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员中最成功的音乐人——Wayman Tisdale
                              翻译整理:海格利斯



俗话说,文体不分家。放眼如今的NBA,许多球员不但在场上生龙活虎,在场下也才华横溢,对于音乐的追求更是热忠,可似乎没一个顺心的。大鲨鱼对rap的热爱众所周知,但如今已经出版发行了5张专辑个个恶评如潮;小艾的处女作还没发行就被叫停,原因是歌曲中含有对妇女的不敬之词;去年的阿泰也捣鼓出自己的大碟,可惜球场暴力让其专集销售不佳。乖宝宝Grant Hill和坏小子Rasheed Wallace ,一个家弹钢琴自娱自乐,一个在家把自己的花百万打造的豪华录音棚借给人家,都没闯出什么名堂。但是有一个老大哥如今却在音乐界里混的如鱼得水,他就是85年的榜眼秀,Wayman Tisdale。
  
如今的Wayman Tisdale可能被人渐渐遗忘,但20多年前,Wayman Tisdale可是个人物。高中毕业时,有250所大学给他发了邀请函希望他加入,最后这个内线小怪物选择了俄克拉何马大学。在大学期间,Tisdale有着平均每场25.6分10.1个篮板和2.0次盖帽的华丽数据,这使他成为NCAA有史以来第一个在大学前三年级都进入全美第一阵容的球员,并且成为俄克拉何马大学第一个拥有退役球衣的学生。除此以外,Tisdale还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为美国男篮夺得了金牌。这样的优秀表现足以让他成为下一个NBA赛场上的宠儿,于是在大三结束之后,Tisdale参加了85年的NBA选秀,在首轮第二顺位被步行者队选中,排在他前面的是尤因,在他后面的则有Chris Mullin,Karl Malone,Charles Oakley,A.C. Green ,Terry Porter 等响当当的名字。
 
进入NBA之后,Wayman Tisdale的头三年在步行者队中度过,第四年他先在国王打了半赛季又回到步行者打了半赛季,第五年正式来到萨克拉门托,而且一呆就是5年。在这9年之间里,Tisdale场均得分达到17.2分,篮板每场可以抓7个篮板,在大前锋这个位置上可谓尽职尽责。在94-95赛季中,Tisdale转会到太阳,由于在二号位有着当时如日中天的巴克利,Tisdale场均时间由原来的30多分钟下降到20分钟不到,但他和巴克利在内线的组合帮助太阳在当年拿到太平洋赛区的冠军。
 
97年Tisdale退役,他开始一心追求他的音乐梦想。Tisdale涉及的音乐领域不是现在流行的Hiphop,Rap或是R&B,而是虽同属于黑人音乐但更为儒雅的Smooth Jazz,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在球场上厮杀的肌肉壮汉拿起来乐器拨出悦耳旋律的模样。在Tisdale小的时候,老Tisdale给他们几个兄弟每人买了一个米老鼠式样的吉他,Wayman的几个兄弟不久就将这个礼物当成船桨或是球棒来耍,唯独Wayman拿着这把玩具吉他爱不释手,他甚至认为这是他父亲从小到大最好的礼物。后来在他上初中时,由于个头的疯长,Tisdale不得不听从他人意见放下手中的乐器开始专攻篮球。被篮球梦打断了10几年之后,Tisdale重新踏上了他的音乐之路。其实,早在95年还没退役之前,Tisdale就发行了他的首张处女大碟“Power Forward”-《大前锋》,这张处女专集在Billboard的现代爵士专集榜上拿到了第四的位置。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又陆续发表了几张唱片,张张叫座,他也逐渐成为爵士乐界内著名的贝司手,他可能也是这个领域中最高最重的贝司手。去年他又加盟了由著名萨克斯手Dave Koz创立的专业smooth jazz厂牌,并且发行了全新力作《Hang Time》,AMG上给了4颗星的分数。除了自己出版发行专集之外,Wayman Tisdale也参与其他jazz大师的制作,这些人里包括Brian Culbertson, Everette Harp等大名鼎鼎的人物。2002年,Tisdale被推荐进入俄克拉何马爵士名人堂,他还在2004年被NAACP(美国国家促进有色人种发展协会)提名为年度杰出爵士艺人奖。



 
以下是著名Smooth Jazz网站SmoothView最近对这个天才的采访
 
SV: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从篮球认识你的。从高中到大学,直到现在,你一直都在打篮球。你的父亲给你和你哥哥们买过米老鼠吉他,从此你就真的喜欢上它了?
WT:在我开始打篮球以前,我喜欢玩棒球。我打棒球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对音乐有很好的感觉了,我父亲买给我吉他,从那个时候开始,没有专业的训练我就可以弹奏吉他。一切都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SV:学校重视运动而不重视音乐,你在学校里能够提高你的音乐天赋吗?
WT: 对于我来说,当然可以。我的小学,中学都既重视运动又重视音乐,我觉得在教堂中长大给了我最大的影响。
 
SV:你在写歌的时候,什么能够给你最大灵感?在写作的时候,你会去特定的写你认为有感觉的地方吗?你写曲子是拿着乐器写吗?


WT:当我想写曲子的时候,我会去一个地方。也就是说,如果我试着在我最佳的状态下写作,每天我都会选择这个最佳的状态用来配合写曲。我可以想很多,这些取决于我当时的心情。比如说我会写关于家庭,我和家人、朋友度过的美好时光…… 我通常能写出不同的意境,它们也会很有旋律。如果某个旋律十分不错的话,我的灵感就会迸发从而才思泉涌,周围发生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我。即使周围很嘈杂,我也可以在脑子里面创作歌曲。实际上,我喜欢在篮球场上创作,当有20000个观众对着我疯狂叫喊时,我脑子里的旋律也孕育而生,甚至我会忍不住离开篮球场,去记下这些音符。我可以在贝司和钢琴上写曲子,但大多数的创作都是在我的吉他上完成的。我通常会分别把吉他、贝司、钢琴都试试。这取决于歌曲本身。你知道,声音创造乐曲。我的专辑里有”My World” 和 “Glory Glory”,还有”Everything in You.”,这些歌都是吉他上创作的。
 
SV: 你的女儿在”Glory Glory,”这首歌中还担任了演唱,这首歌是几年前你为福音专辑创作的。你的孩子都和你一样既爱音乐又爱运动吗?
WT: 噢,是的!实际上我大女儿已经在我的上张专集中写过一首标题曲“Face to Fave”.她也可以称作是一个小天才,她的名字叫Danielle,这个春天你就可以去音像店买到她的唱片.我不确定会不会那么快,但如果是那样就最好了(笑)。这几年她都陪我着做宣传。她歌唱的很棒,她是俄克拉何马大学的歌星,而且她刚刚获得在《人物》杂志实习的机会,所以接下来几个月她都会住在纽约。我们都为这些感到兴奋。她可以为此而感到骄傲,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世界。
SV: 你的舞台表演很棒,你的控制力很好,你享受你的微笑,你和乐队之间还有观众之间的互动。在舞台上的表演和在球场上有什么不同?
       
WT:两者有很多相同之处。人们花钱是来开心的,他们希望得到快乐,我试着找到这些兴奋点,给我的表演增色。这个夜晚你应该忘记烦恼,好好享受。如果你可以做到这个,那么你就得到快乐了。
SV: 2005年,你有什么计划?
WT:我要做个圣诞专辑,个圣诞就可以看到了。我为“Tis the Season”做好了准备,好好享受假期。明年会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