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我的名字是Mike。我是electro-harmonix的建立者和主席。这是我的故事。
记者: Mike,我们最近在做研究寻找有趣的纽约创业者的故事。你的故事非常吸引我因为在我读的一个关于你和你的公司的杂志上有一张你的照片。照片下面第一行写着:在1968,你是IBM的销售员。当然,就单单看这一句话来说就很吸引人。但是我还在想,这个人,这个IBM的销售员为什么会更适合在音乐这个行业里。告诉我你的背后的故事。你是怎么从IBM的销售员转变成现在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呢。

Mike:在我5岁的时候我就想着长大后从商。我在布鲁克林长大。我1941年出生。小时候我从下水道里面钓鱼,然后卖掉它们。后来,隔壁有一个男的做了很多的菱镜。我高中的时候非常喜欢这些镜子,他们可以在屋子可以创造彩虹。那会儿大家流行打高尔夫球然后我就到树林里去寻找高尔夫球然后卖掉它们。在成为企业家这件事情上面我的妈妈给我的动力更多。我爸爸在我毕业后对我说:选一个职业吧!所以我选择成为电子电气工程师后来又拿到了商科的硕士学位。但是我一直对商业感兴趣。至于音乐方面,我妈妈在六岁的时候想让我学习钢琴然后给我找了专业的老师。在高中的时候,摇滚乐开始流行了。我有了第一个电子琴,我就用这个琴弹奏摇滚风格的乐曲。在大学我还和许多的摇滚乐队合作过。在康奈尔的时候,我和他们一起在兄弟会,音乐会上表演。那会儿我是一个非常好的电子琴演奏家。我弹的很好然后乐队(Icy brothers)的人想让我放弃在康奈尔读书然后正式加入他们。但是我很快就决定了我不能辍学然后加入他们。在我毕业后我拿了三个好的公司录取通知书。我决定加入了IBM因为我认为在纽约工作可以让我有更好的机会去创业因为我很坚定我以后会创业。

记者:你是怎么从IBM到electro-harmonix创始人的呢?
Mike:在我在IBM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考虑创业的事情。这个时候我已经结婚了所以我决定要赚一笔钱。那会儿(1967年左右)我在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IBM有一些很好的学校在纽约,所以我去了IBM的学校。那个时候的冠军单曲是滚石乐队的satisfaction这首歌。然后13周后我回到学校,satisfaction这首歌还是点击率第一。所有的吉他演奏者都想学会这首歌里的音调(first tone)。做这些first tones的人,Mike shawn不能让这些first tone 足够快。所以他们找到我,问我能不能让这些tones足够快。我说可以。然后我在帮他们做first tone的时候他们就消失了再也没联系过我。我的第一个合同是和guiltguitar,那个时候也很流行,大家都想像他那样弹一个音符然后这个音符就‘唔。。’这样好听还很持久。所以我想做一个没有干扰的延音机来达到这个效果。但是在那个年代,你可以做一个盒子让声音延续但是当你弹的音量大到一定程度后就没有效果了。我去查看这个机器的原型机的时候,这个延音机上插着小盒子然后我问Bob这个盒子干嘛用的。他说他没有意识到吉他的信号这么弱所以就做了个一个晶体管的声音放大器(preamplifier)(功放)。所以我开始试这个机器。当我弹的时候,声音非常大。在声音放大器打开后这个振幅更大了甚至会超过了正常范围。就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我要做这个东西。我们做了Lpb-1,直到今天我们也在卖他。当时,这款产品卖得很好,我也在曼哈顿有了第一个工厂。然后我从IBM辞职。

记者:我比较好奇你从IBM出来后怎么真正的开始做大自己的生意?
Mike:在1968时10,11月这个时候我开始了electro-harmonix这个品牌。那会儿我产品做的很快,时间很紧张。我想做一个工业帝国然后投钱到科学领域进行深入的研究。每当有问题的时候我就会想办法结局他们。我从一开始的几千美元一路做到了500万美元从1968到1980。在1980年那会儿,我一下子遇到了很多问题然后就破产了。

记者:当你发现自己破产的时候,你是什么想法准备怎么应对?
Mike:这感觉很糟糕。我感觉很空虚,这感觉很可怕很不好。但是现在我感觉很好。再也不用担心钱的事情的感觉很棒。我们现在有稳定的资金可以用来做任何事情在合适的时间。现在公司已经超过了3000万美元,有很多的现金和流动资金然后我们也一直在生产好的产品。

在1979,我们给政府,音乐家等等卖了很多产品。在那会儿我收到了在第一届消费类展览会上展览的邀请。这个展览会在莫斯科举行面向西方的公司。另一方面,我也在苏联有商业合作。所以我在考虑可以从苏联买点什么。这些苏联的政府官员,公司的人都非常想要钱。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便宜的集成电路。因为作为在70s那会儿的生产厂商,集成电路每个大约要15到20美分。我们叫这些电路jelly beans(软糖)。没过几年,这些电路更新换代了。原先的电路停产了。价格也涨到了1,2美金并且很难买到。

1988年的时候我去了苏联,那会儿苏联所有的东西都是中央集权的控制着。所以这些管电子这块的政府部门和我说想在集成电路这块拓展生意。我就住在我在苏联的工厂里。然后有一天我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电子管。所以我就在想:这些电子管也可以用在吉他的公放上面。所以我拿了样品,找到了我的一个朋友,他是早期的base的公放的制造者。然后我的朋友告诉我这些电子管可以用在我的产品上。所以我就从晶体管转到了电子管上。这样让我的生意更好做了因为电子管工业的人我很熟。从此以后我开始用电子管生产公放。从现在来看,改用电子管是我做的非常正确的事情。然后,苏联倒台了,这时候我已经造了成百上千的产品,卖得非常好。所以我开始在俄罗斯制造Big muff,我们现在有150多种不同的效果器。这也是我的公司的收入主要来源。我们把这些产品卖给经销商。我们的产品卖得很好,比如说Big muff。而且不同的效果器的制作原理很相似,所以当有的产品销量下降时我们的技术人员会转向其他产品,这样我们就有一个平衡。

(随后Mike带记者参观工厂。看了组装,测试,和装箱打包的地方,愉快的采访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