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这个采访,非常有趣,转自metal-666.com


笔者语:数周前,我有幸在多伦多对正在给新专辑及巡演进行宣传工作的Dave Mustaine做采访,要把我想知道的东西都问完是不可能的。他人很开放也很坦率真诚,希望各位能看得开心!!(Q:笔者 A:Dave)



Q:新专辑某些歌曲尤其是”Back In The Day”的一部分riff很像IRON MAIDEN,他们对你影响很大吧?


A:我喜欢他们,但他们对我的影响其实不大。对我有主要影响的艺人有LED ZEPPLEIN, AC/DC, DIAMOND HEAD等等。我喜欢BUDGIE, JUDAS PRIEST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很多人问我是否受SABBATH的影响……其实是不,虽然我听了很多他们的歌,可是我真的没有被他们影响(笑)。他们是一支伟大的很重的乐队,但对于我的音乐欣赏品味来说他们还是太慢了。


Q:某些歌词是在映射某人的吗?


A:是的。


Q:我是这么想的,就比如某段歌词“You think you made metal but metal made you”…


A: 你很喜欢这段歌词啊哈~


Q:嗯,你能告诉我这说的是谁吗?


A:你知道是谁的,为什么不猜一下?


Q:METALLIICA的Lars?


A:嗯~


Q:我猜对了,我就欣赏你那种不畏强权勇于回击的态度,还有敢作敢为~我还看过了METALLICA的最新记录片Some Kind Of Monster,看到了当中昔日的你,有些东西很显然你永远没有机会看得到……


A:我知道了,我才不鸟它呢~我叫他们不要用那些片段,但他们不管。 Lars说他不知道那个是我还是我的经纪人……他在说谎因为我跟记录片的导演说过不要用那些片段!!等Lars这小样耍完手段以后,他还说“真没想到过去的20年你是在倒后镜中认识METALLICA的。”这就是Lars,我也说“你才不知道我是怎么样的。”


Q:我还真提不起看这部片子的兴趣。


A:我也没看过。


Q:我曾经是他们的忠实乐迷,但现在已经对他们提不起任何兴趣了,他们曾经有过的棱角都被磨平了。


A:有趣的是整部记录片他们一直试图把我变成一个隐形了20年的人。他们说我不是个重要的人物,我不是个好的吉他手,我只是个临时工……好,那为什么这个不重要的、隐形的、临时工的、差劲的吉他手的我会对你们的片子那么重要?!你是以前在说谎还是现在?最搞笑的是这部片子的缩写是SKOM(笑)!!听起来就像scum(人渣,顺带一提也是碾核天王NAPALM DEATH的处男作标题),那帮SB就没想过这点啊哈。


Q:我们专访小组的其中一个兄弟托我问你一个问题是有关两首你制作的电影原声曲:99 Ways To Die 还有Angry Aga
in,歌是不错,但电影真的不怎么样。虽然它们只是收录在Hidden Treasures这张EP里,但你有没有后悔过把那些歌放在你自己的唱片里或者它们只是为电影而写的……还有他们是怎么写出来的?


A:一部电影是Last Action Hero,另外的是Beavis and Butthead,要知道当你正在享受着你所干的活,你是不会在乎其中有多少是重要的有多少是不重要的。你用相同的手法出事,当它完成的时候万事皆休。艺术本该就是艺术而不是用来赚钱的工具。买画的人所做的就是对公众的一种投资,现在的画家画画就是为了卖钱,他不是一个艺术家,仅仅是一个画师……对于我来说写99 Ways To Die这首歌是因为Beavis and Butthead是当时得令的大热作品,那是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为它们干点什么。这首歌的灵感其实是来自Paul Simon……


