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文章,作者特别提供,转载转贴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半世纪余以来,「阿兰费斯协奏曲」(Concierto de Aranjuez)不仅为罗德利果赢得了举世的名声,也为本世纪的吉他音乐开启了一片光明的远景。此曲自一九四年首演之后,曲中优美难以言喻的旋律,以及随处所散发的浪漫色彩与奔放活力,旋即风靡了整个世界。「阿兰费斯协奏曲」的问世,成功地为吉他音乐树立了一座新的里程碑,也因着此曲兼具繁复技巧与音乐性的高度挑战,多年来始终是所有吉他协奏曲中演出频率最高的乐曲,同时也被视为对演奏家的最佳试金石。


日前落幕不久的「一九九四台北国际吉他艺术节」中,主办单位即精心策划了一场协奏曲之夜,在这场音乐会中,我们不但听见了阔别国人已久的「阿兰费斯协奏曲」,同时也欣赏到了罗德利果的另一首协奏曲杰作「贵绅幻想曲」(Fantasia para un gentilhombre)。为了使国内爱乐者及各位读者对罗德利果与「阿兰费斯协奏曲」有更深入的了解,在以下的篇幅中笔者将简就罗德利果的生平以及该曲的内容、结构、版本分析等,试做一个全面性的介绍。


盲人作曲家罗德利果



霍亚金罗德利果(Joaquin Rodrigo 1901-)这位从三岁起就双目失明的盲人作曲家,是当今西班牙乐坛上最重要的一位作曲家,同时也是一位地位崇高的领导人物,而「阿兰费斯协奏曲」的成功,更使罗德利果一跃成为西班牙继阿尔班尼士(I. Albeniz)、葛拉那多斯(E. Granados)、法雅(M. Falla)、屠林纳(J. Turina)之后,西班牙乐坛最亮丽的一颗慧星。罗德利果于一九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诞生于西班牙瓦伦西亚(Valencia)的一个小城镇沙冈多(Sagunto)。他在三岁时因一次高烧而险些丧命,后来虽然大难不死,还是不幸地因此而双目失明。然而或许是宿命的作弄,还是上苍给予夺去他双目的补偿,罗德利果在幼年时便显露出惊人的音乐才华。少年时期,罗德利果在瓦伦西亚名作曲家罗培兹(E. Lopez)的鼓励、关切与培育下,秉赋的音乐才能迅速的得到西班牙乐界的重视。


一九二年开始,罗德利果曾在欧洲各地旅行了三年,并广泛地采撷各地不同的音乐作品做为创作上的素材。一九二四年发表了第一首交响乐小品「魔术师」,来年又因发表了「五首小品」而得到了西班牙政府的奖励。一九二七年至一九三二年的六年间,罗德利果前往巴黎,拜入名作曲家保罗杜卡(Paul Dukas)的门下学习作曲,并随毛里斯艾曼纽(Maurice Emmanuel)、安德烈皮洛(Andre Pirro)研究音乐史与音乐美学。在此同时,他也受到法雅多方的支持与鼓励,进而更坚定他为西班牙音乐创作与革新的使命感。



一九三三年罗德利果与土耳其钢琴家维多莉亚卡米茜(Victoria Kamhi)结婚,她是李斯特的嫡传弟子,同时也曾随名钢琴家海吉约(Gera Hegyey)学琴,是一位相当优秀的钢琴演奏家。她曾在奥地利与巴黎求学,但自从与罗德利果结婚后,即中断自己的演奏事业而全力协助双目不便的夫婿。次年,罗德利果返回西班牙后,因获得西班牙政府的奖学金(Conte de Cartagena),又再度重返巴黎继续深造。此后三年,罗德利果曾旅居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国,但在一九三六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后,罗德利果为了祖国的利益,毅然的回国担任马德里大学的历史及音乐教授,并同时担任管弦乐团指挥,及受聘为国家广播电台的音乐顾问。


一九三九年,罗德利果在马德里完成可能是其一生中最伟大的巨作「阿兰费斯协奏曲」,因而声名大噪,成为西班牙战后众所推崇的代表性作曲家,并迅速在国际乐坛间崭露锋芒。于作曲之外,他在音乐演奏与音乐论著方面,均有非凡卓越的表现。罗德利果的作品虽以「阿兰费斯协奏曲」最为著名,但在吉他之外,他也写作许多著名的钢琴作品如「英雄颂」、小提琴协奏曲「夏」、长笛协奏曲「牧歌」、竖琴协奏曲「小夜曲」以及大提琴与声乐作品等。另外他也曾写作一首小提琴随想曲(Capricho),是题赠给西班牙小提琴泰斗萨拉沙泰(P. Sarasate)。  


