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Premierguitar
编译:Vida
编辑:杰佬
原文首发:音乐人攻略

我们评断一名出色乐手的标准是什么?这一切是取决于技术,还是那种让人难以捉摸的直觉?是那种摇滚明星的不羁和张扬、或低调犹豫的气质?还是说因为他是Riff大神或Solo狂人呢?还是说根本就没有一个公式或者标准能够算出为什么某一名乐手能够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无论我们怎么来定义这种“魔力”,至少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的神奇之处并不仅在于他们的演奏或者他们所演奏的乐句,而是他们能够结合设备来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音色。

纵观电吉他的历史,许多极具色彩和特点的音色都由各种单块效果器所构成——哇音踏板,相位器,镶边,包络滤波,法兹等等。更重要的是,这些优秀的效果器则是通往新音色世界的大门。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们,只要正确的设备、timing以及(或者)技术搭配在一起,你也可以得到一个独一无二的音色。虽然这个音色是否值得一听则是属于个人的品味问题(还是那句话,音色的好坏是非常主观的一件事),但是如果当大部分人都认同它时,你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传奇。

世界上已经有无数名具有创造性的吉他手通过他们独特的效果器运用以及演奏方式重新定义了我们现在听到的音乐以及吉他演奏,例如Keith Richard那的riff和Jimi Hendrix那毁灭般的solo。我们不可能将他们都一一列出出来,但是我们依然选出了十名非常“勇敢”的吉他手,正是他们将手中的效果器运用到极限才制造出改变世界的音色效果。

1. 【Gibson Maestro FZ-1A Fuzz-Tone】  Keith Richard

“我只用过两次脚踏效果器,”Keith Richards在2010年的自传《Life》中写道。事实证明,这两次中的一次正是录制Rolling Stone标志性的金曲“(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时,——如果不是第一次,那么这也是最早的几次在现代摇滚中使用法兹音色的情况。Richards的吉他线应该是一个为小号部分的临时音轨,“所以我填补了小号应该做的事。但是在这之前,大家都没有听到过法兹音色,而正是这种声音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首批推出的FZ-1A Fuzz-Tone效果器

1960年,纳什维尔录音室工程师Glen Snoddy无意中发现了原始的法兹音色,那时他所在用的Langevin电子管件中一个过载的变压器短路了,他正在使用它来录制一个六弦“Tic-Tac”贝司。他看到了这种音色的潜力,并设计出了晶体管版本的法兹效果器,于1962年卖给了Gibson。“一开始我都惊了,”Keith Richards讲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他在明尼苏达州听到了广播电台在播放Satisfaction,“我们甚至不知道Andrew(Andrew Loog Oldham,滚石乐队的经纪人)将这个XXX(问候语的一种,你懂的)传了出去,不过那已经是65年夏天的作品了,所以也不想去多说什么。”

2. 【Arbiter Fuzz Face】Jimi Hendrix

正如Frank Zappa在1968年由生活杂志推出的“The New Rock”刊物中说道,对于那些有抱负并希望音色听起来像Jimi Hendrix的吉他手来说,唯一有可能的途径则是“购买一把Fender Stratocaster,一个Arbiter Fuzz Face,一个Vox哇音踏板和四个Marshall音箱”——但即使如此,也不一定能够获得类似的音色。外形与麦克风支架的圆形底座类似,Fuzz Face是一个能够提供增益和失真,并且操作简单、耐用的效果器。Fuzz Face是由英国的Arbiter Electronics制作,并于1966年的秋天投入市场——而此时正是Hendrix的“好时机”,此时Hendrix刚刚来到英国并且正大开怀抱大胆的尝试那些最新的产品,无论它是怎样的产品(比如Roger Mayer,著名效果器Octavia的发明者,两人在第二年春天相遇)。


一个原版的1967 Arbiter Fuzz Face。Pic Via Starman1984。

“Love Or Confusion”,这首来自Jimi Hendrix Experience首张专辑《Are You Experienced》中的歌曲,就是Hendrix使用Fuzz Face的第一个录音作品,但这张专辑中最好的例子则应该是“I Don’t Live Today”,他的音色真正开始出现那些纯粹的,并且良好受控的噪音,在此之前甚至没有人会想到可以把吉他音色过载到如此程度。

3. 【Sola Sound Tone Bender MK II】 Jimmy Page

在2009年的纪录片《It Might Get Loud》中,Jimmy Page回忆他曾经告诉Roger Mayer说,他希望吉他的延音更长一些,所以Mayer则开始研究并最终发明了Tone Bender;实际上,是工程师Gary Hurst在1965年设计了这款效果器,Hurst授权在伦敦Sola Sound生产,不久之后整个英国所有蓝调摇滚乐队都得到一个有着多汁美味延音的优秀音色。Jimmy Page在1986年的当地乐迷杂志《Hit Parader》中说(在他创建Led Zeppelin前不久),“它占了我音色比例的75%(指Tone Bender)。它非常像法兹效果器,但是我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来让延音变长。”


