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 Addiction
“BOSS”的嗜好
by Greg Rule & Chris Brouelette


有些音乐家是因为他们的技术而成名,他们高傲地被世人所景仰,并且以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能力来演奏手中的乐器。还有一些音乐家,因为他们的角色而成名,在耀眼的舞台或电视机上吸引着观众的眼球。而另外一种音乐家,可以集以上两点于一身,既是乐手中的佼佼者,又是无可质疑的摇滚明星,Dave Navarro,就是这样的例子……




在他担任“Jane’s Addiction ”和“The Red Hot Chili Peppers”乐队主音吉他手期间,Dave赋予了他手中的吉他一种集迷幻和金属于一体的前所未有的风格。吉他手们喜爱他,并且也被主流媒体所承认。Dave登上了无以计数的杂志封面,并且允许MTV电视台在真人秀节目“惟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中播放他和他妻子Carmen Electra的私人生活片断。接着,在2005年,他加入了电视选秀节目“Rockstar INXS”――成为了CBS/VH-1每周黄金时间的焦点,并且紧接着在节目中发布了寻找新主音歌手的消息。


最近Dave步入了非官方的“BOSS 代言人名单”,出现在了广告、访谈和Roland及BOSS的商业活动当中。这是如此的顺理成章,因为Dave确确实实是一个BOSS产品的忠实用户。


Dave在繁忙的的摇滚明星生活之中,接受了BOSS的专访,讲述了对BOSS效果器的热爱之情并且回答了一些人们感兴趣的问题。
• • • • •



问:看起来自从你加入“Rockstar INXS”之后情况还算不错,是巡演更紧张一点还是频繁出现在电视上更累?


Dave:其实,自从我加入这个节目之后,不得不整夜整夜地听选上来的摇滚歌曲,还好这并不是太困难。


问:你是怎么加入这个节目的?


Dave:他们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加入他们。我是Mark Burnett的超级歌迷,而且也是摇滚乐的坚定支持者,这对我来说是个不错的想法。我同节目成员见了面,听取了他们下一步的大致想法,询问了一些朋友的意见以后,就迅速地进行了表态。


问:你一直以来都是BOSS用户,能不能给我们回忆一下你曾经用过的效果器?


Dave: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一直在使用BOSS效果器。我最早的一块效果器是T-Wah(TW-1)。那时候我仅仅有十二、三岁!后来我又给自己添了一块镶边效果,然后拥有了那个橘黄色的失真踏板(DS-1),和延时效果器(DD系列),还有很多其他的产品。在80年代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所有的吉他手都开始使用机架式效果器,所以我也毫不犹豫地换了一台。当我试图用它来编辑不同的音色和效果时,我突然意识到,它改变了我一直喜爱的蹲到地板上调整踏板旋钮的方式,所以我又毫不犹豫地回到了BOSS的怀抱中。


问:你是那种脑子里有了确定的想法后,才根据自己的目的来购买效果器,还是喜欢收藏和把玩各种各样设备的吉他手?


Dave:这根据现场和录音的情况不同而有所区别。我现场演出的设备目的非常明确,我用哇音,BOSS八度音踏板(OC-3),合唱(CH-1),失真踏板(DS-1),然后是两块设置了不同速度的延时踏板(DD-3)。但是在录音棚当中,我喜欢尝试不同的连接方法,然后得到一种我从来没有试过的声音。我最喜欢的是用八度音踏板加上打点延时,然后和合唱与延时一块使用。我把它们放的非常近,这样可以让我一次踩动两块踏板。我一般会穿上鞋尖足够宽的皮鞋,来适应我频繁踩动效果器的演出方式。比如说我想要一种原声音色,就会同时踩下合唱和延时两个效果。


问:你使用的延时音色非常的经典,你能告诉我们你在舞台上是怎么使用BOSS延时踏板的吗?


Dave:我一般会把一个延时踏板设置上比较长的延时时间,另外一个设置成打点延时。那个长的延时效果我会一直设置成我常用的时间。如果我想延续一个音,然后对延时进行调整,我就会使用那个长的延时效果,事实上我从1997年开始就一直使用这样的延时效果器组合,然后把它放在距离我三步远的地方,这样我可以不用弯腰就可以调整延时的时间。
 
 
问:你是不是会强迫自己把延时的时间同歌曲的速度同步起来呢?


Dave:事实上我一直在试图将延时速度和歌曲速度同步,但是在最终出来的声音却一直没有达到完美的状态。所以在我演奏不同的部分以及SOLO的时候,喜欢用听觉来判断和寻找最好的感觉。有时候我会有意去找到一种“溢出”的感觉,来创造那种本来就属于吉他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感觉。我并不是一个纯粹主义者。你知道我并没有必要让你听到我的拨片触及琴弦或是我的手掌摩擦琴弦的声音。我喜欢整齐、圆滑,像从外太空传来的声音。


问:你曾说你没有一个SOLO不是用BOSS延时踏板演奏的,现在依然是这样的吗?