「阿兰费斯」的释义


毫无疑问的,「阿兰费斯协奏曲」已然是音乐史上不朽的杰作之一,也是吉他音乐最具公信力的代表作。此曲于一九三九年由罗德利果在马德里完成,而于翌年的十二月十一日由马撒(Regino Sainz de la Maza)担任吉他独奏,阿南巴利(J. M. Arambarri)指挥马德里室内管弦乐团做历史性的首演,一举而震惊世界乐坛。


事实上,在罗德利果写作「阿兰费斯协奏曲」之时,马撒也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意见给作曲家参考。因为直到今日,九十二岁高龄的罗德利果根本就不曾弹奏过吉他,而他对吉他的认识与了解,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吉他家的介绍与解析。因此,当时罗德利果便向任教于马德里皇家音乐院的吉他主任教授马撒请教,而乐曲完成后,也就顺理成章的题赠给这位泰雷嘉(F. Tarrega)的嫡传弟子。(注:请参阅本刊第二十一期八十四页泰雷嘉相关介绍)。


谈到这里,还有一则故事是关于吉他大师塞歌维亚(A. Segovia)为何不演奏「阿兰费斯协奏曲」的典故。据说塞歌维亚是一位胸襟不甚恢宏的大师,当罗德利果将「阿兰费斯协奏曲」题献给马撒之后,他早已怀怨在心,因此尽管罗德利果在一九五五年又完成了另一首吉他与管弦乐的杰作「贵绅幻想曲」给塞歌维亚,但他仍难忘「阿兰费斯」之痛。这个故事不知是否属实,不过塞歌维亚终其一生都不曾演奏「阿兰费斯协奏曲」却是事实。


至于曲题中的「阿兰费斯」,是距马德里南方约五十公里处,一个前往格拉那达(Granada)途中闻名的小城。这里原来是一个沙漠中的绿洲,但由于该地接受了来自地中海温润的阳光与海风,故蕴育出一片繁茂的森林土地。此外,由于西班牙王室卡洛斯一世与菲利普二世曾在这里兴建离宫,其建筑甚为壮丽,故又有「小凡尔赛」之称。十八世纪之前,这里一直都是王室重要的渡假胜地,雄伟秀丽的离宫别院根本不是庶民百姓可以接近的。但到了十八世纪末叶以迄十九世纪初,西班牙百姓已经可以在此举行各种民俗庆典,其中又以西班牙民俗舞蹈的表演最为热闹非凡,这种王室与庶民共处的景象,使阿兰费斯成为贵族文化与庶民生活汇集的城市,而罗德利果希望在乐曲中描写的,其实正是这种贵族与平民之间调和欢乐的景象,因为此曲写作之时正逢西班牙内战,罗德利果所寓意的也许正是希望战争赶快结束,而国家可以回复到平静详和之中。(这样的创作灵感与动机在乐曲中处处清晰可见,令人不禁为罗氏爱乡爱国的胸怀感动)。


乐曲分析


「阿兰费斯协奏曲」是以D大调写成,全曲共由以下三个乐章组成:(以下所标示的时间系以诺伯桧佛特,瓦德指挥北方室内管弦乐团,Naxos 8.550729 1992 滚石代理版本为主)


第一乐章:旺盛的快板(Allegro con Spirito


乐曲开始由吉他在低音提琴持续弱音伴奏下,以轻快活泼的Rasqueado弹奏出布雷里亚斯(Bulerias)节奏的D大调和弦(谱例一)。而在这段导奏部份还有另外一个音型(谱例二,0’29”),这两个音型所组合而成的导奏基本上一直在第一乐章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后,管弦乐登场重复了一次导奏(0’40”),再由第一小提琴和双簧管唱出明朗的第一主题(谱例三,1’07”)。主题之后,管弦乐立刻以升F大调奏出更强烈的动机音型(谱例二)。继而吉他再呈示出优美的第二主题(谱例五,1’31”),并以微妙的转调前进,令人联想起热情的佛拉明哥舞蹈。此时低音管奏出谐趣的音型,并由管弦乐再度奏出谱例四(1’50”)的音型,而吉他快速的音阶与三连音则巧妙地将乐曲带入属调(A大调,2’52”)。在此大提琴重返第一主题,并顺势将乐曲带入发展部,此时吉他混合着Rasgueado与极为快速的音阶与管弦乐相互竞奏,其间繁复的转调呈现出华丽而独特的色彩。在此,提示部所使用的音型也一再出现(谱例六,3’56”)。乐曲最后先返回D大调(4’13”)经由第二主题的重现,再由管弦乐依第一主题奏出华丽的终止部后,吉他再度以导奏部份的音型(谱例二与一,6’00”)静静地结束第一乐章。


