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歪老赵​​

去年起,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吉他厂家之一的Gibson因为陷入财政危机,破产的留言一时四起。如今,这一吉他行业的传奇,正式向法院提出申请破产保护。原因很简单,7月末将会有大量的债务涌向Gibson,如果无法偿还,自然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然而事实上去年Gibson的核心产业(吉他制作销售)仍然有上亿美元的盈利,所以说Gibson作为业界的标志之一,和一个仍然极具商业价值的品牌,最后一定会被卖下,而不会消失掉。这可能是不幸中的万幸。

感慨的同时,是什么让作为无数乐手和音乐迷心中的“圣杯”,拥有Les Paul,SG等吉他史上最经典的琴型的Gibson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Black Sabbath吉他手Tony Iommi的御用琴——64年SG

随着日趋严格的环保要求,走私条例和法律法规等限制,吉他产业的木材供应开始出现问题,而这种问题对于品牌的影响和公司规模是成正比的。大约在2000年左右,Gibson使用的木材开始趋于廉价,并且难以找到好的木材。

Les Paul刚开始生产时,Gibson手中有一批状态非常好的木头,大约已经放置150年左右,这也是50-60年代的Les Paul的音色(还有价格)如此无与伦比的重要原因。而这些木头开始越来越少,Gibson只好将它们保留在艺术家定制款式以及极少数最昂贵的高端产品上。哦对了,这些琴一般都在Slash和Joe Perry这些摇滚明星手里。我们一般所能买到的新产品采用的木材开始变成30-40年风干或者人工烘干的新木头,没有经历足够的形变和脱水,做出的产品的音色自然不会像一把57年Les Paul那样神奇。


Aerosmith吉他手Joe Perry最爱的私藏摇滚利器——59年Les Paul

从90年代后期开始,Gibson就开始进行了各种奇怪的尝试(结果一般都不太好),比如巴西玫瑰木和印度玫瑰木的指板。当一把Custom Shop Les Paul不是乌木指板那么它还是Custom Shop Les Paul吗?当Gibson把桃花心木通过钻孔,削薄来降低重量,然后贴上枫木贴面,冠上新工艺的名号,难道就能忽略木材导致的音色差距吗?更何况价格并没有变化,甚至越来越高。


如Nike ID出来一般的Custom Shop Boogie Van系列,图案和色彩新奇浮夸

设想一下你攒了一年的积蓄,准备花上万元买一把能演奏出你最喜欢那张专辑中一样甜美声音的吉他,然后得到一把木头还没干透,用着新材料漆面,指板是印度的玫瑰木做成的Les Paul。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难听?老板,退钱!

Gibson现任CEO Henry Juszkiewicz1986年接手公司的时候Gibson也面临着和今天一样的局面。Henry一手拯救了这家公司,成为了业界一段佳话。可把Gibson再次推向深渊的还是它的救世主本人。


Herny Juszkiewicz——Gibson CEO(1986至今)

Henry在采访中曾经表示,自己愿景将Gibson打造成下一个Nike,做成一个家喻户晓的音频品牌。光说不做假把式,近年来Gibson大量收购其他公司来获得相关方面的知识产权和产品权限。Sonar和Onkyo就是很好的例子。设想一下,某知名汽车厂家收购了多家共享单车品牌,希望将来包办人类的出行问题。结果可想而知,大量的投资过后,Gibson没有得来任何的回报。


Gibson收购了很多相关产业的公司,然而这并没有给它带来足够回报

可Gibson的昏招还没打完。在自己的核心产业领域,Gibson也在向Nike盲目学习。用挑战大众品味的新产品来饥饿营销,比如无人问津的Firebird X;颠覆经典,令人哭笑不得的主题化高端定制产品,比如Les Paul Custom Boogie Van系列;忽视使用体验和实用性的黑科技,比如自动调音器(我非常怀疑这灵感是Nike的自动系带系统带来的);通过和经典款的关联作为卖点的周边产品,比如全国可能也只有二十个人会买的Les Paul款式的监听音箱;更甚者,中国生肖纪念款的Les Paul Year of Dog。


