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那年如痴如醉地喜欢上枪与玫瑰,期间出于喜爱而背了无数歌词、翻译了无数采访……13年后的今天,能够翻译并出版对我影响至深的吉他手Slash的个人自传,无疑是对这段成长历程最好的交代。

往短了算等了三年,往长了算等了十年,如今《斯莱史》一书终于出版,借此机会讲述一下本书从翻译到出版背后的来龙去脉。

十年前,也就是2007年10月底,Slash出版自己的同名自传「SLASH」。当年我在上高三,喜欢枪与玫瑰已经有了几个年头,所以书刚出没多久,我便委托在美国读书的同学帮我把书代购回国。2008年2月的那个寒假,其他同学都在奋战高考,我却每天乐此不疲地一边查词典一边读闲书。

读完之后有两个想法:一是书里反复提到的地名,比如好莱坞和日落大道,感觉遥不可及却又倍感熟悉,要是能有机会踏上那片土地看他们的演出该多好;二是这书要是能翻译成中文并出版的话该多好。

没想到,这两个想法各用了将近五年时间,分别成为现实。

其实,翻译工作已经在进行了。2007年12月初,吉他中国论坛出现了一个帖子,一位叫「无名之琴」的网友义务翻译了Slash自传。他在看不到尽头的情况下默默耕耘,每天连载,刚一发帖便立刻引来了一大批网友围观。每次一有更新,大批回帖就如潮水般袭来。

但工作量毕竟巨大,翻到2008年4月的时候,「无名之琴」遗憾地宣布连载到此为止,“没时间继续翻了。”在大家的一片哀嚎声中,另一位志愿者「Nicreve」接过火炬,继续翻了下去。只可惜两个月后,他也中止了翻译。

此时是6月初,我刚刚结束高考,正好每天闲来无事。摇滚乐听了这么多年,不经意间背的歌词、看的采访与新闻为我打下了些许英语基础,于是我便自告奋勇,拿来了接力棒于是我便自告奋勇,拿来了接力棒。我从6月14日开始,基本保持每天一更新,一直到7月28日,在数不尽的道谢留言中结束全书翻译。由我们三位互不相识的网友共同合作完成的Slash中文版自传被一次又一次转载,从此流传于中文网络——有一次我甚至还在某个台湾的音乐论坛上看到它的身影。

而这次经历过后,我们三位译者就像联手干了一票抢劫案的江湖大盗一样,相忘于江湖。

之后我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英语播音专业,四年之后去了美国攻读硕士学位,学校正是位于洛杉矶的美国南加州大学。课业之余我经常跑到不远处的好莱坞,跟哥们溜达在日落大道上等着看当晚的摇滚演出,眼前正是五年前如雷贯耳的各类摇滚酒吧——Roxy、Troubadour、Whiskey A Gogo……那种倍感熟悉的感觉回来了,而曾经遥不可及的景象如今近在眼前。在洛杉矶的两年,我不仅见到了Slash,还见到了枪与玫瑰乐队除主唱之外的几乎所有成员,原鼓手Matt Sorum甚至都能认出我了。演出更是没少去,仅枪与玫瑰的现场就看了四次,各类小演出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洛杉矶的两年经历,满足了我对摇滚乐现场的所有心愿。

但是,仍然有个心结没了。那就是出版。

彼时已经是2014年,经历过托福和GRE(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洗礼,又在学术环境下摸爬滚打两年的我,回过头再看到当年的翻译,不禁哑然失笑。刚刚结束高考的我虽然热情满满,但毕竟水平有限,错译漏译的情况比比皆是,简直不忍直视。

于是我做了个决定:重新翻译Slash自传,不用论坛帖子的一个字。

于是,时隔六年后,2014年1月30日当天我重新翻开这本书,利用课余时间认认真真地逐字敲下每句话的译文,遇到不确定的地方甚至会花上半小时的时间查阅资料,就是想翻出一份体现个人最高水准的作品,然后出版。

我非常欣赏的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他的科普巨作《自私的基因》的序章中写到,他在创作这本书时会想象有三种读者在他身后审视着他的创作过程,分别是「门外汉」(帮助他控制语言难度)、「专家」(帮助他确保学术严谨度)和「学生」(帮助他确保内容启发性)。我在翻译的过程中也不例外。我的三类「想象中的读者」分别如下。

第一类是各界专业人士。这本书毕竟是本音乐人物传记,里面少不了音乐术语。由于我自己也弹电吉他,所以这方面的术语还能应付,但仍需要更专业的行家确认,其他领域更是如此。我希望无论是哪个领域的行家,读到书中涉及到自家领域的内容时,都能会心一笑,心想「译者是下过工夫的」。

第二类是翻译界同行和英语大神。作为译者,我不敢说自己的中文文笔有多么出色,但至少可以保证英文理解准确无误。为此我借助了身边美国朋友的帮助,与他们反复确认,确保每句话的译文没有硬伤。

第三类是普通乐迷。这应该是一本阅读起来流畅感十足的书,我不希望读者因为书中的文化背景和引经据典而断了节奏,所以我一边翻译,一边给书中有理解难度的地方加脚注,总计将近50个。

这三类「想象中的读者」陪伴我渡过整个翻译流程,最终全书于2014年12月29日正式翻译完毕。尽管如此,错误仍然在所难免,希望读者发现后不吝指教。

一本译作从脑海中的一个想法到可以触摸的实物,中间不仅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和众多困难,而且也绝非译者凭借一己之力便可以完成的壮举。在译作上市之际,我想衷心感谢为这本书的翻译与出版作出贡献的人们。有的人可能只是几年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回答了一个我在微信上抛来的简短问题,但我早就把他们的名字记在了心里,如今终于有机会道谢。

感谢吉他中国CEO姜伟的提携与关照,为这本书从始至终忙前跑后,让它从论坛上的一个帖子成为现实。

感谢著出版人杨全强老师、感谢著名摇滚传记译者陈震老师的引荐。

感谢著名吉他手李延亮为本书撰写推荐语。

感谢著名歌手老狼在微博上的大力转发。

感谢George Ding、John Benjamin、Ian Rapport三位美国好基友为译文准确性做出的贡献。我的英语水平也因此得到提高。

感谢张竞霄、姬航宇、李广妍为专业术语的翻译提供的帮助。

感谢杜通在翻译进入最后阶段时的陪伴与鼓励。

感谢十年前在吉他中国论坛留言表示支持的乐迷网友们。是你们的鼓励与认可让我爱上了翻译,它成了我一生的兴趣。

 

抢购点击: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146977514

刘超然

2017年8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