第二乐章:慢板(Adagio


这一乐章即是全曲最撼人的心弦的著名乐章,整个乐章虽以慢板演奏,却从未予人沉重呆滞的感觉,其中又以该乐章中悦耳动听的主题,最能表达出幽怨凄美的情感,令人难以抗拒。事实上,这个乐章在结构上虽为A-B-A’-C’-A”-Coda所组成,但其中BC的气氛却与A大同小异,因此整个乐章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变奏曲。A段(B小调)首先由吉他奏出悠扬而抒情的琶音(Arpeggio),接着由英国管吹出如梦似幻的主题(谱例七,0’08”),相同的主题在吉他与英国管的相互呼应下,乐曲进入E小调(1’15”)的B段,再回到B小调三连音符的A’段。继之双簧管以A小调弱奏(4’01”)导出C段,不久吉他独奏以E小调奏出与第一主题相同的旋律(谱例八,4’06”),吉他独奏之后,双簧管以谱例九(5’13”)呼应吉他,继之长笛、短笛及双簧管以轻快的三连音将管弦乐导入另一新的音型(5’55”)。于此,吉他继续其即兴式的演奏,而在进入Piu mosso后则交由管弦乐渐渐导引出全曲技巧最难、表情最浓的装饰奏(Cadenza,谱例十,6’22”)。此时吉他再度回到最初的动机,并奏出华丽且充满的想象的音型,在此演奏者若不具高超的技巧与音乐性,极有可能会将乐曲的情境意趣破坏殆尽。接着乐曲在三次强而有力的吉他Rasgueado7’58”)后进入高潮,管弦乐除了以强音复示最初的主题(8’07”),并乘势以升F小调带出A”。乐曲最后在B大调的上行分散和弦中,由吉他以织柔的拨弦及泛音(harmonic)幽静的结束。


第三乐章:雅致的快板(Allegro gentile


这是一首写作技巧相当高超的轮旋曲。乐曲一开始吉他独奏以二声部对位带出序奏(谱例十一),继而接着由管弦乐引回D大调并陆续展开吉他和乐团间的精彩对话。在这个乐章中,除了序奏中呈现的主题外,根据这个主题而导引出来的衍生句及插句(谱例十二,1’00”),不断的在转调与竞奏中推移前进。其中吉他独奏的技巧至为艰深,管弦乐的配器与音型也不断变化,例如其中有一段G大调的旋律,即是由弦乐拨奏(Pizzicato)与吉他的分散和弦交织而成(2’07”)。而在接下来的D大调部份,吉他与管乐间更是不同的音型的组合(谱例十三,3’18”),呈现出一种交错而不紊乱的美感。在终止部(Coda)之前出现的旋律(谱例十四,3’38”)经过两次转调前推,吉他和管弦乐再次的交替出现,并步步将乐曲带入华丽欢愉的气氛中。最后,管弦乐以活泼的D大调主和弦次序渐弱,就在吉他下降的分散和弦中宁静的结束全曲。在此一乐章中,罗德利果运用了包括赋格(Fugue)、卡农(Canon)、变奏曲(Variation)等多种样式的创作手法,其间匠心独运的管弦乐配器,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阿兰费斯协奏曲」的影响


