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们乐队的排练房来了位”不速之客”,一位普通的巴西乐手.

因为我们的鼓手参加了今年的学生交换活动,被派去了法国,同时在法国那边也派来了2名大学生.其中一位是巴西人,名字是Christorpher,一位吉他手.

他有着巴西人的热情和法国人的浪漫.和我们从下午一直玩到晚上.我们一直用着比较生疏的英语交流(幸好他会!!),从音乐一直聊到足球,女人,啤酒.其中一些事情给我的思想也带来了不少启发,一些欧洲人对音乐的看法和我们的差异.

第一:器材.

当Christ走进我们排练房的时候发现地上扔了把普通的墨芬STD.惊奇的不得了!一个劲的猛赞”Chinese,so rich!!”.

他告诉我们,在法国,玩音乐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乐器的价格贵得惊人.一把FENDER的价格都让人感觉害怕,而且挂在橱窗里面,高高在上.只有有钱又有闲的富家子弟才敢进去那些漂亮的商店买吉他.一般的人则都去选择二手乐器.当雄飞来到的时候拿了把美产7402芬达吉他,他看见了更加喜欢,抱在手里面都不肯放开.

是不是他很穷呢?也不是.在吃饭的时候他一个人为我们一行8个人付款,并且告诉我”中国的东西很便宜,在法国,这个价钱连一个小孩吃饭的钱都付不起”.

反思一:当我们在追求高档乐器,对着那些动则上万的器材留口水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器材不是唯一衡量音乐好坏的标准呢?又或者攀比器材成风的今天,我们是否也应该冷静一下呢?


第二:技术.

Christ的技术不是很牛B的那种,但是却有着很好的音乐性,而且理解各种不同的风格.在排练的时候,从BLUES到FUNK,从METAL到PUNK,从JIMI HENDRIX到GREEN DAY.他没有像一些乐手那样疯狂的点弦,琶音什么的,更没有那些像开着F1方程式的速弹,出来的东西却相当有味道.旋律很好,而且完全是很纯正的感觉,直接,没有那些费劲心思的细节处理,却能够表达出他的想法.

他说”弹琴不是在开跑车,不是攀比,而是为了好听.”

反思二:当我看见一些人在弹琴的时候总会问这样一句话”你能够弹多快?”.快是什么意思?弹得越快越复杂就是越好听,就是牛B了?

当然,好的音乐需要技术的支持,但是不是盲目的.


第三:乐感.

Christ的东西我可以很快模仿下来,但是他那源源不绝的乐感我不用10年的时间去听去感受是根本比不上的.他们电台里面播的歌曲是”LITTLE WING”,”HEY YOU”,我们的电台里面播放的是什么?”丁香花””老鼠爱大米”.不是一类的东西,有得比吗?我有次打电话去电台点首”加洲旅馆”.说了半天,内DJ也不晓得我在说什么.最后我逼急了,来了句”就是谢霆峰和虞澄庆一起弹吉他的那个!!!”.内DJ马上就知道了.很郁闷!

他说”无论是在他家乡巴西,还是在法国,大家吃饱了饭就是边弹吉他边休息娱乐的.就像中国的上辈子人喜欢拉2胡一样.”民族乐器的氛围外人很难掌握的.就算明白了,不经过长时间的熏陶也不一定有那样的感觉.

反思三:如果我们看见一个老外穿着唐装在拉2胡,我们有什么感想?是在模仿我们,还是在学习着?又或者觉得他真的能够融入到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中,并且将其更加好的发扬出来?


第四:风格

我问他听不听些什么死亡之类的,并且告诉他现在中国不少乐队都流行这个.他无奈的说没有听.在许多欧洲国家,死亡音乐也有不少,但是不是多数的.更多的人是去地下酒吧听死亡,而其中更多的人是为了在那些死亡乐队的演出中疯玩,发泄或者拍丸仔.

反思四:我不认为哪种音乐不好,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不能够用自己的眼光去衡量别人的看法.但是,很希望朋友们在玩音乐的同时也要保持自己的立场,保持清醒的头脑.有些人一会儿跟着别人玩死亡,一会儿跟着别人搞流行.”墙头草”似的音乐的确可以顺应潮流,但是,音乐的本质到底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自己真心喜爱的东西去奋斗呢?

话就这么多,大家爱听不爱听都好.在下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希望朋友们在做音乐的时候能够对一些问题换个角度来自我反思下,为的是更好的做出自己喜欢的东西.

在剩下来的一年中,我会邀请Christ尽量多来我们乐队,甚至可能会让他作为我们的一员一起演出.只希望自己能够重新的找到那些久违的西方文化的音乐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