Q:50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


A:Yeah 99 Ways To Die!!当时我去看了精神病医生因为大家都说我疯了!!我在路上的广告牌看到上面是一个公墓做的广告“We’re not ready to meet you….drive safely(大意:不想死的请小心驾驶)”,然后我就开始哼……they’re not ready to meet me yet…not ready to meet you yet(唱)“meet”在这里听起来不太好那我就改成“Not ready to see you yet”,然后我就开始写99 Ways To Die这首歌了。同样的事发生在Angry Again这首歌身上,这首歌是为阿诺主演的Last Action Hero 而写的,他当时真的很红。现在看来那部片子真的是票房毒药,但试想当时阿诺演完了Terminator,他怎么会有烂的票房,Commando也是,联系这些所以当时我们都认为这部片子会票房大卖。我写这首歌是因为当时我们在巴黎Nick(当时的鼓手)说有人在麦当劳门前抢劫他,还说‘**** you Americans”。事实上他在红灯区碰到两个小混混,被打了一顿还喷了梅斯喷雾。他们跟我说谎,第二天真相大白的时候我还真疯掉了因为他们跟我说谎然后我还在台上说“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鼓励一下Nick,因为他昨天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喷了梅斯喷雾”,然后嘘声四起。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我在真去他的!!我还误用了我的权威在台上给你圆谎,我真是傻冒……当我在MTV Europe的时候我在后台睡着了,然后我听到了哒哒哒哒嗒的声音,我知道那是THE CLASH的歌曲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 Now….The More of You That I Expect,歌词就是这么写成的……是Nick的谎言让我如此恶梦,他在最后把脸都丢光了。我在路上一路驾车狂奔,看到路上的小混混们在玩儿滑板,然后我就马上拿起笔把整首歌写下来,这就是Angry Again的由来。


Q: 我想谈谈你旧作的remaster工作,这是很舒心的事还是很痛苦?


A:开始的时候蛮舒心的,然后便开始痛苦了。我查看那些母带,发现很多都需要修复。你知道修复母带这鸟事够我忙活的,很多东西要干。有些东西被抹掉了,有些被别的人录音覆盖掉了,那是Cryptic Writings还有Risk的监制。有些我录的东西也不见了。还有的情况就是吉他音轨上面有键盘的声音,那你叫我如何过带平衡他们?是该给吉他还是给键盘?因为如果吉他音轨上面录键盘的声音,均衡器将会出错~我当时在想是谁还有他们是怎么可以那么干的?!所以当Risk出炉的时候我非常失望,我跟监制说如果我不喜欢这张唱片我还真会cao你!!事实上,我是在Nashville制作唱片的,当时我对效果很满意。但当唱片最后发售的时候,听起来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我就把Risk抽回来进行重新混音。这张专辑其实还是有不少好歌的,我敢说如果这不是以MEGADETH的名义推出它肯定会非常,非常成功!!正因为打着MEGADETH的旗号推出,乐迷们都会想当然地期待这是张经典的金属唱片,但这不是MEGADETH式的金属之声,其实这张专辑还是很METAL的,介于硬摇和金属之间。Wonderlust是我所有歌曲里面我最喜欢的。


Q: 其实我还是蛮喜欢Risk的,但很多人想把它扔到垃圾桶里。我是说你不可能每次都能做出Rust In Peace这样的作品。我正想问你Risk最后重混音的效果你满意吗?很显然对此你不是那么高兴。


A:Risk?我现在还挺满意的。里面有些Dan制作的奇怪的像舞曲般的鼓点我剔除了,例如Ecstasy一曲。这首歌写的是我早年的一个相好,她现在跟别人在一起了。我想表达的是给恋爱中不开心的女性带来欢愉,男人们很少能察觉到这些。更多的是女人在安慰男人女人给男人带来快乐。你都知道这种事情,一个人当他变老的时候他的胡子就会慢慢变成灰色……就像我们会望过去一样(笑)……老天啊,当我们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耳垂将会长出头发来而你的孩子已经开始学着开车,这真caodan!!


Q:对了,你有多少个孩子?


A:两个……一个12岁的儿子还有一个6岁的女儿。


Q:我有两个8岁还有6岁的儿子。


A:那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Q:噢,我完全明白!!我听说你不光想重混音还有remaster你的旧作而且还想重录某些部分,这是真的吗?


