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兰(莫欣乐)说10月22号有高君的演奏会开始我就期盼音乐会日期赶快到来 ,尽管经历的2次更改时间,音乐会还是“如期”于昨晚(11月3号)进行。

  3号,时逢周五,我提前一天和同学说好搭他爸的车回北京(正赶上中非会谈大学城 的班车一律拦在北京之外),我飞快飞快的坐到地铁站倒车回通县,带上在这里上学但家 住天通苑的女朋友一起上路了,到了海淀又带上了一名她初中同学,耗到了6点,于是打 了个车进了北京大学。

  东打听西打听,没有一个人知道高君的音乐会…………我还想着回论坛怎么质问阿兰 这个组织者呢(笑~)

    结果到了百年大讲堂一看表演项目是昆曲,心一下子凉了,问守卫他也不知道高君。 我们3个失望的走了,路过一个关键的路口,我们开始都错过去了,但女朋友说还是从那边 走吧,我们就从那个路口走了,位置在大讲堂右面。不经意间,在一个小建筑的靠着的一 块板上赫然写的“高君”,可高兴死可我们冲了进去。看到的是很多琴和音响,以及一个 和吉他爱好者封面上不同的并不严肃而是亲切、随和的脸……演出开始了……

    高先生简单说了几句什么叫指弹,又介绍了学生任强,于是任强开始表演了。正如高 先生在开始说的,这是一位很有前途的吉他手,任大哥很偏爱LEO,其中2首是LEO  KOTTKE的作品,《Ojo》《Driving of the year nail》,我未曾听过,但是听他 的表演是很有感觉的,我已经忘光了当时的旋律,只记得当时是被深深吸引的。另有一首 是JOHN KELLY的《Merrily kissed the quaker》,同样未曾听过但是听起来感 觉棒极了。

  阿兰上台了,论坛的兄弟们对他了解应该多少有一点吧,实力很高的年轻吉他手。尤 其在北大,阿兰的名声是盖过高君的(笑~),阿兰一上台,明显感觉是他主场,他说“ 北大同学们应该对我不陌生了”,不是盖的哦。还有记得一个小小笑话,说到接触吉他时 阿兰说:“我化学是学本科的”…………一想不对,改口:“哦,不对,我本科是学化学 的”,底下哄堂小笑3秒,不知是个可爱的口误还是蓄谋良久的“阴谋”,哈哈,不管了 。阿兰带来的是大家稍微熟悉“本苏三”的《So long micheal》《L’Alchimiste》,LE O的《Coolidge Rising》以及无作者署名的美国指弹风格的《Crow river》。遗憾的是我 想听阿兰演奏WU WEI可惜他把这经典的曲子留给了师父。

  高君终于来了,后面的部分是高君时间。我比较偏好《回忆》,高君略显“笨拙”的 介绍后,手指间流露的是大师的风采,能在离大师不到15米的距离看到现场表演,感觉 真的是很不一般!之后我比较偏号的是《3号机器》,哇噻,除了听到了很棒的演奏还看 到了高君忙乱的右手,他在介绍时也是说:“接下来带来的是一个比较激情的曲子”,《 3号机器》确实充满激情,十分动听。但是《WU WEI》的表现稍微失常一些,“呲 ”音有5处以上,泛音不是很明亮如果不了解吉他泛音的人或许会以为是失误音,尽管总 体演奏水平是高的但是作为一个忠实的指弹吉他爱好者来说会失望一些,于是在听无为的 过程中没有《3号机器》的激情。“接下来的曲子,可能很容易联想到我,最后一部蒸汽 机车”他大概是这么说的,于是未开始就迎来了掌声一片,于是呈现的是比较完美的《最 后一部蒸汽机车》,激情与气势尽现,真的是很棒,这曲子以及前面全部的曲子我感觉都 是与CD不相同的,头一次听现场的指弹吉他高水平演奏,我感觉到了吉他无限的魅力, 现场价值超过50万人民币的设备以及3双无价的 吉他-手,带来的是层次分明俨然是 乐队表现的指弹吉他表演,指弹吉他用右手分明声部的特点尽现,听起来丰满而充实,这 种音乐是我们值得并相当值得用一生追求的。

    结尾还有《加洲旅馆》的表演,哈哈…………主唱不提了,可能唱歌不弱但是确实把 我女朋友吓跑了。加洲经典的尾奏没有令我失望,毕竟我去了只是关心吉他而已,唱得好 不好随他去吧,吉他好就好。借此机会我上前与高先生合影,讨要了签名,表达了自己日 后也想和他学习后他还热情的把手机号也留下了,提到蒸汽机车很难买到了但新专辑将快 出来了时告诉我到时跟阿兰联系就可以了(上周去西单转蒸汽机车结果没找到)。高君的 技术高超,但脾气没随着本事涨,人随和的很,近距离接触后说实话他真的有艺术家气质 ,这不是传闻哦,哈哈。

  于是加洲还没结束时我们3个离开了,吃了些拉面、铁板烧,一看表10:45了, 时间真快啊……地铁末班车没戏了。走到了人民大学西门,女朋友和同学打车回家了,我 打电话给蓟门桥住的哥哥,于是哥哥接我到了他家,我美美的睡下了………………

  新的一天,我带着相机回到了自己家,可惜昨天没带数据线不然发帖时间应该是昨天 了
  苦了她们俩,他们不喜欢这种风格,相当煎熬,中途女朋友出去闲逛了,我第一次怒 目对她,虽然她没生气也没怎么样但我还是有点后悔毕竟是我强迫她来听的,还好最后她 还是和我手牵手一起听从“无为”开始的后面的表演。想到指弹吉他以后的发展,可以看 到其中的艰难,从开始进北大打听没人知道高君,到女朋友到外面去闲逛,可以看到指弹 吉他受众面的狭窄。所以说想用指弹吉他征服每个人不那么可能。想做好这个事业是很难 的因为人毕竟只喜欢自己喜欢的生活与娱乐,非把别人拉到自己的领域中也不那么好,所 以我想:以我个人来讲,我希望可以弹好吉他,要求自己追求高君一样的技术,把吉他作 为朋友、父亲、儿子、兄弟、密友以及等等关系来看待。做好自己的事,真的是让别人去 看去说吧,永远不要责怪别人不接受,只能责怪自己的境界还不能令到每个人接受,这么 想的话,可以独善其身。没什么不好,即使有人永远不接受指弹也没什么,就像世界上永 远没有公认的美女一样,放松心态吧。


0%