纵观吉他协奏曲的历史,从巴洛克时期以迄浪漫乐派时期,虽有许多作曲家如韦瓦第(A. Vivaldi)、梭尔(F. Sor)、朱利亚尼(M. Giulani)、卡鲁里(F. Carulli)、鲍凯里尼(M. Boccherini)等都曾为吉他(或鲁特琴及曼陀林)写过协奏曲。但自十九世纪以降,吉他的乐器音量始终不及其它乐器,故极难在管弦乐团中与乐团合作,也因此作曲家们固然理解吉他是一件表现力相当丰富、音色优美的乐器,却始终不敢轻易尝试为吉他写作协奏曲。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一九四年,「阿兰费斯协奏曲」的成功,才打开了这一停滞不前的僵局。因为在「阿兰费斯协奏曲」中,罗德利果极为成功地解决了吉他与管弦乐团间相互衬托协调的难题。除了精巧的平衡关系之外,管弦乐团的编制缩小不但丝毫不减乐团的表现力,而吉他也能轻裕自如地驰骋在整个乐团之中。于是,「阿兰费斯协奏曲」问世之后,不但为二十世纪的吉他音乐开创了一个伟大的契机,在罗德利果之后,受到「阿兰费斯协奏曲」的激励与影响之下,许多著名的作曲家也都纷纷尝试为吉他作协奏曲,且每一年都有无数新的佳作问世,至此吉他音乐的历史也因而正式迈入一个百花齐放的黄金时代。


这其中较著名的作曲家与作品诸如:


一、托洛巴(Federico Moreno Torroba):卡斯提亚协奏曲(Concierto de Castilla)。
二、巴劳(Manuel Palau):东方协奏曲(Concierto Levantino)。
三、维拉罗伯士(H. Villa-Lobos):吉他协奏曲(Guitar Concerto)。   
四、庞赛(Manuel M. Ponce):南方协奏曲(Concierto del Sur)。
五、泰德斯可(M. Castelnuovo-Tedesco):第一号(D大调)、第二号(C大调)、双吉他协奏曲。
六、汤斯曼(Alexandre Tansman):宫廷舞曲(Musique de Court)。
七、劳罗(Antonio Lauro):吉他协奏曲。
八、阿诺德(Malcolm Arnold):吉他协奏曲。
九、巴卡里塞(Salvador Bacarisse):小协奏曲(Concertino)。
十、欧哈纳(Maurice Ohana):风俗三景(Tres Graficos)。
十一、布罗威(L. Brouwer):悲歌协奏曲(Concierto Elegiaco)、多伦多协奏曲(Concierto de Toronto)、卡达兰素描(Retratos Catalans)、三首协奏风舞曲(Tres Danzas Concertantes)、吉他协奏曲(Concierto de Lieja)。
十二、道吉逊(Stephen Dodgson):第一号、第二号吉他协奏曲。
十三、卡雷瓦洛(Abel Carlevaro):普拉达协奏曲(Concierto del Plata)。  
十四、加斯特赫德(Jacques Casterede):吉他协奏曲(Concerto pour Guitare)。
十五、普列文(Andre Previn):吉他协奏曲(Concierto)。
十六、武满彻(Toru Takemitsu):梦的边缘(To the Edge of Dream)。
十七、波林(Claude Bolling):为吉他与爵士三重奏的协奏曲、野餐组曲(Picnic Suite)。 
十八、皮亚梭拉(Astor Piazzolla):为手风琴与吉他的协奏曲(Concerto for bandoneon & guitar)。   
十九、查培尔(Herbert Chappell):加勒比海协奏曲(Caribbean Concerto)。   
二十、阿布利尔(A. Gabriel Abril):阿奎第亚诺协奏曲(Concierto Aguediano)。   


以上,仅是在「阿兰费斯协奏曲」之后,吉他世界所迭次问世的协奏曲中少数的代表作,其它无论是知名或不甚知名的作品,如果加上改编(Transcriptions)的作品,总数恐怕也有数百首之多。尽管如此,「阿兰费斯协奏曲」仍以其华丽悠扬的旋律,高超的演奏技巧,始终鳌占于所有吉他协奏曲之冠。


国内「阿兰费斯协奏曲」历年来的演出记录


世界各地著名的音乐厅或管弦乐团,每一天也几乎都有「阿兰费斯协奏曲」的上演。至于在国内,「阿兰费斯协奏曲」的演出,历十余年来的记录并不多见,若就笔者手边的数据大约可以整理出如下的顺序:


一、时间:约民国六十九-七十年间/演奏:朱梅(Jean Pierre Jumez/国防部示范乐队协奏。
二、时间:民国七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演奏:费南德兹(Eduardo Fernandez/陈秋盛指挥台北市立交响团协奏。
三、时间:民国七十四年一月十九日/演奏:山下和仁(Kazuhito Yamashita/陈秋盛指挥台北市立交响团协奏。
四、时间:民国七十四年十二月三日/演奏:山下尚子(Naoko Yamashita/陈秋盛指挥台北市立交响团协奏。
五、时间:民国七十六年十月十四日/演奏:耶佩斯(Narciso Yepes/艾科卡(Gerard Akoka)指挥联合实验管弦乐团。
注:此为国家音乐厅开幕系列音乐会中的一场重要音乐会。
六、时间:民国八十三年八月六日/演奏:叶登民(Danny Yeh/樊德生(John van Deursen)指挥台北爱乐室内及管弦乐团。
注:此为「一九九四台北国际吉他节」中唯一的一场协奏曲音乐会,同时也是国内第一次由国人演出「阿兰费斯协奏曲」。