原版1966年Sola Sound Tone Bender Mk II,pic by Macari’s Musical Instruments

在Led Zeppelin首张专辑中,Jimmy Page的吉他音色似乎都带有标志性的Tone Bender特点(猜测说为MK Ⅱ),其中比较明显的是“Dazed and Confused”和“You Shook Me”。在后来的Led Zeppelin作品中,这款效果器似乎变得不那么明显,但是它的音色却与Jimmy Page有着紧密的关联。”

4.【VOX King Wah】 Curtis Mayfield and Craig Mullen

在60年代后期,哇音踏板已经变成布鲁斯摇滚的主要音色效果时,它灵魂乐中也越来越常见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哇音效果器能够非常好的对音乐进行改变,即使你演奏了两个普通的音符,它也会帮助你将它们转换为悲鸣式的声音,并且正是这些效果器为Curtis Mayfield这样的艺术家添加了更棒的表现力。令人惊讶的是,他首选的竟然是非常简单的自动哇音,而正是因为Craig McMullen,Mayfield开始转为吉他手并且制造了“Superfly”中的吉他哇音音色,他解释说:“Curtis从未过多的摆弄这些小玩意,而这些声音之所以听起来很酷则是因为他使用自己独特的声音以及他自己独特的演奏方式来进行演奏。所以这就是你所听到的那些早期作品中哇音的变化,也就是这款Vox哇音踏板。”


这款Vox King Wah踏板搭配了TDK 5103电感器。照片由Guitar Center Vintage Collection提供

在1972年的经典专辑《Superfly》中,Mayfirld和McMullen使用哇音为灵魂乐/放克乐的赋予了生命;而前一年推出的《Curtis/Live!》专辑也同样非常的精彩。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场演出是乐队五人第一次进行同台演出,并且这也是一场非常粗糙、滑稽的现场演出。“你肯定会认为我们至少需要几场演出才能配合的更紧密,”McMullen打趣道,“但是我们却没有那么的时间,我们所做的就是跟着感觉来演奏。”

5. 【Musitronics Mu-Tron III】Bootsy Collins

由电子奇才Mike Beigel设计而成,这款Mu-Tron III包络滤波器在1972年首次亮相,它水汪汪、波浪状的扫频,十分具有60年代迷幻的感觉。Stevie Wonder曾在1973年的金曲“Higher Ground”中搭配他的单簧管使用了这个效果,而这个效果也影响到了一些设备怪人,包括了Bootsy Collins,这位曾加入Parliament-Funkadelic乐队,在21岁便重新定义了新一代的放克贝司演奏的人。他在使用Mu-Tron效果器时,给人感觉这款效果器仿佛就是专为他设计的(多年后,他采用了别名为“Boot-Tron”和“Zillatron”的致敬版),并且经常串联Big Muff或用于失真的Morley Fuzz Wah使用。


崭新的Mu-Tron III

“I’d Rather Be With You”,这首选自Bootsy Collins在1976年推出的极具突破性的专辑《Stretchin’ Out in Bootsy’s Rubber Band》中的作品,非常好的展示了Bootsy Collins动态十足的自动哇音演奏以及包络效果,以及只需要一点点的失真就可以让贝司专为主奏乐器。在这一点上,Jimi Hendrix对Collins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你可以在具有戏剧性的作品“What’s a Telephone Bill?”中听到(这首作品选自1978年推出的专辑《Ahh…the Name Is Bootsy, Baby!》)这首歌是由Mu-Tron的包络滤波效果作为前奏,它的演奏充满的挑逗感,并且独奏部分则搭配了失真、哇音以及Echoplex的延迟效果来逐渐把歌曲推向高潮。

6. 【MXR Phase 90】Eddie Van Halen

我们曾经在“如何使用调制效果器”系列文章中的《移相效果器》篇为大家示范了Phase 90的使用。你可以在Van Halen乐队早期的歌曲,比如“Eruption”和“Jamie’s Cryin”中听到这种灼热,紧密并带有敏锐相位的失真音色,这些音色真的改变了吉他的世界。令人惊讶的是,EVH纯粹依靠音箱与电压下降——没有任何过载效果器——而为了得到他基本的失真音色,使用一个Ohmite Variac调压变压器,所以他的Marshall Super Lead音箱会在大音量的情况下变得更加高效。


70年代早期手写版Logo的Phase 90效果器。Pic by Larry Kent

作为他效果器设置的核心部分,EVH将音箱通过一个负载盒,然后连接Echoplex EP-3,MXR Flanger以及至关重要的MXR Phase 90。Phase 90在1972年由MXR公司推出,并凭借着简单的操作而广受欢迎,另外,这款效果器只提供了只有一个速度旋钮,正是这个旋钮决定了你的音色,它能够非常好的模仿Leslie旋转扬声器的音色。EVH将Phaser 90的设置为非常低的扫频范围,事实上这种设置的相位效果不会太强,并且会为他的音色在独奏时提供三倍的激励,让他在独奏时更容易突出。

