在我书桌前的大班椅上,抽着烟回顾着这忙碌的一天时,时间又似乎流逝得很慢,那种饱满的充实感,总是让我产生了一种,度日如年的错觉.



我想,时间大概根本不曾流逝过,而实然真正在流逝的,是千变万化的我,是的,最近我在雾影都的工作,产生了一些质的变化,那就是一个特别耳熟能详的玩意儿——“转正”,我从实习性质的义务工作,成为了雾影都里的一名正式的职员,这也意味着一个新的责任将随之落在我的肩上,那就是让无数人既爱又恨的“业绩”.

也许写到这儿,加上这个“可疑”的题目,这注定要被人视为一篇广告推文,其实我也恐惧,对于没有任何销售经验的我,广告与分享,推销与推荐,其界限在我心里着实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 然而,在这种失衡里,我找到了两盏明灯,那就是忠实与坦诚,我想,忠实且坦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与动机,也许不一定能产生让所有人都不抗拒的内容,但至少,我可以无愧于心.

在推销的动机与走心的原则两者的驱动下,我诞生了写这篇“番外篇”的想法,坦诚地说,在此文中,除了必要的推销动机,更多地,我希望能通过分享我与吉他的羁绊与故事,告诉各位读者,拥有一支吉他,会是一件多么简单却美妙的事情.

是的,每当我回顾我因为接触吉他,而产生的生活变化时,我总是觉得,吉他是有生命的,在拥有它之前,我从未曾想过,一台一只手就能拿得起的吉他,竟然可以对我的命运轨迹,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说起我学吉他这件事,那是因为被崔健的歌——《一块红布》所打动而产生的想法所催化的,那时的我,因不止一次在不同的歌唱比赛中获冠而自觉满身“光环”,心高气傲到不可一世的程度.
然而那时,正是因为一把木吉他,让我开始知晓了自己的渺小. 在那段初学吉他的时光里,我才开始意识到,原来自己除了会唱歌以外,对音乐根本一概不知,就连乐队问我“你要唱什么调”,这种基本的问题,我也回答不上.
这就是我初学吉他时,“吉他”给我上的一节课,课题叫——“谦卑”

那会儿刚一接触,我对吉他的热情特别的高涨,弹得指尖都划破见红了,仍然练得不亦乐乎,那时我正一个人居住在珠海,我并没有连网线,每天除了晨起站桩,日落练体能以外,其余的时间,我都在弹吉他,弹得不分昼夜,忘却时间,我从来不曾试过,在一张没有靠背的椅子上,一动不动地坐了8个小时,“吉他”就是如此潜移默化地洗濯且重塑着我的个性,那段时间我总在想,也许那些隐士或高人口中所谓的“修心养性”,就是这么一回事.



尔后,随着吉他水平的进步,我发现自己的音乐审美能力有了确切的提高,同时也开始十分迷恋民谣,每当带着耳机听歌时,我开始停止了习惯性的跟唱,取而代之的,是习惯性的默默打拍子,和对伴奏的留心. 记得在一次朋友聚会喝酒聊天时,大家谈起了某一首歌,正当大家都在讨论这个歌手的唱功如何如何出彩的时候,我突然来了一句,“而且和弦的走向十分特别”,大伙儿调侃道:“妈的你们这些音乐人就是奇怪”.
我仅仅是应付地笑了一下,并没有作太多的回应,可我的心,却是澎湃的,虽说我明白自己那时仍然不能算是一个音乐人,可我却也意识到,我变得不一样了,相比起其他人,我多了一双从不同角度去聆听音乐的耳朵.

带着这双崭新的耳朵,还有一把木吉他,我踏上了一段自己以前从未想过的旅途,那就是“流浪”,小时候电影看多了,总觉得那些带着一把吉他走遍天涯四处吟唱的人,桀骜不驯,如神般自由,然而却从未想过,我居然成为了自己年幼时所想象的“神”,我带着一把马丁的电箱吉他,每到一个地方,就找挨家酒吧地找驻唱歌手的工作,从家乡唱到异乡,又从异乡唱回家乡.









吉他就在此刻,在无数的量变累积下,终于达成了质变,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又或者说,是一种对内心深处愿望的触动,我决定了要成为一个做音乐的,组一个“奔永远”的乐队,在全中国不同城市的LIVE HOUSE巡回演出.

事情有时候就是特别玄乎,打自我产生了这么一个强烈的愿望,我的生活就随之开始发生了变化,我开始因为各种特别特别,特别奇怪的契机和原因,认识了很多玩音乐的朋友,或是做音乐的音乐人,也正正是这个时候,我遇见了雾影都,还有经营这个乌托邦的人——韬哥,当然,与之伴随的,我也遇上了很多学习音乐和登台的机会.

然而,我把这些机会全部放弃了,我做了一个内心更渴望的决定,那就是去欧洲留学一年,为了这档子事,做签约歌手的机会,我放弃了,跟演出团队去新加坡巡演四个月的机会,我也放弃了,取而代之的,是成“打”计算的雅思应试教材,经历了三个月的“寒窗苦读”,我终于通过了雅思测试,带着我的吉他与行李,远赴荷兰,入读了海牙科技大学,修的不是音乐,而是国际传播管理的硕士课程.



为了对得起那些出国前被我所放弃的机会,我尽我所能地将这一年的留学生活充实起来,在考硕士的同时,我带着我的吉他,踏足了十二个国家,也就是大概等于半个欧洲,也认识了国外很多特别“独立”,甚至是极端的音乐人.







现在我已经回国将近一年了,乐队我仍未物色到人选,吉他也仍然没能达到我自己所追求的水平,可我却一直死死地执着于“做音乐”,也许在岁月的蹉跎里,有些棱角磨平了,有些原则也选择了妥协,也许我在不断变化,但可幸,我的初心仍未曾变过,我,要做音乐.

为了更多的邂逅与学习机会,我选择加入了雾影都的工作,还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我之前很抗拒的——销售,可我入职至今,尽管业绩的压力开始落于肩上,我仍然没有半点后悔或是抵触,因为我卖的,是乐器(吉他,爵士鼓,手鼓,Ukulele),也许我跟无数的销售,微商一样,总是在朋友圈里为了推广产品而刷出无数转发或广告,可作为一个十分在乎自己的朋友圈的人,我仍然如初般爱着我所“经营”的朋友圈,爱我所发送或转发的每一条动态,因为那些,都是我自己的喜爱之物,如果我能在分享自己所爱的同时,推销出产品,赚取相对应的金钱,那无疑是锦上添花.

在雾影都这半个月的义务工作日里,我每天把玩着不同的吉他,逐渐开始觉悟了一件事情,这一切的美好,这一切的发生,这一切的改变,实然,都只不过是因为一把木吉他而已,细细咀嚼并沉淀着这一切的过去,我忽然恍然道,吉他,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一束在你生命里,让你猝不及防的光,总能给予你或是那些让你很不满意的现状,一些意料不到的照耀.



无论你在坚守归根处,还是漫步红尘中,无论你在随波逐流,或是逆流而上,苍天之下,何人不渴望更好的生活,为了这个“更好的”生活,我们都筋疲力尽地在寻求改变,然而,不知你是否曾想过,你与理想生活的距离,也只不过是一把一只手就能拿得起的木吉他而已.



欢迎更多的读者持续关注我的琴行日记,
关注雾影都,
同时,
更欢迎广州的小伙伴可以来雾影都找我唠嗑弹琴玩音乐,
说不定还会出现在我的工作日记里哦.
.

我的公众号
雾影都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