Dave:在Jane’s Addiction时期确实是这样的。作为乐队中惟一的吉他手,在现场演出当我进行SOLO的时候,我总担心声音整体不够丰满,所以我必须用延时效果来填满整个空间。但现在我的乐队(Panic Channel),主唱也同样弹吉他,所以我将延时效果调整到完全适应歌曲的状态上。所以这一切都取决于乐队的配置。如果有另一个吉他手,我就不会那么依赖延时,如果只是一个三人乐队,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踩下延时踏板。


问:Jane’s Addiction有着独一无二,标志性的声音,非常感谢你和主唱Perry Farrell对BOSS延时效果器的支持。你们是如何设计你们乐队的发展蓝图的呢?


Dave:正如你知道的,最有意思的事是我和Perry有着截然不同的音乐背景。他来自一支歌特风格的乐队Psicom,当时他就使用了大量的人声延时效果。我和鼓手David Murray之前在一支叫做Disaster的乐队,那是一支深受David Murray 的Iron Maiden乐队影响的乐团。在“The Ides of March”那首歌中,他们就使用了大量的吉他延时效果。当我一听到那首歌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那种声音。虽然Perry和我有着不同的过去,但是都经历过相同的延时效果的熏陶。所以当我们相遇的时候,我们比较投机的就是对延时效果的热衷。特别有趣的是,当我们开始创造Jane’s Addiction的时候,他是按照他原有的方式进行创作,而我也是按照我原有的思维思考,完全不同的两种音乐风格。但是,令我们欣慰的是,我们很好地融合到了一起。


问:在录音棚里你是如何使用效果器的呢?


Dave:我喜欢将我的效果声直接录制到轨道中,我不喜欢使用太多的外置设备。我也不喜欢在录制完成以后再加效果。我也同样不喜欢不必要的再放大过程。我一直需要的是声音怎么从我的音箱里出来就怎么录制到录音机中。我非常乐于用与我在屋子里练琴一样的方式来录音。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录音师,将使我丧失对我自己音乐的控制权。


问:你认为得到同Dave Navarro一样音色的诀窍是什么?


Dave:这需要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在现场,我对效果器的配置从来就没有变过。这就非常容易模仿。我从不想在现场演出当中做太多的事情。我觉得真正难以效仿的是在录音当中,我会经常把一切推倒重来。所以我现场的设备是信号从我签名系列的PRS吉他中出来,直接进入到一些不同的BOSS效果器当中,然后直接输出给JCM-800或是现在的JCM-900当中。在比较大型的巡演当中,我还会使用Marshall的MODE4前级放大器来得到一种原声的音色。我会通过开关来控制原声和失真音色。
而在录音棚当中,我考虑的是如何能够把我的双手发回到最佳的状态。我会使用很多把吉他,从经典的old-school风格到新的BC Rich吉他,还有像Strats. Les Pauls, SGs, 和 Paul Reed Smiths这样的吉他。我也会使用很多不同的BOSS踏板,还有一些old-school踏板。从听起来令人厌烦的声音到非常现代的混合的音色。在录音棚当中,我喜欢整天地进行尝试,尽可能地通过处理把想像中的效果实现,不断地进行选择。每当我一个想法之后,我就开始漫无边际地试验,然后坐下,反复的聆听那些音轨,然后想尽办法把想法变成现实。当完成一首作品以后,我仍然会继续进行其他的尝试。


问:你有没有用过Roland最富盛名的JC-120吉他音箱?


Dave:当然用过,实际上我在Jane’s Addiction早期的时候就用过。Perry曾经在“Three Days”那首歌中使用过JC音箱。他用JC-120来进行节奏吉他的演奏,那是一种非常经典的声音。我告诉你,它的声音要远远大过其他的乐器音箱的声音,它绝对是无敌的。


问:“Rockstar INXS”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Dave:我正在进行the Panic Channe乐队的录音――我,Chris Chaney, Stephen Perkins和主唱Steve Isaacs。我们同Josh Abraham一起工作,并且会在2006年初完成它。然后我们将尽快地开始巡演。


问:你的生活是否已经被电视节目日程表填满,或者你会不会主动去创造这样的机会呢?


Dave: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节目,我的意思是,当在电视上看到“Bohemian Rhapsody”那些合唱团和交响乐队的时候,我真的非常激动。所以如果有机会,我也会那样做的。你们知道,我是那种喜欢涉足不同媒体的人。我在洛杉矶的FM 103.1 电台中也有一个节目。我非常积极地进行网站的更新和网络广播,我非常喜欢流媒体这种形式。我也喜欢电视节目,我喜欢任何跟音乐有关的东西。他们都是不同的娱乐形式。一些是完全的娱乐,另外一些被称作艺术。《Don’t Try This at Home》这本书很大成分上是艺术,而电视节目则更娱乐化一点。但这两种我都喜欢。坦白地说,做这样的节目,或是每天在电视上观看音乐电视节目,我都会在那些有才华的音乐人的激励下,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录音当中。希望Rockstar系列节目会继续为那些正在寻找主唱的乐队工作,也许下一个会是Van helen?


问:你绝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