此外,近日笔者也曾三度与高雄市立交响乐团(由肖邦享先生指挥)合作「阿兰费斯协奏曲」,而无论就乐团的音乐家们或是来自听众的客观反应,罗德利果的这首旷世巨作,已毫无疑问的征服了每一个人的心灵的最深处。


版本介绍


目前关于罗德利果的「阿兰费斯协奏曲」,市面上可供选择的录音版本恐怕上百种,在这其中虽不乏优秀的演奏及录音,但真正可以称得上「完美」的版本,恐怕是随着个人的主观与欣赏品味而见人见智。因此,笔者在此仅列举出几个目前市面上较易购得,且在录音、演奏方面亦各具特色的版本,做一概括的介绍。


一、齐格弗列贝伦德(Siegfried Behrend),彼得斯指挥柏林爱乐交响乐团


德国吉他大师贝伦德,恐怕是有史以来迄今,唯一曾与柏林爱乐交响团合作的吉他家。他的演奏向以干净利落、处理大胆而闻名于世,在他的「阿兰费斯协奏曲」中,管弦乐的表现绝对称得上是冠盖群伦的演奏。至于贝伦德的吉他,他的音色相当独特,清脆得有如曼陀林一般。他的第一乐章处理的速度非常明快、简捷有力,相同的乐章恐怕只有山下和仁可以相提并论,但不同的是贝伦德演奏得相当沈稳,而山下和仁则显得急躁。他的第二乐章一开始非常优美。可惜在进入装饰奏之后,贝伦德表现得过于理智且缺乏想象,且录音剪接上似乎也出现了一点瑕疪。至于第三乐章,吉他和乐团间发挥了极为高度的默契,许多竞奏与吉他炫技的乐段,充份让人感受到贝伦德在三十年前就有这等深厚的实力,不禁佩服万分。(DG 427 214-2 1966 宝丽金代理)


二、卡洛斯包尼尔(Carlos Bonell),杜特华指挥蒙特利尔交响乐团


包尼尔的这张录音,录音的技术与质量是无庸置疑的,但是相较于其它大多数的版本时,包尼尔的演奏似乎显得有些迟钝厚重(尽管这一版本曾获企鹅评鉴极高的评价)。包尼尔在许多快速的音群中使用了圆滑奏(Slur),但听来仍感吃力,至于管弦乐部份表现虽然出色,但却在吉他的主奏下,速度显得不稳。基本上,这张唱片似乎是较着重在录音技术的挑战,在音乐质量的要求上却有放水之嫌。当然,包尼尔的演奏并非一无可取,事实上,在他最近又重录的「阿兰费斯协奏曲」中,表现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甚至他在EMI所发行的二十世纪吉他音乐专辑中,表现更是不逊于任何一位最优秀的吉他名家。(Decca 417 748-2 1981 福茂代理)


三、纳西索耶佩斯(Narciso Yepes),阿隆索指挥西班牙国家广播交响乐团


吉他大师耶佩斯在二十岁时即以在马德里演奏「阿兰费斯协奏曲」而名躁一时。在这张录音中,他也的确展现出其极为高超精准的技巧,而且每一个音符都交待得极为清楚,丝毫没有一丝马虎。耶佩斯在处理第二乐章优美的行板时,,融入了其平常罕见的浪漫手法,极为感人,此外加上西班牙国家广播交响乐团地道的诠释,益发显出这个版本所具备的浓郁「西班牙味」。(DG 439 526-2 1969 宝丽金代理)


四、葛伦索尔彻(Goran Sollscher),欧菲斯室内管弦乐团


稳重、优雅向来是索尔彻,这位一九七八年巴黎国际吉他大赛首奖得主的一贯风格。不同于一般吉他家诠释的「阿兰费斯协奏曲」,从头至尾一路冲锋陷阵,像是如临前线般的厮杀搏斗,索尔彻的演奏简直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酷」,但这并不表示他的音乐就冷峻无情,相反地他所营造的音乐是一种需要欣赏者用心探究的特殊风格。另一方面,乐团的搭配相当出奇地令人满意,因为以一个没有常任指挥的室内乐团可以有如此整齐的素质与表现,确实将索尔彻的演奏烘托得更为出色动人。(DG 429 232-2 1990 宝丽金代理)