Les Paul Year of Dog 狗年纪念款

我无法想象当乐手走进吉他店里想买把类似Jimmy Page的Black Beauty的琴来弹Whole Lotta Love的时候看见这些奇形怪状,条纹漆面,上面写着汉字“狗”,旋钮闪着光你弹着弹着它突然开始自己调音的玩意儿时他脸上的表情。我甚至怀疑Gibson是不是在帮着别的品牌卖琴。


带有自动调音器的限量版Gibson Firebird X

乐器不是可连接网络的电子产品,用户无法直接反馈,厂家也没办法针对产品的不足和用户反馈进行在线更新。不过乐器的改良和针对性调整标榜着一个公司对自己顾客的了解程度。这一点Gibson做的很差。

有别于Fender惯用的25.5英寸有效弦长,Gibson产品常见的较短的24.75英寸有效弦长给了它一个致命的弱点——Gibson的吉他更难维持音准,跑音现象比其他吉他更频繁,需要经常调音,特别是降调之后尤其明显。这对经常现场演出的乐手来说非常头疼。而Gibson方面需要做的只是在自己产品的设计上略加调整就可以。甚至哪怕在几个经典款式中另外增加一个长弦长的选项都可以。然而数十年来,几乎很少见固定量产的Gibson长有效弦长吉他。更别说乐手们都屡见不鲜的Gibson的倾斜角度容易导致吉他断头问题了,在数十年来从未在设计中进行针对调整。一方面可能是不想改动旗下经典型号的数据,另一方面可能很多模具需要重新制作。调整需要下成本,但是Gibson食古不化的设计缺陷直接导致了很多乐手(特别是金属乐手)转投其他新兴吉他厂家比如PRS,去寻求更稳定,更适合现代音乐的吉他。


PRS的25英寸有效弦长介于Gibson和Fender之间,降调后音准更稳定,风格更灵活

质量管控的下降也是Gibson被乐手们抛弃的原因之一。我们都清楚,在2018年,Gibson不可能做出来一把59年的Les Paul,也没人可以。你没有同样的木头了,你不能使用同样的漆。即使复刻版本在尺寸和颜色上再怎么接近,也只能是尽可能接近。这道理乐手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标价上万的一把琴却还配着塑料琴枕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厂家做大之后,质量管控下降最后导致公司衰落的例子我们见过很多。很不幸,Gibson也是这样。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样有点太挑剔了,Gibson的琴大部分还是不错的,质量上说得过去。但是一但考虑到购买一个商品时最重要的因素后,你就会觉得还是应该挑剔一点。


没有断过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真Gibson

让最多乐手望而生畏的是——Gibson高昂的价格。

Gibson不是没有中低端产品线。Studio系列(主要针对800-1200美元的市场)给乐手提供了低端奢侈品的体验机会。但是随着质量把控的下降,还有竞争品牌在低端市场上的强势,Gibson的中低端产品开始淡出市场。你可以花更少的钱购买到质量接近甚至更好的日本、韩国品牌(比如Ibanez)的产品。在中低端市场被痛扁,Gibson推出了Epiphone产品线(针对300-600美元的市场)。准确的说Eiphone挽回了一些Gibson作死导致的颓势,不乏有很出色的产品问世。但似乎Gibson并不在意,很多优秀的Epiphone产品问世不久就不再生产了。反而Gibson将重心放在了Custom Shop,经典款复刻和高端琴这些价格吓人的产品上。而这些昂贵的艺术品恐怕只有医生和律师们可以买得起,可是乐器的主要购买群体应该是没有那么高收入的乐手们。乐手们想要一把经典,靠得住,工艺精湛,价格合理的演出乐器,而Gibson则致力于打造有噱头,实验性,囊括各种黑科技和奇怪设计,价格昂贵的时尚用品。物美价廉的型号没有被持续生产,而Custom Shop和不靠谱的自动调音器明显不是一个正确的投资方向。


亚洲一些小公司生产的同型号吉他在性价比上更具竞争力,拥趸众多 图中为日本品牌TOKAI

​没有曾经那么好的原材料,只是很小的一个原因。Henry Juszkiewicz和Gibson莫名其妙的产品定位,对自己消费者真正需求的不了解和忽视,还有超高的价格才是压死Gibson这只骆驼的那堆稻草。

我们不想要花里胡哨的电子元件和漆面,我们只想要一把纯粹的,回归本真的,摇滚乐器。很可惜,Gibson不明白。


Gibson的Les Paul款式监听音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