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Vida
禁止转载

吉他硬汉Zakk Wylde绝对是一个大忙人,不仅是个人乐队Black Label Society推出了全新录音室专辑《Grimmest Hits》,还要与Ozzy Osbourne以及自己的Black Sabbath翻唱乐队Zakk Sabbath进行巡演。

“去年时我们一起在 San Bernardino的Knotfest Meets Ozzfest音乐节上首次亮相,这时我才意识到距离我上一次和Ozzy一起演出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Zakk在接受采访时说。“不得不承认,时间飞快!尽管Gus G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有着相当出色的表现,但是当我与Ozzy再次同台时,这种感觉就像我从未离开。我总是和Ozzy和Sharon说,我们的友谊比音乐还要大。”

尽管在如此忙碌的时期,这吉他硬汉依然为我们分享了一些他对吉他和演奏技术的理解。

1.“毁灭之手”——Zakk是如何练就属于自己的演奏风格

“1988年,当我刚开始与Ozzy巡演时,Yngwie Malmstenn正值顶峰时期。他火到什么程度呢?甚至伯克利音乐学院都专门开设了古典课程来让大家学习。这时我意识到,如果你并不想听起来像模仿他的话就需要避开和声小调,减音阶以及扫拨技巧。同理,如果你不想听起来像Van Halen的话就不要点弦。其实这很简单,如果你不想听起来向其他人一样,就需要避开当下流行的演奏方式。”

“抛开那些以外,我还剩些什么呢?三音符的自然音阶?但我并不是很喜欢它,于是剩下的只有五声音阶。从此我开始练习,尝试让自己以演奏五声音阶为主。”

“每根琴弦演奏两个音符和三个音符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你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这就像是你自己的餐厅,你自己的食物。你需要自己来掌控你真正想要什么。”

2.“速度之王”——为何Zakk在某些乐句上更偏爱“简化时拨弦”而不是交替拨弦?

“在演奏快速五声音阶乐句时我会尽可能的简化拨弦。有时我并不会完全使用交替拨弦,比如当我演奏而是选择下,上,上,下的拨弦方式来替代。特别是当在12品两根高音琴弦演奏E小调音阶时。”

“Jimi Bell或Michael Angelo Batio这样的超级快的吉他手在演奏时基本上会把手指幅度降到最低,以便于达到更快的速度;Chris Impellitteri则属于另一种,他的手指幅度会稍微大一些,这时他也会使用‘简化式拨弦’。”

“学习就是一个不断重复,重复,重复的过程,这样才能够达到毫不费力。但是我不得不说,当你看到Yngwie演奏时会认为他使用了简化拨弦,但其实他却实打实的把每个音符都演奏了出来。这太牛了!”

3.“五声音阶狂人”——为何Zakk的五声音阶会听起来有些不同?

“当大部分人都从Angus Young,Jimmy Page,Jimi Hendrix,Eric Clapton,Jeff Beck或者其他60-70年代吉他手身上学习五声音阶演奏技巧时,我选择了Mahavishnu Orchestra乐队的John McLaughlin,特别是《Inner Mounting Flame》专辑。”

“从另个角度来看,我曾经认为五声音阶是很容易演奏的,但当我在《Mahogany Rush Live》专辑中听到John McLaughlin和Frank Marino的演奏时却被震惊了,这两位为我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你可以用这五个音符演奏出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像David Gilmour这样的吉他手可以让同样的音符听起来完全不一样。而实际上,他也并不想听起来像其他人一样,这一点在‘Comfortably Numb’等经典歌曲的Solo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4.“拨片还是指弹”——右手技巧大展示

“关于演奏有一个很奇怪的事,这根本就没有完全正确或错误的方法来握住拨片或拨弦方式。我曾经看过一遍关于Al Di Meola 的文章,说他的拨弦灵感有很大程度上是来自那些指弹吉他手们。”

“比如Jeff Healey,因为他是盲人,所以找到了自己方式来演奏。由于没有任何参照,他选择把吉他放到大腿上来像其他人一样演奏。Al Di Meola使用拨片来莫昂指弹——他在演奏时会用到一个拨片和三个手指。我记得他曾经说过这种方式可以让他更好的探索拨弦技巧。无论怎么样,让你感到最舒服的就是最好的。”

“像John McLaughlin这样的吉他手,几乎可以用拨片演奏任何东西!当你还不适应一种演奏方式时,总会感到困难。但一旦当你找到适合自己的演奏方式,事情就会变得很容易。你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学习新的东西。”

5.“金属外表下的乡村之心”——那些影响过Zakk的乡村吉他手

“没什么比学习Albert Lee的演奏方式而令人开心的了。我经常会在网上看他的演奏视频或教学录像带来学习。他经常使用半音和经过音,而正是这些小的细节会让单纯演奏五声音阶更加丰富,听觉效果会更好。”

“并且,由于大部分都是大调音阶,所以在听觉上也会很不一样。我第一次看Albert Lee演奏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无论从技术还是风格上都是我喜欢的。将这些元素带入你的演奏会让你开启新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