五、爱德华费南德兹(Eduardo Fernandez),马提尼兹指挥英国室内管弦乐团


这张录音的演奏与耶佩斯版相去不远,费南德兹的触弦清晰有力,乐团的搭配也在水平以上。全曲在速度上掌握得相当好,各乐章都能有一气呵成的感觉,实为难能可贵的示范级录音。(Decca 417 199-2 1986 福茂代理)


六、安杰尔罗梅洛(Angel Romero),普列文指挥伦敦交响乐团


这个录音原来是在Angel Records发行(S 37740),但在EMI版中又加上了罗德利果的一首吉他独奏名曲Elogio de la Guitarra(吉他赞礼)。罗梅洛家族的音色向来是以厚实、饱满、充满阳刚之气的特质而兀立在吉他乐坛,而安杰尔的技巧在其家族中更是首屈一指的。因此,相较于其兄沛沛(PePe Romero)的录音,安杰尔的演奏就有那么一点点「略胜一筹」的味道。本片的演奏诠释相


当迷人、浪漫,由普列文指挥的伦敦交响乐团与安杰尔的高超技巧搭配。更是相得益彰。(EMI CDC-7 47693-2 1977 科艺百代代理)


七、朱利安布尔姆(Julian Bream),拉图指挥伯明翰市交响乐团


布尔姆前后共录制过四个版本的「阿兰费斯协奏曲」,而四次录音刚好横跨了二十五年。从第一次(一九六五年)到最近的一次(一九九年),布尔姆对于此曲的诠释仍是那么独到,不愧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吉他大师之一。在这个一九九年的版本中,布尔姆处理音乐的风格不仅成熟、圆润,就连乐团搭配的整体表现上,也都远较前三次录音来得细腻感人。担任指挥的赛门.拉图(Simon Rattle)是一九九三年度Gramophone杂志大奖中最新出炉的年度最佳艺人,由他所领导的伯明翰市交响乐团,近年来在世界乐坛的地位如日中天,而本片也是他第一次与吉他家合作协奏曲的录音。(EMI CDC 7 54661-2 1992 科艺百代代理)


八、克里斯多福帕肯宁(Christopher Parkening),李顿指挥皇家爱乐管弦乐团


为了灌录这一张唱片,帕肯宁不但请来罗德利果跨刀协助,其间罗德利果甚至还曾亲自指导帕肯宁,并为管弦乐团校订出正确的总谱。整体来说,这一张唱片的录音相当的好,特别是在管乐部份,明亮的音色恰与柔美的弦乐相互辉映。至于帕肯宁的演奏,由于他的技巧绝大多数承袭自吉他大师塞歌维亚(A. Segovia),故特别注重每一个音符的音色修饰,然而或许在这个作品中除了第二乐章外,乐曲全体的控制远较音色的修饰来得更为重要,因此帕肯宁的触弦在第一、三乐章中所呈现出来,反而令人觉得有些唐突。总之,帕肯宁在这一张唱片中的表现虽然不是十分出色,但其认真与用心的态度却可以在其它方面予人深刻的印象。(EMI CDC 7 54665-2 1992 科艺百代代理)


九、诺伯桧佛特(Norbert Kraft),瓦德指挥北方室内管弦乐团


这是一张非常优秀的演奏,同时也是目前市上多种版本中唯一令笔者听过之后,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与惊艳。在这张录音中,不仅吉他家的表现异常出色,在乐团方面更是无懈可击。(Naxos 8.550729 1992 滚石代理)


附注



无论从历史的角度或是音乐本身自决的命运来看,「阿兰费斯协奏曲」对今天的世界乐坛,确实已经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回顾国内吉他乐界的过去及现况,再由笔者本身在这片土地上成长、努力突破的心路历程中,总不免发现一些堕落、残酷的事实,我们的吉他乐界究竟是对吉他音乐的推展心有余而力不足,抑或是根本已经陷入不可自拔的「恶性循环」呢?而每当笔者在舞台上演奏「阿兰费斯协奏曲」时,想到这里,总是无法分辨这种感受是梦?还是痛?


 大师主页:http://www.guitarchina.com/rodri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