7. 【Electro-Harmonix Electric Mistress Flanger】 Andy Summers


一块70年代后期生产Electric Mistress

让当时身为前卫摇滚乐队Soft Machine乐队吉他手的Andy Summers开始使用这款效果器,讽刺的是,并不是乐队本身,而是在1986年与他们一起巡演的Jimi Hendrix Experience。简单地说,Summers被Jimi“迷住”了,虽然他从未说过自己受到Hendrix的直接影响。

Summers在78年底时得到了这款Maestro Echoplex EP-3,正如乐队的专辑《Outlandos d’Amour》开始变得受欢迎一样,Summer也开始迷恋上了相位、镶边以及吉他合成器。而这款Electro-Harmonix Electric Mistress可能是Summers的设备酷中最知名的一块效果器。这款效果器被纳入一个由Pete Cornish定制设计的效果器板中,你可以在许多Police乐队的经典作品中听到这款效果器,比如“Walking on the Moon”中那来世般的质感,以及乐队第三种专辑《Zenyattà Mondatta》中的“Driven to Tears”和“De Do Do Do, De Da Da Da”。

8. 【Electro-Harmonix Memory Man Deluxe】The Edge

在U2乐队的早期阶段,the Edge通过控制声音来实现自己的想法。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他通过看似简单的吉他技术亮瞎当时的乐坛。在那时许多新款效果器充斥着市面上时,这款Electro-Harmonix Memory Man Deluxe便是其中之一。这款效果器由Memory Man(原版在1976年推出)改进而成,并在延迟、反馈与混合控制的基础上增加了水平、合唱/颤音,总的来说,这是一款能够制造出多种效果并且没有丝毫限制的效果器。


原版Deluxe Memory Man

“我得到这款效果器后便在排练中进行使用,”Edge在纪录片《It Might Get Loud》中回忆说,“在排练时,我非常仔细听这些循环的回音,它填补了一些我并没有演奏的音符,就像两个吉他手在演奏——这些音符几乎是完全相同,只是有一点点偏差。我认为这款效果器所带来的效果是前所未有的,突然间一切都变了。”这些改变带来了速度和激情。你可以在“A Day Without Me”中非常明显的听到Memory Man,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款效果器为Edge指引了道路,并且在未来的十年中,Edge层次丰富并多变的音色依然是众多吉他手想要模仿,复制的音色之一。

9.【Ibanez TS9 Tube Screamer】Stevie Ray Vaughan


大约82年的原版TS9

曾几何时,SRV就被认为是Jimi Hendrix的继承人——而他也凭借着强烈的个人风格与魅力来赢得了人们的敬意。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德克萨斯蓝调吉他手需要在很多方面进行努力,但SRV同样还是一条不知疲倦的音色“猎犬”,随后他找到了首版的Ibanez Tube Screamer(TS808),他知道这款效果器富有攻击性的中频正是他在寻找的。很快SRV便转移到了更加粗糙、高音方面更加明亮的TS9。

在Guitar World杂志评出的“史上最强的五十款效果器”中,TS9名列榜首!“我之所以使用这款效果器是因为它的音色旋钮,”在1983年时SRV对Frank Joseph说。“你可以使用它来改变失真和音色范围。你可以使用它调节出类似Guitar Slim的音色,这就是我使用的方法,或者完全放开,让你的吉他音色听起来像跳起来一样。”SRV与Double Trouble的《Texas Flood》专辑就有几个显著的例子,包括主打歌,经典的“Pride and Joy”和纯乐器演奏的“Testify”——SRV除了是一名多才多艺的吉他手以外,他更凭借着无与伦比的耳朵制作出能够完美匹配歌曲氛围的主音音色。而在1984年推出的《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SRV标志性的音色,几乎让所有听到独奏的人知道是他在演奏。

10.【DigiTech WH-1 Whammy】 Tom Morello


全新的原版WH-1 Whammy

当Rage Against the Machine乐队的首张同名专辑在1992年推出时就像一枚炸弹一般,许多吉他手们对长3分50秒的专辑开场单曲“Killing In The Name”的第一反应是“我操!”。Tom Morello大胆、灵活的独奏正是使用了由DigiTech在1989年推出的WH-1 Whammy效果器。这款拥有法拉利红外观的效果器提供了音高扭曲以及由IVL Audio开发的协调技术,并且其表情踏板还能够发出尖叫和潜水炸弹式的效果,并且能够调出三个八度跨度(高,中,低)。

对于Morello来说,Whammy提供了一个更加直观的方式,尤其是在高八度的情况下,为了模仿这种汽笛般声音,他聆听了一些南加州的匪帮说唱,比如Dr. Dre、DJ Quik和Ice Cube。“我基本上就是乐队的DJ,”他在2008年接受采访时说,“我找到了一款拥有简单操作方式的效果器,就在一瞬间,这把吉他对我来说意味着发现新声音的可能性。”Morello很好地发掘了这款效果器与和声匹配的能力,你可以在“Know Your Enemy”中听到,这首歌的开头部分为一个极具挑逗性的Riff,以及非常古怪的吉他独奏,这在整个90年代都是非常特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