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Vida
禁止转载

无论在超级摇滚乐队Mr. Big,还是曾作为David Lee Roth的伴奏乐手或全明星组合The Winery Dogs的贝斯手,Billy Sheehan都是无可替代的存在,他用精湛的演奏征服了一名又一名的乐迷,当然也是很多贝斯手心目中大神级的存在。而今天就让Billy Sheehan来向我们分享一下,他给贝斯手们的六个建议。

1.记住,没人会听起来像你一样

“每个乐手都有自己独特的声音,这就像每个人的指纹一样独特。”

“我记得在早些年,Jeff Beck,Jimmy Page和Eric Clapton总是被放到一起讨论,当我第一听到他们的演奏时就已经他们之间的不同。但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不能说出他们的区别,这可能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所以,每个乐手都有自己独特的DNA,正因为如此才让我们听起来如此不同。无论你是使用什么样的设备——即使是Yngwie Malmsteen让你使用他的设备,你演奏出的声音也不会像他!所以重点在于你的手。但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我们的双手来刻意的模仿某位大师呢,在某些层面来看,我从来没做到过。”

“以我为例,我知道很多人想要获得和我一样的音色,他们购买和我完全一样的设备,当然这很酷,就像是你为自己制造一个追逐的目标。随着你在演奏和学习的过程,你会逐渐意识到其他比模仿更重要的事情。”

2.演奏速度只是一个工具

“我知道我可以弹的非常快,但这需要以确保每个音符的准确和饱满为前提的,当你做到这些后,其他的就会像跑步一样简单。但要记住的是,演奏速度只是一个你可以用来创作音乐的工具。”

“我听过很多古典音乐,其中也充满了很多快速的演奏,但都是基于音乐情绪上的需要。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相反却把演奏速度作为一个竞争,这是很可悲的。要知道,音符的速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音乐的情绪。速弹会让人有侵略性或者激动,而慢下来演奏则会让人感到美,有内涵。二者缺一不可。我不止一次的来告诉大家这个道理,音乐与和他人交谈不同,音乐是艺术的一种,你要学会正确的使用它。”

3.如果你感到无聊的话,趁早退出

“多年前,我曾经收到过一封邮件,上面说:‘我已经弹贝斯6个月了,我感到有些枯燥,无聊。我该怎么办?’我回信说到:‘放弃吧,朋友。你并不适合演奏乐器。’要知道,我已经演奏音乐50年了,我都会每天早上起床,走到地下室尝试创造一些新的想法和音乐,16岁是时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依然令我感到兴奋。”

“总有新的高峰需要我们继续去攀登,或许路程会很崎岖,但总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后面等着你。要知道在我小时候,市面上能见到的贝斯就那几款,P-Bass,Jazz-Bass,几款Gibson或者Rickenbacker,但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市面上有太多的,新的设备在等你,这对我来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虽然已经过去了50年,但是我依然能回忆起手指第一次触碰琴弦时的感觉,依然令我激动。”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z0328uy3d9e.html

4.在歌曲中做好“粘合”作用

“大家都知道,在演出前的试音时,鼓永远是第一个先开始的;在录音棚中,鼓也是第一个需要进行调节的。然后才是贝斯进来,演奏一些音符。要知道鼓是没有音调的,所以你听到的音都来自于贝斯。所以贝斯是一个位于旋律和节奏之间的乐器,而这两个因素也是音乐中相当重要的。”

“简单说,你可以听下AC/DC的‘Back In Black’。这首歌几乎都没有桶鼓演奏,只是底鼓,军鼓以及Hi-Hat!但这都是他们音乐的基石,而3000-4000万张的专辑销量也证明了这点。大家可以参考任何一支优秀乐队的鼓手和贝斯手,比如,Paul McCartney和Ringo Starr,Geddy Lee和Neil Peart或Steve Harris和Nicko McBrain他们良好的配合让乐队有了很大的提升,为主唱和吉他手提供了很好的基础。鼓和贝斯就像是音乐中的粘合剂。”

5.“耳朵”大于乐理

“实话说,我并不太懂很多乐理,我只是知道我听到的音乐。幸运的是,通过聆听很多不同的音乐流派,我大概了解到了它们所有的模式。所以我了解它们的音色,它们的歌曲结构,但是并不知道它们是什么调式,什么音阶等等。当我听到一段音乐时,我知道该如何去配合,这种配合更多的是来自于我的内心感受,而不是乐理分析。我也希望我能学到更多东西,我也一直都在自学,但多年来对我来说主要是都是靠‘听’。”

6.了解底鼓演奏

“在我还没真正拥有一把贝斯的时候就曾有人跟我说过,贝斯演奏的音符要与底鼓演奏契合。现在来看这真的是一个太珍贵的建议。直到今天,每次开始巡演时我都会和鼓手进行一次单独排练,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每首歌的段落以及处理方式。这样,我还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底鼓的演奏,以便于能够更好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