A:对……有些部分缺失了。例如Take No Prisoners一曲主唱部分的音轨不见了;Five Magics一曲背景和声的音轨不见了;Take No Prisoners的某些贝司部分也不见了;Set The World A fire 的某些吉他部分被毁了;So Far So Good, So What的母带上面大量地鼓部分被毁了。这是因为我经常使用Ampex Tape作为母带(哪位高人可以告诉我Ampex到底是什么?)我当时雇用了一个叫Paul Lanney的家伙,他提议用Agfa Tape,我说OK。现在那些带子都保存在新泽西 (Capitol Records)。那家伙跟我说”Dave那些带子上面有白色粉末”,我觉得很好笑,说“那些是可卡因吗?”(笑)最后证实那些粉末是带子开始分解留下的。他们尝试烤带子但无济于事。我就问发生什么事了。他们告诉我Agfa在1988年是一种很差的带子材质。TMD我真想扒了他们的皮!!


Q:曾经又很多传闻说Marty Friedman参与新专辑制作的传闻,那么还有Al Petrelli呢?他协助制作了The World Needs A Hero的专辑制作还有和你一块儿巡演,我很喜欢他所参与的TSO还有Savatage ,他有跟你联络谈论任何制作新专辑还有参与即将举行的巡演的事吗?


A:没有。


Q:这又什么原因吗?


A:没有……我们关系很好。我很尊重他本人只是他在MEGADETH效力的时代结束了,同样我很感激他为乐队所做的种种努力和贡献。他娶了个很漂亮的MM,你知道他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跟我喜欢做生意完全不一样。我还是觉得他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比较好。要知道当一只海豹,必须起码能在水里闭气5分钟,你总不能带上一个sandwich bag然后隔一会儿上来透气吧?有些东西必须胜任的人才能去做,所以如果某人在我门下工作但他们不能胜任,那就别撑下去了……你只会让双方都失望。你会不开心最终我也会不开心。


Q:2001年9月11日……显然是一个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的日子,这一天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A:Well,当世贸大厦被袭击的时候我正在西雅图,那天晚上我们被迫把演出取消。第二个晚上我们在Edmonton演出,再之后的晚上,我在演绎着Some Kind Of Monster……


Q:真的……


A:那是……2001年9月13日,我们被袭击后的两天,那是我的40岁生日。我还和Lars一块儿过呢。他说“hey man我们把旧事忘掉干点事吧,如果我们有个临床治疗师那会很好的”,我想“我有(都是因为你)”……


Q:很多人在911以后取消了巡演,你有过这个想法吗?


A:在一个叫Buenos Aries的地方我们没有做演出,因为工作人员们都不想到那个地方。Al Petrelli的吉他技师叫做Sal,他很害怕到那个地方……他说“我不去!!”,现在Al已经没有吉他技师了,我也是。OK,我们都没有吉他技师。另外一个家伙步Sal的后尘也说不想去,他说“Sal不去我也不去” 我想:好,你知道吗?Al不想再呆在MEGADETH想结婚去了你是他的吉他技师你也不想去了,cool……你们还有谁不想去,都给我说出来。大家都只顾着家小,我便放话“我们因为现在的政治气候而受到关注”。现在我想说的是,Sal是个鸟人,他不敢去Buenos Aries;Al只想回家干他的新老婆!!(汗……)其实我很尊重Al;至于Sal,他的所作所为是毫无根由的因为我们在阿根廷表演的时候受到了神一般的欢迎。在那里最受欢迎的3支乐队分别是THE RAMONES, THE STONES还有MEGADETH,你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呢?我指的是我们在当地的足球场表演。


Q:我想是时候就此打住了,很荣幸能采访你,非常感谢~


A:客气客气。


Q:希望新专辑和巡演能大卖。你会在多伦多表演吧?


A:我想11月我会去的。


Q:太好了,到时候我一定去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